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辰美文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日志 » 正文

太小太嫩了好紧 小烂货夹得好紧太爽了

“老大,你这还有那心情泡澡呢,快跟我走吧!”说着,秦业拉住林君河的手就往外走。

林君河纳闷了:“什么事儿,瞧你给急得。”

“老大,你忘了?你已经两个月没去上课了!美女老师都快急死了,连我都被你连累了,她说今天再不把你给带过去,就把我做成手撕猪肉脯!”秦业一脸苦逼的道。

秦业这么一说,林君河才想起来,自己还是个大学生啊,虽然是大四的毕业生,但是还是有一些课要上的。

 文学

不过嘛,自己是从来没去过就是了,对秦业所说的美女老师,自己脑袋里都没有一点印象。

“不去不行吗?”林君河有些郁闷,自己还准备继续去摆摊赚点外快改善一下家里的条件呢。

“行,当然行,只是你再不去我就要给手撕了,就当救救我行不?”秦业苦着脸道。

“好吧。”见秦业都这样说了,林君河也只能答应下来。

而且,大学,自己还真是没有去过呢,体验一下也不错。

修为越高,就越能知道知道心性的重要性,参加各种各样的事情,正是最能磨炼一个人的心性的。

去那什么大学,倒也不错,前世自己一直在苦心潜修,倒是没能有这样的经历。

想到这,林君河笑了笑,道:“那我们这就走吧。”

“哈哈,我就知道老大你不会看着我死的。”秦业那叫一个激动,赶紧让林君河上车,一踩油门,开始炸街。

“瞧你这怕的,一点不像两百斤的人啊,那老师有那么恐怖?”林君河问道。

“我靠,老大你一直逃课,那是不知道我们美女老师的手段,别提多恐怖了,你去了之后还是小心点吧。”

秦业叹了口气,而后一副幸灾乐祸的表情看着林君河。

不过,二人刚到学校,还没遇到美女老师,就被一个嚼着口香糖的男人给挡住了。

这男人看起来跟林君河他们差不多年纪,不过头发染成了酒红色,戴着水晶耳钉,十分的装逼。

“好狗不挡道,吕振鑫,你挡着我们做什么?”秦业一脸不爽,就差直接冲着这男人吐一口唾沫了。

“死肥猪,让开,我懒得跟你废话。”

吕振鑫挑衅的看了一眼林君河,戏谑的笑了起来:“哟,林大少,终于舍得来学校了?真是该放鞭炮庆祝一下啊。”

感觉到吕振鑫言语中挑衅的味道,林君河淡淡一笑,道:“秦业,你不是说这是学校么?可是我怎么觉得来了动物园?一进来就有狗叫声?”

“哈哈。”秦业一听,马上乐了,大声道:“可能是刚从哪儿的动物园里逃出来的吧!”

“你!”吕振鑫一瞪眼,脸上闪过一丝煞气,没想到林君河敢这样跟自己说话。

一个林家的弃子罢了,有什么资本跟自己嚣张?

不过罢了,就算我的撕婚时代自己不跟他计较,他也马上就要完蛋了。

冷冷一笑,吕振鑫看着林君河道:“林君河,我没那功夫跟你这种废物废话,副院长找你有事,我是来传话的。”

“哦?居然还是一头传话犬?倒是稀有品种。”林君河戏谑一笑,直接绕过吕振鑫,无视了他。

这可把吕振鑫给气得快要吐血了,在原地发了好大一阵火,路过的学生还以为他神经病犯了,全欧绕着走。

“老大,那副院长找你能有什么事儿,我们去吗?”秦业有些担心,感觉到了一丝不安。

“去,为什么不去。”林君河淡淡一笑,道:“这里是学校,又不是真的动物园,他还能吃了我不成?”

