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辰美文网

当前位置:首页 > 伤感文章 » 正文

他埋头吸她的花蜜:好爽,夹得好紧,流了好多水水

“谁?”李青娥脸色骤变,一下站了起来。“陈宪!”小苏气喘吁吁,看都不看陈飞一眼道,“我盘查了公司上下,姓‘陈’的人,一共二十七个,符合年纪的不多。”“其中,这些年能力最强,崛起最快的,应该就是营销部,一个叫‘陈宪’的人了!”“陈宪三年前进公司,27岁,三年已经做到营销部主管何金平之下,六大组长之一了。”“我看来看去,就他最符合!”“而且,最重要的是,这几天这个陈宪都说自己在发烧,没有来上班!”“陈宪……,是了,那应该就是他了。”李青娥呼吸急促,喃喃的道,“一个世家的大少爷,哪怕隐姓埋名,在小公司历练,但是能力一定是十分突出的。”“这个陈宪年纪又轻,做到的职位小说文学又高,那就只能是他了。”陈飞沉默,没有吭声,但这个场合,陈飞却非常想说,李青娥,这个人就是你的老公,陈飞啊!但陈飞硬生生憋住了。李信还欠自己一巴掌,陈飞要把这一巴掌拿回来,在几天后,李青娥的生日上,再告诉她这个好消息!现在,还不是时候!陈飞用力的捏了捏拳头,憋屈了这么久,陈飞不想自己三年的隐忍,就这么随随便便的交出去,一定要选择一个漂亮的,合适的,正确的时机,让所有人都知道。那就是……,七天后,李青娥的生日!“对这个陈宪……,恩,不要惊动,不要打扰,不要对外透露。”李青娥思索了一下,认真的道,“这些豪门大少,应该最讨厌别人泄露他的身份的,他要请假,那就让他请假。”“陈家要接他走,那就让他自己走。”“是。”小苏一点头,匆匆去办了,看小苏也走了,李青娥横眉冷目,扫了一旁的陈飞一眼,“你还坐在我办公室里干什么,还不去干你自己的活?”李青娥冷冷的道。陈飞也没吱声,站起来走了。这里是总裁的办公室,而陈飞在公司里,其实没有一个具体的职务,就是勤务部,一个负责清洁的人。自从陈飞和李青娥结婚之后,李青娥厌恶见到自己,就把自己打发去勤务部了,于是陈飞这一干,就是整整三年。但今天,陈飞拖起厕所来,格外的起劲,还有几天了,和这些人叫什么劲,没必要。陈飞很想看着,李信到时候跪在自己面前,却发现陈二少爷是自己的时候,会是个什么表情。而李青娥发现,他的老公其实身家上千亿,富可敌国,又会是个什么心情?陈飞一时恨不得吹起口哨。陈飞一隐忍,就是这三年,也不差这最后几天了,憋了三年的一口恶气,陈飞非要痛痛快快的发泄出来不可。于是这一干,一直干到了傍晚,陈飞却并不觉得腰酸背痛了,而是继续去李青娥办公室接人。而听到李青娥愁眉苦脸的声音。“公司我绝对不卖!”“你们不要再做梦了,哼,告诉你们,不就是三千万的缺口吗,我一定借到,你们休想。”“少来威胁我!”“……”“啪”的一下,李青娥被电话挂断了,揉着自己的眉心,一脸深深的疲惫,又是一天,徒劳无功。有的时候,她真觉得做一个总裁真难,而做一个女人,更难。总裁位置上的疲惫,不是一般的人可以想象的。尤其是,她什么没有一个男人可以商量,可以为她擎天保驾的时候。但凡是一个女人,谁的内心不柔软?谁不渴望有一个坚实的臂膀供她依靠,港湾?可是李青娥没有,只有一个拖她后腿,名存实亡的窝囊丈夫。李青娥虽然的柔软,都只能自己装下,变成一副冷冰冰的脸,连面对所有人。因为这公司上下,所有的问题都要她一个人来抗。尽管,这只是一家市值不过两个亿的公司而已。对豪门微不足道,但是对她,已经太大了。“怎么了?”进了办公室的门,看小苏愤愤不平,李青娥满脸疲惫,陈飞忍不住问叶宁重生叶宁免费阅读了这么一句,光是公司的问题,陈飞已经猜了一个七七八八。这些日子,有人恶意攻击公司,想要收购这家公司。而李青娥又没个靠山,于是,资金链断了,缺口三千万。