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辰美文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日志 » 正文

小妖精真紧好湿办公室H 带儿子睡觉没控制住

以前,林君河成天在外边鬼混,三五天不回家都是很正常的事情,林天华时不时的会过来骚扰自己,让楚默心感觉很难办。

因为他是林君河的大哥,自己又不好直接闭门不见。

“默心,难得我来一趟,请我进去坐一会儿,让我喝杯茶总不过分吧。”林天华继续沉稳而优雅的笑着。

他不信了,凭借自己的魅力,再加上楚默心的老公是个废物,脑子还被毒品搞坏了,自己会拿不下她。

 文学

“请进吧……”

见林天华都已经这样说了,楚默心也只能是无奈的请林天华进来,本来想去厨房泡点茶出来,不过马上就尴尬的想起来。

本来别人送来的上好茶叶,早就已经被林君河给偷去卖掉了。

最后,她只能是端了一杯白开水上去。

“不好意思,只有白开水。”

“没关系。”林天华微微一笑,趁着楚默心没有防备,突然抓住了楚默心的手。

“你知道我不是来喝茶的。”

“请你放手。”楚默心深吸口气,没想到林天华今天居然敢如此大胆。

“君河他马上就要回来了,你不要这样子。”

“那个傻子?”听到林君河,林天华的眼中马上浮现出了浓浓的不屑:“我就是知道他不在家,才会过来的。”

“那个傻子现在不知道在哪里鬼混,以我对他的了解,他一时半会儿是不可能回来的。”

“默心,我从很早以前就喜欢你了,别拒绝我,好么?”

林天华深情开口,而后突然站了起来,朝着楚默心接近。

“林天华,你放手!”楚默心急了,想要挣扎,却被林天华用力一推,被林天华用双手按在了墙边,根本没有逃脱的余地了。

“默心,你何必为了一个傻子浪费大好年华?从了我,我保证你楚家也能更上一层楼。”林天华的眼中冒着一股浴火,恨不得马上占有这个女人。

从第一次见到这个弟妹,林天华就已经看上她了。

能拥有楚默心的,只有自己这样的男人才对,林君河那样的废物,他不配。

“请你自重!我是你弟弟的妻子!”

楚默心感觉很绝望,这里是别墅区,房子之间的间隔,让她就算大声呼喊都不可能引起别人的注意。

“林君河?我可不承认那样的废物是我的弟弟。”

“实话告诉你吧,之前林君河来找过我,希望我借他十万块钱。而你,就是抵押。”

“什么?他……他居然……”

听到这个震撼的消息,楚默心的声音都在发抖,眼泪止不住的在眼眶里打转。

原来,自己在他的眼里,还不值十万块钱么?

“而且,我已经把钱借给他了,也就是说,现在你是我的人了。”

林天华得意的笑了着,而后迫不及待的把自己的嘴唇朝着楚默心的脸上压去。
就在这时候,大门突然被打开了。

林君河从外边走了进来。

“君河?”看到林君河进来,楚默心先是一阵激动,然后是一片的绝望。

如果按照林天华所说的,林君河跟他也是一伙的。

那自己今天是避免不了被羞辱的下场了。

“既然如此,那我不如去死!”

楚默心也不知道哪儿来的力气,突然一下挣脱了林天华双手,扭头就要朝着墙壁上撞去。

“妈的,要是弄伤了玩起来可就没意思了。”林天华眼疾手快,一把抓住楚默心,然后把她顺手扔到了旁边的沙发上。

嘴角挂着浓浓的冷笑,林天华朝着林君河走了过来,还拿出钱包,从里边数出了一沓钱来。

“君河,这两千块给你,随便找个地方自己玩一玩,我们还有点事情要做。”林天华淡淡道。

林君河没有说话,接过了钱,而后居然笑了起来。

楚默心看着林君河居然接受了这个钱,而且还笑得这么开心,彻底的绝了。

原来,自己在他的心里,真的连两千块钱都不如。

自己可是他的老婆啊!

