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辰美文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日志 » 正文

小烂货夹得好紧太爽了 他含她的乳奶揉捏揉搓狠狠

齐鹏义脸色依旧难看,但是听了秦业的话,还是冷哼一声,冷笑道:“也别说我这个院长不给你们机会。”

“你们最近做错了什么,想一想,去赔礼道歉,这事情还有转机。”

“最近?”秦业愣了。

而林君河却是马上想到了什么,淡淡看着齐鹏义道:“我知道了,是赵子彬让你这么做的?”

 文学

“你可不要瞎猜。”

齐鹏义冷笑一下,道:“这可不是谁让我这么做的,而是赵子彬也是我们学校的学生,你现在把人给打了,我必须要出来主持正义!”

“正义?这个笑话不错。”

听到这两个字,林君河笑了:“让我道歉,绝对不可能。”

“林君河,你可不要不知好歹!”齐鹏义寒着脸道。

“齐院长,我想知道一件事情。”

“你问。”齐鹏义板着脸道。

“你到底是这学校的院长,还是某人的一条狗?”林君河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齐鹏义,目光摄人。

“你!”

齐鹏义顿时就被气得发抖,拍着桌子怒吼:“你敢骂我是狗?

“既然你自己选择了后者,那我无话可说。”林君河冷哼一声,直接拍了拍秦业的肩膀。

“走吧,跟一条狗为伍,向一条狗低头,我林君河还没下贱到那个地步。”

“滚!给我滚!你这人渣,没爹娘的野种!!”齐鹏义被气得不清,疯狂咆哮了起来。

“你说什么?”

林君河本来都转身要走了,听到野种二字,突然一回头,眼神冰冷的可怕。

“你再说一遍。”

“再说一遍就再说一遍,你想怎么样?你这个野种!”齐鹏义冷笑,还故意加重了最后两个字。

正在齐鹏义冷笑的时候,突然,一个黑影从空中飞了过来。

林君河,居然直接拿起茶几上的烟灰缸朝着齐鹏义砸了过去!

“啊!”

齐鹏义被砸了个正着,瞬间,额头上就被开了个洞,鲜血如注。

“你要找死,那我成全你。”

林君河眼神冰冷,朝着跪倒在地的齐鹏义走了过去,顺手捡起了沾上了血迹掉在地上的烟灰缸。

“你这个杂种!啊!!你这个人渣,我一定要开除你,开除你!!”齐鹏义痛苦的在地上捂着脑袋。

“随便你。”林君河脸色冷漠无比,继续前进,却突然被秦业给拦住了。

“你要替他求情?”林君河皱了皱眉头。

“求个屁!”

秦业突然抢过林君河手中的烟灰缸,而后对着齐鹏义的脑袋就狠狠来了一下。

“我草你大爷的,敢侮辱我老大?啊?麻痹的死秃头,老子忍你很久了!”

秦业对着齐鹏义一顿暴揍,又是砸又是踹的,打得齐鹏义哀嚎连连。

林君河都愣了一下,没想到秦业居然这么有血性,自己真是没看错人。

这个兄弟,自己认下了。

“停手吧,你再继续下去,可要把他打死了。”林君河按住了秦业,他这才冷静下来几分。

秦业是单亲家庭,没有妈妈,而他知道林君河的父母都去世了。

这该死的家伙骂人什么都可以,但是野种,不行!

你说了,就必须要付出代价!

