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辰美文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日志 » 正文

小荡货你夹的老师好紧 我把寡妇日出水好爽

自己已经这样卑躬屈膝的下跪了,林君河居然还抛出了这样一句话?

让自己的脸面置于何地?

“你有什么意见?你们居然要残害同族兄弟,这点道歉就够了吗?”林老爷子被气得不清。

“爸,别生气,孩子还小,一时糊涂……”林国标赶紧去搀扶林老爷子。

 文学

刚想劝说一下,却被林老爷子直接一把推开。

“逆子!教子不当,你以为你没有责任过错吗?你也要负很大责任!”林老爷子怒道。

“是……是……”林国标连连点头,想要先应付过去。

没想到,林君河却不给他敷衍的机会,淡淡道:“大伯,这件事情不会就是你策划的吧?你还真是够狠心的啊,我可是你唯一的亲侄子啊。”

“你!你在胡说什么?”林国标脸色涨得通红。

“你这个混账东西,不要太过分了!”

“过分?我看过分的是你才对,一起跪下!”林君河一声厉喝,居然吓得林国标差点真的双腿一软。

“君河说的对,你也跪下吧。”林老爷子沉着脸道。

“爸!”

林国标不可置信的看着他的父亲,但是看到林老爷子脸上的坚定之色。

他知道自己的父亲今天是真的暴怒了。

没有办法,扑通一声,他也给林君河跪了下去!

看到这一幕,所有林家的人都被震撼了。

林家父子四人,居然都给林君河跪下道歉!

这场面,实在是有些震撼。

恶有恶报啊!

“君河,他们如何处置,由你定夺。”林老爷子看向林君河道。

“什么?爸,你可不能这样乱来啊,这兔崽子一定会……”林国标慌了。

“爷爷!”

三兄弟都怕了,惊恐的看着林老爷子。

“闭嘴!”林老爷子一声怒喝,他的话不容置疑。

“爷爷,国有国法,家有家规,我林君河也不会因为他们这样对我就搞什么特殊,一切都按照家规来办。”林君河淡淡道。

林老爷子有些感激的看了林君河一眼,心里很是感慨。

没想到到了最后,最明事理的,还是自己这个一直被人当做废物的孙子啊!

他这是给足了自己面子,也给了林国标一家一条生路。

林国标等人顿时松了口气,暗道就知道这小子不敢乱来。

没想到,林君河接下来一声高喝,直接把他们的魂都快吓没了。

“宣家法,请金鞭!”林君河沉声高喝。

“什么?请……请金鞭?”

林国标一家几人听到这句话,差点双眼一番,直接昏过去。

金鞭,是家法之中最严重的惩罚。

所谓的金鞭,就是由纯金打造成藤条的形状,上边满是倒刺。

金鞭之罚,就是用这金鞭,直接打在人的赤身裸体之上!

“宣家法,请金鞭!”林老爷子眼中闪过一丝不忍,但是还是沉声开口,重复了一遍。

很快,一个沉香木所制的红色盒子被送了上来。

盒子被打开,里边一条约莫半米长的金色藤条,出现在了众人的眼中。

看着那藤条上尖锐的倒刺,不少人都倒吸着冷气。

这还是他们第一次见到家族中的金鞭。

这东西,已经有三十年没有出现过了,没想到在今天,居然重见天日。

“你……你……你不要太过分了。”

林天华看到这象征着家族威严的金鞭,也有些害怕。

“林天华,现在知道怕了?”林君河淡淡一笑,拿出了金鞭,而后居然递给了林天华。

“这第一个,就从你的妻子,我的大嫂赵嫣然开始好了。”

“什么?你……你要我来当执行人?”林天华接过金鞭,双手都在颤抖。

林君河居然要他亲手用这东西来抽打他的老婆!
“怎么,有意见?金鞭代表着家法,你没有拒绝的权力。”林君河淡淡道。

“赵嫣然,罪大恶极,根据家法,应该逐出林家。而且,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执金鞭五十,由你来执行。&rdqu龙魂变o;

“你……你……”

林天华被气得快要吐血。

他没想到,林君河居然狠到这种地步,居然要他亲自动手。

“林天华,你是想要违抗家法么?”林君河一声厉喝。

“我……我……我不……”

林天华站了起来,拿着金鞭浑浑噩噩的朝着他的老婆走了过去。

“天华,你……你,你真的要这样对我吗?”赵嫣然瘫坐在地上,已经被吓坏了。

“这是家法,我也没办法的。”

为了自保,林天华深吸口气,手持金鞭,朝着他妻子的背后抽去。

“林天华,你这个畜生,你敢!!”赵嫣然悲愤欲绝。

“闭嘴!”林天华咬着牙,为了保住自己在林家的地位,赵嫣然算得了什么。

“嘶……”不少人看了,都倒吸一口凉气。

这林君河,太霸道了!

