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辰美文网

当前位置:首页 > 伤感文章 » 正文

两女互相摸下面呻呤:主人我错了不要塞跳虽

庄霆从洗手间出来,没想到他上个厕所的功夫,小宝竟然摔了庄臣最看重的装饰物。这里头的每件物品都是庄臣亲手汽贸回来的,十分昂贵,因此这个家庄臣是不让小朋友进来的,怕的就是被孩子弄坏收藏品。庄霆害怕小宝受到惩罚,伸手想把遥控器拿过:“小宝,把遥控器给我,等会不管发生什么事,你都别出声。”“我,我……”小宝紧张的不知所措,但她知道一人做事一人当,她紧紧抱着怀里的遥控器,不让大宝顶罪。“小宝,现在不是倔强的时候,庄臣发起火来很恐怖的,哥哥帮你挡。”庄霆说完,伸手要去抢。司雪梨站在楼梯口,见事情果然哪她所料,东西真的是小宝打碎。见小宝怀里抱着遥控飞机……顿时明了。“司颜!”司雪梨怒极,天哪,楼上不起眼的花瓶都要八千万,这个颜色丰富色彩艳丽面积也大一倍,岂不是更贵?“妈咪,小宝,小宝错了……”小宝扁着嘴,虽然极度害怕,可仍勇于面对错误。换作平常,司雪早就原谅她,并且夸她是好样的,让她别害怕。可这里的东西不是她家里的廉价物,实在贵的让人发抖,司雪梨的夸奖堵在心头,怎么也说不出口。“雪梨,你让小宝把遥控给我吧,庄臣大不了打我一顿,我是男孩子,扛揍。”庄霆说起,举起自己的右臂,想展现一下自己雄伟的力量。司雪梨摇头,揉揉庄霆的发顶:“大宝,我知道你疼爱小宝,可是一人做事一人当,你不需要替小宝顶罪。”庄霆急红了脸,想解释庄臣的本性到底有多恐怖:“可是庄臣他……”“庄霆,”庄臣下楼,眼睛眯起,透出浓浓的杀气:“你喊我什么?”庄霆顿时害怕的说不出话,糟糕,竟然让庄臣听见直呼他名字。庄霆低下头,改口:“爸爸,”可没忘记小宝的事,他求情:“小宝她不是故意的。”小宝也知道自己犯了大错,不然妈咪和大宝不会那么紧张,小宝看着正在下楼朝自己走来的男人,怯怯开声:“庄叔叔,小宝……哇哦!”因为她突然被爹地抱起来,爹地好高哦,她就像突然飞起来一样。庄臣抱着小宝,对小宝的称呼很不满意,她简直和她妈咪一样可恶,庄臣问小宝:“你刚才喊我什么?”小宝小声问:“我打烂了你花瓶,还能喊你爹地吗?”“傻瓜。”庄臣被小宝怯怯的谨慎模样弄的心都要化了,他大步跨过那些玻璃碎渣,立刻有佣人向前仔细收拾,准备找文物专家看有没有修复的可能。庄臣抱着小宝到欧式的真皮大沙发坐下,拿起她的小脚丫看,她没有穿鞋,也不知道有没有受伤。小宝小脚丫极其敏感,被庄臣大手一握,她发出咯咯咯的笑声:“好痒,爹地,小宝的脚脚好痒。”庄臣检查一番,确定小宝没有受伤才放下心。而站一旁的司雪梨和庄霆则面面相觑,因为小宝不知道这些装饰品的贵重,可他们知道啊。司霆不敢相信庄臣是真的不生气。毕竟他之前差点打烂一个花瓶,是差点哦,庄臣就一副要把他吃掉的凶恶模样。现在小宝把花瓶变成渣,庄臣竟然没有生气?司雪梨的心理活动和庄霆是差不多的,也觉得庄臣只是装出来的,不过小家伙们都还在,她一时也不好问。天气热的缘故,佣人给小宝拿的是庄霆夏天款式睡衣。庄霆个子窜的快,衬衫穿在小宝身上就变成睡裙,袖子对于小宝来说过长,小宝怕热,挽起来至胳膊。于是,胳膊上密密的针口也就显出来。原本专注小宝双脚丫的庄臣看见,竟愣了一下。庄臣指尖情不自禁的抚上那些针口,每个小小的针口,就像一颗子弹一样,嗖嗖的往他心脏射。他从来就不是一个有同情心的男人,可为何对着这个女娃,他竟然感同身受般的心疼?“这是小宝注射能量的印记哦!”小宝扬起声调,故意说的大声而自豪,因为她爹地的悲伤了。小宝不想爹地为她难过。“能量?”庄臣为这个词感到好奇。“对哦,每天晚上把能量打进去,小宝以后就能变成小小兔。”小宝自顾自的说。“小小兔?”庄臣失笑,他发现自己跟不上这对母女的思维,怎么说的话他都听不懂?司雪梨见庄臣一脸懵,适时阻止,向前从庄臣怀里接过小宝:“好了,天色晚了,和爹地……”糟!她竟然口误!一定是小宝老是叫爹地,听的她一时改不过口。她想改口,可对上男人扬起的唇角,司雪梨立刻窘迫移开视线。