导航
关闭

星辰美文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好看小说 - 正文

调教警察妻小说,白玫瑰是哪部都市后宫小说里的

作者:星辰美文网 时间:2021-11-16 浏览: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头部广告位(手机)

调教警察妻小说

白玫瑰是哪部都市后宫小说里的

>>调教警察妻小说<<

无弹窗小说网www/86zhongwen/COM特么对于151+看书网我只有一句话,校花的贴身高手速度领先其他站n倍,广告少

瑾煜起了一抹神驰这一怀思绪、那一丝游魂儿都跟着凤凤眉间绰约又朦胧的情态而翻转动荡面前的女子让他生就出想要保护的**

顺着这强烈的冲动起了心头一热瑾煜突忽开口、不无动情:“你且忍忍我父亲就快回來了待他回來我便跟他提起让他把你给到我房里來伺候你也就不必承受我母亲的为难”口吻热切而真挚沒有半点儿异样的轻佻

凤凤心里一动她可以感受到大少爷的美意也真切的体察到了少爷对她的关心

其实她也早在跟他初次交集后便情不由衷的设想过这样的场景设想着自己如果可以陪伴在大少爷身边伺候大少爷、朝夕总能堪堪的瞧上他几眼那该是人间一件多么美好的事情啊现下这话被少爷自己先提出來了自然叫她又惊又喜、却又同时又踌躇又叹息

平心而论即便是抛开自己对瑾煜私心的贪恋不

提凤凤也想寻个法子尽快脱离太太只有这样她才能去做自己的事情、履行來到万家的真正目的……但是惹得凤凤迟疑的是她清楚的记得那天晚上老爷无意间看到她时喊了一个陌生的名字“蕴珩”

又联想起此前种种为何太太看到她会像见鬼了一般、又为何太太会那样恨她……或者说是恨她这张脸

这之中就免不得铸就了一痕玩味了里里外外不得不从长计议、深深摸索

难道这“蕴珩”是万老爷的旧情人夺了太太的宠、后被太太害死了要不然为何太太会这样恨她、却在同时又这样怕她

这委实又不知道是这吃人不吐骨头、杀人不眨眼的万家大院里一件沉淀了多少个年头的冤案旧事凤凤自然梳理不清但下意识的有这样一种心头的感觉分外真切的告诉她不能去找老爷、不能引起老爷的注意……

瑾煜缄默声息停顿了好一阵子就是不见凤凤给自己一个回复他心中不免焦急等不及她回神最先启口打破这沉寂:“你怎么不说话你的意思呢”目色期待

凤凤回神转目对他笑一笑:“我是太太的人少爷却好端端的去跟老爷要我老爷会怎么想”她因有着先前那样的笃定故而即便少爷这个提议再引她神往她都是断不敢就此领受的“再者说便是老爷同意了你去跟太太要我太太心中若是不愿那一句话也就打发了、断了这个念”于此又抬目身子向他探一探“时今太太本就怀疑我大少爷却又在这个时候去要我这般激怒了太太不反倒是害了我”语尽敛眸落言沉淀

瑾煜顺她这话一路思量又记起最开始的时候他瞧出了母亲对凤凤的不喜、便已同母亲提出想把凤凤要到自己身边但母亲回绝了他;那么时今还是一样的凤凤是太太的人纵是老爷答应了他他也得去跟太太要太太自然可以一句话便再把他回绝但那样的动作必定会使母亲更加厌恶凤凤凤凤日后所受苦楚则不知又要添几重了

念及此他又一叹沉了声色道:“是我想的不周还好你提醒”心头那一点灵光突忽闪烁这位已然成年的大少爷又一次起了玩味的孩童心性“这样……”眉眼一抬目光中闪过一缕狡黠“从今儿起我便天天去向太太请安她若打你我就打我自己她伤害你我就伤害她的儿子看她还会不顾及”牙关紧紧一咬姿态拿捏的煞是刻意

这话可把凤凤吓了一跳她心里明白的若当真是大少爷打定了的主意只怕是不好劝他轻易打消了……这也是经了今日之事她才甫然领教到的

不过须臾后她又觉的好笑:“噗”凤凤忍俊不禁眉眼泠泠一动、唇畔浅绽一抹十分贴己的笑“你就这点儿出息”

“笑了”瑾煜瞧着她那张原本蹙了双眉、聚拢着重重忧虑的面孔此刻点了这一抹灿然的色彩面上的阴郁也是一扫朗朗然展颜“笑了就沒事儿了”旋即又一玩味、目色凑趣“我就这点儿出息你说对了”口吻一轻落言时有如一阵分花拂柳的风微微撩拨过心弦就是一阕妙音自成

