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辰美文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日志 » 正文

过来宝贝它想你了 邻居的粗大让我满足

楚默心连忙解释,因为林君河是个很不信任自己而且小气的男人,以前有一次,被他看到自己跟其他男人在一起

那天晚上,她被毒打了一顿。

回想起往事,楚默心又没来由的一阵心酸。

自己真傻,他明明是个这样的人,自己为什么刚才又会替他说话呢?

 文学

是因为感觉他有所改变么?

楚默心不知道,她自己心里都不明白,只是,她知道林君河看到自己,肯定又要生气的打自己了。

闭上了双眼,等待的巴掌却没有落下。

楚默心一睁眼,却看到林君河笑嘻嘻的跟赵子彬混在了一块儿,聊得火热。

“彬哥,好久不见啊,最近过得怎么样啊?”林君河卑躬屈膝的笑着。

“是你啊。”

赵子彬看到林君河就慌了,毕竟自己是在调戏人家老婆的时候被撞见了不是?

但是看到林君河这卑微的笑容,赵子彬马上就笑道:“君河啊,我现在跟默心有些事情要谈,这卡里有一万块,你先去其他地方玩一下,算兄弟请你的。”

赵子彬跟林君河也是老相识了,知道林君河最近没什么钱,为了筹集毒资可是什么事儿都做得出来。

上次,听说他就差点因为两万块把他老婆卖给那个卖货的宏哥了。

自己有钱,还怕搞不定这个傻子?

林君河一看到银行卡,马上面露“喜色”,一把夺了过去。

“谢谢赵哥,你可真是我的救命恩人啊!”林君河激动无比。

“小事小事,我跟你老婆还有事情要谈呢,你快点走吧。”赵子彬很不耐烦的摆了摆手。

看到林君河收下了银行卡与那副卑微的模样,楚默心感觉一下掉进了冰窟。

眼泪,一下子差点涌出来了。

但是她在不断的提醒自己,不能哭,这样的男人,不值得自己哭。

林君河,他果然还是什么都没有改变。

是自己想太多了。

低垂下了脑袋,楚默心还是没能忍住泪水,决了堤一般的低落而下。

秦业在一旁已经清醒了过来一些,看到这一幕都怒了。

没想到老大居然是这样的人?这还算是人吗,这简直就是畜生!

赵子彬则是笑得很得意,这种当着林君河的面绿他的感觉,简直让他内心里的一些独特嗜好都快觉醒了。

这感觉,过瘾!

“默心,我们继续吧。”赵子彬笑着,抓住了楚默心的手。

“放手!你放开我!”楚默心拼命的挣扎。

这让赵子彬有些怒了。

“臭婊子,装什么矜持,终归只是二手货罢了,老子买的这玫瑰跟钻戒还配不上你?还没这废物好?”

赵子彬嗤笑:“你的老公,一万块就把你给卖了!你明白了没?这就是你的价值,一万块人民币!”

楚默心被气得浑身都在发抖,但是却无力反驳。

因为这全是真的,林君河,自己真是看错他了,枉费自己之前还有一瞬间觉得他有在改变。

就在他准备享受这自己用一万块买来的美好时光的时候,一只手,突然按在了他的肩膀上。

“怎么,嫌钱不够?”

赵子彬不耐烦的拿出钱包,随手拿出一沓钱,两千来块,塞进了林君河的手里。

而这时候,林君河突然脸色一阵扭曲,看起来很痛苦。

林君河按着脑袋,而后突然一下暴起,手上的酒瓶砸在了赵子彬头上。

“啪!”

玻璃渣子碎了一地,而赵子彬的脑袋直接开花,鲜血如注。

“林君河,你他妈的!”赵子彬瞪大了眼睛气疯了。

“你!你是怪兽,你不要过来,不要吃我。”

林君河一边怪叫,一边把赵子彬按倒在地。

赵子彬傻眼了。

林君河这是毒瘾犯了出现幻觉了?

“该死的,快来帮忙拉开他啊!”赵子彬有些慌了,没想到这么巧,林君河在这种时候犯毒瘾。

跟一个疯子,可不能再纠缠下去。

旁边几个人连忙去拉,但是没想到林君河的力气大得不得了。

把赵子彬按倒在地之后,林君河的拳头拳头如同雨点一样朝着赵子彬脸上落下。

一边打,还一边欢快的叫着:“打怪兽咯!~”
林君河力大无比,几个赵子彬的跟班跟班拦都拦不住。

没一会儿,赵子彬就被打得出气多进气少了。

“你……林君河……你……”赵子彬被按在地上动弹不得,惊恐的睁大了眼睛,真被吓傻了。

这个废物,这个傻子,怎么会这么凶残?