“你们死定了,我要报警,我要把你们都抓起来!你们等着吃牢饭吧!”齐鹏义在地上打滚,还不忘怨毒的大叫。

“随便你。”林君河一脸淡然,转身就走,而秦业还不忘回头给了他一口唾沫。

林君河刚要出办公室,却突然跟一具柔软的身体撞了个满怀。

“哎……痛痛痛……”

对方好像走得比较急,被一撞,直接跌倒在地。

“你没事吧?”林君河弯下腰,伸出了手。

“没事,咦……你不是上次那个人吗?”一道惊喜的声音响起。

林君河一看,也是愣了一下,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熟人。

这被自己撞到的,不是上次在街上遇到的那个戴白色罩罩的妹子……咳咳,不对,苏敏菁么。
“你怎么会在这里?”林君河把苏敏菁拉了起来,还是感觉很意外。

“我倒是想问你怎么会在这里呢,还把我的屁股都差点给撞成两半啦。”

苏敏菁抱怨的看了林君河一眼,而后突然看到了在林君河身边的秦业。

“咦,胖子,你不去上课在这干嘛,又逃课了?”苏敏菁的眼神一下子就变得犀利了起来。

“没……没有啊苏老师。”

秦业咽了口口水,讪笑道:“我这不是把您老要的人给带来了么?”

“我要的人?”

“苏老师?”

听到秦业的话,林君河跟苏敏菁都愣了一下,而后对视起来,双方的表情显得都很怪异。

“你……你不会就是那个开学到现在一节课没来过的逃课小王子林君河吧?”苏敏菁瞪大了她的美眸,跟看外星人一样盯着林君河。

“我还想问呢,你就是秦业说的美女老师?”林君河也是苦笑,没想到事情这么巧。

同时他也是服了以前那个林君河了。

自己班级的老师他居然都不认识,结果让自己现在闹出了这么大一个乌龙!

说起来,虽然苏敏菁是自己的老师,但是这还是自己第二次见她,第一次在学校里见她。

因为林君河以前压根没来过学校!

“扑哧……”

得到确认之后,苏敏菁一下子就乐了。

她还真没想到上次在街上英雄救美救了自己的人,居然会是自己的学生!

而且自己居然还不知道他是自己的学生,这也真是没谁了!

“你们认识?”秦业在一旁弱弱的问道。

“之前曾经见过一次。”林君河没隐瞒的笑了笑道。

“我靠,不愧是老大,这么快就把美女老师都泡上了!”秦业一脸惊叹的模样,朝着林君河竖了竖大拇指。

“死胖子,你找死是吧。”苏敏菁马上瞪了秦业一眼,脸色有些发红。

这个死胖子,在乱说什么呢。

如果真气一直没见过,苏敏菁肯定只把林君河当做普通的学生对待。

但是,第一次跟林君河相遇,就发生了英雄救美这样的事情,让苏敏菁想平静的把林君河当做普通学生都难。

正当苏敏菁还想问问两人为什么会在院长办公室门口的时候,里边突然响起了一阵兽吼般的咆哮声。

“你们这两个小畜生,我一定要报警把他们给抓起来!”

齐鹏义的声音都因为愤怒而有些变调了,让苏敏菁都愣了一下。

她还是第一次见齐鹏义发这么大的火。

“你们两,怎么惹他了?”苏敏菁有些头疼的问道。

“这个……苏老师你还是自己看吧。”秦业尴尬的笑了笑。

虽然刚才想打得嗨了,担心现在回想起来,他还是有些心有余悸的。

不用说,以这老王八的脾气,自己二人是被开除定了。

不过这也无所谓,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这年头大学文凭有钱还怕搞不到吗?

苏敏菁小心的推开办公室大门,然后所看见的一幕,让她惊呆了。

齐鹏义满脸是血,头上还被糊满了烟灰,看起来十分的凄惨,但是更多的还是喜感。

齐鹏义本来就是个地中海,秃头严重,现在一脑袋的烟灰让他看起来头发浓密了不少……

“齐院长,怎么了?”苏敏菁赶紧过去把齐鹏义给扶了起来,心里也大概能猜到是怎么回事了。

“还不是你班上那两个小畜生干的?我一定要开除他们,还要让他们去坐牢!”齐鹏义怒道,在苏敏菁的搀扶下艰难的爬了起来。

“你想让谁去坐牢?”林君河悠悠的问了一句。

“噫!”