这不,那家公司又来威胁,强迫李青娥把公司卖给他。这里面其实很复杂。又涉及到商场上,恶心的勾心斗角,对方其实又沾了一些不干净的道上关系,处理起这种事来,很棘手。当然,这对陈飞来说,真的就只是毛毛雨了。陈家两个字摆在这,谁敢动一下?“和你说了有用?”小苏早不满的看了过来,皱了皱眉,“我们要的是解决问题,不是虚情假意的嘘寒问暖,你要是什么都解决不了,至少也闭上你的嘴,别添乱!”小苏横了一眼,总有些男人,不懂装懂,看见女人疲惫,就巴巴的赶上来问一句,假装嘘寒问暖。那然后呢?和你说了,你是听的懂呢,还是能办的成什么事呢,这不是多此一举吗?搞得人家心情更疲惫。又的时候,不要怪小苏瞧不起这个陈飞,真的是他自己不争气。又这三年的功夫,好好自己努力,看书,学习上进,到今天总归是能派上点用场了吧?一个男人,就算没什么出息,只要努力,总归还是能叫人高看上一眼的。但这个陈飞呢?呵呵。李青娥抬眸,疲惫的看了陈飞一眼,但还是说了,“公司被人恶意攻击了,举步维艰,再有几个月拿不到贷款,公司甚至要破产。”“那三千万……”李青娥喃喃,用力的捏了捏素手。“那恶意攻击,就是李信叫人干的。”陈飞实在看不下去了,一句话揭穿道,“很常见的商业手段,自己找一家公司攻击你,他再假装给你借钱,最后公司就归他所有了。”“按照规律,现在公司的高级董事里,也一定有他的人了。”“我看这个李信的行为,应该是想人财两得吧。”陈飞看了看李青娥,这个“人”,当然指的就是李青娥。不得不说,这个李信好手段,够狠辣,又骗了李青娥,又想把公司也夺走,换个人,还真是十年心血,白白就送给他了。还看不穿他的丑陋面孔来。办公室里,微微寂静。陈飞话一说完,办公室里为之一静。陈飞这话,虽然只是好意提醒,但却有点石破天惊的味道。高级董事里,必然有李信的内应了?这次攻击,从头到尾,是李信一个人的策划?他想人财两得?两人稍稍恍惚了一下,一半是因为陈飞这话里的信息量,一半是因为陈飞这种一直不怎么吭声的人,竟然怎么突然能说这么多了。“好了陈飞。”李青娥忍无可忍,“我知道你想干什么,你处心积虑,憋出这些话来,是构思了很久了吧?”“你想干什么?无非不就是想诬陷一下李信,让我对他心生隔阂,小心防备吗?”“但是我告诉你,你这种手段不但没有用,而且,还让我觉得下作,恶心!”李青娥带着愤怒的口气道,“当初你哄我爷爷,让我嫁给你是这样,现在你诬陷李信,还是这样,你有意思吗你?”“你只要回答我一点,你,什么时候开始懂商业了?”李青娥冷笑连连,一下站了起来。“我。。”陈飞一下张了张嘴。陈飞能说什么,怎么说?千亿级的商业帝国,我都一手缔造过,何况是你这么一家小公司?“呵,说不出来了吧?”李青娥越发厌恶和内心疲惫,“好了,我也懒得和你说这些废话,回家。”说着,李青娥就匆匆拿上了一旁的包,有的时候,她真觉得自己嫁给了这种男人,真是一个女人一生的不幸。换做以前,想到心酸处,她甚至要掉下眼泪来。但几年下来,再柔软的心都硬了,李青娥忘记了失望,也再懒得去失望了。陈飞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又硬生生的咽了下去,一个字也没说。刚才那些话,换个人来说,李青娥可能就信了。但陈飞说,她就不信,就这么简单。李青娥对自己天然的敌视和不信任。算了,总有一天我会让你明白的。陈飞扭头。小苏鄙夷的看了这个男人一眼,果然是随口一诘问,这个男人就无话可说了,很是呵呵了。就这种人,拿什么和李信去争?不过也没关系,两人也快离婚了。据说这几天,李信往陈飞丈母娘那跑,跑的比陈飞还勤快十倍,快哄的人老人家心花怒放了。而这个陈飞都快后院起火了,他自己还不知道呢……路上,一路无话。看着陈飞跟在李青娥身后,默默无声的往外走,公司里的员工只有在那指指点点。以前,倒还是有人羡慕陈飞把公司的总裁给娶的了,简直是一步踏上了人生巅峰。