“也是。”

秦业点头,轻车熟路的带着林君河去了副院长办公室。

这一带他可没少来,毕竟他也是常年逃课的主,因为出勤率不够,没少来找学院的领导送礼。

江海大学,管理学院副院长办公室门口。

敲了两声们,里边就响起了一声略带威严的声音。

“请进。”

林君河推门进去,就见到一个五十岁不到的中年男人正坐在办公桌后。

那男人穿着一件白色衬衫,头发往脑袋后梳好,看那打扮,跟个老干部似得。

听见脚步声进来,齐鹏义放下手中的钢笔,抬头看了林君河一眼。

“你就是林君河?”

“没错。”林君河淡淡一点头。

齐鹏义突然狠狠一拍桌子,站了起来:“你还知道来学校?你这样目无纪律的学生,我还是第一次见!”
“林君河,你知道自己的行为有多恶劣么?开学两个月,你居然没来过学校一次,态度不端正,影响极其恶劣!”

齐鹏义背负双手,朝着林君河走了过来:“像你这样的垃圾学生,我这辈子还是第一次见。”

“齐院长,你找我来,就是想说这些?”

林君河脸色不变,微微眯缝起了双眼:“齐院长,就算我逃课,你这也未免说得太过了吧。”

“过了吗?垃圾就是垃圾,我有哪里说错么?”

齐鹏义冷笑连连,用手指头指着林君河连续怒呛:“像你这样的人渣,真是我们江海大学之耻!听说你还吸毒?呵呵,说你是垃圾,有哪里不对?”

“对你这样的学生,我们院领导也已经开过会了,决定正式开除你!”

林君河眼中闪过一丝寒芒,秦业马上就慌了。

妈的,这院长也太嚣张了,找死啊!

要继续下去,他的脑袋非得给林君河开个洞不可。

“院长,你这可说得太过了!”秦业赶紧站了出来,同时拉了林君河一把,让他不要冲动。

“君河之前是病了,才没来,这就要开除他,太过了吧。院长,再给他一次机会,以后保证不逃课”

“哦?你是要维护他?真是蛇鼠一窝。”齐鹏义冷冷一笑,道:“果然垃圾就是会跟垃圾为伍。”

秦业还想再说些什么,林君河就看了他一眼,摇了摇头:“秦业,别向人渣低头。”

“你说谁是人渣?”齐鹏义顿时一瞪眼。

“你。”

林君河毫无忌惮,直接一双眼睛如同利剑一眼瞪向了齐鹏义。

“好!果然跟传闻中的一样倨傲不驯啊,林君河,你觉得自己很能耐是吧,那你现在就可以滚蛋了!”齐鹏义吼道。

“别!君河你听我的,你先别说话了。”

秦业急了,他知道林君河这些大家族子弟,家教还是很严的。

他好不容易给了林老爷子一个好点的印象,要是被学校开除了,那这好印象可就一下全毁了。

“齐院长,刚才君河也是无意冒犯你,你就再给他一次机会吧。”秦业求情道。

齐鹏义脸色依旧难看,但是听了秦业的话,还是冷哼一声,冷笑道:“也别说我这个院长不给你们机会。”

“你们最近做错了什么,想一想,去赔礼道歉,这事情还有转机。”

“最近?”秦业愣了。

而林君河却是马上想到了什么,淡淡看着齐鹏义道:“我知道了,是赵子彬让你这么做的?”

“你可不要瞎猜。”

齐鹏义冷笑一下,道:“这可不是谁让我这么做的,而是赵子彬也是我们学校的学生,你现在把人给打了,我必须要出来主持正义!”

“正义?这个笑话不错。”

听到这两个字,林君河笑了:“让我道歉,绝对不可能。”

“林君河,你可不要不知好歹!”齐鹏义寒着脸道。

“齐院长,我想知道一件事情。”

“你问。”齐鹏义板着脸道。

“你到底是这学校的院长,还是某人的一条狗?”林君河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齐鹏义,目光摄人。

“你!”

齐鹏义顿时就被气得发抖,拍着桌子怒吼:“你敢骂我是狗?

