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关闭

星辰美文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好看小说 - 正文

有和蛇棺一样好看的小说吗 厨房调教熟妇美女姐姐变老婆的

作者:星辰美文网 时间:2022-01-02 浏览: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头部广告位(手机)

哈喽,小伙伴们,又到了小编为大家推荐有和蛇棺一样好看的小说吗的时间啦!今天小编要为大家安利的小说是厨房调教熟妇,希望能满足大家。

厨房调教熟妇

>>有和蛇棺一样好看的小说吗:厨房调教熟妇<<

这下可好了,桔子这人不仅是嘴碎硬,还很臭夸,更让典梵可恨与抓狂的是,桔子似乎不嫌事大,不仅添油加醋,还不时倒打一耙,甚至故意捏造,神情夸张至极,声情并茂,仿佛典梵就与他有不共戴天之仇,欲处之而后快。

可是桔子仿佛没有注意到身边的人对他的夸大其词觉得言过其实的神色的微妙变化,特别是郑天山一脸笑意其中夹杂明显的眉头微紧。岑璇也觉得自己儿子有些玩笑过火了,数次在后面用手扯桔子的衣服,可是桔子不知道是傻不愣登,还是故意让典梵在众目睽睽下出丑,更本没有停止,反而越起哄越起劲。

可是,苦逼的是典梵,坐着病床上身体紧绷,神色凝重至极注视桔子的信口胡说,要不是伤势没有痊愈不能大动干戈,早就蹦床而起,三下五除二给桔子几个大嘴巴。

“啊,典梵,你……”瞬间,洛芊芊怒气冲冲,手指典梵,大声呵斥“你居然骗我说到哪里出差,原来你……,看我怎么收拾你”

洛芊芊的话音刚落,疾步向前,纤细的玉手用力拧住典梵的右耳。

可见,洛芊芊真的是被桔子的风言风语激怒了,那拧典梵右耳的玉手,青筋都显露出来了。

“啊,啊……”典梵痛苦哀求“别听他胡说,我来京城的确有事,你赶紧…”

肯定,典梵被扭住耳朵的桔子也突然心惊肉跳,因为他也想不到这个洛芊芊也如此凶猛,根本不够典梵面子,的确火辣至极。

此刻,回头目视郑天山和岑璇,桔子有些发怵,因为二人眼中的怒火太甚,让他有些胆颤。

此时,场面显得异常尴尬,一边是洛芊芊怒气冲冲揪着典梵的耳朵兴师问罪

一边是典梵疼痛声的哀求。

特别是众人不知如何开脱这场面。

还有桔子也傻楞,因为解铃还须系铃人,毕竟他是这尴尬场面造成的始作俑者,可是他却无动于衷。

特别是郑天山心底有些恨铁不成钢,一是桔子不识抬举织造尴尬,而且很是过火,再者典梵可是刚刚救天山轩于水火之中,于情于理桔子都不该玩笑过分,让典梵在众人目前出丑。

情急之下,郑天山拍了拍岑璇的手,郑天山眼神向桔子瞄一眼。

为了平息此时的尴尬,为典梵借位吻,也只有岑璇出面最合适。

迅雷不及掩耳,岑璇揪着桔子的耳朵。

“妈,你放手,疼…”桔子痛苦哀求。

“一事无成,整天吊儿郎当,我是看着小梵长大的,这么好的孩子,才来几天,你这是诬告中伤,倒是你整天沾花惹柳,隔三差五去鬼混,赶紧道歉,要不然打断你的狗腿”岑璇大声怒斥。

“妈,你轻点,是我口不择言,是我故意捏造,你放手,我耳朵要掉了,我给梵妹道歉”桔子声音有些颤抖,可见岑璇是下了死手了。

“啊,好痛啊,我可是你亲儿子”桔子手捂耳朵,痛苦的哀叹。

“别整些没用的,赶紧给小梵道歉”岑璇手伸出,要扭耳朵的姿势。

“芊芊,我刚刚是故意捏造,就是我想活跃气氛,谁曾想到你火气这么大”桔子一脸尴尬。

“态度诚恳点”岑璇大声说。

“是我嘴碎,嘴臭,信口雌黄”桔子双手轻拍打自己的左右嘴角。

“哈哈哈…”

