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辰美文网

当前位置:首页 > 伤感文章 » 正文

被强奷很舒服好爽好爽:我教你喷出来宝贝

昨晚的宴席,对顾轻舟而言是一场大考,她通过了,在岳城站稳了脚跟,以后谁想赶她回乡下都难了。督军夫人想害她出丑,精心给她安排了一出好戏,结果她唱得精彩,赢得了督军的好感,因祸得福。想来,造化真真神奇。“我运气还不错。”顾轻舟微笑。只是,她彻底和督军夫人交恶了。吃过早膳,顾圭璋去海关衙门,临走的时候瞧见了顾缃和秦筝筝,却看也没看一眼,径直走了。两位姨太太少不得幸灾乐祸。顾轻舟冷眼旁观,上楼换了套月白色斜襟老式衫,银红色绣折枝海棠的百褶裙,复又缓慢下了楼梯。她将浓黑的头发斜梳,半垂在胸前,编制了精致的辫子,像个美丽的牧羊女;裙子很保守,覆盖至脚面,行走间才露出双梁鞋微翘的鞋尖。“太太,我出去一趟。”顾轻舟上前,对秦筝筝道。秦筝筝愤怒抬眸,瞪着她。她满心郁结,昨晚在教会医院熬了一夜,没什么精神,偏又不肯示弱,没回房去睡觉。“你要去哪里,又像上次一样丢了?”秦筝筝不客气,“回房去,姑娘家到处跑,成何体统!”顾轻舟却不动。她垂眸,纤浓羽睫在眼睛投下一片薄薄的阴影,将她情绪遮掩。“我想去看看李妈的表妹,李妈告诉过我地址,说她表妹身体不好,常挂念李妈,只怕此生见不着了。”顾轻舟慢吞吞,温文尔雅的解释着。秦筝筝很烦躁,觉得顾轻舟像只苍蝇,不把她打发了,她会喋喋不休,秦筝筝又不能拍死她,只得先赶走她,就挥挥手道:“你想去就去吧!”她不给顾轻舟钱,也不派佣人跟着。三姨太苏苏精明睿智,知晓顾轻舟得到了督军府的器重,以后的前途胜过这顾公馆所有人,她有意巴结顾轻舟,就拿出两块钱给顾轻舟:“这是给你坐车的,再买点补品去看看人家。是你乳娘的表妹,应该探望的,毕竟你乳娘养大了你。”然后,三姨太又喊了陈妈,让陈妈陪同着顾轻舟出门。顾轻舟笑道:“我见三小姐和四小姐去上学,也没有佣人跟着,大抵现在不流行出门带佣人的。”时代变了,现在名媛出门是不流行带佣人丫鬟的,她们流行带着男伴。顾轻舟没有男伴。她再三说,自己无需旁人陪同,会早去早回,三姨太才不再说什么。秦筝筝也不怕顾轻舟丢了。丢了才好,最好永远不要回来!等顾轻舟走后,秦筝筝冷冷看了眼三姨太:“你倒是会做人。”“太太过奖啦。”三姨太软软笑道。秦筝筝知晓,昨晚顾圭璋是歇在三姨太房里,肯定将自己的丑事告诉了三姨太,秦筝筝脸上的冷意更甚:“你少轻狂,别不知自己几两重!”“是,太太教训得是。”三姨太笑呵呵的,丝毫不动怒。秦筝筝反而气了个倒仰,实在撑不住,回屋睡觉去了。顾轻舟出门,直接往老城的平安西街去。走到了平安街,她问了个人:“平安西街的十二号,有户姓何的中医药铺,请问怎么走?”对方很认真给顾轻舟指路:“您从这里拐进去,第三家就是了,咱们这条街只有那一家药铺。”顺着路人的指引,顾轻舟踏入一条老式的街道。和顾公馆不同,平安西街仍是老式的木板门面店铺,矮矮的屋檐下,木制雕花窗棂也装上了玻璃,新旧早已没了明确的分界。“何氏药铺”,顾轻舟抬头念着这块汉白玉做成的牌匾,就知道自己到了地方。这是一家中药铺子,如今生意惨淡,门面破旧。“小姐抓药呀?”一个四旬年纪的男人,短短的头发,却仍穿着前朝的长衫马甲,布料半新不旧。他是这家药铺的掌柜,叫何梦德,敦厚斯文。“不,我找人。”顾轻舟眼眸平静如水,给她稚嫩的脸庞添了几分成熟,更容易取信于人。掌柜的细细打量顾轻舟,道:“小姐找谁呀?”“我找慕三娘。”顾轻舟道。何掌柜神色一变,倏然冷漠道:“小姐来错地方了,此处没有慕三娘。”