“既然你自己选择了后者,那我无话可说。”林君河冷哼一声,直接拍了拍秦业的肩膀。

“走吧,跟一条狗为伍,向一条狗低头,我林君河还没下贱到那个地步。”

“滚!给我滚!你这人渣,没爹娘的野种!!”齐鹏义被气得不清,疯狂咆哮了起来。

“你说什么?”

林君河本来都转身要走了,听到野种二字,突然一回头,眼神冰冷的可怕。

“你再说一遍。”

“再说一遍就再说一遍,你想怎么样?你这个野种!”齐鹏义冷笑,还故意加重了最后两个字。

正在齐鹏义冷笑的时候,突然,一个黑影从空中飞了过来。

林君河,居然直接拿起茶几上的烟灰缸朝着齐鹏义砸了过去!

“啊!”

齐鹏义被砸了个正着,瞬间,额头上就被开了个洞,鲜血如注。

“你要找死,那我成全你。”

林君河眼神冰冷,朝着跪倒在地的齐鹏义走了过去,顺手捡起了沾上了血迹掉在地上的烟灰缸。

“你这个杂种!啊!!你这个人渣,我一定要开除你,开除你!!”齐鹏义痛苦的在地上捂着脑袋。

“随便你。”林君河脸色冷漠无比,继续前进,却突然被秦业给拦住了。

“你要替他求情?”林君河皱了皱眉头。

“求个屁!”

秦业突然抢过林君河手中的烟灰缸,而后对着齐鹏义的脑袋就狠狠来了一下。

“我草你大爷的,敢侮辱我老大?啊?麻痹的死秃头,老子忍你很久了!”

秦业对着齐鹏义一顿暴揍,又是砸又是踹的,打得齐鹏义哀嚎连连。

林君河都愣了一下,没想到秦业居然这么有血性,自己真是没看错人。

这个兄弟,自己认下了。

“停手吧,你再继续下去,可要把他打死了。”林君河按住了秦业,他这才冷静下来几分。

秦业是单亲家庭,没有妈妈,而他知道林君河的父母都去世了。

这该死的家伙骂人什么都可以,但是野种,不行!

你说了,就必须要付出代价!

“你们死定了,我要报警,我要把你们都抓起来!你们等着吃牢饭吧!”齐鹏义在地上打滚,还不忘怨毒的大叫。

“随便你。”林君河一脸淡然,转身就走,而秦业还不忘回头给了他一口唾沫。

林君河刚要出办公室,却突然跟一具柔软的身体撞了个满怀。

“哎……痛痛痛……”

对方好像走得比较急,被一撞,直接跌倒在地。

“你没事吧?”林君河弯下腰,伸出了手。

“没事,咦……你不是上次那个人吗?”一道惊喜的声音响起。

林君河一看,也是愣了一下,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熟人。

这被自己撞到的,不是上次在街上遇到的那个戴白色罩罩的妹子……咳咳,不对,苏敏菁么。
“你怎么会在这里?”林君河把苏敏菁拉了起来,还是感觉很意外。

“我倒是想问你怎么会在这里呢,还把我的屁股都差点给撞成两半啦。”

苏敏菁抱怨的看了林君河一眼,而后突然看到了在林君河身边的秦业。

“咦,胖子,你不去上课在这干嘛,又逃课了?”苏敏菁的眼神一下子就变得犀利了起来。

“没……没有啊苏老师。”

秦业咽了口口水,讪笑道:“我这不是把您老要的人给带来了么?”

“我要的人?”

“苏老师?”

听到秦业的话,林君河跟苏敏菁都愣了一下,而后对视起来,双方的表情显得都很怪异。

“你……你不会就是那个开学到现在一节课没来过的逃课小王子林君河吧?”苏敏菁瞪大了她的美眸,跟看外星人一样盯着林君河。

“我还想问呢,你就是秦业说的美女老师?”林君河也是苦笑,没想到事情这么巧。

同时他也是服了以前那个林君河了。

自己班级的老师他居然都不认识,结果让自己现在闹出了这么大一个乌龙!