而小宝亦十分聪明的知道妈咪在说什么,先一步朝男人开口:“爹地,小宝要去睡觉了,晚安!”说完,小身子往庄臣怀里一跪,嘴唇吧唧往庄臣脸上亲。庄臣从小宝这里得到大大的满意,她这一个吻,比他短时间内完美收购十几个公司更令他感到满足。庄臣亦在小宝脑袋上印下一个吻,回他:“晚安,宝贝。”司雪梨接过小宝,抱着她上楼去,刚才摔碎花瓶的地方已经被收拾干净,看见那个空荡荡的花架子,司雪梨良心真过意不去。小宝精神比较亢奋,司雪梨哄了四十分钟才能使小宝完全入睡,司雪梨等她睡着,动作轻轻的下床,再蹑手蹑脚的离开房间。很巧,对面庄臣书房门也同时打开,他手里拿着一个咖啡杯。四目相对。司雪梨将门阖上,走到庄臣面前,她十指紧握:“那个花瓶……”她压根赔不起,一句轻飘飘的对不起更无济于事,她很为难。“被打碎的花瓶更有来头,进账价格是1.2亿,司小姐是打算现金还是转账?”庄臣问。司雪梨错愕抬头!什么?他,他竟然要她赔!“或者抵债也行,”庄臣压下腰,将唇凑到她耳边,夜色将男人的嗓音渲染的更加魅惑:“用你的人来抵。”司雪梨浑身紧绷。第二天,司雪梨和小宝换上佣人清洗过的衣服下楼,打算和庄臣道别,她们得回家了。但书房没人,一楼大厅也空荡荡。司雪梨逮住一个路过的佣人:“请问庄先生和小公子去哪了?”“庄先生带小公子出去了,具体去哪我不清楚,不过庄先生有交代,如果司小姐想回家的话,我安排司机送。”佣人恭谨的答:“麻烦司小姐先去饭厅享用早餐,我去联系司机。”司雪梨连忙摇头:“不用了。”既要麻烦人送还得吃了再走,感觉很难为情啊。佣人露出无奈的神色:“这是庄先生吩咐的,如果我没有做到……请司小姐不要让我为难。”好吧,司雪梨知道,庄大爷又给人施加压力了。“那麻烦你了。”司雪梨抱着小宝到饭厅去等。庄家每一处的装潢都像国王的古堡一样,昂贵,奢靡,庄重,光饭厅那张长达三四米的饭桌,就尽显富丽堂皇,更别提顶上那盏直径差不多两米宽的水晶灯,随便抬头看一眼,都要被璀璨的光芒整的晕眩。司雪梨和小宝随意找个地方坐下。“妈咪,爹地的家好大哦。”小宝仰起小脑袋到处观摩,充满好奇。爹地的饭厅比她家还要大,超厉害。“原来小宝也喜欢大房子啊。”司雪梨用指尖戳戳小宝软萌的脸蛋。“有妈咪在的地方,不管大房子还是小房子,小宝都喜欢。”小宝看着妈咪,笑眯眯答。司雪梨受不得小宝的乖巧懂事,冲她的脸蛋么么哒一口。当两母女正在亲热,饭厅入口走出来一个四十几岁举止优雅的女性管家,管家双手交叠在小腹前,举止行为十分规范,她称赞:“夫人和小小姐感情真好。”司雪梨听见声音才发现来人,忙打招呼:“你好。”不过,夫人?这称呼……好雷。“你叫我雪梨就好了。”司雪梨内心那个尴尬,不用想,一定又是庄大爷下的命令。司雪梨蓦然想起昨晚庄大爷在她耳边说的骚话,什么用她的人来抵债,她听完后愣了几秒推开他跑回房,然后,她顺利失眠。从不知道,看似孤傲高冷的男人,竟然也会撩人。“不行的,家有家规,刚才佣人不懂事,喊错称呼,我已经纠正了。夫人,我名字里有个菊字,他们都称我为菊管家,这里头的佣人全是我负责统筹协调的,很高兴认识你,夫人。”菊管家说完,弯腰行了一个礼。司雪梨听明白,菊管家就是佣人首领的意思,职位很高。“你好,我叫司雪梨。”司雪梨忙介绍自己,只是对于夫人这个称呼,她还是无法接受:“其实你喊我名字也可以的……”但菊管家恍若未闻,已经在小宝跟前蹲下,和善的问:“不知道小小姐早餐想吃什么,你说,我立刻让人做给你吃。”“我想吃太阳蛋!”小宝伸出一根手指头。菊管家被小宝的热情洋溢吸引,十分喜爱这个活力满满的小女孩:“还有呢。”小宝回头看一眼妈咪,害怕妈咪责怪自己不够礼貌。司雪梨真的彻底无语,她被夫人二字弄的焦头烂额,已经没心情管小宝除了太阳蛋之外还想吃什么,便道:“你点吧,记得谢谢菊管家。”“奶黄包有吗?”小宝小心的问。菊管家保持慈祥的微笑,点头:“只要小小姐想吃,什么都有。”“那我要一个奶黄包,一个鸡蛋味的布丁,还要一碗鸡蛋粥,谢谢菊管家。”小宝笑的脸蛋显出两个小酒窝,十分迷人。菊管家笑了:“小小姐和庄先生很像呢,庄先生也很爱吃鸡蛋。”“啊?”