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辰美文网

当前位置:首页 > 伤感文章 » 正文

快穿之女配狠勾人h:小东西真湿这才一根手指

苏狂有些意外,他感觉今天的柳溪有些不对劲,她的心中仿佛压抑着什么东西。难道,又跟七年前一样?七年前,柳溪确实做过苏狂的女朋友。不过,那都是假扮的,是柳溪请求苏狂假装她的男朋友。柳溪出生在一个红色家庭中,他的爷爷是开国元勋,战功赫赫,是在一号面前都能提反对意见的军界大佬。但随着柳老爷子退下、年纪越来越大,身子骨越来越弱,柳家就有些不稳定了,一些政敌、异见者,都等不及想要扳倒柳家。柳家的第二代虽然也有省部级高官顶着,但比起红色家族的名头,这点力量实在是太微弱了,少了柳老爷子的庇护,柳家眼看就要衰落了。当家族力量越来越弱小,支持不住偌大的家业,抵挡不住政敌的攻击时该怎么办?简单的办法只有一个——与其他强大的家族联姻。柳溪作为嫡系第三代最漂亮的女人,很自然的被柳家牺牲了,仅仅十六岁的柳溪,就被大伯逼着与京城的当红家族宋家联姻。这对一个青春韶华的女孩子来说,简直是晴天霹雳,当时的柳溪根本不能接受,跑到病床上的爷爷面前哭诉。柳溪知道爷爷一生从戎,向来说一不二,只要爷爷说不联姻,她就可以逃过一劫。而柳老最重感情,一生忠贞,对感情的事绝不允许背叛。所以,柳溪就欺骗柳老说自己已经有男朋友了,自己绝不会背叛男朋友,去跟宋家联姻的,自己也要跟爷爷一样,做一个从一而终的人。这些话果然打动了柳老爷子,柳老提出要见一下她的男朋友,让她把男朋友带过来。可柳溪哪有什么男朋友,正犯愁找谁假扮之时,她碰到了苏狂。对于苏狂,柳溪也有过关注,知道他学习很好,是班上唯一能跟自己争第一的同学。除此之外,柳溪还知道苏狂经常打架,打架的对象都是她的追求者。冰雪聪明的柳溪,知道苏狂是在暗恋她,不知道为什么,柳溪最终决定让苏狂来假扮她的男朋友。当她红着脸提出请求,苏狂顿时欣然同意,而为了不露破绽,二人准备先磨合一阵。这一磨合却出了问题,二人居然磨合出感情来了。互相了解后他们才知道,他们有着同样的喜好、同样的想法、同样的世界观,自然而然就互相吸引了。那一个星期,二人从假到真,直接假戏真做,陷入了热恋中。只可惜好景不长,柳溪很快被柳家招回去了,直到中考前都没有回来。苏狂最终也没见到柳溪的爷爷,反而是柳溪的父亲与大伯出现过一次,威胁、羞辱了他几句后离开。随后中考结束,苏狂参军入伍,从此再也没见过柳溪,只留下点点回忆。这次再见柳溪,苏狂对她的感觉仿佛还停留在七年前,似恋人,却又不是恋人。当柳溪挽上他的胳膊,苏狂觉得这感觉十分熟悉,却又很遥远了,一时之间竟忘了说话,与柳溪并肩离开了大厅。柳溪挽着苏锦绣农门狂的胳膊离,并没有离开酒店,而是带着苏狂走到顶楼的一个总统套房中。这是,要开房?!苏狂愕然了一下,虽然二人有感情基础,但毕竟是久别重逢,直接开房不合适吧?不过,柳溪都豁出去了,他难道要拒绝?他是个男人,一个正常的男人,在这种时候,身体不受控制的兴奋了起来。柳溪初始也有些局促,但很快便平静下来,转身看到苏狂紧盯着她的双眼,脸颊瞬间变得绯红,低下头不去看苏狂。