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关闭

星辰美文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好看小说 - 正文

调教妈妈同事小说:秦长安妙妙是哪部小说

作者:星辰美文网 时间:2021-11-16 浏览: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头部广告位(手机)

调教妈妈同事小说

秦长安妙妙是哪部小说

>>调教妈妈同事小说<<

(w-w-w.86zhongwen.c-o-m)

兴许是那窗外缪转的东风吹刮的委实凛冽这人多多少少的就受了些影响老爷睡的并不是很稳当即便室内已经烧了地龙、又熏了火炉香鼎但随着夜色的加深还是觉的越來越冷

到了后半夜的时候风势愈大起來温度一点点的降下去又兴许火炉、香鼎里的火焰被灌室的穿堂风不经意间吹灭只觉的周围这气候竟日冷的像冰湖一般了

老爷就是这么被冻醒的转目看看安稳睡在一边的沈琳她倒是气息均匀、并无异样他觉的身上发凉凝目时一个后觉才知道是自己身上盖着的被子不知什么时候滑落了难怪他会觉的这样冷呢

外厅里当值的丫鬟想也是被冻煞了此刻已径自去耳房里歇息了就只剩下了老爷和五太太两个人老爷忽觉的这屋子有些空旷觉的此刻就他们两个人跻身此处而言是大的离谱了

他不知道为什么觉的一阵又一阵的心慌微缓缓神吁出一口气

平复了下心绪后他把身子坐起來抬手去拽那滑落到小腿骨处的锦被……就在这时目光一晃铮地定住

这般的夜半时分、北风呼啸、月夜清寒老爷甫抬目时陡见一姿态聘婷且不失庄重的女子正坐于塌沿

这女子头戴斗笠、面纱影绰半张脸隐在暗影里、尚有一半露出在微微的月光下一双眸子极是幽怨

从这半张露出的面孔、窥那影影绰绰的芳姿万老爷登地就倒吸了一口凉气这是……大太太

心念甫至巨大的惊恐蓦就笼罩了万老爷的心扉他觉的自己此刻这个身子并着灵魂都是颤粟不止的……这委实是他记忆里大太太的面貌是十八年前那般年轻的大太太即便此时月夜昏惑但对正室嫡妻那种特有的独一无二的感觉他自信不会弄错

不过眼前的大太太似乎全无人气似乎飘曳恍惚沒有形态比之烟火尘世里跻身过活的世人來说她多了几分鬼气

鬼……

老爷铮一颤抖

大太太那双眼睛始终幽幽的盯着老爷看她并沒有张牙舞爪露出怎生狰狞的面貌也沒有急不可耐诉怨诉恨抱怨无情她就那么幽幽静静的坐在那里这双眸子幽光怅动定定的瞧着老爷不肯移开

:“唉……”唇兮暗动缓缓一声叹息氤氲而起

老爷早已被震住了他吓傻了此刻面目呆滞、通身只觉愈发僵冷而全不能反应

这一抹幽魂样的大太太全不顾及老爷此刻的面目、心性她只自顾自不迭声的诉怨这声线断续恍惚俨然幽魂怨灵:“枉我如此爱你信你青春年华就跟了你……你也曾与我这般月下花前、床第欢愉视作唯一可这当真是情到烂时怎不转薄……却如今这一切都做了一场假姻缘”就此似是牙关瑟瑟颤抖声息字句愈听愈觉是那牙关的缝隙里挤出來的一样了

老爷就此静静的听着他已经不再害怕眼前这个有如生魂出体的鬼魅了他只几度的疑心自己是在做梦但她这一席话却一下下直直触动着他心底深处那不可告人的抱愧、那注定这一辈子只能自斟自酌的回忆

渐渐的老爷眉目濡染了一层动容如果不是月夜昏沉不难瞧出那眼角眉梢蒙了的黯然与凄哀

大太太缓缓儿一叹这一叹有些近于戏曲里的啭嗓真个是柔肠百结、兜转绕指:“你这心狠煞了人的郎君呵把你尊贵的结发妻子独自抛弃在冰冷的暗房却屡遭寻花访柳夜夜陪伴下贱女人你叫我真真儿的好恨呐……”长长一个尾音迂回兜转这话渐一落定还不待老爷反应借一抹惨白月华的映耀登见她原本哀怨颓荒的眸子骤地闪过一抹凌厉抬手对着那熟睡的沈琳便欲掐脖颈而去