听到这声音,齐鹏义被吓了一大跳,差点被吓得飞起来。

看到林君河居然还在,齐鹏义下意识的牙齿都在打颤。

“你……你怎么还在……”

看了看林君河,又看了看齐鹏义,苏敏菁再次惊讶的张了张嘴巴。

她还以为人是被秦业给打成这副模样的呢,毕竟秦业可是学校里出了名的刺头。

她是知道林君河应该挺能打的,毕竟上次轻而易举的就解决掉了几个想偷自己钱包的混混。

但是没想到,他第一次来学校,就把齐鹏义这院长给打了……

“两个小畜生,你们,你们有本事就打死我,不然我一定让你们去坐牢!”齐鹏义还在那怨毒的不断喃喃自语。

“你这要求虽然很贱,但是我可以满足你。”林君河面不改色,就来到了齐鹏义的面前,直接一脚就踹在了他的肚子上。

齐鹏义根本没能反应过来,也没想到林君河居然这么嚣张,直接又被一脚踹翻,跟个大王八一样四仰八叉的躺在了地上哀嚎起来。

“你就别捣乱了。”苏敏菁翻了翻白眼,赶紧去拉起了齐鹏义。

而后深吸口气,看向齐鹏义,道:“秦院长,我送你去医院吧,医药费我会负责的,能不能饶过他们这一次?”

“饶过他们这一次?不可能!”

齐鹏义马上尖着嗓子叫了起来:“他们把我弄成这样,我不可能放过他们!”

苏敏菁有些无奈了,看向林君河二人:“你们为什么要打齐院长?”

“这个……还是我来说吧。”

秦业招呼苏敏菁过去,在她耳边小声道:“苏老师,其实我们也不想把事情给搞大,但是他骂君河是野种,他就忍不住了,我也忍不了,上去揍了几下。”

“君河的父母,两年前去世了。”秦业压低声音道。

“原来如此。”

苏敏菁点了点头,有些同情的看了林君河一眼,也稍微有些能理解他冲动的理由了。

“两个小杂种,野种,你们等着,我这就报警!”

齐鹏义突然站了起来,咬着牙就要打电话,却被苏敏菁寒着脸给拦住了。

“齐院长,请你不要侮辱我的学生!”苏敏菁的表情很严肃。

齐鹏义顿时一愣。

一个二十岁刚刚出头的小姑娘,突然一瞬间的气势,居然把他这个老滑头都差点给吓到了。

“秦院长,这件事他们固然做得不对,但是过错的起因在你,我觉得你不该开除他们。”苏敏菁认真道。

“你是要给他们求情?”

齐鹏义冷笑连连:“苏老师,我劝你最好别多管闲事,不然小心自己的工作都保不住。”

“你!你是在威胁我?”

苏敏菁被气得够呛,这秦鹏义太过分了,自己要跟他讲道理,结果他居然拿职位压自己!
“我不是在威胁你,我是在跟你讲道理。”齐鹏义咧着嘴冷笑起来。

“这件事你不要再提,我是不可能放过他们的!”

“你这哪儿是讲道理嘛!”苏敏菁真是感觉被气得够呛。

这秦鹏义,以前怎么没发现他这么厚颜无耻呢。

“在江海大学管理学院,我说的话,就是道理!”秦鹏义冷笑道。

“你!”

苏敏菁被气得够呛,林君河上前一步,笑眯眯的道:“这么巧,你说的话是道理?我的拳头正好也是道理。”

说完,在齐鹏义面前一亮拳。

齐鹏义马上被吓得缩到了电脑椅后边去,他是真怕了这个暴力狂。

他一眼一百种办法开除他们,然后事后整他们,但是真怕在那之前就再被揍一顿。

“林君河,你不要用暴力解决问题。”苏敏菁深吸口气,深深看了林君河一眼:“如果你相信我,这件事就交给我来解决。”

“好。”林君河看了苏敏菁一眼,有些好奇,不知道她哪儿来的底气。

但是,他看的出来,苏敏菁的眼神,是认真的。

听到林君河答应下来,苏敏菁松了口气,齐鹏义却还在那边骂骂咧咧的,简直让苏敏菁看了都想打他。

拿出手机,苏敏菁打了一个电话,接通之后说了几句,而后递给了齐鹏义。

“齐院长,找你的。”苏敏菁道。

“找我的?”齐鹏义冷冷一笑,眼中满是不屑。

搞笑,难道这刚入职的女老师还能找出什么靠山来压自己不成?