苏狂喉结耸动了一下,心里在犹豫,暗道自己要不要上去抱住她?之后就可以滚床单了,这可是他接近十年的夙愿啊。“苏狂,这些年你过得好吗?我前几年去军队查过你的信息,却什么都没查到,自从爷爷死后,我们家对军队就没有任何掌控力了。”柳溪感受到了苏狂的状态,赶紧开口说道。苏狂闻言回过神来,压下身体的冲动,道:“挺好的。”柳溪查不到自己的信息,是因为自己的信息都是绝对保密的,柳老爷子还在的时候,要查自己倒没什么,柳老爷子去了,再想查自己就不可能了,权限不够。“那,你有女朋友了吗?”柳溪突然说道,说完她脸颊又红了,比什么花朵都娇艳,低着的脑袋也抬了起来,紧张的看着苏狂。苏狂张了张嘴,难道柳溪她想跟自己重来?“没有!”别说他是真没有,就算有也要说没有。柳溪先是一喜,随后脸上飘过黯然,道:“那你可要抓紧了,我……我要结婚了。”“你要结婚了?!”苏狂失声说道。“又是宋家吗?跟七年前一样,是你家里人逼你的?你别否认,我能看出你眼中的抗拒,如果你不愿意,我可以帮你的!”苏狂皱眉说道。柳溪感激的看了苏狂一眼,摇头道:“不一样了,上次是家里人逼我联姻,总还能说情讲理,这次却是外人,爷爷死后,柳家就快不行了,我不能眼看着柳家没落……”“这就要牺牲你的幸福?”苏狂不理解,就算柳家不行了,也就是失去一些权势而已,他们照样可以过得比普通人好百倍,柳溪为什么还要为此牺牲自己?“谢谢你苏狂,能在结婚前见你一次,我已经很开心了,你不用再劝我了,这事已经没法更改了,这就是我的命。”柳溪脸上满是惆怅,声音越来越小。人人都羡慕她出生在红色家族,但他们又怎么知道,生在这样的家,就注定会失去很多自由,包括恋爱的自由。她找苏狂,只是想见见这个唯一让她动心过的普通男人而已。只可惜,他真的太普通了,棚户区出生,没权没势没后台,这一次根本就帮不了她。她突然想起了表妹对她说的话.表妹告诉她,既然已经无力抗争,就要把自己最美好的留给自己喜欢的人,回头做个处女膜修复手术就好,一般人根本分辨不出来.无论如何,都不能便宜了宋家大少宋斌!自己喜欢的人,只有一个苏狂,把自己的处子之身交给他,也算是无憾了吧?就当,是为七年前那段短暂的感情,付出回报吧。柳溪看着苏狂古铜色的脸,突然感觉一阵脸红,她咬了咬嘴唇,一步步向苏狂走去。在苏狂愕然的表情中,她轻轻的拥住了苏狂的腰,将脸贴在他的胸口,感受着他渐渐加速的心脏。柳溪呢喃道:“你别说话,一切都听我的,好吗?”
苏狂不是傻子,相反还很聪明,如果这都听不懂,那绝逼该回炉重造了。柳溪温润柔软的身体抱着他,他能感受到柳溪的紧张,她身体僵硬,根本不知道怎么动作,手臂都在颤抖着。柳溪的脑袋顶着苏狂的下巴,从发丝间传来淡淡的清香,沁人心脾,苏狂深吸一口气,瞬间便迷乱了,直接忘记了柳溪将要结婚的事。这是一个被女神推倒的机会啊,苏狂如何能抗拒?他的手臂抬起,主动扶住了柳溪的柳腰,右手手指抬起柳溪的下巴,痴迷的看着她的眸子,随后快速低头,狠狠的吻住了柳溪的嘴唇。唔!柳溪身体颤了下,随即便生涩的回应起来,她垫着脚尖,抬着优美的脖颈,努力回应着苏狂,在苏狂狂野的索取下,慢慢的进入了状态。很快,苏狂便不再满足于柳溪的嘴唇,他双手在柳溪身上游走着,嘴唇慢慢划过洁白如玉的颈子,向绯红的胸口吻去。