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辰美文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日志 » 正文

宝贝乖女水真多小芳 小荡货夹得我好紧好爽

黑子走到大金牙对面站定,恭敬的叫了一声“老板”,后者点点头问道:“我让你们去那小子家里查查他的底细,有结果没有?”

原来那天梁子几个跑来向大金牙汇报李锋得罪了楚子寒的事后,大金牙就打算对李锋下手,让楚子寒欠自己一个人情。

他虽然是个大老粗,但在道上混了这么多年,还是有点谨慎的,就找人打听了李锋和楚子寒的过节到底怎么回事。

 文学

当听到连专业武校毕业的王超和马杰都被李锋两巴掌打晕,他就知道李锋是个硬茬子,没梁子他们说的只是个无权无势的小保安,不过为了和楚家做生意,他不想放弃,就让人调查李锋的来历。

以他的身份,是不可能搞到李锋的档案的,那只能找人摸清楚他的嫡系,于是就找到了这个在青牛区贼偷里备份很高的杨老二,让他和自己手下小弟黑子一起去李锋家里,看看能不能翻出什么东西。

黑子摇摇头,看到大金牙脸色一黑,赶紧说道:“我在外面放风,杨老二亲自进去翻的,他说没翻出来。”

“杨老二你说说怎么回事?”大金牙就看向杨老二,他知道杨老二偷东西的本事很高,连一些稀奇古怪的机关暗格都难不倒他。

“金老板。”

见大金牙看向自己,杨老二下意识弯下腰露出讨好的笑容,其实他出来混的时候,大金牙还在撒尿合泥巴呢。

不过他是贼,连大金牙这种混子都看不起他。他已经老了,平时不再出去干活,收了几个徒弟,这些徒弟出去偷,拿到的钱孝敬一点给他就足够他养老。

这次他有个很看重的徒弟被警方抓了,正好大金牙要用人,就以帮他捞出徒弟为条件,让他去做事,这对大金牙来说只是举手之劳,对他这种没关系的老贼来说却难比登天。

要不是这样,他才不会再次出山。

“金老板,那个李锋家里我都找遍了,没找到什么有用的东西。只在一个包里找到了一本退伍军人证书,我寻思着金老板拿来也没用,就给人放回去了--”

杨老二把经过说了一遍,其实在答应大金牙的时候,他还心里忐忑,以为是个很难的任务,可没想到这么简单,就算叫他一个徒孙来,也轻而易举。

听了杨老二的话,大金牙反而放了些心,如果对方真是退伍军人,那就好办了,甭管他有多能打,要收拾他反而比手势那些有其他背景的人容易的多。

退伍军人,只要在军队里没什么背景的,能与军队还保持联系的少之又少,那小子这么年轻就退伍,还当了个小司机,想来在军队也是没什么背景的。

“那这就好办了。”大金牙挥挥手,杨老二又讨好的笑笑,识趣的出去了。

黑子知道老板有话要说,恭敬的站在那里,大金牙说道:“你明天带几个身手好点的去把那小子抓来,那小子是个硬茬,你们小心点别搞出大动静,不行就用药。”

“知道了,老板。”黑子恭敬的答应下来。

李锋和于倩担心的事情没有出现。

这个晚上两人一个在卧室一个在客厅,睡得很踏实,一早起来吃了早餐,于倩提前去公司,李锋则去泉山公寓接沐沧澜。

今天沐沧澜没有加班,下午下班时间后没多久,她就在任莹和雷军汪兴三人的陪同下走了下来。

最近她将全幅心力放在沧澜集团的事上,和李锋之间的关系好像也变成了单纯的老板和司机,两人都对那天发生的事情心照不宣。

李锋除了偶尔午夜梦回会有些回味那次的感觉,却没有多想,自己和沐沧澜注定是两个世界的人,说不定哪天他就会离开秦城,此生再无交集。

送沐沧澜回了泉山公寓,李锋走回家里,路过一家街边冷饮店,李锋顺手买了两份九珍果汁,于倩那丫头特喜欢在晚上边看电视便喝这东西。

走上单元楼下,突然从两边的绿化树后闪出三个人来。其中两个人一前一后挡住了李锋去路。

还有个皮肤黝黑发亮一身草莽气的男子,叼着烟打量李锋。

正是大金牙的小弟黑子。
 

黑子吐出一大口烟,把烟头扔在地上用脚上穿着的高帮靴鞋尖狠狠碾碎,说道:“李锋,我们老板请你去一趟,跟我们走吧。”

一见对方叫出自己名字,李锋就知道对方有备而来,对方连他的住哪里都知道了,莫非是楚子寒派来的人,可看这些家伙的样子明显是混子。

便问道:“你们老板是谁?”