司雪梨惊讶,真看不出来啊。还以为他喜欢吃的都是山珍海味,是她这种老百姓平日见不到的食材才是,毕竟他屋里的装饰品就是她这种老百姓买不起的。“真的哦,等夫人和先生处久了,就会发现先生很多的事情。”菊管家又问:“夫人,你想吃什么?”“我和小宝一样就行,谢谢。”司雪梨不想太麻烦她们,反正她对吃也不挑剔。不一会,佣人将准备好的东西端上来,果然,小宝喊的东西都有,包括鸡蛋味的布丁。这牌子,是她在超市没有见过的,看起来格外高级。除了小宝点的之外,还配有几道小菜,给她们吃鸡蛋粥用的。吃完一顿以鸡蛋为主题的早餐,司雪梨和小宝正式离开庄家,上车时,她向菊管家道:“替我谢谢庄先生,感谢他的招待,还有对大宝也说再见。”“我会的,夫人,期待再见到你。”菊管家弯下腰,恭敬的送两母女离开。两小时后。司雪梨和小宝回到家里,司雪梨推门开就察觉到屋子气氛很压抑,像极要下暴雨之前的沉闷感。陆勋坐在沙发上,不像以前见着她们回来会主动说话,只见他弯着腰十指插入头发,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司雪梨感觉他有话要对自己说,朝小宝道:“小宝先进房好吗,妈咪和陆叔叔有话要讲。”“好。”小宝也感受到陆叔叔的不一样了,以前陆叔叔见到她可是很高兴的,小宝朝陆叔叔挥动小手:“陆叔叔,我回来了。”然后拔开小短腿往房间跑。“陆勋,你怎么……”司雪梨话没说完,只见陆勋倏地从沙发上站起,朝她走来。男人气场虽然不及庄臣万分之一,可生起气来的男人,亦自有气势。司雪梨连连向后退,她盯着逼近自己的人:“你怎么了?”“你和小宝,昨晚在哪过夜?”陆勋嫉妒的双眼通红,恨不得掐死她!“你先说你怎么了。”司雪梨没有正面回答。她相信,她和小宝没有回来过夜,不是造成陆勋愤怒的首要原因。她又不是失联,她手机开了一夜,陆勋都没有找她。“在庄家是不是?你什么时候和他勾搭上的?”陆勋都知道了。昨晚有人将去参加庄小公子生日派对的照片发出来,虽然司雪梨没有在里面,可小宝在。再想到自己在家里捡到多少人都想要的庄臣的私人名片,陆勋越发确定小说文学,那天在楼梯里碰到气场极大的男人,就是庄臣本人!“别说勾搭,”司雪梨纠正他:“昨晚是庄小公子生日,庄先生请小宝去参加派对,然后夜深了,就让我们在那里过夜。”她解释。“真这么简单?参加派对的人那么多,为什么只留你过夜?为什么今天还派司机送你们回来?你该不会和他睡了吧司雪梨!”陆勋要崩溃!他从没想过,他一直以为很难追的司雪梨,竟然这么容易就被其他人追到手。敢情是因为他没有庄臣的财力,没想到司雪梨竟是一个爱慕虚荣的女人!“陆勋!你别侮辱我,也别侮辱庄臣!”司雪梨厉声制止,没想到他竟说出这样的话!她简直气的浑身发抖!明明庄臣十分绅士,在她难堪之际闭着眼帮助她。明明庄臣十分大度,小宝打碎了他的天价花瓶他也没生气,反而第一时间紧张小宝有没有受伤。这么好的庄臣,不应该被人侮辱!“司雪梨,你还维护他,你没良心!”陆勋咬牙切齿:“这些年我怎么对你你很清楚!你明知道我的心意,但一直假装看不见,没关系,我可以等,但你不能突然就和其他男人好上,你怎么对得住我!”司雪梨说不出话来。好吧,这是她的痛处。但她明明一直就有拒绝,是他非要……算了,这么想挺绝情的。不管怎样,她是真的没少受他帮助。司雪梨突然好恨自己当初怎么没果断一点决绝一点,不然此时也生不出这种麻烦。“骂完了吗。”司雪梨问。“我……”陆勋吼完后随即悔恨,糟,对她说重话了。感情出现危机,他应该想办法修补才是,怎么还能吼她呢,这样,岂不是更把她往庄臣怀里推?可是……若司雪梨真是现实的女人,又怎么会被他的温柔细语打动,毕竟他财不如庄臣,那是铁铮铮的事。不然五年了,是石头也会开花了吧,但她没有。这么一想,陆勋脸色差到极点:“我说完了,希望你能反省一下,司雪梨,我真的白白耗了五年在你身上,你不能这么无情无义。”她欠他的!他得不到的,她怎么能轻易给其他男人!
>>>>本文全文在线阅读<<<<
上一篇:她越喊疼我越吸得使劲:回娘家每次他都搞我
下一篇:第一章做到你松为止:灼热顶弄涨满哭泣

