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辰美文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日志 » 正文

我在做饭他在下添 荡乳情欲小说 小嫩妇好紧好爽

十分钟后,市医院停车场,一辆奥迪Q5里。

“赵总,我家老爷子眼光不会错的,他研究这个可有二十年了,水平比那些专家教授都要高,我敢肯定这刀绝不是凡品,要不然老爷子也不会激动地犯了脑溢血吧!”

“董律师真是有心了,我赵某人怎么好意思夺爱呢!”

 文学

“赵总您就别客气了,整个海川商界,谁不知道您家堪比博物馆,再者说老爷子也快走了,我们正愁他那些文物没地方送呢,与其交给国家,还不如送给朋友!”

赵世豪喜欢古董,也是拜杨老所赐,有钱人的攀比心理,一般人还真捉摸不透:“哈哈,既然董老弟认我这个朋友,那我就笑纳了!”

董律师挂了电话,嘴上露出得意的笑容,只要赵世豪收了刀,自己的Q5就可以换成卡宴了,而且世豪集团法务部主任的职务,也在向自己招手!

“杨家兄弟不是看不起我吗,老子混出个人样给你们看看!”

……

晚上八点,凌云峰在温小柔和杨采薇的陪同下,来到市医院高干病房。

这里堪比五星级套房,豪华装修,独立卫生间、阳台、家用电器一应俱全,而且都是高档货,还有家属专用套间,摆着一张一米八欧式大床,法式沙发!

这有钱人的待遇就是不一样,来的时候凌云峰分明看到楼道里挤满了病号,甚至有个破了羊水的大肚子孕妇,跪在护士站求病床。

病床前坐着一个中年女人,打扮的相当时髦,属于贵妇人那种,杨采薇喊了声姑姑,那女人权当没听见,哼了一声,起身走了出去。

杨采薇眼睛又红了,心里狠狠地说着:“都是假慈悲!”然后就趴在床头,泪水婆娑的看着床上的老人。

“刀呢?”凌云峰翻了一下被子,老人怀里哪有刀。

杨采薇也惊讶道:“咦,我记得明明是在爷爷怀里抱着的,怎么会突然不见了!”

凌云峰查看了一下老人的身体,眉头不禁紧锁,老人右手食指中指都已经骨折,分明是被人掰断的,医生和护士肯定不敢这么做,那个人会是谁呢?

他不想问,也没必要问,杨采薇根本不可能知道,一定是杨家出了内鬼,如果真是这样,最好的办法就是让老人醒过来,借助他的力量,查出偷刀之人。

“不用找了,我可以帮你爷爷治病,但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你说!”

女孩声音有些低,脸也红了起来,她似乎想到了这个男人的条件肯定不是什么好事,但是,只要能救爷爷,再大的牺牲都是值得的。

却不料,那男人说道:“等我想好了再告诉你!”

“……”
凌云峰没有再说话,兀自拉了一只板凳坐下,然后探出右手搭在老人的手腕处。

“云峰哥,我爷爷还有得救吗?”

凌云峰做了个嘘声,杨采薇就不说话了。

大约过了五分钟,他又将左手搭在老人手腕处,两个女孩不敢说话,却发现云峰哥额头上冒出了汗珠,要知道这间高干病房里可是开了空调的,可见把脉是一件既耗体力又费脑力的力气活。

过了许久,凌云峰长吁一气,终于说道:“还有希望!”

“真的吗?可是那些专家都说不行了!”

凌云峰嗤之以鼻的说道:“这种病,专家根本治不好,除非遇到哪位绝世神医,我说的是起码活了一千多年的老中医!”

两位女孩听完,不禁咋舌:“那爷爷得的是什么病啊,不是脑出血吗?”

“脑出血只是并发症,却不是病灶所在,你爷爷得的是尸虫病!”

两位女孩听完,再次惊呆:“尸虫病是怎样一种病,好像没听说过呢!”

他们两个当然没听说过,因为这种病早在明初期就已经彻底绝迹了,凌云峰生活过那个时代,所以并不陌生。

却不料,此次回归,竟然又发现了这种病虫。

为了打消她们的疑虑,凌云峰解释道:“尸虫是一种寄生在死人身上的毒虫,玩过植物大战僵尸吧,僵尸喜欢吃人的脑核,但那并不是僵尸自己的意愿,而是寄生在僵尸身上的尸虫在作祟,僵尸只是尸虫的奴隶和工具。而你爷爷正是感染了这种千年尸虫,如果不根治,你爷爷的大脑将被尸虫吞噬,甚至传染给别人。”

这个说法倒是新鲜,写小说还行,给人治病还是算了吧。

两个女孩面面相觑,都觉得不可思议。

“我知道你们不信,等我用真气将尸虫打成原形,你们注意观察他的头部是否有变化。”