“你倒是够镇定的。如果你不是得罪了楚少,我都想收你当小弟。”黑子意外的看他一眼,回答了李锋的问题。“秦城道上出了名的大哥大金牙你应该听说过,他就是我老板。”

李锋还真不知这大金牙是谁,不过他知道对方之所以找上自己,还是跟楚子寒有关系。

就知道那家伙不会善罢甘休,不过没想到他不直接找沐沧澜的麻烦,反而找上了自己。

“跟我们走吧。”黑子掏出一根烟点上,透过烟雾眯着眼看着李锋,眼里有危险的光芒闪烁,很明显在像李锋表明,别逼我们用强。

李锋扬了扬手里的冷饮:“我不去,我还得回去把这东西放冰箱里。”说着就往前走。

黑子眼睛一眯,一股狠厉的气息顿时爆发出来,冷冷吐出两个字:“动手!”

“呔!”

身前身后同时两声压抑的历喝,两个大金牙的小弟一前一后同时朝李锋挥拳打来。

大金牙这两个小弟可不是普通的小混子,也是专业的武校出身的,平时担任大金牙的保镖,比王超马杰两个只强不弱,拳头打得虎虎生风,普通人如果挨上一拳,就算不受伤,也会痛得趴在地上半天爬不起来。

可李锋不是普通人,几乎就在两人动手的时候,他就动了,双膝一曲让身体突然变矮一个头……但他不是躲避,而是进攻!

只见他右脚向前踏出一步的同时,左脚向后撤出一步,身体骤然崩成了一张弓,空着的右手握成拳头轰出,后发先至打在身前那混子的小腹上。

啪的一声,那混子突然惨叫一声,只感觉肚子里被李锋这一拳轰得翻江倒海,疼得他下意识往后退,重心不稳一屁股坐在地上。

而身后混子的拳头也只打中了空气,就在他收拳想再进攻的时候,李锋前倾的身体,突然如初生朝阳从海平面向后骤然升起。

混子离李锋很近,猝不及防直接被李锋后背直接撞飞出去,跌落在几米外的地上,疼得不断打滚。

黑子瞳孔猛缩,李锋解决两人的手法干净利落,而且只出了一拳,第二人是他身体复位,仅凭着一股爆发力,就将专业武校毕业的混子撞飞出去几米远,这爆发力太恐怖!

不过黑子也不是吃素的,之前被李锋打倒的那两个混子虽然比普通混子身手好,可平时他一个人同时打三四个都没问题,所以对李锋表现出来的身手他除了有点忌惮,更多的则是找到了对手的兴奋。

把烟叼在嘴里,黑子身形陡然一沉,如一头伏在草丛中的猎豹,双脚一蹬就速度极快的扑向李锋,黝黑的手臂肌肉奋起,如一条条黑色蟒蛇,凌厉的抽向李锋。

李锋眯了眯眼,没想到在这里还能碰到黑子这样的好手,即便是军队里那些一般的特种兵,恐怕也不是黑子的对手。

他脚步一错身体稍微一偏,黑子的手臂就擦着他胸口划过,黑子刚想抽手再攻,一只五指箕张的大手突然一把将他粗壮的手臂抓住。

那指头每一根指节都很有里,仿佛钢爪一样牢牢禁锢他手臂,指头几乎要将他手臂洞穿!

