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关闭

星辰美文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好看小说 - 正文

雨魔好看的小说 女皇之刃调教和美女荒岛漂流的日子

作者:星辰美文网 时间:2022-01-02 浏览: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头部广告位(手机)

哈喽,小伙伴们,又到了小编为大家推荐雨魔好看的小说的时间啦!今天小编要为大家安利的小说是女皇之刃调教,希望能满足大家。

女皇之刃调教

>>雨魔好看的小说:女皇之刃调教<<

六人见过了浩然天下鸿峡洲的十四境大修士岁晟,那挨着鸿峡洲的殷冉洲,势必要去一趟的。

殷冉洲断齿崖,又一个钓客?

云雾蒸腾,那绿袍女子独坐断齿,垂钓过往。

“茴香妹子,去不去啊?”陈青牛趴在云海之上朝那女子挤眉弄眼道。

“去,却不帮你!”茴香打散云海道。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恕不远送!”茴香乏累回府补觉赶客道。

“别呀!茴香妹子,买卖不成,仁义在嘛!”陈青牛依旧热脸贴冷屁股道。

茴香,十四境,府邸断齿崖祈雲洞福悦洞天。

陈青牛在岁晟那里吃瘪,自己是认的。

搁茴香妹子这里遭堵,不应该呀!

一人即一座福悦洞天,陈青牛对于茴香妹子这个十四境的含金量,还是大大的服的。

二人步入福悦洞天,被茴香垂钓起的二人过往,依次浮现。

“茴香妹子,我看就没有那个必要了吧!”陈青牛连忙打散一段过往画面道。

“青牛大哥,原来也知羞啊!”茴香斜眼笑容玩味道。

原来,那段过往,是一段茴香与夫君莲盛的成亲过往。青牛大哥按约赴会,给夫君莲盛灌酒,叫那个灌啊!

感觉没人拦着,他青牛大哥都能直接搬一个,用以祭祀的大鼎过来饮酒。

夫君莲盛能不喝个烂醉如泥嘛!洞房花烛夜,被青牛大哥整的,这叫个什么事啊?

搁地上躺了一整夜,还时不时叫嚷“青牛大哥,扶我起来,我还能喝!”。

————

在福悦洞天一块三生石前,二人止步。

“莲盛,走啦?”陈青牛心里难受道。

“留不住,又能如何?”茴香抚摸石刻文字道。

“茴香妹子,别伤心!大哥我这就去把那个负心郎,

给你抓回来,任你宰割!”陈青牛怒不可遏道。

“人能回来,心呢?”茴香拉着陈青牛臂膀阻止道。

“总会有,回心转意的那一天!”陈青牛一把推开茴香道。

一道身影,化虹而去。

“跟我走!”陈青牛拉着正在吃席的莲盛道。

“青牛大哥,强扭的瓜不甜,这么一个浅显道理,难道您不懂吗?”莲盛不从道。

————

“四位小辈,看见没,这就是我青牛大哥,一言不合,干就完啦!”陈暂跟余下四人提醒道。

四人立马意会,躲到陈暂身后。

莲盛,半步十四,十分抗揍。

青牛力沉一城,轰然坍塌,十不存一。

莲盛那一众精灵鬼物朋友,皆化作齑粉。

莲盛早就有心理准备,是我负你茴香妹子,我认,任打任罚。

万拳过后,陈青牛有些力竭,眼前莲盛跟个没事人一样。

修行一途,有人追求杀力战力最强,自然有人追求防御拉满,莲盛便是后者。

反正你打不死我,我打不死你,又何妨?

之所以莲盛半步十四,是因为茴香十四境,不愿平起平坐,而不是因为自己没有办法跻身十四境。

“青牛大哥,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尚且清官难断家务事,你又能何如?”莲盛劝陈青牛别太过分道。

“滚!”陈青牛气急败坏道。

————

“茴香妹子,大哥我没用!”陈青牛一拳捶碎眼前三生石道。

“碎了也好,岁岁平安。”茴香安慰自己道。

“真不帮青牛大哥斩龙啊?”陈青牛最后争取一下道。

“打一架?”茴香手痒道。

“我怕打到你哭!”陈青牛苦笑道。

————

既然茴香可以垂钓过往,自然不是与眼前的青牛大哥切磋比试。

光阴长河飞速流转,五千年前。

一日,两国战火停歇处,绿袍茴香,青衫青牛,各占一国泼天气运。

女子右手长枪

在握,罡风頓起,冲天而去。

男子木棍扛肩挥舞,山岳倾倒,奔袭柱往。

青衫绕柱棒打,妄想打断绿袍的登天而去。

九道天雷滚滚而落,追赶着青衫劈砍,越发猛烈。

可能这就是莲盛别离茴香的真正原因吧!人性渐无,神性盎然。

其实,也不能完全怪责茴香,试问四座天下哪个十四境大修士不希冀有朝一日跻身十五境?