柳溪双眼变得迷离,双手抱得越来越紧,轻轻的呢喃出声。“苏狂……”“恩。”“我感觉有些奇怪……”“傻。”苏狂简单的回应着,手掌从柳溪短袖下摆伸进去,感受着柳溪火热身躯的惊人弹性,然后慢慢往上,握住了两道高峰。“抱我去床上吧……”柳溪完全迷离了,呼吸变的急促起来。她刚说完,苏狂便已经将她横抱起来,柳溪羞得不敢睁眼,手臂反抱着苏狂的脖子,将脑袋藏在他的胸口。咚咚!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了敲门声。在此关键时刻,苏狂哪有心情去管敲门,他将柳溪小心的放在柔软的大床上,撑着身体看着娇羞的柳溪。柳溪睁开眼睛,正好看到苏狂充满爱意的双眼,顿时脸颊更红,心中充满了暖意,赶紧又闭上了眼睛。娇羞道:“有什么好看的……”“你是我见过,最好看的女人……”苏狂抚摸着柳溪的脸颊,发自内心的说道,此时的柳溪如同一朵初绽的花朵,正处在最美丽的时刻。柳溪再次睁开眼睛,与苏狂对视着,眼睛中仿佛有水波漫动,她突然抱紧苏狂的脖子,主动亲吻了起来,比之前更为热烈。砰,砰砰砰!这时,更为急促的敲门声响了起来,仿佛有人在外面撞门一般。苏狂依旧不管不顾,但心中已经有些恼怒了,这里是五星级酒店的总统套房,却一次次被打扰,酒店是怎么管理的?如果不是在推倒柳溪最关键的时候,苏狂真想出去将敲门的人打晕。他的手掌再次伸进了柳溪的短袖内,完全掌握了两座高峰,缓慢的揉动着,而另一只手,小说文学则已经从大腿,慢慢向上游走起来。两人的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柳溪的双腿突然夹紧,仿佛要阻止苏狂做恶的手,但过了一会,她又放松下来,任由苏狂施为。终于,苏狂的手覆盖住了某片神秘之地,柳溪的身体也猛的颤抖了一下。就在二人欲罢不能之时,房门突然传来一声巨大的声响,整个套房的房门被人一脚踢开,发出震天的巨响。一个气急败坏的中年人,带着一个保镖,一个三十岁出头的女秘书,飞快的冲了进来。而在房门外,还有更多人站着,都是酒店的保安与服务人员。中年人速度飞快,瞬间便冲过玄关。事情发生得太快,沉迷在柳溪身体中的苏狂,根本来不及将手从柳溪的内衣中抽出来,二人的情况,顿时被中年人看了个清楚。“混账!”中年人看清楚情况,顿时怒吼一声,整个身体都气得哆嗦起来。他身边的女秘书与保镖一惊,赶紧回头将房门关上,保安守在门口没有再进去,女秘书想了想,也同样留在了玄关处。“爸!”这时,柳溪完全清醒了过来,她看到中年人,脸上顿时吓得花容失色,此时苏狂的手在握住她的双峰,另一只手更是还在她裙内。她赶紧拉过薄毯,盖在身上。苏狂在最关键的时刻被人打扰,本要发怒,但听到柳溪的话后顿时一惊。这人,居然是柳溪的亲生父亲,江海市市长柳泽业。江海市是直辖市,市长是正部级高官,再上一步就是副国级。柳泽业是柳家的第二子,是柳家政界的支柱,他能做到这个位置,养气功夫绝对过关,但看到此时的情况,他也被气得差点爆发心脏病,冷哼了一声便转回了玄关,给柳溪与苏狂一点整理时间。柳溪怔怔的坐在床上,眼睛瞬间红了,她知道父亲为什么能找过来,世纪花海酒店本来就是柳家的产业,经理也是柳家的人,柳溪与苏狂独自进入房间,恐怕是被经理看到了,然后报告了柳泽业。