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辰美文网

当前位置:首页 > 伤感文章 » 正文

男主跟女配各种做h:bl文全肉高h湿

“秦无双,你还敢滚回这个家来?”就在此时,一旁的养母俞秀萍突然站了出来,冷戾叱喝道,“你害得我们家,已经够惨了!你还想怎么样?!”“难道,你对我女儿还不死心?趁着今天订婚,要来捣乱?!”养母俞秀萍的话很难听,完全不给秦无双留任何颜面!整个宅院内,气氛显得有些莫名压抑。“秦无双,你今日回来…也改变不了一切…不如听三姨一句劝,别逃了,别一错再错……主动去警察局自首吧。你当年的罪,总得承担。”一旁的亲戚三姨也忍不住,开口道。“就是!逃了十年了,说出去丢人不?!赶紧去自首吧!别再来祸害我们曹家了!”另一名大舅面色不屑,冷声道。“秦无双…你如今的身份地位…跟我们家小卉…根本不是世界的。你如今回来,也挽回不了一切。没用的…虽然小卉儿时跟你有过婚约…可那只是儿时的戏言。你看看你现在,一个在逃重刑犯,你想怎么给小卉幸福?”一旁的大姑也忍不住,冷声开口道。一时间,所有亲戚们,都纷纷开口…斥责秦无双。一个消失十年的重刑犯,在今日突然回家。这是家门不幸啊。“怎么,如今逃了十年,外面没地方躲了?还是没钱吃饭了?想回曹家,让我们继续养你这个白羊狼吗?曹家的脸,都让你给丢尽了!”亲戚们七嘴八舌的斥责嘲讽道,语气难听,态度之差,不堪入目。“行了!都别说了!”养父曹岳山终于是忍不住,一声大喝,将一众亲戚们的话都给压了下来!众亲戚们面色有些错愕,他们看着曹岳山,有些不敢置信。老曹平日里,挺老实憨厚的一人,今天怎么发这么大火气?“老曹,你冲我们发什么火?我们也笔趣阁是为你家好,为你曹家好!”“就是…!要发火,也是冲你那败类儿子去!”几名亲戚小姑们不满的回道。就在此时,秦无双眸光冷漠,一步踏上前,说道,“我今日来,只为见一见父母,不为别的。你们无需担忧,稍后我便离开。小说文学”场面,变得有些莫名压抑。曹卉站在人群中,美眸复杂,望着那个男人许久。终于,她深吸了一口气。缓缓上前,“今日,是我和伟荣的定亲日子。既然你来见一见父母,那今日,也算是巧合了。”她突然上前,一把挽住男朋友张伟荣的胳膊,大方落落的介绍道,“介绍一下,这是我未婚夫,张伟荣。”此时的曹卉,似乎已经下定决定,放下心中那份芥蒂。而后,她指了指秦无双,给自己未婚夫介绍道,“这位…是秦无双,我…哥哥。”张伟荣眸光淡然,扫了面前的秦无双一眼。而后,他伸手示意道,“秦兄弟好,我是曹卉的丈夫,初次见面。”秦无双眸光平静,也伸手回礼,“你好,秦无双。”可,就在两人的手即将握住之际,张伟荣却突然…收回了手。“抱歉,我有洁癖,不习惯和陌生人握手。”张伟荣的声音很平静,但…这等场合之下,轻视之意,已不言而喻。故意伸手,以为要握手?结果却又突然缩回。这等姿态,根本就是看不起秦无双。“是么。”秦无双眸光淡然,倒也没有介意,平静收回了手。张伟荣眸光高冷,盯着秦无双看了几秒钟。而后略微迟疑,喃喃道,“秦……无双?你是十年前,江南的那个重刑逃犯…秦无双吗?”听到这句话,整个现场的气氛,顿时就僵了下来。一众亲戚们目光难堪复杂,有种被辱家门的感觉。这个秦无双,简直的家族耻辱啊。可,秦无双却眸光平静,站在那儿,淡淡回了一个字,“是我。”他的回答,很平静,没有丝毫芥蒂,波澜不惊。张伟荣似乎意识到自己多嘴了,连忙尬笑道,“旧事不提了,秦兄弟如今能回来,想来应该,也是有从良的打算吧。”可,在场所有亲戚们,在听到张伟荣的话后,面色更是难堪了。这简直是丢脸,家门不幸啊!今日,原本是一场美满的订婚宴。可随着秦无双突然上门,整个家族的脸,都被丢尽了!“这是张某人的名片。”张伟荣从那件名贵的范思哲西装中,掏出一张镀金名片,递到了秦无双面前。秦无双没有拒收,两指夹住名片,收了回来。他将名片递到眼前,扫了一眼:【张氏物流有限公司,总裁,张伟荣。】“我平时经商,做一点物流小生意。”张伟荣语气平淡,自我介绍道。只不过那语气中的自傲,却是难以掩饰。“不知,秦兄弟…从事哪方面的工作?”秦无双目光微微一愣,这是,要询问自己的工作?放眼整个炎夏,还从未有人,敢胆大包天到,询问他秦天王…是做什么工作的!这是,打算在自己身上寻找优越感?秦无双将那张镀金名顺势插进了自己西装口袋中,算是收下了。“秦某人…也是做生意的。”秦无双声音平静,缓缓回道。“哦?”听到这句话,张伟荣不由得笑了,只是那笑容中…却带着一丝微微的嘲弄之意,“不知秦兄弟做的是哪方面生意?若是有机会,倒是可以合作一下?”他已经上下打量过秦无双的衣着服饰了。这个男人的身上,衣服、裤子、鞋子…都非名牌。想来,是什么杂牌的廉价货。再加上一众亲戚们的眼神和语气不屑,他基本已经断定了秦无双的身份。所谓的合作,也只不过是随口一提,讽刺意味更大一些。“秦某人的生意,我想应该没有什么合作的机会。”秦无双眸光平静,缓缓说道。“哦?秦兄弟做的哪一门高端门生?”这一下,张伟荣似乎好奇心更甚了,可言语中的讽刺也更大了。开玩笑,做什么生意,能大的过他张家的物流集团?“军火生意。”秦无双眸光平静,盯着张伟荣,缓缓说道。唰~!此言一出,全场死寂??在场所有亲戚们,都被这句话给震的愣住了?