谁不想啊?

长枪勾动天雷降世,木棍惹来地火焚天。

终究没有阻挡住茴香的登天而去,陈青牛第一次感到那么的无力回天。

————

不一会儿,光阴长河恢复如初,二人依旧煮茶忆往昔。

“茶不错!”陈青牛一饮而尽道。

“青牛大哥,这是茶,不是酒!需要一小口一小口的去品,您搁这儿饮牛呢?”茴香大笑道。

确实,好久好久,没有今日这般心喜了。

“茴香妹子,那断齿?”陈青牛好奇一问道。

“没错,正是万年前那条被剑帝皇者,斩落人间真龙的断齿。”茴香没有藏掖道。

“怪不得适才斩龙颤鸣不止!与你进入福悦洞天,才好些。”陈青牛后知后觉道。

“茴香妹子,打个商量?”陈青牛蔫儿坏道。

“绝无可能!”茴香一口回绝道。

“别介啊!茴香妹子,你我二人,万年交情,就这?”陈青牛扯香火情道。

“青牛大哥,凡事咱们得讲理不是。你要地肺山斩龙,妹子我要保龙。这断齿绝不可以是你们斩龙一族的后手,我们保龙一脉也应该有些筹码在握,您说是也不是?”茴香据理力争道。

“再打一场?”陈青牛打算以德服人道。

“没有意义!”茴香礼送六人千里之外道。

————

六人只得作罢,灰头土脸而归。

茴香经青牛大哥这么一闹腾,困意全无。

绿袍女子独坐断齿,继续垂钓过往,仿若今日是昨日。

断齿崖底,同样有一绿袍女子,躺卧湖面,手持鱼竿,鱼线冲天而去。

“我钓过往,还是过往在钓我?”

————

绿袍女子手持油纸伞,行走在江南雨巷,与过往擦肩。

溅了自己一身泥泞,还是泥泞也是自己。

前方不远处,青牛大哥与其余五人,走向自己,却穿过自己,走向另外一个自己。

女子从咫尺物中,拿出灵镜,照向自己。

女子害怕极了,紧闭双目,不敢看那结果。

侧耳倾听,心的跳动,万物生长,皆一瞬。

久而久之,绿袍女子怀疑一点,光阴长河流淌一天比一天慢了。

人族崛起,是一种必然!

那自己的登天而去,是不是跟万年前剑帝皇者登天而去,一般可笑至极?

————

又一日,破庙门前,褴褛老叟蹒跚前行,避雨!

绿袍女子行走雨上,我需避雨,还是雨在避我?

老叟命短,终究没有进庙避雨,死在雨中。

“茴香,看见没,当你跻身十五境,一切皆可为,你会如何?一切皆不为,无趣使然!”神帝诸葛云霆起身道。

那淋死老叟化身神帝诸葛云霆,走到十五境茴香身前妄想牵手。

“莫挨老娘!”茴香言出法随道。

————

再一日,山河陆沉,大浪滔天,巨船将翻。

绿袍女子站在海浪顶部,就那么看着眼前一切,袖手旁观。

巨船之上,余斗、秦朗、付桓旌、陈青牛、梦颖嫱、阮晴婷、孟奇、呼韩殇、秦笃涯、紫轩阳,十位斩龙之人,即将命丧当下。

“凭什么?”

一个心声,从绿袍女子福悦洞天那块破碎的三生石传出,声如洪钟。

“对啊!凭什么这般?凭什么不能这般?”绿袍女子认输道。

————

输在何处?

心软?

并不是。

绿袍女子,转瞬即至,三生石前。

化作齑粉的三生石,随风飘散,若不曾来过福悦洞天。

就这样,就这样吧!

————

“一定要活着呀!”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底部广告位(手机)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