楚默心的眼泪簌簌的往下流。

她恨自己为什么生在楚家,为什么自己不够强大。

为什么……自己摊上了这样一个老公。

自己本来以为救星来了,但是没想到,只是增加了一个畜生罢了。

林君河笑了,而且笑得很开心,他也是没想到,自己这大哥居然畜生到这个地步。

在自己不在家的时候,居然要打他弟妹的主意。

在楚默心闭眼流泪的时候,林君河起身进了厨房,突然傻笑了起来:“嘻嘻,大哥,我们来玩扮家家酒吧。”

说着,林君河居然拿起了厨房里的一把菜刀!

看到林君河持刀看向自己,林天华莫名的一惊。

不过,他马上就冷静了下来,以为林君河是嗑药磕嗨了,便很不耐烦的摆了摆手道:“要过家家出去玩,我还有事情要办。”

“咦,猪肉怎么说话了,嘻嘻,真是不乖哦,看我切碎你。”

林君河傻笑着朝着林天华一步一步的逼近而去,吓得林天华冷汗都冒出来了。

林天华惊疑不定,这林君河怎么回事?真的吸毒把脑子给吸坏了吗?

难道刚吸了毒,出现幻觉了?

“猪肉~猪肉~”

林君河轻声哼着旋律,而后居然举刀朝着林天华的脑袋砍了过去。

“你疯了!”

林天华被吓了一大跳,他差一点就真的被砍到了!

“咦,猪肉居然还会动,好奇怪哦。”

林君河咧嘴继续笑着,挥动着手中的菜刀再次朝着林天华扑了过去。

“别……别过来!!”

林天华被吓得大叫,脸色一阵苍白,连鞋子都来不及穿,落荒而逃!

“猪肉,别跑啊~”

林天华落荒而逃,林君河还在那嘻嘻傻笑,追了出去。

“疯了,林君河真的疯了!”

林天华被吓得够呛,赶紧钻进了自己车子一踩油门就想逃。

就在这时,突然哐的一道声音响起。

林天华回头一看,差点魂都被吓没了。

林君河居然把手上的菜刀给丢了过来,就砸在了距离自己的脑袋不到二十公分远的后视镜上。

而且,那把菜刀,居然硬生生的把后视镜直接给砍掉了一半下去!

如果自己再慢一步,岂不是脑袋就要被一分为二了?

“林君河,你给我等着!”朝着后边吼了一句,林天华踩下油门,逃命一样的把车子飙出了小区。

看着宾利远去的背影,林君河不屑的笑了起来:“就这怂样还学人调戏人家老婆?”

“没砍死他真是可惜了。”

林君河嘀咕了一声,捡起了已经掉在了地上的菜刀。

刚才他可是真的想要砍死林天华的,居然想要非礼自己老婆,砍死他都是轻的!

但是可惜,这幅身体虽然已经炼体二层,但是因为之前吸毒留下的一些毛病,力道还是不太好控制。

“也罢,反正在下一次林家族会上,有你好果子吃!”

林君河冷哼一声,转身回了家。

进了别墅,林君河依旧选择了装傻,傻兮兮的笑着,嘴上还念叨着一些让人根本听不懂的东西,直接上了二楼。

他可不知道该怎么跟楚默心解释。

反正自己刚才都装傻了,那就装到底吧。

楚默心本来已经绝望了,寻死的心都有了,但是没想到林君河突然赶跑了林天华。

这让她相当的意外,很震惊。

难道林君河回心转意了?

但是,看到林君河傻笑着回来,楚默心原本还升起了一丝希望的心再次破碎了。

“果然……他是刚吸完毒出现幻觉了么?”

楚默心的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觉得之前认为林君河有一点变好迹象的自己真是太傻了。

今天他救了自己,也不过就是吸毒之后犯傻的无意之举。

可能,在他的心里从来就没有过自己这个妻子吧。

………

回到自己的房间,林君河轻叹了一口气。

他没办法解释自己身上的这股变化,现在也只能用装疯卖傻这种办法来吓走林天华。

他也没想到,这林天华居然如此的丧心病狂,连自己的弟妹都想要染指,实在是畜生!

