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辰美文网

当前位置:首页 > 伤感文章 » 正文

么公的好大好硬好深好爽想要:哥太大了会坏掉的好痛

施落睡着后,旁边的卫琮曦却睡不着,这些年他作为一个“废物!”除了吃就是睡了,白天睡够了,晚上自然就睡不着。房间里简陋空旷,还有股淡淡的霉味,灯一关,老鼠们也会跑出来。卫琮曦在想施落突然变化的事,一只大胆的老鼠跑到房间中央,肆无忌惮的东张西望。卫琮曦冷笑,暼了一眼那只老鼠:“你真的是施落?还是你又想耍什么花样?”老鼠没有回答他,只是吱吱的叫了几声。“连你也想在我头上作威作福?嗯?”卫琮曦手里捏着一颗小石子,朝着老鼠一扔,准确的砸在老鼠身上,老鼠瞬间毙命。看着地上不动的死老鼠,卫琮曦冷笑一声移开了眼睛。…施落睡了个好觉,醒来时已经日上三竿,她睁开眼睛,看着破旧的房顶,叹了口气。原来一切都不是梦,她真的回不到现代了。施落起身,动了动胳膊腿,开始收拾自己。原主爱美,身材保持的很好,当然也有可能是饿的,细胳膊细腿,脸长得也还不错。想到原主恶劣的性格,施落叹了口气,真是白长了这么一副好皮囊。洗漱完,施落出门,头顶一个明晃晃的大太阳晃的人几乎睁不开眼,施落用手挡了挡,转身往卫琮曦那边去。“卫琮曦,你起了吗?我进来了。”施落喊了一声,没人应,施落心一沉,卫琮曦不会死在里面了吧?她急忙冲进屋子,就看见卫琮曦在换衣服,身材还不错,就是有些瘦。这…“我先出去了!”她说完跑出门。卫琮曦微微皱眉,还没反应过来,施落又推门进来,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卫琮曦。卫琮曦也看着她。四目相对,空气中有一丝尴尬。“你这伤怎么弄的?”施落看到他身上几道伤疤,深浅不一,应该是从军打仗时留下的,可是手臂上的烧伤,她觉得眼熟。卫琮曦笔趣阁冷笑:“你不知道吗?”施落一怔,随即后退了几步,下意识问:“和我有关?”卫琮曦眯着眼睛,眼底闪过一抹锐利的光,不过很快被他掩饰了去:“你最近记性不太好!“他边说边穿好衣服:“而且还变的恬不知耻。”施落正在回忆,突然被他嘲讽,她猛地抬头对上锐利卫琮曦的眼睛,怒火去了个干净。施落以前餐厅的菜都有自己的种植基地,基地里,男人们夏天干活不都是光膀子的吗?她又不是没见过,故而看到刚刚看到卫琮曦她一时没觉得有什么,现在想想,这个时代的女人看到这个不是该惊叫或者害羞的跑掉?而且她记得原主和卫小王爷没有圆房,一个大姑娘,看到男人光着上身…不知道现在叫几声再跑还来不来得及?“那个我先出去了!”施落说完正要走,卫琮曦却很平静的开口了。“若是以前,你早就开骂了,这落水真能改变人?还是你另有目的?是谁让你这么做的?”“没关系施落,说出来,看看我还能怎么补偿你?”他说的极其嘲讽。施落顿住,回头看了他一眼,似乎一瞬间她就明白卫琮曦今天为什么阴阳怪气,明明那么讨厌她,昨天为什么会爬到门口等她了。他太孤独了!一夜之间,从高高在上的小王爷到乱臣贼子,父母双亲惨死,自己成了一个废人,每天还要承受原主的谩骂。其实比起原主对他身体的伤害,心里的伤更深,也许正是原主的无理取闹,让卫琮曦无暇去想家里的事情,又或许是因为太害怕一个人在这个破旧的院子里等死,卫琮曦才能忍受原主那么长时间。而现在,她忽然的转变让卫琮曦慌了,他以为她要跑。如果她走了,偌大的院子,就真的成了一座活棺材,他不想一个人待在这里。而这一点卫琮曦自己或许也没有意识到。施落的心忽然像是被针狠狠扎了一下,卫琮曦今年才20岁,在现代,他正上大学,本应该有美好的人生,可是现在…施落看着衣衫褴褛,形容憔悴,一脸灰败,戒备又敏感的看着她的卫琮曦,忽然就心疼起来。卫琮曦只想逼着她大吵大闹,露出马脚,却没想到施落会用这种眼神看着他。施落的眼睛很纯粹,带着几分怜悯,就像是一眼看穿了他的小把戏,同时还带着几分心疼。卫琮曦很不舒服,他不喜欢这种感觉,更不用任何人可怜他,卫琮曦眼神越来越冷,阴沉的回望施落,用他全身的刺面对施落。这种行为真是像极了前世母亲去世后的施落。…“卫琮曦,你会杀鸡吗?”施落忽然开口。卫琮曦一怔。“你说什么?”他以为自己听错了。施落舒了口气,朝他笑了笑:“我昨天不是买了两只鸡?我们今天炖鸡肉好不好?”卫琮曦不知道她又要耍什么花样,他只是怔住看着她,黑色的眼眸像一摊幽深晦暗的湖水,让人看不清里面的情绪。施落走过来:“我背你先出去,晒晒太阳补补钙!”卫琮曦没说话。他没问什么是“盖?”她走过来,很豪气的拍了拍自己背:“上来!”卫琮曦当然不愿意让一个女人再背着自己,他低着头,冷哼:“我自己能出去!”“怎么出去?”施落看了他一样,故意很大声的说:“卫琮曦,你趴着可一点也不英俊!”卫琮曦眯了眯眼睛,极其不悦的看了她一眼。施落的又感觉就像欺负了小孩子。她柔声道:“出去晒晒太阳,你帮我把鸡杀了,我都快饿死了,难道你不想吃饭吗?”施落刚说完,卫琮曦的肚子就叫了一声,他抬头狠狠的瞪了一眼憋着笑的施落,最后报复似的还是爬在她背上。忽然而来的重量,压的施落一个踉跄。“卫琮曦,饿了三年了,你怎么还这么沉?”卫琮曦没说话,闻着她身上淡淡的体香,心就像被人用一个羽毛挠了一下,痒痒的,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好不容易才把他背出去放在藤椅上。施落舒了口气,这样不是个事,得尽快把轮椅做出来。想到这她又看了一眼卫琮曦。“对了,都一天了,你要不要去…茅房?”卫琮曦坐下,刚刚那股子感觉还没平静下来,突然听到她来了这么一句,当即耳根就红了,脸色却依旧阴沉,阴狠的说:“不用你管!”“我是担心你憋坏了!”施落感觉好心被当成了驴肝肺。“我好的很!”卫琮曦冷声道。施落瞥瞥嘴,走到筐子前,揪了一只公鸡出来。鸡不大,但是眼神犀利,嘴巴很尖,红色黑色的羽毛混在一起,倒是很漂亮,被施落抓着,公鸡觉得不舒服,拼命的扑腾着翅膀。施落把鸡拿过来:“怎么杀?”她喜欢做饭,喜欢吃鸡,可从没杀过鸡。卫琮曦没有再闹别扭,大约觉得再闹下去他真的就要饿死了。“去厨房把菜刀拿来!”说着他伸手抓着鸡的翅膀。施落拿出菜刀,递给卫琮曦。卫琮曦自己挪动身子,从椅子上下来,坐在地上:“再拿个盆子!”“好!”施落很快拿了个破了口的盆,递给卫琮曦后,她自己跑到房子里躲起来,她害怕杀鸡,当然也不敢看那么鲜血淋漓的场面了。可是人都是好奇的,施落也不例外,她趴在门上,从门缝里往外看,只见卫琮曦左手抓着鸡,右手拿着刀,沉默一会儿,手起刀落,一刀下去,公鸡都没来得及叫上一声就死了。施落出来后就见他一只手还拿着刀,直勾勾的盯着地上死鸡的头,一动不动,脸色阴沉的可怕,甚至带着几分嗜血的疯狂。施落一怔。她深刻的察觉道,卫琮曦的心态有些跑偏了。“卫琮曦!“她叫了一声。卫琮曦很快恢复了之前的淡漠,扔下刀,不吭声,自己爬回椅子上,闭着眼睛,一句话都不说了。
>>>>本文全文在线阅读<<<<
上一篇:低头咬住她胸前的红:吵完架男朋友就硬上我
下一篇:大哥二哥三哥轮流上女主:女人口述炮约真实经历