林君河太过凶残的举动,让赵子彬的几个跟班都傻眼了,被吓得不敢动了。

按住赵子彬的脑袋,林君河就是一通乱揍,最后还趁乱在他上也狠狠碾了几脚。

疼得赵子彬满头大汗,跟杀猪一样哀嚎不断。

“再敢出现在我老婆身边,我杀了你。”林君河突然底下脑袋,在赵子彬耳边说了一句。

这一句话,冰冷到了极点,让赵子彬如同掉到了地狱一般。

他也第一次感觉到了死亡的威胁,距离自己居然是那么的近!

而后抬起头来,拍了拍手:“怪兽打死了,太好了,太好了。”

说着,就自顾自的消失在了众人的视野之中。

一直在看着的众人全都目瞪口呆,同时松了口气,这个神经病终于走了。

这年头神经病杀人都不犯法的,谁敢去拦他啊。

“妈的,真晦气,没想到这家伙突然犯病了!”

“草,这个废物,快点救赵大少!”

林君河消失后,赵子彬的几个狗腿子才敢在那骂骂咧咧的。

而赵子彬本人,早就已经被揍得不成人形了,大门牙都被崩掉几个。

看了一眼赵子彬那凄惨的模样,楚默心都觉得有些怕。

林君河,他刚才真的是毒瘾犯了么?

楚默心的心情越来越复杂了,这好像是第二次自己被林君河给救了。

而他这两次,都是在犯毒瘾的时候,他,是装的么?

这样的疑惑在楚默心心中一闪而过,最后她还是黯然的摇了摇头。

如果他能体贴到这个地步,以前也不会对自己拳脚相向了。

一时间,楚默心感觉有些可悲。

原来,自己能感受到丈夫的温暖的时刻,只有在他犯病的时候么?

………

“我草,老大你刚才真的太猛了!”

林君河趁乱离开了现场,秦业也赶紧追了出来。

刚才见到林君河突然就把赵子彬给按在地上一顿爆揍,他都被吓懵了。

赵子彬那也是本市出了名的富二代,他赵家,可不比林家差!

而且赵子彬可不比林君河,林君河几乎是林家的弃子了,而赵子彬他爹,可是赵家现在正当权的人。

“这有什么,他敢调戏我老婆,我没有阉了他就算客气的了,他真该感谢感谢法治社会。”林君河淡淡一笑,让秦业去把车子开过来。

“靠!老大你最后那几脚,跟把他阉了有什么区别?”秦业无语了。

想起来最后林君河下的那几下黑脚,秦业就有一种男人间感同身受的痛。

说话间,秦业也已经把他骚包的法拉利开了出来,二人扬长而去。

“老大,你刚才为什么要装疯卖傻啊。”秦业突然问道。

“这……夫妻间的情趣,你懂什么?”林君河淡淡瞥了秦业一眼,装出一副高深莫测的模样。

“不愧是老大,会玩!”

秦业那叫一个真心佩服,这玩得也太情趣了,可惜自己还是个单身狗,体会不到。

虽然他不知道林君河这是没法解释,随口瞎扯的……

看着秦业那真的当真了的样子,林君河也有些无语,自己跟楚默心之间要真有什么情趣,还用得着这么装疯卖傻的帮她么?

车子路过一个小公园,林君河突然道:“就在这停吧,我还有点事情。”

“行。”

秦业一踩刹车,笑嘻嘻的道:“那老大,我就先走了,有事儿随时联系啊。”

“恩,今天真的谢谢你了。”

“靠,我们哥们,谁跟谁,别说这些虚的!”秦业大大咧咧的一摆手,直接一踩油门就又走了。

看着法拉利扬长而去的背影,林君河若有所思,难得的露出了一丝笑意。

从秦业身上,他感觉到了一股真诚。

这个朋友,不错。

来到公园里的老位置,林君河就又把几张清心符跟辟邪符给拿了出来。

之前虽然赚了一千块,但是随便买了点药材就花光了。

这让林君河真是感慨不已,真是一分钱难倒英雄汉啊。

另一边,几个长期在这公园里摆摊的一看到林君河又来了,马上就一边面露讥讽,一边窃窃私语起来。

“又是这傻子,这次他还能有之前那好运气?我呸。”

“他上次那是走了狗屎运,遇到冤大头了!居然还敢来,真以为满大街都是傻子啊。”

“我看他就是最大的那个傻子,哈哈,他今天要是能再把东西卖出去,让我倒立着吃屎都没问题!”

………

夜,江海市一处别墅区内。

一名中年妇人手中拿着一张符纸,轻叹了口气。

如果林君河在此处,一定能发现,这个妇人,正是那天他摆摊时候的唯一一个客人。

女人叫沈月珍,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脑子一热,花了一千块买了这样一张一看就是骗人的符纸。

如果被自己的丈夫知道了自己把钱浪费在这种地方,免不了又要被骂一顿。

想起自己丈夫的怪病,她就又叹起了气,小心翼翼的把那符纸给放进了抽屉里藏了起来。

就在这时候,从玄关传来了一阵声响,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进来。

沈月珍赶紧迎了过去,但是男人刚一脱鞋,突然浑身抽搐的倒在了地上。

这可把沈月珍给吓坏了,这就是她老公得的怪病,看了许多医生,根本一点办法都没有!