而柳泽业赶来的目的,就是要阻止柳溪做出疯狂的事。他是柳溪的亲生父亲,知道女儿是怎样的人,这次柳溪与宋家大少宋斌的婚事已无可避免,他知道女儿就算认命,也不会什么都不做的。果然如他所想,女儿做出了无声的抗议,她用同学聚会的理由逃出来,然后想将第一次,交给一个莫名其妙的男人。柳泽业气、恼,只想掐死那个与自己女儿在一张床上的男人。柳溪有些失魂落魄,如果今天被父亲抓回去,恐怕就再也没机会出来了,不与宋斌完婚,恐怕也没机会见到苏狂了。柳溪不甘心,她不甘心自己的命就是这样。柳溪一咬牙,握住了苏狂要退出来的手,小声道:“苏狂,要了我,现在,马上……”苏狂身体一怔,不可思议的看着柳溪,她父亲现在就在几米外的玄关上啊,虽然看不到床上的情况,但他随时可以过来。柳溪的脸上爬满哀伤,眼角突然流下一滴泪水:“我只想把我最珍贵的东西留给你,而不是给一个我根本不爱的男人,趁我父亲没把我带回去,要了我……”柳溪的话中带着哀求与不甘,仿佛是自我毁灭前的呢喃。苏狂听到柳溪的话,只感觉心脏一阵刺痛,他伸手抹掉柳溪的泪水,盯着她的眼睛道:“我会要你的,但不是现在,我不会让你嫁给别人的,无论任何人都不行,你这辈子,只会属于我苏狂!”说完,苏狂给柳溪整理起凌乱的衣衫来,他眼中射出一道精光,整个人都散发出一股戾气,房间都仿佛骤然降温。柳溪擒着泪水猛烈摇头:“没有用啊,这次不像上次了,你帮不了我的,苏狂,如果你真的爱我,就现在要了我好吗?”“相信我,我一定可以帮你!”“你为什么这么傻……好,如果,如果实在改变不了,我就……我这辈子,只属于你。”柳溪的泪水滑落得更快,仿佛做了什么决定一般。苏狂知道她做的是什么决定,但他什么都没说,只是给柳溪整理着衣服。五分钟后,柳泽业坐在了套房的沙发上,苏狂平静的坐在他对面,而柳溪,则固执的坐在苏狂身边,紧紧的抱着苏狂的手臂。柳泽业仿佛是在与苏狂对峙,锐利的双眼死死的盯着他,无声的压力在房间中弥漫着。苏狂腰杆挺得笔直,丝毫不示弱的与柳泽业对视着,他身旁的柳溪自从做了决定后,整个人都显得十分平淡,仿佛是看开了,静静的感受着与苏狂在一起的每一分一秒。柳泽业越看越气恼,顿时冷哼一声。而无论是苏狂还是柳溪,都仿佛没有听到他的冷哼一般,继续平静的坐着。柳泽业眼睛一凝,冷声道:“我不管你是谁,不管你是哪家的公子哥,请你马上离开我的女儿,我女儿是即将出嫁的人,这桩婚事,谁也无法破坏!”苏狂洒然一笑,平静道:“我并不是什么公子哥,只是一个普通人而已,你应该认识我才对,七年前我们见过面的。”“七年前我们见过?原来是你!”柳泽业想了起来,他双眼一凝,继续道:“七年前我好像就告诉过你,每个人都有自己所处的层次,要看清自己,癞蛤蟆可以吃到天鹅,但绝对吃不到凤凰的。”“爸,你女儿并不是什么凤凰,而且我喜欢跟谁在一起是我的自由,我就是喜欢苏狂,七年前就喜欢,你如果非要我嫁给宋斌,我发誓你会后悔的。”柳溪突然插口说道,话中坚定无比。“混账!你怎么还是不明白道理!”“我不想明白,也永远不会明白,我只知道爷爷创下的家业,你跟大伯守不住,就要牺牲你女儿的幸福来维系!