顾轻舟依旧是平静的神态,眼睛大大的,透过厚厚的浓刘海,打量了几眼何掌柜,眸光滢滢。“你把这个给慕三娘,她就知晓我是谁了。”顾轻舟道。说罢,她从怀里掏出一只玉镯,放在柜台上。柜台陈旧脱漆,多年未修缮。中医、中药,真的到了末路吗?顾轻舟有点难过。何掌柜却吃惊看着这只玉镯,质地纯粹,流转着温润的光泽,一看就很值钱。他沉吟片刻,拿起了玉镯,回到了后院。顾轻舟略微等待,就见一个穿着粗布长袄的妇人,梳了低髻,一副前朝妇女的装扮,出来见顾轻舟。“你是.......是我二哥的女儿么?”妇人看着顾轻舟,嘴唇微微哆嗦,激动问道。这妇人就是慕三娘。顾轻舟在乡下,遇到一个躲避政敌的国医圣手,他叫慕宗河。慕宗河见顾轻舟从小聪慧,故而她四岁起,就给顾轻舟启蒙,教授她中医的脉案和针法。顾轻舟是慕宗河的亲传子弟,算是慕家的继承人。慕家是北平望族,得罪权贵之后家财散尽,慕宗河有个胞妹,嫁到了岳城,如今和丈夫开了家中医药铺。慕宗河让顾轻舟到了岳城,先去拜访他妹妹,看望他们。以后若是从医,可以从何氏药铺取药,更加方便。“三娘性格温柔,她丈夫何梦德更是厚道人。我曾救过何梦德的命,又养大了三娘,你去了岳城之后,可以信任他们夫妻俩。”顾轻舟离开村子时,她的中医师父慕宗河如此交代。心念回转,顾轻舟已经找到了师父的亲人,她心头微热。“慕宗河是我的恩师,不是我的父亲,他尚小说文学未娶亲。”顾轻舟解释。慕三娘就紧紧拉住了顾轻舟的手,道:“好孩子,快告诉我,我二哥最近如何,我已经十年没有他的消息了。”哪怕不是父女,能拿到这个镯子,说明顾轻舟是慕宗河很重要的人,慕三娘迫不及待向她打听。说着,慕三娘就把顾轻舟领到了后院。刚踏入后院,就见一个身材高大的男子,穿着极其不合身的短袄,正在搬药材。他起身间,顾轻舟看到了他的脸,微微愣了下。何氏药铺做粗活的伙计,身材高大轩昂,气度不凡,让顾轻舟吃惊,她多看了几眼。“他是新来帮忙的,是个哑巴。”慕三娘解释。顾轻舟微笑,稚嫩白皙的面容一派天真,跟着慕三娘往里走。彼此坐下,顾轻舟将她师父的近况告诉了慕三娘:“他老人家身体健朗,只是内疚连累了家人,害得你们东奔西走,无处安身。”“什么话!”慕三娘难过,“家人就是荣辱一体的,他避世多年,我们找也找不到他。”“师父不想你们去找他。”顾轻舟道,“您是我师父的胞妹,以后就是我的姑姑了?”倏然有个漂亮可爱的小丫头,喊自己姑姑,好似兄长后继有人,慕三娘眼泪涟涟,当即摘下自己手腕上的玉镯,套在顾轻舟手上:“这么好的侄女,姑姑有福了!”这就算认下了。上午的骄阳从雕花窗棂的缝隙处透进来,落在顾轻舟的脸上,青绸发丝映衬脸侧,越发显肌肤赛雪,樱唇含丹,双眸深邃。这姑娘真好看,慕三娘越瞧越喜欢。慕三娘以为顾轻舟是从乡下来投奔她的,当即要收拾屋子给她住,顾轻舟忙拉住她:“我不住在这里,姑姑,我住在我自家。”“你自家?”慕三娘又是一惊。顾轻舟就自报家门,把她家里的情况说了一遍。“你是海关次长的女儿?”慕三娘大惊。海关次长,岳城的富商名流中不算什么,在普通人眼里却是极大的官。慕三娘没想到,顾轻舟居然是官家小姐!她待高兴,顾轻舟就把自家的处境,以及她进城的目的,全告诉了慕三娘。“.......当年我母亲生了我之后,身体一直不太好。她刚去世没两个月,我继母就怀了双胞胎;我舅舅在烟馆被人捅死,警备厅结案的时候不了了之。这些背后到底发生了什么,我都想弄明白。”顾轻舟道。这是她进城的目的。她要夺回她外公的产业,她也要弄清楚她母亲去世的原因,找出她舅舅被杀的凶手。同时,顾轻舟告诉慕三娘:“我刚到家的那个晚上,我两个妹妹就拿剪刀要划破我的脸,幸好我发现了。”