“这可怎么办呐!”

看着倒在地上比之前抽搐得还厉害的老公,沈月珍彻底的慌了。

刚想打120,但是却突然鬼使神差的想到了二楼抽屉里的那张符纸。

脑门一热,她赶紧跑去把那张符纸给拿了过来,她已经记不太清林君河说这东西要怎么用了,慌乱之下,就往男人的身上一贴。

没想到,这一贴,居然还真的起效果了。

看着不再抽搐的老公,沈月珍傻眼了。

这……这东西居然真的有效?

第二天一大早,天刚蒙蒙亮,沈月珍就起来了,说实话,她昨天晚上都没睡着。

一醒过来,她就直冲之前遇到那个“大师”的广场而去。
“大师,你果然在这里!”

看到林君河跟他那一如往常不起眼的摊位,沈月珍那就一个激动,几步就蹿了过去。

“大师,你可一定要救救我老公啊!对了,这些符纸,我买,我全买了!”

说着,沈月珍就直接从手提包里往外拿钱。

周围的那些小贩一看到那一大捆的红票子,全都傻眼了。

这……这居然还真又有傻子上钩了?

他们简直都要觉得这中年妇女是林君河找来的拖了。

“你先别急,说说怎么回事吧。”林君河示意对方先冷静下来。

他一眼就认出对方来了,估计是自己那清心符确实产生效果了,她才会这么急急忙忙的来找自己吧。

“好,大师,是我冒昧了……”

沈月珍深吸口气,这才娓娓道来。

原来,从半年前开始,她的丈夫突然得了一种怪病。

那就是在家的时候,特别是晚上,他偶尔会突然浑身抽搐着昏倒过去。

而事后,本人又记忆全无。

为了这事儿,沈月珍是带着丈夫跑了不少大医院,但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虽然每次都只会持续十多分钟,他丈夫因为时候没有记忆,也都只当是自己太累了,没放在心上。

但是最近,沈月珍明显能感觉到丈夫的精神是越来越萎靡了,这要是继续下去,身体不都得被弄垮了。

“大师,求求你,一定要救救我老公啊。”

林君河沉吟片刻,回道:“情况我大概知道了,不过还得具体去看一看才行。”

关于女子所说的这种情况,光是自己一下子想到的就有数种可能性,不过既然清心符起了效果,现在的自己应该也能解决才对。

“太好了,大师,我们这就走吧。”沈月珍激动道。

“没问题,不过先说好,出手诊治,我要收十万块诊金。当然,如果治不好,我分文不取。”林君河道。

“没问题!”

沈月珍一口答应下来,十万块虽然对普通人家来说不少,但是对她的家庭情况来说不是什么太大的数目。

别说治疗了,这几年光是检查身体的费用,都早就已经超过十万了。

坐上了沈月珍的车,林君河很快就跟着沈月珍在一处别墅区下了车。

“大师,您先做,我去给您泡茶。”沈月珍十分客气的把林君河请了进去。

不过林君河倒是没有真坐下,而是四处走动了起来,毕竟自己这次来的目的是解决事情的,而不是做客。

在一楼大厅转了几圈,林君河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之处,不过嘴角却浮现出了一抹苦笑。

这别墅,跟自己家的差别真是太大了。

不说有多奢华,但是很雅致,中式风格的装修,桌椅都是红木的,墙上还挂着几幅字画,看来这就家主人也是个爱好风雅之人。

而自己家……一楼大厅就几张二手板凳,还有个迷你二手冰箱。

想到这,林君河就微微叹息了一下,除了修炼之外,自己还得想办法改善一下家里的生活条件才是。

自己前世大多时间都在潜修,耐得住寂寞,倒是无所谓。

但是楚默心,她毕竟还是一个年轻女人,自己不能让她继续过这样的生活。

在林君河陷入思考的时候,沈月珍已经泡好了一壶热茶。

看林君河在那沉默不语,马上紧张的问道:“大师,是看出什么了么?”

“没有。”林君河摇了摇头,如实道:“再去其他地方看看吧,还有最重要的是,我得见一见你丈夫本人才能断定是什么情况。”

“啊,好。”

沈月珍连忙带路让林君河在女性小说房子里四处看了起来,进入书房,林君河突然眉头一皱。

因为他突然感觉到了一股让他不太舒服的气息,浑身一凉。

>>>>>完整版在线阅读<<<<<

上一篇:太小太嫩了好紧 小烂货夹得好紧太爽了
下一篇:小荡货你夹的老师好紧 我把寡妇日出水好爽

猜你喜欢


励志文章

  • 微信公众号
  • QQ交流1群
  • 手机版访问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