黑子手臂感到一阵剧痛,鼻子里发出一声闷哼,索性放弃右手,抬起左手打向李锋。此时李锋左手还提着冷饮,他觉得自己有足够的时间击中对方。

可紧接着,他就感到被李锋右手突然松开他的手臂,接着眼前一花,叼在嘴里燃了一半的烟头突然被抽铃音里绪菜走,然后眼皮一阵烧灼般的剧痛。

黑子啊的惨叫一声,捂着眼睛蹲在了地上。

原来李锋在电光火石间夺走了黑子嘴里的烟,用烟头部位在他眼皮上灼了一下,这种偏软的皮肤本来就承受不了疼痛,何况还是眼睛这种重要部位。

李锋用这种四两拨千斤的方法,直接剥夺了他全部的战斗力,比打他十拳的效果还强。他冷冷看向黑子,正准备朝对方走去。

于倩突然从楼上跑了下来,一眼就撞见李锋和黑子,以及躺着的两个混子,顿时张大了嘴:“锋哥!”

李锋扭头看了她一眼,于倩在场,他就不好再用暴力了,冷冷看着黑子:“滚!”黑子抬头捂着左眼怨恨看了眼李锋,恨恨的说了声“我们走”,就带着两个混子跑了。

“锋哥!”于倩小心翼翼走过来问道:“那些人是谁?你没事吧?”

“我没事,几个混混而已,别管他们。”李锋看着她,“你听到动静为什么不在家里躲着,要跑下来?”

于倩心有余悸的摇摇头,说:“我不知道你们在楼下,我是来接我表姐--”

就在这时,李锋突然察觉到一股危险的气息从背后袭来。

来不及细想,他伸出大手环住于倩的细腰脚掌猛的一蹬,两人身体直接向前扑出,落在了旁边的草坪里。

砰的一声,刚才他们站着的地方有什么东西炸开,地上散落着水迹和细小的玻璃碎片。

李锋抱着不知道发生什么事的于倩爬起来躲在绿化树后,闻着空气中淡淡的药味,脸色变得格外难看:“这些家伙居然还不死心,想用麻醉枪射击我让我晕迷!”

他已经看到,在不远处,一个家伙手里拿着一把弓弩样式的铁器,在这人身后,黑子和另外两个混混咬牙切齿的看着这边。

原来他们还安排有后手,除了黑子和两个混子外,暗中还躲着一个人,用的是城管拿来捕流浪狗用的麻醉枪,如果动手失败,就用麻醉枪射击李锋让他昏迷。

让他们没想到的是,李锋居然事先察觉到了,带着于倩躲了开去。

“锋哥!”于倩揉着摔疼的手臂惊叫一声,她没想到这些人这么猖狂,光天化日下敢做这些事。

李锋扭头问道:“你摔到手了?”他带着于倩扑过来的时候很注意保护她,现在他后背也火辣辣的疼,不知道是哪个缺德鬼往草坪里扔了石块。

“我没事。现在怎么办?”于倩摇头,李锋扶着她躲在树后。

“你躲在这里别动,我出去摆平他们。”
 

“你别出去,他们有枪!”

于倩还以为刚才飞过来的是子弹,都没想过,李锋要是普通人,怎么可能躲得了子弹。

“麻醉枪而已,解决他们小意思。”李锋自信的笑笑,于倩放了些心,说了句你小心点,李锋拍拍她肩膀,正准备冲出去。

这时一辆黑色轿车突然开了过来,将李锋和黑子等人分隔开。

车门打开,一双雪白修长的美腿首先钻出来,配上那血色的高跟鞋,绝对是一剂让男人癫狂的香艳毒药。

接着,女人的整个身体从车里钻出来,女人一身偏黑暗系的暗红色风衣,衣摆及膝,下半身只穿了条黑色超短皮裤,她容貌极美,画着淡淡一层烟熏妆,烈焰红唇,对视觉有强烈的冲击力。

这样的打扮,如果她不是模特,那她从事的职业,一定是偏黑暗的那种。

“呀,是我表姐来了!”于倩兴奋的叫起来。

“这是你表姐?”李锋有些惊讶,这两人风格也相差太多了吧,于倩拉住他的手站起来,李锋赶紧说道:“你先别动,那几个人还没走呢。”

“没事了锋哥,我表姐来了,不用再担心他们!”于倩拉着李锋站了起来,高兴的跑过去:“陈秀媚,你怎么这么骚包!”