猜你喜欢


国产开嫩苞在线播放:gif动态图出处180期

国产开嫩苞在线播放:gif动态图出处180期

厉夜霆已经感觉到了这个女人对自己影响,一向被属下称为冷酷的工作狂的他,整整一天才签了几份文件。以前是不识情事滋味,自然无欲无求。自从开了荤,他一颗处男心无时无刻不在蠢蠢...

第一章做到你松为止:灼热顶弄涨满哭泣

第一章做到你松为止:灼热顶弄涨满哭泣

“去吧去吧。”沐阳转身离开。韩若看了眼他,总觉这个人话里有话。来不及纠结。韩若跑上楼,推开书房的门:“少爷,求你再给我一次机会,买戒指的事情我真的不知道。”韩若开门见山。...

她越喊疼我越吸得使劲:回娘家每次他都搞我

她越喊疼我越吸得使劲:回娘家每次他都搞我

除了玉绝尘,所有人都已经到场。玉子枭偶尔放眼望去,只是每次看出去,都不曾看到玉绝尘的身影。担心那些大臣心中不满,忍不住轻叹了口气。良久,有大臣看不下去,上前启奏,“皇上,贤王这...

快穿hHH之女配hH:太小太嫩了好紧

快穿hHH之女配hH:太小太嫩了好紧

晚上,海悦。能容纳上百人的宴会厅,却只有二三十个人在内,当然全都是富二代,官二代,或者大明星。前面是一整面的落地窗,站在那里,脚上脚下都可以一览无余,满天璀璨的星光,都在为今晚这...

男朋友说腿打开一点:最刺激的一次性经验

男朋友说腿打开一点:最刺激的一次性经验

这是她从来都没有驾驭过的颜色,镜子前臭美的转了两圈,很青春,很漂亮,很符合她这个年纪。原本因为被锁这卧室里的怒气,在换上这一套新衣的时候,稍稍散去了些微。再去拿自己温书的资...

在厨房挺进美妇雪臀:宝贝儿把腰抬起来

在厨房挺进美妇雪臀:宝贝儿把腰抬起来

二十分钟之后,一辆黑色宾利停在了她面前。他降下车窗,仿佛对她呆滞的反应不满,“还不上来?”她回过神儿,打开车门,坐在了副驾驶,然后轻声跟他道谢,“谢谢顾先生。”顾盛钦冷哼,仍然没...

励志文章

  • 微信公众号
  • QQ交流1群
  • 手机版访问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