老爷陡一激灵回神其心顿惊

幸在这时大太太的身子像是被什么吸住一般她的手并未能触到沈琳的脖颈整个人便也打了一个激灵的起身即而一步步向后退去

她退的很慢很慢又加之夜雾浓郁、风雾沾襟因玄青的夜色庇护并不能看清她着了什么颜色的衣服只觉的这一团玄色交叠着素白的影子缓缓而去竟有如腾云驾雾、整个人似在飘移了

一点一点回神的老爷深恐她会怨愤之下带走沈琳长臂一伸、一下子将沈琳圈揽在怀抱里心中这才觉的实在那身子又陡地打了个激灵

万老爷次第回神心道怎么可能当真是大太太的生魂呢这等怪力乱神的东西他素來是不信的……但方才那一切一切偏又为何如此真实

老爷恍惚是在做梦探身凝目向大太太离开的门边处瞧瞧并无半个人影只有一道隔绝着外厅的帘幕晃晃曳曳似是昭示着方才一场人鬼殊途的离别又似乎那不过是被夜风吹的飘忽曳动而已

这时沈琳也被惊醒睡意仍未散去她强自睁开了眼睛顿感自己是被老爷圈进了怀抱里

这倒有趣的很……沈琳纤心一定敛眸后抬首瞧向老爷这漆黑的视野里只瞧见老爷眉目肃穆、若有所思

后半夜的寒气一层层漫溯的紧密沈琳心中正奇怪着登又一被寒气侵体这阵仗凛冽的逼人她下意识又把被子裹了一裹不忘抬手为老爷亦裹紧了被子

老爷方回神瞧见沈琳已经醒了、且正在帮他整弄被子时那似乎随着大太太一并去了的少许魂魄在此刻骤然落回他顿有如梦初醒、自幻境重又落回现实之感

“小琳……”老爷一把握住沈琳的手腕同时颔首深深的凝看着她

这模样把沈琳再一次吓到半夜三更的她不知道老爷这是想起了哪遭事情、又在发什么神经作弄的她的心情也跟着一乱背脊猛地就绷紧、整个人不自觉就瑟瑟发抖旋即强自镇定着把身子也坐起來抬手柔柔抚上老爷心口、言语慰藉他:“佑烨怎么了”

“我……”老爷几乎就要张口说出方才的情状了又甫地担心沈琳害怕他便又止住

这令沈琳愈觉奇怪眨了眨眼睛一头雾水的瞧着他

须臾的平复后老爷侧身抬手、自床头取了自己的腰带放在了身边再把心情定了一定拥紧了沈琳适才将方才撞见鬼魅的事情简单告诉了沈琳

在这样的夜晚、这样肆虐湍急的狂风之下委实是不适合说这样的事情的这一席话说完老爷浑身微颤沈琳也皮肉下意识绷紧、几疑那不干净的东西此刻还在屋子里流转飘忽沒有离去

纵然沈琳是读过书受过新兴教育的人但此情此景她会害怕也是人之常情

倒是万老爷越说着话反倒渐渐镇定下來他见沈琳下意识一个劲儿的只往自己怀里钻顿觉的她这样怜人的很心头一柔颔首擦着她的脸颊吻了一下、低声喟她:“亲爱的你且在这儿等我待我去把那值夜的下人唤醒了要她多找些人进來伺候……毕竟今儿这天气冷寒的很体虚之下难免就被什么给趁机绊住了”

“不要”沈琳那心又甫地一慌下意识把老爷抱的更紧了将他那身子死死抱着就是不肯撒手

“怎么了”老爷又拥一拥她皱眉轻问

沈琳只是摇头平复了须臾后才嗫嚅着悄声道:“这周遭这样漆黑此刻灯烛又已熄灭……你在尚可壮壮火气、提提胆子的若是你也出去了独留下我一人……反倒是危险的”旋一抬首、扬目凝神“你却又真的能够放得下心”

这话并着小情态全都可爱极了叫万老爷一时似乎忘记了方才的诡异他哈哈一笑爱怜的抚了抚沈琳的头发:“你还会怕这些都是见过世面的人了”虽如此说他还是沒有出去就这么往帘幕处探探身子、扬嗓子高声唤了一声“那当值的女娃娃此刻在不在耳房里暂歇”

这一声才落下沒多久便见外厅一侧耳房处亮起微弱的光影

老爷、沈琳这边儿才算是松了一口气知道这值夜的已被唤醒果然不多时就瞧见那小丫鬟匆茫茫的出來隔着帘子对里边儿两位主子问了安、告了罪

老爷免了她的告罪又叫她速速出去多唤几个下人來外厅里一并值夜

这小丫鬟虽然不明就里但也不敢多问忙不迭唱喏后转身出去

这便又剩下了老爷和五太太两个人

窗外夜风一搭搭扑打窗棱的声音在这肆夜里显得突兀且空旷萧萧的愈发吓人

沈琳已在竭力压制可还是禁不住浑身颤粟她不敢多想多看把身子蜷曲在老爷的怀抱额头深埋入他的怀心不语不言

老爷边抱紧了沈琳边不由自主的将那目光四下梭巡倏然恍惚见了大太太正隔着窗子往里边儿看着他们……他心一震打了个激灵后待要细细看时又见窗外根本沒有半点儿的踪影了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底部广告位(手机)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