居然让林天华亲自执行对他妻子的处罚。

“你是没吃饭么?还是想被逐出林家?家法在你手里就是这样用的是吗?”林君河突然冷哼一声。

林天华浑身都在颤抖,因为恐惧,让闭上眼睛,开始一阵狂抽。

“啊!林天华,你这个畜生,你这个懦夫,我明明是为了帮你!”

赵嫣然的背上被抽得鲜血淋漓,不过三十多鞭,就已经昏了过去。

“我……我也不想的。”林天华还在给自己找着借口,整个人都崩溃了。

“真是个废物。”

林君河冷哼一声,从他手上拿回了金鞭,递到了林国标的手里:“接下来该轮到你好好管教你的好儿子了。”

“你!”

“你什么你,你敢不从家法?”林君河冷哼,丝毫不留情面。

自己已经算是非常的仁慈了,他们应该感谢法治社会,不然他们早就已经不知道暴毙在哪里了。

“我……我……”

林国标接过金鞭,双手都在颤抖。

不从家法,那只有一个下场,就是被逐出林家!

“啊!!爸,不要,不要啊!!”

金鞭抽在了林天华的身上,他才知道他刚才为了自保,心狠手辣抽打在赵嫣然身上是有多痛。

不过二十多鞭,林天华就昏死了过去。

“够……够了吧?”林国标看向林君河。

“你觉得够了?那就我来好了。”林君河冷哼一声,直接拿过金鞭,把在装昏的林天华打得嗷嗷直叫,马上清醒了过来。

在一个仙尊面前装死,没有比这更愚蠢的事情了。

林天华三兄弟,直接被打得皮开肉绽,昏死过去。

林国标气得发抖,刚想说什么,没想到林君河又把金鞭递到了他的手里,淡然道:“二叔,该你了,你是长辈,我给你面子,你自己动手吧。”

“你!”

林国标一听,差点直接忍耐不住一口老血喷出来。

“林君河……你……你真要这么狠?”林国标咬牙低吼。

“这是你们欠我的。”林君河脸色冰冷,瞥了他一眼。

这让林国标顿时如坠冰库,在迎接上家里老爷子那坚定的眼神,开始用金鞭一下下抽打起自己来。

没抽几下,林国标就嗷嗷大叫起来,直接被疼得昏死过去。

周围的亲戚们此时再看林君河,都感觉胆寒。

这,真的是那个吸毒吸坏了脑子,为整个林家所不齿的那个林君河么?

想起在林君河以前落魄的时候自己欺负过他,不少人都被吓得发抖,生怕自己也被这金鞭来上几下,那可太痛苦了!

林君河,今天一人,一鞭,直接在林家给众人留下了一个难以忘却的印象。

“哎……君河,够了吧。”林老爷子也有些于心不忍的道。

“爷爷,我也是按照家法处置,并无私心,还请明鉴。”林君河不卑不亢的开口,双手托举着金鞭,来到林老爷子面前。

“收起来吧。”

林老爷子叹了口气,神色有些复杂,他为林君河今天的表现感到开心。

自己二儿子的遗子,总算是有些样子了。

但是,林国标一家子的做法,也让他很失望,相当的失望。

虎毒尚不食子,他们怎么忍心对着有血缘关系的侄子,兄弟下次毒手?

“都散了吧,这件事,到此为止,林天华,赵嫣然,逐出林家!”林老爷子摆了摆手,表示此事到此为止。

一顿金鞭毒打,双方两清。

但是,作为主谋的林天华夫妇,罪大恶极,不可饶恕,直接逐出林家!

林君河自然没有什么意见,他可以看在逝去的父母还有林老爷子的面子上给他们一家子最后一次机会。

要是他们还不知好歹,那也别怪我林君河心狠手辣了。

而只剩了一口气的林天华听到老爷子的这句话,直接一翻白眼,昏死了过去。

完了,全完了,没想到自己处心积虑,到最后害的却是自己!

林君河最后看了几人一眼,轻哼一声,淡然立场。

林君河的背影印在了在场所有林家人的心上,久久难忘。

………

“老大,我等你很久了,你怎么才出来,没事吧?”

一出来,秦业就急急忙忙的迎了过来,他知道林君河今天是来干嘛的,还真有些担心他真被赶出林家。

“没事了,就凭林天琅那几个废物也想陷害我?”林君河笑着摇头。

正好这时候,秦业往林家大宅子里看了一眼,发现几个担架在院子里匆忙来回,那上边躺着的,不正是林天琅那几个货么?

“卧槽!老大你这也太霸气了吧,你……你把他们给打了?”秦业傻眼了。

他看到担架上的可还有林国标呢,那可是林君河的二叔,他居然连他二叔都敢打?

太霸气了!

“不是我打的他们,他们只是受到了家法的处置罢了。”林君河淡淡一笑,上了车。

秦业现在对林君河的佩服那已经是如同滔滔江水连绵不绝了。

在他看来,如果他这样遭人陷害,那绝对是完蛋了,而林君河居然反将对方一军,太酷了!

“老大,中午我请客,庆祝你沉冤昭雪!”