呸!

自己可是观察过的,她入职的时候都没有动用关系跟院领导打过招呼,全靠的自己本事进的学校。

这样的女老师,一看就没什么背景,自己还能怕他不成?

十分得瑟的接过电话,齐鹏义直接张口就骂:“我不管你是谁,想护那两个小畜生,没可能我告诉你!别跟我装牛逼,我不吃那一套!”

“哦?我的话也不管用?”电话那头,响起的是一阵很沉稳的声音。

听到这声音,齐鹏义想都没想就直接骂了回去:“你算个什么玩意,在电话里边跟老子装大尾巴狼呢,我告诉你,今天天王老子来了都没用!”

“好你个齐鹏义,当真是厉害得很啊。”

电话那头的声音怒极而笑:“我苏学良的话都不管用了?看来我该跟你们校长好好谈谈心了!”

“苏学良?这名字怎么听着怪耳熟的?”

齐鹏义愣了一下,感觉这名字很熟悉,突然,他一拍大腿,想了起来。

而后,他沾满了烟灰的脑门上,冷汗刷刷刷的往下流。

自己怎么会把这个名字给忘了?

苏学良,江海市十大富豪之一,学校最大的资助商,现在学校的图书馆就是他全资修建的!

而且,他还有个弟弟,苏铭山,在省教育厅工作。

想到这,齐鹏义已经把对苏学良这三个字有关的全部信息都想了起来,冷哼已经彻底浸湿了他的后背。

“怎么会……怎么苏学良会亲自打电话过来。”齐鹏义彻底慌了。

这样的人物,想要整自己,太容易了!得罪他,跟找死没什么区别!

“苏总,是您啊,误会,刚才都是误会啊!”齐鹏义马上满脸带笑。

“我没空跟你扯皮,那两个学生,你不能开除他们,知道了么?”苏学良沉声道。

“知道了,知道了!”

齐鹏义连忙点头,把头点得跟小鸡啄米似得。

挂断电话,齐鹏义感觉整个人都虚脱了,而且他很不解,苏敏菁怎么会认识这样的大人物?

不对,她……她也姓苏,难道……

想到了那个可能性战天大帝,齐鹏义简直是害怕得浑身都在发抖。

十分谨慎小心的把手机还给了苏敏菁,秦鹏义是满脸讪笑:“苏老……哦不对,苏小姐,今天这事情,是我不对,我给你道歉了。”

“现在知道错了?你刚才不还要开除我,开除他们的么?”

苏敏菁气呼呼的拿过手机,她最看不起的就是齐鹏义这种人了,典型的小人!欺软怕硬。

跟他想比起来,林君河虽然手段稍微粗暴了点,但是比这种小人可好多了!

>>>>>完整版在线阅读<<<<<

上一篇:公车上强行被灌满浓精 强开嫩苞又嫩又紧
下一篇:他含她的乳奶揉捏揉搓狠狠 人妻少妇出轨系列

猜你喜欢


邻居的粗大让我满足 同房交换4p好爽

邻居的粗大让我满足 同房交换4p好爽

刚才见到林君河突然就把赵子彬给按在地上一顿爆揍,他都被吓懵了。 赵子彬那也是本市出了名的富二代,他赵家,可不比林家差! 而且赵子彬可不比林君河,林君河几乎...

励志文章

  • 微信公众号
  • QQ交流1群
  • 手机版访问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