军…军火生意?开什么玩笑?!张伟荣的嘴角,也是微微一抽…有些反应不过来??而后,反应过来的张伟荣…突然笑了。“呵呵呵……秦兄弟还真是爱开玩笑。”只是他的笑容中,却带着无尽的嘲讽。军火生意,开玩什么玩笑?整个炎夏国度,甚至海外集团…没有那个权雄将相的背景,谁…敢干那种生意?这,可是要掉脑袋的。秦无双也跟着淡淡一笑,“的确很少有人问我工作,况且…我说了,他们也不信。”张伟荣的笑的更厉害了,笑容嘲讽。这男人,怕是入戏太深吧?四周的亲戚们,也都是嗤之以鼻,满脸讥讽之意。果然是狗改不了吃屎!这秦无双,还真能瞎吹牛逼?!当年,因为诈骗罪被抓,他而今还没清醒过来吗?!他还以为,这是十年前吗?十年前,秦无双这个名字…的确风光过一阵。可如今,早已不复当年。如今,秦无双这个名字,就是败类…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秦无双,你够了!”就在此时,曹卉终于忍不住,一步上前,冷了叱道,“别再装了,别再掩饰了好吗?你已经不是以前的秦无双了,回头是岸吧。”在曹卉眼中,这秦无双已经完全变了模样。变得如此废物浑浊……如今试图还掩饰?还试图和自己未婚夫攀比?他…凭什么来比?凭他那背负十年的罪名?还是凭他那只会自说大话的诈骗口气?如今的曹卉,已经彻底看不起秦无双。秦无双眸光平静,缓缓扫了自己这位‘妹妹’一眼,他叹息一声,不再多言。有些事,说给信你之人听即可。对不信你之人,又何必解释太多?“行了,咱们先不提这些了。”张伟荣笑够了,上前一步,打断的场面的尴尬。他目光不屑高冷的扫了秦无双一眼。而后张伟荣转身,伸手轻轻搂住了曹卉的肩膀。“小卉,今天…是我张家正式向你提亲之日,别管这些琐事了。你哥哥可能只是…想获得大家小说文学认同而已,毕竟他现在也不容易,我们大家要理解他。”他的意思,表面上是在帮秦无双找台阶下,可实质上,言语中所带的嘲讽,确是不言而喻。等与是一脚将秦无双踢到了最底层。他秦无双生活不易,所以只能在此装逼说大话…大家理解他。曹卉的俏脸有些复杂…将视线冷冷的从秦无双身上挪开,对于这个男人,她已经失望到了极点。而此时,整个院落现场,气氛和视线,几乎已经转移到张伟荣身上。毕竟,他才是今天的男主角。“岳父,岳母…请容许我,今日…正式向小卉提亲!”张伟荣面色郑重的望向了俞秀萍和曹岳山。然后,他双手一拍,一声喝。“送上来…!”四合院边上,一名女秘书正站在一旁。此时,听到张总的吩咐,她连忙踩着高跟鞋,双手拎着一只沉甸甸的保险箱,递到了张总面前。张伟荣面色郑重,向俞秀萍和曹岳山请示了一下,然后说道,“岳父岳母,今日我张伟荣,上门提亲,这是一点小小彩礼,不成敬意。还望岳父岳母笑纳!”张伟荣说着,缓缓打开了那只保险箱!满满,一整箱的红色钞票~!这…是有多少钱啊?!哗啦~!院中那些亲戚们,见到保险箱中那整整一大箱的钞票时,所有亲戚们的脸色都变得激动了起来!这…这一整箱现金钞票的彩礼钱,他们简直…前所未见啊!这也,太豪气了吧?这也,太有钱了吧?!前方,曹岳山和俞秀萍两人的目光,也是微微一愣?曹岳山有些呆滞。而老婆俞秀萍,则是呼吸加快,看着那一箱的钞票,眼睛都快瞪直了。“这是一百万现金彩礼,奉上。”张伟荣声音中带着一丝自傲豪气,命令女秘书,将这整整一箱的百万彩礼,送到了岳母面前。然后,张伟荣又是一拍手。女秘书小心翼翼地从公文包中,取出一本红色的证件。张伟荣接过房产证,缓缓打开,介绍道,“这是萧山区的一套房子,一百五十平,价值300万。房产证上,写了小卉的名字。”张伟荣说完,将这本房产证,递到了曹卉的手中。唰~!当在场亲戚听到这本房产证时,眼睛都快直了,呼吸变得急促。这…这也太多金了吧?一百万现金聘礼。一套萧山区的300万房子?!这简直!曹岳山一家,这是钓到金龟婿了啊!所有亲戚们都满脸羡慕嫉妒。可,张伟荣却还未结束。他又拍了拍手。女秘书从包里又掏出了一只黑色的车钥匙。张伟荣接过车钥匙,然后亲自递交给了未婚妻曹卉。“小卉,这是宝马3系轿车的钥匙,车子已经买好了,写了你的名字。”唰~!这一刻,在场亲戚们几乎呼吸都几乎凌乱了。又是百万聘礼!又是300万的豪宅!又是宝马轿车!所有亲戚们都被这一幕豪气的阵势给震住了!太有钱了!所有亲戚们眼神都直了,那是浓浓的羡慕,嫉妒啊!那些七大姑八大婶们,满脸的羡慕嫉妒之色!那眼神,恨不得把张伟荣抢过来,成为他们自家的金龟婿呢!“我们家小卉…能嫁给伟荣,真是福气啊!”“是啊,伟荣又能干,又帅气,会赚钱…上哪儿去找这么好的女婿啊?!”亲戚们纷纷面色艳羡,各种羡慕嫉妒的夸赞。的确,在这小小的钱江城,对于曹岳山一家的条件而言。张伟荣今日定亲的聘礼,的确可谓…阔绰至极!江南的风俗,聘金都是20万左右。可张伟荣直接出手就是一百万现金!别人定亲,最多准备一套婚房,供两夫妻居住用。可张伟荣直接将房产证写了曹卉的名字,又是送房,又是送车。出手之豪气,简直前所未有!“哼…可不像某些人……今天妹妹提亲,怕是连个礼物都没。”不远处,一名婶婶嘲讽了一句。然后,四周的亲戚们,纷纷将目光不屑的扫向了秦无双。
>>>>本文全文在线阅读<<<<
上一篇:小姑娘一晚上能承受几个人:听到婆婆的喘气声
下一篇:我已家公的秘密:每次和爸爸做完再去上学