说完,凌云峰气贯丹田,运行于掌,每一次按到杨老身上,都有一股热气腾起,周身也已被丹红色气息所包裹。

如此反复五次,凌云峰已将杨老全身经络点开,借助老人仅存的最后一息元气,凌云峰将自身真气缓缓注入患者体内,上下而运行,最后抵达头部。

老人头皮抽搐了几下,头顶冒出三个肉疙瘩来,跟黄豆粒那般大,似乎里边包藏着什么东西,旋即又消失不见。

“啊,我看到了,果然有虫子在里边蠕动。”

两个女孩吓得捂住了嘴巴,要不是亲眼所见,她们肯定不会相信的。

凌云峰收掌吸气呼气,睁开双眼,说道:“确实是尸虫,我有七成把握可以根治,你要是相信我的话,就去门外帮我把风,任何人都不要放进来,我需要半个小时的时间!”

“这个……”

杨采薇有些为难,她该如何说服自己的家人呢,即便爸妈相信自己,还有亲戚呢,医院的医生护士呢,说不定今晚还有前来慰问的市委市政府官员,他们怎么可能相信自己,怎么可能相信凌云峰那玄之又玄的尸虫病!

这时,温小柔突然握住了杨采薇的手,用力攥了攥,又冲她点了点头,杨采薇心一横,答应下来。

“那好吧!”

看着两个女孩将信将疑的样子,凌云峰不禁摇了摇头。

杨老爷子本来就患有许多老年常见病,而且又感染了尸虫,见了御赐绣春刀一时激动,导致脑部出血,血液进入脑室,正好滋养了尸虫的生长发育,这是一个恶性循环。

从西医角度看,老杨现在跟个死人也差不多了,可是中医向来有“起死回生”的神话。

先前,凌云峰说自己有七成把握,其实不是谦虚更不是吹牛,朱元璋的贴身太医曾经告诉过他,在宫里混饭吃,特别是御用太医,说话做事都是有讲究的。

说有七成把握,其实就是完全有把握,但是话不能说得太满,所以用七;而说有八成把握,则是把握不大,为了向皇帝表决心,所以用八。

“七上八下”就是这个意思。

等小柔小薇两个女孩出了门,为了保险起见,凌云峰将病房的门上了反锁,又拉来一套沙发、角柜等重物倚在门外,除非有人用暴力手段破门而入,要不然没人进的来。

做完这一切,凌云峰才静下心来,从怀里掏出一只皮袋,翻开皮袋,里边插着十三支粗细不等长短不一的银针,这是邸太医送他的礼物:“梅花针”!

这套针,凌云峰无时无刻不保留在身边,就像他的绣春刀一样,在过去的五年里,伴随他度过了一个又一个的难关……

与此同时,在市医院另一座小楼里,一群专家权威正一筹莫展,老爷子的病实在稀奇古怪,没有人能给出准确的治疗方案!

如果不是患者身份特殊,市医院领导早就想过放弃治疗。

但是,几乎所有人都知道,老爷子现在还不能死。

一场暴风雨,正在酝酿之中。
市医院行政楼小会议室里,坐满了权威专家。

神经内科、神经外科、心内科、心外科、血液科、护士站等部门领导悉数到场,不过大家脸上都不好看,一个个愁眉不展,特别是神经外科唐主任,更是苦逼得很。

唐天铭,美国哈佛医学院高材毕业生,脑外科权威专家,虽然才三十岁,却在国内医学期刊杂志上发表过五十几篇重要论文,回国后被海川市人民医院高薪聘请,入职不过半年,便当上了主任医师,神经外科一把手。

中午时候,海川市商界领袖杨万奎突发性脑溢血,被送进医院时,已经意识丧失,小大便失禁。经医疗检查发现,患者丘脑出血流入脑室,出血量高达50ml,波及丘脑下部导致意识障碍,已经出现应激性溃疡、中枢性高热、神经源性肺水肿和去皮层强直。

全院权威专家紧急会诊,院长亲自主持会议,以最短的时间,拿出了最佳治疗方案,所有人一致同意,交由海归派高手唐天铭主刀,给杨老实施了颅内血肿清除术。

术后,患者意识逐渐清晰,Glasgow评分10分,基本属于正常,说明手术非常成功。

只是没有人知道,老爷子醒来后一直喊的那个名字到底是谁,“凌云峰,凌云峰”,这不重要,重要的是老爷子病情得到控制。

唐天铭自觉仕途又添了浓重一笔,杨家在海川的地位有目共睹,又有崔市长这层关系,唐天铭救了老爷子,也等于间接帮助了崔市长,这其中的好处自然少不了。

然而,术后没多久,杨老突然间意识全无,病情复发,并伴随重度恶心呕吐,多项数据显示,杨老生命迹象几乎为零。

“你们看!”唐天铭拿出一张刚刚做过的大脑CT图,指指点点说道:“这里还有这里,CT上显示并没有发现新的血块,说明这次复发不是脑溢血,这很奇怪不是吗?”