你说苏狂是癞蛤蟆,在我看来,你女儿更像是癞蛤蟆,因为你女儿有一个不正常的家庭,永远没体会过家的温暖,有的只是权利!利益!够了,你们想要权利,就凭自己的本事去取,你女儿,不奉陪了!”柳溪拽着拳头,仿佛发泄似的说道。“你!”柳泽业被气炸了。柳溪与他针锋相对,没有一丝屈服的意思。“小溪,你怎么这样跟你父亲说话,你父亲也是为了整个柳家,为了你的事,你父亲头发都白了,这次是真的没办法了,你要体谅一下他。”柳泽业身后的女秘书,突然开口说道。柳溪转头盯着她,一句话不说。苏狂拍了拍柳溪的手背,安抚了一下她,对柳泽业道:“伯父,我很想知道,如果我能解决柳家的难题,小溪是不是就不用嫁给宋斌了?”“你解决?柳家都解决不了的难题,你一个普通人凭什么解决?你知道柳家碰到什么问题了吗?”柳泽业嗤笑的说道,暗道这个年轻人真是不知所谓。苏狂不在乎柳泽业的嗤笑,自信的说道:“你只需要回答我就好。”
柳家的问题,苏狂不问也知道。柳老爷子去世后,柳家头上的参天大树便倒了,以前拥簇在柳家周围的人树倒猢狲散,而那些曾经被柳老爷子打压过的政敌,终于找到了攻击柳家的机会。政治上的倾轧,险恶程度超乎常人的想象,别看柳泽业是直辖市市长,柳泽涛是华北军区副司令,中将军衔,看起来位高权重,但在小说文学京城那个地方,这点力量真的不够看,根本就挡不住各种明处暗处的攻击。除非柳泽业能够再进一步,否则随时有可能倒下去,过不多久就两会了,柳泽业换届退下的呼声很大。如果他也退下,柳家就真的完了。柳家想要延续,想要不被击倒,给第三代一点成长的时间,就必须要找一个足够强大的合作伙伴,或者说是后台才行。而柳家找的后台,正是当红的宋家。宋家第二代的老大宋玉初,如今已经是南江市委书记,政治局委员,是有机会问鼎的人,他的儿子宋斌看上了柳溪,如果柳溪与他结婚,柳家就可以在喘一口气的同时,获得更为广阔的发展。柳家习惯了高高在上的生活,如果突然没落,谁也受不了,这也就造成了牺牲柳溪保全柳家的决定。本来柳家已经说服了柳溪,让她认命了,但苏狂的突然出现,让柳溪又升起了反抗的想法,她也渴望自己的爱情,不想因为别人的权利欲望,而牺牲自己。柳溪抱着苏狂胳膊的手臂,眉头轻轻蹙起。柳家的问题,就是少一个足够强的后台,苏狂能有什么办法解决?这次不同上次了,上次老爷子还在,只要骗过老爷子,事情就解决了。但这次,欺骗是没有用的,当政敌的攻击来临,一切谎言都将被戳破。苏狂虽然消失了七年,但柳溪对苏家的了解从来没有断过,苏狂小时候是棚户区长大的,家里清清白白,这些年因为妹妹苏幽幽的关系,家里算是好了一些,但又哪里有强大的后台背景?那些能保住柳家的大佬,没有一个与苏家有关系的。柳泽业也死死地盯着苏狂,思考着苏狂凭什么有如此底气,他是无知者无畏,还是真能帮柳家解决问题?或者,他根本就是在诓自己?“听说,你这些年是去当兵了?”柳泽业突然放缓语气,平静的说道。苏狂点点头,笑道:“七年前有个军人告诉我,他要捏死我就跟捏死蚂蚁一样容易,让我离他侄女远些。我记得他的话,所以我决定让自己成为一只强大的蚂蚁,让想捏死我的人都付出代价,所以我也参了军。”柳溪眉毛一挑,惊疑的看着苏狂与柳泽业。柳泽业神情一怔,苏狂说的军人,正是他的大哥柳泽涛,当时柳泽涛就是这样威胁苏狂,让他不要打柳溪主意的。