说起来,虽然苏敏菁是自己的老师,但是这还是自己第二次见她,第一次在学校里见她。

因为林君河以前压根没来过学校!

“扑哧……”

得到确认之后,苏敏菁一下子就乐了。

她还真没想到上次在街上英雄救美救了自己的人,居然会是自己的学生!

而且自己居然还不知道他是自己的学生,这也真是没谁了!

“你们认识?”秦业在一旁弱弱的问道。

“之前曾经见过一次。”林君河没隐瞒的笑了笑道。

“我靠,不愧是老大,这么快就把美女老师都泡上了!”秦业一脸惊叹的模样,朝着林君河竖了竖大拇指。

“死胖子,你找死是吧。”苏敏菁马上瞪了秦业一眼,脸色有些发红。

这个死胖子,在乱说什么呢。

如果真气一直没见过,苏敏菁肯定只把林君河当做普通的学生对待。

但是,第一次跟林君河相遇,就发生了英雄救美这样的事情,让苏敏菁想平静的把林君河当做普通学生都难。

正当苏敏菁还想问问两人为什么会在院长办公室门口的时候,里边突然响起了一阵兽吼般的咆哮声。

“你们这两个小畜生,我一定要报警把他们给抓起来!”

齐鹏义的声音都因为愤怒而有些变调了,让苏敏菁都愣了一下。

她还是第一次见齐鹏义发这么大的火。

“你们两,怎么惹他了?”苏敏菁有些头疼的问道。

“这个……苏老师你还是自己看吧。”秦业尴尬的笑了笑。

虽然刚才想打得嗨了,担心现在回想起来,他还是有些心有余悸的。

不用说,以这老王八的脾气,自己二人是被开除定了。

不过这也无所谓,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这年头大学文凭有钱还怕搞不到吗?

苏敏菁小心的推开办公室大门,然后所看见的一幕,让她惊呆了。

齐鹏义满脸是血,头上还被糊满了烟灰,看起来十分的凄惨,但是更多的还是喜感。

齐鹏义本来就是个地中海,秃头严重,现在一脑袋的烟灰让他看起来头发浓密了不少……

“齐院长,怎么了?”苏敏菁赶紧过去把齐鹏义给扶了起来,心里也大概能猜到是怎么回事了。

“还不是你班上那两个小畜生干的?我一定要开除他们,还要让他们去坐牢!”齐鹏义怒道,在苏敏菁的搀扶下艰难的爬了起来。

“你想让谁去坐牢?”林君河悠悠的问了一句。

“噫!”

听到这声音,齐鹏义被吓了一大跳,差点被吓得飞起来。

看到林君河居然还在,齐鹏义下意识的牙齿都在打颤。

“你……你怎么还在……”

看了看林君河,又看了看齐鹏义,苏敏菁再次惊讶的张了张嘴巴。

她还以为人是被秦业给打成这副模样的呢,毕竟秦业可是学校里出了名的刺头。

她是知道林君河应该挺能打的,毕竟上次轻而易举的就解决掉了几个想偷自己钱包的混混。

但是没想到,他第一次来学校,就把齐鹏义这院长给打了……

“两个小畜生,你们,你们有本事就打死我,不然我一定让你们去坐牢!”齐鹏义还在那怨毒的不断喃喃自语。

“你这要求虽然很贱,但是我可以满足你。”林君河面不改色,就来到了齐鹏义的面前,直接一脚就踹在了他的肚子上。

>>>>>完整版在线阅读<<<<<

上一篇:强开嫩苞又嫩又紧 夜夜春宵老扒40部分
下一篇:过来宝贝它想你了 邻居的粗大让我满足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励志文章

  • 微信公众号
  • QQ交流1群
  • 手机版访问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