两人说了将近一个钟头。慕三娘胸口那团兴奋渐渐散了,变成了冷气,她吸气冰凉,道:“他们这样对你,会造报应的!”顾轻舟笑:“天道圣明,报应时候未到而已。”她很乐观,慕三娘欣慰。晌午,顾轻舟留在慕三娘这里用午膳,慕三娘也简单介绍了她家里的近况。“老人都走了,如今五个孩子,三个在学校念书,两个在家里呢。”慕三娘道。慕三娘最大的女儿今年十三岁了,在公办的女子学校读书,脱盲罢了,学不到什么本事,将来可以去找个报馆做小编译,亦或者去书局做秘书;次女十一岁,和她姐姐同校;第三个是儿子,今年八岁,刚刚入学。剩下的两个也是儿子,一个六岁,一个四岁,早不知跑到哪里去玩了。庞大的家庭,望子成龙的何先生和慕三娘用微薄的收入养着,早已重担累累。“.......姑姑,我可以到您的药铺坐诊。”顾轻舟道,“生意一日日好起来,咱们可以开个中医院,比西医还要吃香!”慕三娘笑,只当是个玩笑话。她虽然是慕宗河的徒弟,到底一个小孩子,哪有病家会相信她?“那好,你常来玩。”慕三娘宠溺顾轻舟,哪怕顾轻舟不会看病,也让她常到药铺里,彼此亲近。“是。”顾轻舟笑道。慕三娘见她是一个人来的,留她吃了午饭之后,喊了自家的小伙计,让他送顾轻舟回家。这新来的伙计剪了短短的头发,不合身的短袄,身材高大结实。他看顾轻舟时,双眸冰凉。顾轻舟细看他,但见他宽额高鼻,深眸薄唇,哪怕是衣着不恰,仍有几分无法遮掩的矜贵,气度雍容。他是天生的贵胄。一个人气质如此上佳,定是生活在极好的家庭,他为何会做了小伙计?顾轻舟眼睛微转,她隐约猜到了此人的身份。伙计陪同顾轻舟往外走,顾轻舟扬起脸问他:“你是天生的哑巴吗?”高大的槐树虬枝,透过冬日温暖稀薄的阳光,落在少女微扬的脸上,她眸光似墨色宝石般灼目,定定瞧着他。男子神色不变,懒得答话,继续往外走。顾轻舟也没指望他会摇头或者点头,跟紧了他的脚步。出了平安西街,远处有黄包车,男子利落打了个响指,像叫自家汽车那样,叫了黄包车过来。他冲顾轻舟做了个手势,意思是让顾轻舟自己上车,他则快速转身回药铺,半分没有多留的意思。很有个性的伙计!顾轻舟看着他的背影,没见过达官贵人的何掌柜和慕三娘不知他的深浅,顾轻舟却略懂一二。她唇角挑起一抹淡笑:“看来,我寻到了一位贵人!”今天收获还不错。人的运气来了,挡都挡不住。顾轻舟含笑,搞定了此事之后,乘车回到了顾公馆。等她到家时,已是黄昏。耀目金灿的晚霞染上了顾公馆的三层小洋楼,乳白色的栏杆之外,半墙爬山虎随风摇曳,沐浴在晚霞中,璀璨绚丽。这栋小楼格外精致。顾轻舟眼眸透出与她年纪不符的犀利沉稳,立在缠枝大铁门外,细细打量着顾公馆,久久没有敲门。多好的房子啊,这是她外公的。“当年,我母亲和舅舅是不是在这屋子里长大的?他们的童年是什么样子?”顾轻舟站在门口,静静矗立,妄图寻觅到往事。她想起这小楼现在归顾家,唇角有了淡淡的冷笑,笑声寒凉。半晌之后,她才敲开顾公馆的门。“太太。”顾轻舟进门,见顾圭璋尚未归来,只有秦筝筝坐在客厅的沙发,眼神阴测测的,顾轻舟上前,轻轻喊了句。秦筝筝微扬下巴,倨傲颔首。顾轻舟就上楼去了。而后,她听到了电话铃声。秦筝筝去接了电话。顾轻舟伏在乳白色的栏杆上,假装欣赏远处的金灿夕阳,耳朵却在听楼下打电话的声音。具体说什么,顾轻舟没有听到,但秦筝筝的嗓音格外谄媚、激动。不用说,是司督军府打来的。顾轻舟冷冷笑了下,回房休息了。这通电话,秦筝筝应该会截下来,绝不会告诉顾轻舟的。
>>>>本文全文在线阅读<<<<
上一篇:他抱着我那里顶着我:无翼乌之另存在感消失的帽子
下一篇:被老头下药玩好爽小雪:好长,好大,硬,舒服 ,爽给我