他现在也算是彻底明白过来了,自己这三个表兄弟,在毒害自己这件事情上,恐怕没有一个是无辜的。

他们不仅想要自己少占有一份家产,还对楚默心心怀不轨。

“等着吧,我林君河可从来不是怕事之人。”林君河轻声自语,再次开始了打坐。

这具因为身体长期吸毒,即使是自己已经突破到了炼体二层,但是也不过就比普通人强上一些。

而且长期吸毒所遗留下的后遗症,更是让林君河感到头疼。

时不时会从内心最深处涌上来的那股欲望,让林君河头疼欲裂,满头冷汗,那种折磨的感觉直击灵魂深处。

林君河知道,这就是所谓的毒瘾。

这具身体,在渴望着那些罪恶的东西。

但是,自己堂堂仙尊,如果连这点欲望都克制不了,那还谈什么修道,谈什么复仇?

在灵气稀薄无比的地球上想要飞升回到玄界大陆,这无疑是要需要巨大的毅力。

这一夜,林君河一夜没有入眠,比他想象的更加煎熬。

很多事情在林君河的脑海中走马观花一般的闪过,让他的表情战天大帝不断的变幻,时而狰狞,时而大笑。

最后一幕出现在他脑海中的,是陈仙儿那复杂的眼神,还有那苍白的笑容。

他不明白,陈仙儿为什么会在那个时候跟自己反目成仇,却又在最后替自己舍身挡下那致命的一击。

这,是林君河最大的心结。

直到第二天早上,他才吐出一口浊气,来到院中打了一套拳,出了一身的汗,才感觉舒服了一些。

昨晚,可是十分难熬的一个夜晚。

还好在最关键的时刻,从苍天之眼之中的那篇神秘法决出现在自己的心间,唤醒了自己。

林君河没发现的是,在最危急的时候,他的眉心之间突然闪过一道异彩。

数个神秘字符突然出现,散发着神异的光芒,在他身边环绕,帮他守住了本心。

“这大五行衍决实在是不凡,如果不是它,可能我有走火入魔的可能。”

轻叹口气,林君河站了起来,想要暂时忘记这些过去的事情。

冲了个冷水澡清醒了一下,林君河准备直接前往林家本家所在。

今天,就是跟家里的老爷子约好的一周之日。

嘴角划过一抹冷冽的笑意,林君河打了个电话给秦业。

很快,他就开着他那骚包的法拉利赶到,胖乎乎的身子从车里钻了出来。

“老大,今天我们干啥去啊。”秦业整张脸都笑成了一朵盛开的菊花。

这几天跟着林君河东奔西走的虽然累,但是也很爽啊。

以前看不起自己的那些家伙,都被林君河给收拾得叫爸爸,真是看着都感觉过瘾!

“让某些人得到他们应有的惩罚。”林君河淡淡一笑,上了副驾驶座。

“走吧,去林家大宅。”

“啊……去,去林老爷子家啊。”秦业咽了口口水。

他以前可是没少因为带着秦业去鬼混被林老爷子痛骂的。

林老爷子那么有威严的一人,秦业一想起来就害怕。

“怕什么,今天需要害怕的不是我们,而是他们。”林君河神神叨叨的说了一句。

秦业是没听懂,但是他知道,这个老大跟以前已经完全不一样了,听他的话靠谱。

一咬牙,秦业克制住内心的恐惧,马上把林君河送到了位于江海市最大的人造湖,星月湖湖畔的一栋豪华别墅门口。

林家大宅,就在这里。

“老大,你进去吧,我就不去了。”秦业对林老爷子还是有着本能的恐惧。

“瞧你这怂样,行了,你在这等着吧。”

林君河轻笑一声,摆了摆手,直接进入林家大宅,身板挺得笔直,没有一丝的畏惧。

这让秦业在背后看着十分的感慨,喃喃自语:“老大真是变得完全不一样了。”

秦业知道,以前那个吸毒,成天干混事,见到林老爷子就害怕得缩着身子的林君河,真的已经不见了。

此时,在江海市天河区的一处豪华别墅内。

林天狼微微眯缝着双眼,坐在院子的藤椅上欣赏着初升的太阳,嘴角划过一抹冷冽的笑意。

“林君河,就算逼迫你逼迫周少峰他们说出了真相又如何,没有证据,将要被赶出林家的,还是你。”
今天的林家大宅之内,格外的热闹,到处人来人往。

别墅大厅之内,林老爷子端坐在一把太师椅上,上边点着三炷香。

今天,是林家族会。

也是解决林君河非礼他大嫂这一事的日子。

不少族人知道今天要做什么之后,都在窃窃私语,对林君河的所作所为很是不屑。

身为大家族的子弟,不洁身自好,居然去调戏自己大嫂,这行为跟畜生有什么差别?