猜你喜欢


低头咬住她胸前的红:吵完架男朋友就硬上我

低头咬住她胸前的红:吵完架男朋友就硬上我

“小姐,你没事吧?”舒清坐在地上,揉着脚踝,皱眉道:“你怎么开车的啊?哪有贴着人行道开的。”“不好意思,是我开车不小心。”容琰连连道歉,“你还能站起来吗?”容琰本想扶着她的胳膊,将...

被弄肿了腿合不拢:女邻居夹得好紧太爽了

被弄肿了腿合不拢:女邻居夹得好紧太爽了

“那今天也是个意外?拿我当挡箭牌?”只是她是他郁南城的员工(人),他不允许她受到外来的质疑和挑衅,才会出手帮她。郁南城俯身而下,临近她的耳畔,声音冰冷如寒潭,“我希望今天是最后一...

小雪 吃不进去了 大哥:宝贝这么湿想要吗

小雪 吃不进去了 大哥:宝贝这么湿想要吗

顾轻舟坐到了副驾驶的位置上。后座有顾圭璋在,太拥挤不像话,顾轻舟就被排挤出来。一辆汽车最下等的座位,就是副驾驶,顾轻舟的地位可窥一斑。&ldquo;这辆道奇汽车有了些年头,也许...

把她给老子扒了:腿张的大一点医生帮你

把她给老子扒了:腿张的大一点医生帮你

即使朱美玉再没见过世面也能看出眼前的男人一身气质斐然,穿着贵气。应该是个有钱人。朱美玉下了结论。如果他能拿出和刘家同样的钱的话,把顾念念嫁给这个男人未尝不可。朱美玉...

把腿抬高我要添你下面:男友抱我到他房间

把腿抬高我要添你下面:男友抱我到他房间

剑墟之地,石碑上,刻有字。上书:天下百国,谁能接吾一剑下有:昔年故人,今在何处倾舞字如利剑,恍若有覆灭天地之势。一笔一划,皆是包含了无数的奥义。那冲破云霄的凌然之意,如同光耀般钻...

500短篇超污多肉推荐:撅着扒开肥白的屁股

500短篇超污多肉推荐:撅着扒开肥白的屁股

“误会误会!”余真见状快步走了过去,压住他正伸向口袋的手臂,“我是余真,这是我姐余果,我们在对戏呢!”“你是余大明星啊!”服务员一听两眼放光,“在这里见到你,真是荣幸!”余真...

励志文章

  • 微信公众号
  • QQ交流1群
  • 手机版访问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