当着柳溪的面,柳泽业也不想去提这茬,毕竟他们以权势、力量威胁一个仅仅十六岁的少年,实在是说不上光明。柳泽业转移话题道:“你说你参了军,可我去查过你的资料,根本就没有你参军的信息,连这个你都骗人,我凭什么相信你不是想要哄骗我的女儿?”苏狂耸耸肩:“你权限不够而已。”苏狂也只能说这么多了,他的身份虽然算不上绝对的国家机密,但能不透露还是不透露的好,毕竟他还带着任务在身。“哼,权限不够!小溪的大伯是华北军区副司令员,你说他权限不够?”柳泽业脸上又挂上了嗤笑。苏狂不再解释。柳泽业当苏狂是默认了,冷哼一声:“我很忙,就这样吧,小溪,跟我回去,是时候准备跟宋斌的婚礼了。”柳泽业站起来,要带柳溪走。“我不走!”柳溪抱紧苏狂的手臂,坚定的说道。苏狂再次拍拍柳溪的手背,对柳泽业道:“伯父,我觉得你应该相信我一次,对你来说,这只是一次不会亏本的赌博而已,如果我不能解决柳家的问题,一切都没有变化。如果我解决了,你也就不用昧着自己的心,将自己最爱的女儿嫁给她不喜欢的人了,我说的对吧?”柳泽业闻言,猛然停住了身体,他先看了眼一脸坚定的女儿,又看了看自信满满的苏狂,突然觉得很是疲惫。苏狂最后那句话,狠狠的戳进了他的心中。如果可以,他又怎么舍得逼女儿嫁给她不喜欢的人?但为了整个柳家,他必须这样做,柳家不能毁在他的手中。“三天!三天后我给伯父一个答复,如果我办不到,就证明我只是一只想吃凤凰的癞蛤蟆而已,我会在你面前自断手脚筋,如若失言,天打雷劈!”苏狂站了起来,微微眯着眼睛看着柳泽业,一字一句的说着。“苏狂,你不要这样。”柳溪紧张的说道,她不希望苏狂为了这种根本不可能完成的事,而发下这么狠的誓言。“你相信我吗?”苏狂突然看着柳溪的双眼,认真说道。柳溪张了张嘴,根本说不出话来,如果换一件事,她绝对会大声说她相信,但这件事,真的不可能啊!苏狂依旧盯着柳溪的双眼。柳溪受不了苏狂火热的眼神,终于重重点了点头,豁出去了,道:“我相信你,无论如何,我都跟你在一起。”说完,柳溪看着柳泽业:“爸,如果你不想看着你女儿死在与宋斌的婚礼上,就给苏狂一个机会。”“你!”柳泽业伸出手指,气恼的指着二人。“爸,你回去吧,三天后,我会跟苏狂一起回家,到时候是什么结果,女儿都认了。”柳溪继续道。柳泽业一脸怒气,沉默着不说话。“小溪你去内间一下,我跟你父亲单独说几句。”苏狂突然对柳溪道。柳溪楞了下,随后乖巧的走进了内间。柳泽业看着女儿的背影,忍不住又在心里叹了口气,女儿真的长大了,自己也确实把她逼急了,自己的话她已经不听,却这么听苏狂的话。女大向外啊!柳泽业叹息一声,示意秘书也进内间再劝劝柳溪,只留下保镖在身边。“有什么话你就说吧。”在这时,柳泽业对苏狂已经少了一份强势与高高在上,整个人都透出一种疲惫。苏狂脸上挂着轻笑,道:“伯父,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我可以跟你保证,在这三天里我绝对不会碰小溪。把她交给我三天,或许你会收获你完全想象不到的好处。”柳泽业冷哼一声,“还是那句话,我凭什么相信你?”“你可以赌一下,反正赢了柳家的问题全解决,输了你也不损失什么,反而成全你的女儿,让她跟喜欢的人相处三天。