猜你喜欢


被强奷很舒服好爽好爽:我教你喷出来宝贝

被强奷很舒服好爽好爽:我教你喷出来宝贝

昨晚的宴席,对顾轻舟而言是一场大考,她通过了,在岳城站稳了脚跟,以后谁想赶她回乡下都难了。督军夫人想害她出丑,精心给她安排了一出好戏,结果她唱得精彩,赢得了督军的好感,因祸得福...

和家公有性关系咋办:你好大慢一点好痛

和家公有性关系咋办:你好大慢一点好痛

从宫里头回来,沈慕慕便浑身疲软的躺在床上,舒服的哼哼了几声。“小姐今个怎么累成这样。”白若见她累成这样,有些心疼的给她熬了一碗桃花羹。沈慕慕自小便喜欢吃这些甜甜的东西...

家翁的粗长艳容:男朋友猛吸猛揉我的奶

家翁的粗长艳容:男朋友猛吸猛揉我的奶

他的声音太轻,风一吹,就了无痕迹。江清柠没有听清楚他说了什么,下意识的开口问:“您刚刚说什么?”沈烽霖端起杯子小呡一口,“没什么,夜风很凉,别吹太久了。”江清柠咬了咬手指头,见对...

国产开嫩苞在线播放:gif动态图出处180期

国产开嫩苞在线播放:gif动态图出处180期

厉夜霆已经感觉到了这个女人对自己影响,一向被属下称为冷酷的工作狂的他,整整一天才签了几份文件。以前是不识情事滋味,自然无欲无求。自从开了荤,他一颗处男心无时无刻不在蠢蠢...

第一章做到你松为止:灼热顶弄涨满哭泣

第一章做到你松为止:灼热顶弄涨满哭泣

“去吧去吧。”沐阳转身离开。韩若看了眼他,总觉这个人话里有话。来不及纠结。韩若跑上楼,推开书房的门:“少爷,求你再给我一次机会,买戒指的事情我真的不知道。”韩若开门见山。...

励志文章

  • 微信公众号
  • QQ交流1群
  • 手机版访问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