话里意思再明显不过了,手术是他唐天铭亲自主刀,而且还很成功,此番老爷子病症加重也绝不是因为脑溢血复发,肯定是另有原因,行家都能看得出来。

可是,杨家没有懂医学的啊,他们只看结果,闹不好还会将责任推向唐天铭,轻则侮蔑他是庸医,重则很有可能被定性为一起医疗事故,就凭杨家的地位和关系,想让一个外科主任臭名远扬,实在是太简单不过了。

大家都是一筹莫展,除了脑溢血,还会是什么呢?

半年前,慕氏集团董事长慕容钧车祸致残,至今高位截瘫还躺在医院里,对于这家三甲医院来说,已经是丑闻了,往后海川市哪位有钱人还愿来市医院治病。

孙院长叹了口气:“大家也都知道,其实唐主任手术非常成功,这一次突然病情加重,实在是诡异,不过我们不能因为困难就退缩。刚才徐秘书打电话过来说,晚些时候崔市长一行领导还将过来探视,所以,我们必须、立刻、马上拿出一套可行性治疗方案,不要让领导对我们医院感到失望!”

又是一阵骚动,专家们议论纷纷,但大都在讨论杨老病逝的后果,而不是治疗方案。

因为,没有治疗的必要了。

突然这时,小会议室传来急促的敲门声。

孙院长铁青着一张脸,很是生气,现在大家都在争分夺秒,与时间赛跑,与生命赛跑,与仕途赛跑,到底有什么重要的事情,难道不能等开完会再说嘛!

“进来!”

话音刚落,就见一个值班护士慌慌张张跑了进来。

“不好了孙院长,502病房患者家属闹事,反锁了房门不让人进!”

啪!

茶杯从孙院长手中滑落,病人家属闹事,这可是非常严重的医疗事件,更何况闹事的是杨家。

“所有人都跟我来!”

……

“你们不能进去!”

病房门口,两个女孩死死拉扯住一位中年贵妇人,说什么都不让她进屋。

护士站几名大妈护士也束手无策,都是杨家的人,得罪了谁都不好,干脆就看起了热闹。

“小薇你是不是疯了!”杨芸叫嚷着,要不是身份在那儿摆着,恐怕早就泼妇骂街了:“你怎么能让一个陌生人帮爷爷治病,他是医生吗,他懂得医术吗,哪怕他是医学院的毕业生,也不能拿你爷爷的性命去赌博吧!”

少女脾气很执拗,不依不饶的说:“他是小柔的哥哥,也就是我的哥哥,要是没有把握肯定不会这么做了!”

杨芸冷哼道:“没那金刚钻还揽瓷器活,就连留学哈佛的唐主任都不敢打包票,他能有什么办法,小薇你难道还不明白吗,你爷爷为什么会突然晕倒,难道仅仅是因为一时激动诱发脑溢血吗?哼,分明就是有人在那把刀上做了手脚,刀上有毒!”

刀上有毒?

杨采薇突然愣住了,扯住姑姑衣袖的手也有些微放松。

是呀,爷爷平时好好的,为什么见了那把刀会如此激动,这似乎不合常理,莫非真像姑姑说的那样,刀上有毒?

可是,云峰哥没有理由害人啊,更何况,那把刀是自己骗来的,人家压根就不想卖,只是因为丢了钱包才中了自己的圈套,据说,他还因为那个假号码差点就坐了牢,所以云峰哥肯定是清白的,他不可能害人!

想到这里,杨采薇更加坚定自己的信念,决不允许姑姑冤枉好人,更不允许她破门而入。

“你胡说,云峰哥才不是那样的人,他没有理由要害爷爷!”

“哼,是不是那样的人,终有一天你会明白真相的,到时候看你还怎么狡辩!”

三人正僵持着,就听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应该是小跑过来的,震得楼板都嗡嗡响,好在不是豆腐渣工程,要不然怕是要塌了的节奏。

来者正是医院领导,带头的是孙院长,其身后是年轻专家唐主任,以及各科室头头脑脑,另外还有闻讯陆陆续续赶过来的保安和护士,一支大部队足足有二十人,将楼道堵得水泄不通。

杨芸见院长他们都来了,心里更加有底气。

“孙院长,快叫人帮忙把门打开吧,里边有个社会青年要给我爸针灸,这要是出个什么意外,这责任谁能负得起!”

孙院长急得跟个什么似的,虽然不是自己人做的荒唐事,可失职的罪名是背下了,这里可是最高级的VIP病房,要是随便什么人都说进就进,又怎能保证权贵们的人身安全。

护士站失职,保卫科失职,他这个院长也就跟着失职了!

上一篇:污到你下面流水的小黄文 cao死你小sao货湿透了
下一篇:宝贝乖女水真多小芳 bl肉H边做边尿失禁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励志文章

  • 微信公众号
  • QQ交流1群
  • 手机版访问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