“你们说,那林君河会不会是被陷害的?调戏自己的大嫂,除非他疯了吧!”

别墅院子的一角,几个女人在窃窃私语。

“我看应该是真的,你不知道吗,那林君河是个瘾君子,说不定那时候他正好毒瘾犯了呢?”

“天呐,他居然吸毒?这我真不知道,嘶……这可真是个人渣啊。”

这样的对话在整个林家大宅内随处可闻,林君河自然也是听到了。

但是他不为所动,一脸平静的进入了别墅正厅之中。

“爷爷,我来了。”林君河从容开口,声音洪亮。

他这一声,让大厅里的人几乎都放下了手中在处理的事物,目光全都集中在了林君河的身上。

“这小畜生还真有脸来!他难道真以为他能洗清自己的冤屈不成?”

“什么狗屁的冤屈,我看他就是吸毒吸坏脑子了,才做了这种畜生事儿!”

“我看,林君河这次是肯定要被赶出林家了,可惜了,他们一脉就他一个人了,还出了这样的事儿,你们说,念斌怎么会生出这样的孩子……”

“少说两句吧,让人听见不好。”

不少人在指指点点的,但是也有人感慨。

林君河的父母,那可都是大好人,可惜在三年前双双死于一场车祸。

林君河本来就是个纨绔大少,在那时候没人能加以管束,就变得更加变本加厉,成为了现在这个人尽皆知的人渣。

“你来了。”

林老爷子看了林君河一眼,心里也在叹气。

自己这二儿子死得早,就留下了这么一根独苗。

但是没想到,他居然混账到了这种地步,怪自己没有照顾好他啊!

可是,家规就是家规,今天他如果找不出自己是被陷害的证据,那也只能把他逐出林家了。

林君河的大伯林国标也在,就坐在林老爷子旁边的位置上,看了林君河一眼,当即冷哼一声,眼中满是怨毒之色。

上一次,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被林君河丢了出去,他到现在都感觉丢人。

“林君河,你找到证据了么?如果没有,我劝你尽早跪下认错,我们说不定还能稍微减轻一点对你的处罚。”林国标道。

“你就这么怕我找到证据?”林君河戏谑的看了他一眼。

“你这说的什么话?我这是关心你!不识好歹,也罢!”林国标冷哼一声,板着脸转过头去。

林老爷子微微皱了皱眉头,也不知道林君河到底找到证据没有。

刚想问话,但是话一到喉咙,就又回去了。

他是想要相信自己这个孙子的。

但是,结合他以前的种种劣迹,再加上这次人证物证俱全,事发时候的照片都被人给拍了下来,这让他如何相信自己这个孙子?

所以,不问也罢!

这时,林天华跟林天琅等人也已经进来了。

当然,还有那个狐媚的女人,自己的好大嫂,赵嫣然。

一看到林君河,林天琅就冷笑起来,为了今天,他可是准备了不少。

林天华就没有林天琅这么坦然了,他昨天才刚被林君河拿着菜刀追杀过,差点被砍死。

今天要说看到林君河不怕,这是不可能的。

看到林天华那模样,林君河突然朝着林天华接近几步,做了个丢东西的手势。

这吓了林天华一大跳,让他又回想起了昨天晚上最后那把差点飞到自己身上来的菜刀。

再看到林君河眼中的戏谑,林天华被气得差点跳脚。

>>>>>完整版在线阅读<<<<<

上一篇:粗大老头让我欲仙欲死 又黄又粗暴的纯肉NP文
下一篇:被老头下药玩好爽小雪,宝贝 别拒绝我 给我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同房交换4p好爽 男男双性高H浪荡小说

同房交换4p好爽 男男双性高H浪荡小说

关于女子所说的这种情况,光是自己一下子想到的就有数种可能性,不过既然清心符起了效果,现在的自己应该也能解决才对。 &ldquo;太好了,大师,我们这就走吧。&rdqu...

励志文章

  • 微信公众号
  • QQ交流1群
  • 手机版访问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