“哈哈哈…”

“哈哈哈…”

。。。

看到桔子此刻的滑稽,众人无不开口大笑,尴尬的场面瞬间被轻快笑声取而代之。

谁曾想到,桔子本想让风头正盛的典梵出出洋相,但火候把握不住,居然引火烧身,最后自己变成小丑,众人众人唾弃的对象。

不过桔子这种小心思并无恶意,纯粹是为了搞笑,毕竟他和典梵的关系已经不能用亲给兄弟来形容,哪怕典梵今天出丑至极,但一顿蹦迪之后还是铁杆加死党,从前怎么样就去怎么样。

桔子哪怕此刻自毁长城,也算是洋相出尽,但也不会记在心上,因为他本无恶意,此刻的自损他也觉罪有应得。

典梵也忘记耳朵刚刚被拧的疼痛感未消,脸上也挂起淡淡的笑容,仿佛这种场面似曾相识,因为二人就是在这种互损中逐渐增加彼此间友情的深度,从幼儿园,经历小学,再到初中,乃自高中,二人都是喜欢损贬对方,喜欢看到对方出丑,但都没有心生怨恨,反倒是种种出丑中厚重他们之间的铁杆加死党,否则也不会有桔子在天上人间为他解封豪掷数万金,也不会有天山轩陷入坍塌之际典梵的奋不顾身,如果不是过命的死党,怎会如此呢?

“芊芊,刚刚桔子不过是开开玩笑的,小梵怎么可能会那样的油腔滑调的”欧阳琪向前拉住洛芊芊的手。

典梵也如释重负,尴尬看着洛芊芊。

“哼……”洛芊芊看着典梵哼道,玉手伸起,做了个用力拧耳朵的手势“我是相信祁姨,不是相信你,等你伤好在严刑逼问,如果不从实招来,小小心我……”

典梵,还是微微恐惧,看见洛芊芊是个心口直快的火爆脾气,有仇当面报那种

,而且现在有些后悔和奇怪自己怎么欢这样的女孩混在一起了。

众人看到典梵的窘态,顿时也开怀大笑,特别是郑天山有些稀里糊涂的,毕竟是看着典梵长大的,应该不是惧内的人,特别是在天山轩陷入危机时风平浪静面对来势汹汹讨伐的众人,在拍卖会上又是泰然处之众人的刁难,可面对洛芊芊的这样的女孩子却像犯错误的孩子面对老师责罚也不敢反抗。

“芊芊,给你介绍一下”欧阳琪拉着洛芊芊的手。

“那是陈教授。。。”

“那是桔子

的父亲。。。”

“那是桔子的妈妈。。。”

。。。。。

陈知菲的病房内。。。

此刻,躺在病床上的陈知菲有些枯燥无聊,因为每天这个点时,钱雯雯早就向他汇报典梵的情况。

好像,自从经历沙漠历练后,以及后来点滴积累典梵的动态后,哪怕典梵在沙漠中故意非礼自己,在昏迷后看过自己的躯体,她对典梵似乎恨不起来,仿佛产生一种奇怪的感觉我,似乎越来越希望了解典梵的更多,显得有些迫不及待。

“这个钱雯雯,都这个点了,怎么还没来”陈知菲拿起手机看了看时间,莫名急躁的自言自语。

果不其然,不一会,终于按捺不住,陈知菲拿起手机拨通钱雯雯的电话。

“喂,钱主任,你今天是不是忘记什么了”陈知菲声音故意提高。

“真是花痴到底了,有个不好的消息…”

“什么不好消息?”

“见面再说”

。。。

挂了电话,陈知菲觉得钱雯雯有些莫名其妙,但又泛起淡淡的担心。

(未完待续)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底部广告位(手机)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