原来她叫陈秀媚,确实挺媚气逼人的,陈秀媚显然习惯了于倩的吐槽,瞪了她一眼,看到被她拽着手的李锋,柳眉一扬:“小倩你什么时候找了个男人,怎么没告诉我?”

于倩小脸一红,赶紧松开李锋的手:“去,锋哥才不是我男人,呸!陈秀媚你说话能不能别这么难听……对了,你来得正好,刚才那几个家伙用枪打我们,幸好锋哥带着我躲开了!”

她指了指正在朝这边走来的黑子几人。

“用枪打你们?光天化日下,谁这么大胆,老娘倒要见识见识。”陈秀媚冷笑。

李锋看到她眼里闪过一缕戾气,心里惊讶,这女人到底什么来路?

黑子带着三个同伴,亲自拿着麻醉枪走了过来,他看到这辆突然出现的汽车是一辆奥迪,而且还有专门的司机开车,知道那个穿红色风衣的女人颇有来头,不想另起事端,于是说道:“这位小姐,我们找的是这个叫李锋的,你没事的话就赶紧走……”

“你叫谁小姐?”陈秀媚突然打断他的话,扭头冷冷看着对方。看清她的面容,黑子突然张大嘴:“三姐--!”

啪!

陈秀媚突然一巴掌抽在他脸上,黑子的脸颊顿时多了几道指引,陈秀媚继续冷声道:“你叫谁小姐?”

“三姐,我--”黑子刚说了三个字,啪的一声,又被陈秀媚的巴掌生生打断:“老娘问你话呢,你叫谁小姐?”

黑子几乎是用平生最快的语速说道:“三姐我不是说您,我之前没看到是您,所以这么叫。”

啪!

陈秀媚又抽了他第三巴掌:“没看到就这么叫?你知不知道小姐不能随便乱叫。大金牙要是没教你怎么称呼人,那就我来教你。要称呼女士知道吗?”

陈秀媚白嫩柔软的小手在他脸颊上摩挲着,可黑子一点也没有舒服的感觉。

他早就听说这个女人疯疯癫癫,做事肆无忌惮不走寻常路,没想到她这么疯,不就叫你一声小姐吗,就抽了老子好几个大巴掌。

“三姐我知道了,下次看到女人,别管认识不认识,一定要称呼女士。”黑子堆着笑低声下气的说道,陈秀媚鼻子里发出一声闷哼,收回了手,眯着狐狸眼笑眯眯的看着他。

“这才对嘛,虽然我们是出来混的,可也要讲礼貌。你看,光是一个称呼上的错误,就造成了一个很不和谐的暴力事件,以后一定要注意。”

“是是,我知道了。谢谢三姐教诲。”

黑子挤出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妈的,早就听说这女人有把人欺负哭,还得让别人心甘情愿对她笑的恶趣味,现在看来果然是这样。

李锋在一边看得目瞪口呆,这女人可真生猛啊,刚才还浑身戾气的黑子,此刻在这女人面前跟可爱的小猫小狗一样。

他用手拐捅了下旁边同样有些呆滞的于倩问:“小倩,你这表姐到底是干什么?”

于倩回过神,无语的看了眼陈秀媚,说:“锋哥你不是已经知道了吗?”

“她真是大混子?”李锋惊讶,见于倩点点头,更加证实了自己的猜测,难怪这女人这么强悍,也只有比那个黑子地位更高的大混子,才能把他调教得跟小狗一样。

道上同样是一个规矩森严的社会,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现在陈秀媚这条大鱼就把黑子吃得死死的。

陈秀媚已经用几个大巴掌把黑子训得服服帖帖,这时看了眼凑在一起说小话的李锋和于倩,越发笃定自家表妹和这个李锋的关系不简单,这小妮子以前可没谈过恋爱,也没和哪个男人这么亲密过,既然跟表妹有关系,那她就要帮这个李锋一把。

她指着李锋对黑子问:“你们为什么要抓李锋?”

>>>>>完整版在线阅读<<<<<

上一篇:公么的粗大满足了我 宝贝我们坐着做好不好
下一篇:被老头下药玩好爽小雪 他扒开我的内衣吸奶头

猜你喜欢


励志文章

  • 微信公众号
  • QQ交流1群
  • 手机版访问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