猜你喜欢


我已家公的秘密:每次和爸爸做完再去上学

我已家公的秘密:每次和爸爸做完再去上学

“你怎么了?”段天行皱着眉头,感觉到了柳如嫣的不对劲儿。柳如嫣满脸通红,她心里万般不愿那样做,不愿意践踏自己的身体和尊严。可是,她如果不这么做,要面对的就是整个柳家的压力,所...

男主跟女配各种做h:bl文全肉高h湿

男主跟女配各种做h:bl文全肉高h湿

“秦无双,你还敢滚回这个家来?”就在此时,一旁的养母俞秀萍突然站了出来,冷戾叱喝道,“你害得我们家,已经够惨了!你还想怎么样?!”“难道,你对我女儿还不死心?趁着今天订婚,要来捣乱?!”养...

乱超级好看伦小说:男生第一次吃我胸头

乱超级好看伦小说:男生第一次吃我胸头

几分钟后,客车到,村民一拥而上,好位置瞬间被抢光,只剩下后排。落后乡村的泥巴路,那叫一个颠,坐在后排,稍微不注意人都要颠飞起来。有座位当然要坐,李娇坐了靠窗户的位置,孙小天紧挨着...

他的舌尖沿着缝隙逗弄:乱辈真实故事

他的舌尖沿着缝隙逗弄:乱辈真实故事

陆逸没想到自己打的这个家伙居然是马大志的儿子。完了。马大志是医院的常务副院长,平时连林院长的面子他都不给,现在自己打了他儿子,他肯定不会善罢甘休。整个下午,陆逸都在忐忑...

励志文章

  • 微信公众号
  • QQ交流1群
  • 手机版访问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