别怪我没提醒你,如果你不想小溪出意外,就祈求我可以帮你吧,小溪她绝不会活着踏进宋家新房的,我也不是在帮柳家,只是在帮小溪而已!”苏狂双眼一眯,声音渐渐转冷。他不相信柳泽业会听不出柳溪话里的死志,如果宁愿柳溪拼得鱼死网破,柳泽业也硬要逼她嫁给宋家的话,那柳泽业,根本就没资格做这个父亲,苏狂拼了这条命,也会将柳溪从柳家带出来。柳泽业的眼睛也眯了起来,眼神闪烁的看着苏狂,自从苏狂出现,柳泽业发现商量好的事情,突然都变得复杂起来。女儿的变化他看在眼里,又怎能不着急。“七年前你在我面前就能挺直腰杆,现在变得更厉害了。”柳泽业突然莫名其妙的说了一句。苏狂呵呵一笑,道:“知道原因吗?那是因为我知道,只要我的腰杆还直着,就算天塌下来,也压不到小溪,如果我是你,宁愿放弃所有权势,也绝不会牺牲小溪。”柳泽业眼睛眯得只剩一条逢,终于道:“好!我就信你一次,三天!三天后我在柳家等你,如果你不能做到,希望你永远消失在小溪的世界中,如果你真能做到……整个柳家,都会感激你。”“我只是为了小溪,与柳家无关,所以无需感激。”苏狂淡然的道,依旧透露着强大的自信,仿佛整个柳家都解决不了的问题,在他这里却什么都不算一样。而就在这时,苏狂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却是苏幽幽的电话。苏狂抱歉一声,走到一边接通了电话。“哥,你在哪啊!你快藏起来吧,警察正到处找你呢。”电话一接通,苏幽幽急迫的声音便传了过来。苏狂一楞,道:“怎么了?”“褚逸仙报警说你故意伤人,你千万不要回公司,也不要回家,爸那里我会给你解释的,你藏好就行。哎呀,你们干嘛,我跟朋友打电话不行吗?干嘛抢我手机……嘟嘟……”“呃……”不等苏狂说什么,便听到苏幽幽那边一片忙乱,仿佛有警察的呵斥声,电话也被苏幽幽瞬间挂断了。>>>>完整版在线阅读<<<<
上一篇:我都哭了他还在用力:把腿扒开让我添
下一篇:沉腰缓缓进入整根:老公一晚四五次都不够

猜你喜欢


我都哭了他还在用力:把腿扒开让我添

我都哭了他还在用力:把腿扒开让我添

她该不会就是让他眼睛变色的那个雏儿吧?看着她眉目如画的面孔,隐隐地总带着些说不出的熟悉,于是,汤励晟仿佛又能理解了。呵呵一笑,他主动打招呼道:“你好!我是封哥的朋友,汤励晟!”“...

工地大叔轻一点:浪货跪下屁股撅好

工地大叔轻一点:浪货跪下屁股撅好

那个男人背对着摄像头,看不清楚他的长相。不过苏末的面容却是清晰的落在众人的眼中,一时间,整个宴客厅一片寂静,随后爆发出嘲笑鄙夷的声音。“苏家的女儿还真是水性杨花,这都要订...

公息肉欲秀婷:已经被用过的女人[17P]

公息肉欲秀婷:已经被用过的女人[17P]

&ldquo;这人谁啊,男人竟用这么重的香水。&rdquo;后面的兰欣欣皱眉嘀咕了一句,显然,她这种女生对男人用香水比较反感。老实说,一个男人用这么重的香水,余飞也反感。但他见多了用香...

励志文章

  • 微信公众号
  • QQ交流1群
  • 手机版访问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