凤凤登地有了一种自己被他算计的后觉感那张芙蓉面恼不得蒙了一脉异样怒也不是笑也不是

她这模样局促的紧被瑾煜瞧着则又是无尽的好处说道不出全部

“少爷……还是不要同奴才开这类的玩笑吓唬奴才的好”被那目光看着凤凤最先面上挂不住心念幽幽、既胆怯又无措

“这话倒是有趣的紧”瑾煜颔首“怎么成了吓唬不过是些关切的字句是发乎心的你可莫要误会了我、觉的我轻浮……”他生怕凤凤误解了他

不过又被凤凤以眼神打断

瑾煜便止了声

这时凤凤无意识的一侧目目光刚好扫到了窗外那一抹波及过的人影儿那不知是哪个小丫头走动扫洗的身影她的思绪就跟着一落回忆的帏幕就此掀开來:“少爷对奴才这般关切且不说太太那边儿若是知道了会招致什么祸患;纵然是被少爷堂里的人瞧了见也委实是小灾小祸免不了的呢”顺着心绪就口一句

瑾煜微怔不能解得凤凤话里的意思

她道太太那

里撞见了不好他是可以理解的;可说被他身边的人瞧见了也有灾祸就令他不知道这话从何说起了须臾思量他才要道凤凤多心凤凤却叹了一口气将那早先一段际遇趁势说的明白

瑾煜这才知道原來在她第一次到这皓轩堂里送衣服时他因觉的与她有缘、得他悦眼而赏了她碎钱她随之就被这房里的两个丫鬟泼了一身水

凤凤也绝非刻意嚼舌根告状她沒有这个爱好眼下顺着情势随口道出这件小事儿也委实是因了性子里那一股性情之故这些微的不羁脾气起來浑不顾及倒与瑾煜很是相像

若是她今日沒有趁此契机道出这事情瑾煜还不知道呢他私心里想着那两个丫鬟莫不是他身边儿的清月和流云却也真是这两个人素日里一副周成中又不失机灵的模样他实觉她们得心的很怎么一转身就换了嘴脸起了嗔妒心果然这世间的好人好物都是经不起细细推敲的见得多了往往也就败兴而归莫不是这个道理

两个人就这么有一搭沒一搭的聊了一会子凤凤虽然贪恋此刻这一种莫名的温暖但她心下里算计着自己出來的时间深恐太太那边儿起了疑心;又见瑾煜已经沒了什么事情她便起身向他辞行

瑾煜心中有了不舍且不敢想像凤凤若是就这样回去又会不会仍旧受到太太心火的牵累但眼下又沒有办法他也只能让她离开却在私心里想着待日后时机成熟一定要把她从母亲那里要出來的好

心中有着诸多不放心待凤凤走后他又打发了那个将凤凤寻來的妈妈跟去偷偷瞧瞧;待那老妈妈复命说太太那边儿不曾为难姑娘后这厢方才安了心

是时那不离身伺候的流云、清月笑吟吟进來是更为调皮机变些的流云先开了口:“啧果真还得是什么病下什么药……哝我说什么來着这不是好了”噙笑向清月瞧瞧

清月叹了口气那心算是全然的放了下

流云便看茶又道:“只是么有些人性子上來便不管不顾的却难为了我们清月姑娘跟着糟心……便是我们一众人又有哪个不担惊着急的”

这啁啾的嗓音听在耳里很是曼妙瑾煜直到她们是真的为自己担心他合该感念的可因了方才凤凤那无心的一通告状他心里此刻对这两个人添了些隔阂恼不得不冷不热一句:“人前这般贴心热忱的照顾着人后转了脸儿又是什么情态谁知道”他说这话时并不去看他们径**着碧玉盏边缘玩味

这两人不明情状闻言便登地一懵

下意识相互对视一眼清月只道大少爷是尚沒有从情绪里转回來即而也不以为怪

可流云却不吃这一套恼不得伶牙俐齿的蹙眉回击:“少爷这是有了新欢就忘了旧人儿才送了客就对着我们两个摆了冷脸出來却又是说的什么话”微顿又道“莫不是素日里头我们伺候的不周全惹得了少爷这会子得了闲暇便秋后算账了”带着脾气的宣泄

清月本想拦着可她心里也委实不受用满腹的委屈又换得了大少爷什么样的态度便横了横心沒去管顾

瑾煜心中一动

他不是个冷血的人念着这两个人素來对自己可谓是只恐不能详尽、起居生活无微不至心中也有不忍可一想着凤凤当初所受冷遇便恼不得还是稳稳然的道了一句:“我也知道你们待我的好但于人后怎便少了容人之量、恃宠而骄嫉妒心盛”旋又一顿“我待你们自然真心却又何必如此对我放心不下、如此疑我”口吻却温和了许多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底部广告位(手机)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