秦业一踩油门,而后突然十分猥琐的笑了笑:“话说老大,你那天晚上到底有没有对赵嫣然做什么啊?她的身材可真不错。”

“开你的车去吧。”林君河马上对着他的脑门来了一记暴栗。

不知道这货脑子里想的都是什么,赵嫣然那种蛇蝎心肠的女人,可能会真的给自己占到便宜?

只是可笑,之前的林君河放着家里的娇妻不好好对待,居然上了赵嫣然这种胭脂俗粉的当!
想起楚默心,林君河心情就莫名的有些复杂。

对于这个便宜老婆,他还是下意识的想要做出一些弥补的,既然自己已经成为了林君河,那她楚默心自然就已经是自己的妻子。

自己,绝对不会再重蹈那个死在赵嫣然手里的蠢货的覆辙。

只是,楚默心对自己的误解太大,林君河一时也不止该如何与她相处是好。

前世,林君河大半的时间都花在了修炼上,不然也不会以数百年的功夫就成就天尊果位。

但是,也正是因为缺少人情世故的历练,最后才惨遭背叛。

想了一路,林君河也没想到什么好主意,而在这时,车子已经停了下来。

“老大,到地方了,天府阁,正宗的粤菜料理,里边请的大师傅据说都是有资格在米其林三星餐厅掌勺的!”秦业一下来,就夸张的卖弄了起来。

“看你这样子,是没少在泡妞的时候带女人来这吃过吧。”林君河道。

“这……老大你说的哪里话,这么高档的地方那自然是只能带兄弟来吃的,女人算个球啊。”秦业尴尬的笑了几声,赶紧请林君河进去。

一进这天府阁,林君河就微微点了点头。

这里边的装扮,还是颇具格调的,古风古色,一入门就是一对盆栽迎客松,而后是竹制的屏风,很是精美,屏风上直接用墨画了一副八骏图。

“老样子,靠窗两个位置。”一进门,秦业就轻车熟路的打了个响指。

“这个……秦少,今天恐怕不行,您平时坐的那两个位置被人给抢了。”服务员一脸歉意的迎了过来,一个劲的道歉。

“什么?”

秦业皱了皱眉头:“可是我在来之前预约过,你们说没问题的啊。”

“这个……就在十分钟前,又来了两个客人,非要这靠窗的座。”

服务员很是为难的道:“秦少,要不我给您换个位置吧,为了表示歉意,我们经理说了,今天您的消费打八折。”

“我看起来是缺钱的人吗?”秦业一下子就怒了。

好不容易有机会在林君河面前变现一下,他奶奶的,他真想看看是哪个王八蛋这么嚣张,抢了自己的位置?

“算了,秦业,别让人家难做了。”林君河出言制止了秦业发怒。

自己不过是来吃个饭罢了,坐哪儿都一样。

“这……好吧,听老大你的。”秦业一肚子的火,但林君河都这么说了,也就算了。

“谢谢两位,谢谢两位理解。”服务员妹子一阵感激,连忙安排两人入座。

安排两人入座之后,服务员妹子回到后台才大大的松了口气,之前可担心死秦业会不依不饶了。

“咦,刚才那秦大少居然没对你发火?”马上就有同事好奇的围了过来。

“差一点点就发火了,还好他同行那个帅哥好说话。”

“同行的帅哥?你不会是说林君河那个瘾君子吧?”

“啊?他就是那个林君河?”服务员妹子瞪大了眼睛,心情很是复杂。

刚才那个人明明很温和,很有风度也很帅啊,居然,居然就是那个传说被吸毒吸坏了脑子的纨绔大少?

林君河二人那边已经开始喝酒,自然没有听到一群服务员在叽叽喳喳的说什么。

久别地球数百年,地球上这种叫做啤酒的东西,林君河觉得还是有些意思的。

在玄界大陆,都是高度数的白酒,并没有啤酒这种东西。

“老大,你可太能喝了,我不行了……呕……我去趟厕所。”

开吃不过半小时,秦业就差点溜桌子底下去了,看林君河的眼神也跟见鬼了一样。

他还真不知道,林君河居然这么能喝,自己就算舍命陪君子也撑不住啊!

这简直就是武松再世好吧。

“你小子,去吧。”林君河笑骂了一声,从回到地球之后,倒是第一次这么轻松,感觉倒是不错。

而且这里的菜色也确实精致又地道,有些意思。

又独酌了几分钟,那死胖子迟迟不见回来,林君河微微一皱眉头,怕这家伙醉死在厕所里,还是起身顺着他走的方向找了过去。

结果没走几步远,他就见到了靠近窗边的走到里,秦业正面红耳赤的跟人争吵着些什么。

秦业的对面,是个看起来二十五六岁的年轻人,长得十分白净,算是有几分帅气。

>>>>>完整版在线阅读<<<<<

上一篇:过来宝贝它想你了 邻居的粗大让我满足
下一篇:返回列表

猜你喜欢


励志文章

  • 微信公众号
  • QQ交流1群
  • 手机版访问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