但现在,公司上下人尽皆知,这个陈飞就是个假丈夫。不同房,不亲密,只负责开开车,接送总裁。连工作,都只是在勤务部拖厕所。这些公司的员工,心里就只有嘲笑了,一个男人活成这样,也真是没谁了,就等着头上长青青草原了。李青娥冷着脸,她本人心情就够疲惫了,又碰上陈飞这么一说,心情更加不好。没当场爆炸,都算是她脾气好,克制住了的。陈飞没生气,也没辩解,而是默默的跟着上车,李青娥该明白的,总归会明白的,反正这种生气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两人一路无话,车子缓缓的开到了路口,就在这时,“滋啦”一声,侧后方一辆黑色的面包车,像是瞧准了一样,在这个节骨眼上突然启动,加速,然后向着李青娥的这辆红色保时捷,像是发疯了一样,就狠狠就撞了过来。“小心!”陈飞脸色一变,伸手就要去夺方向盘,但还是晚了。车头被撞瘪,车子被狠狠撞停了。李青娥惊慌失措,脸色雪白,“怎么回事?”“故意的。”陈飞随手一指,“有人用混混手段了。”果不其然,前前后后,共计五辆面包车开了过来,一个急刹车,包围了李青娥的车子,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橡胶摩擦的刺鼻味。车子停下,从面包上,一个又一个光着膀子,纹身,穿着黑色短袖,光着头的大汉,拿着钢棍就下来了。十几个光头大汉围住了车子,到了车前,其中一个人就用棍子敲了敲车窗,不耐烦的道,“下来。”看两人没动静,这几个人直接就抡起钢棍,狠狠的开始砸这个玻璃了。“啊……!”李青娥尖叫一声,手哆哆嗦嗦,就要去摸手机,“报警,快报警,这些人一定是那家威胁我的公司派来的。”李青娥真后悔,自己为什么不带些保镖。“好了。”陈飞伸手,拍了拍她的手掌,“十三个人而已,而且报警也来不及,最多一分钟,这些玻璃就要碎了。”“你坐车上别动。”说着,陈飞直接解开安全带,推开车门,出去了。“喂,你干什么去,回来!”看见陈飞这个举动,李青娥吓坏,连忙跺脚道,这个陈飞是不是疯了,不要命了吗?但是接下来,她就惊呆了。前前后后,陈飞抡起拳头,不过三分钟,陈飞就轻轻松松的回来了,气定神闲,重新坐回了副驾驶座上,而之前那些混混,早就一个个惨叫着,倒在地上呻吟,鼻子里全是血,一个个全都爬不起来了。小说文学“走吧,愣着干什么?”李青娥呆了呆,眼神复杂的看着陈飞,“你竟然这么能打?”刚才陈飞一个人推车下去,如虎如羊群,一拳一个,她甚至亲眼看到,其中一个壮可能有两百斤的大汉,被陈飞一脚踢起身,凌空两米高,砸在车子上,人都直接吐血了。十几个人,被陈飞三分钟就撂倒了,这个身体素质,差不多可以和特种兵相媲美了吧?三年了,她竟然从来没有发现,自己这个窝窝囊囊的丈夫,竟然还有这样的一面?“我有说过我不会打架吗?”“另外说一句。”陈飞认真道,“这些人是北街桥上,浩子的手下,这些人应该是李信叫来的。”“你又诬陷人李信!”李青娥听了,脸色一沉,之前的一些好感瞬间荡然无存,“你是不是没别的话可说了。”“系上你的安全带,回家!”李青娥扭头,冷冷的点火,开车。“行行。”陈飞真是服了自己这个总裁老婆了,“你别去问李信借钱,他不是一个好人。”“明天我就会把钱给你。”李青娥只回以一个冷笑,“闭上你的嘴吧。”
>>>>本文全文在线阅读<<<<
上一篇:双性花唇大开开宫口:公主把腿伸大点我要进去
下一篇:离婚前夜我使劲要她:小妖精舒服吗 肉 高H

猜你喜欢


离婚前夜我使劲要她:小妖精舒服吗 肉 高H

离婚前夜我使劲要她:小妖精舒服吗 肉 高H

陆汴似笑非笑地睨着他,乔桥有些不自在地冲他讨好地笑了笑。梅婷婷看着这两人眉来眼去的,都快要气死了,她一向被人吹捧惯了,在这个圈子里,勾心斗角的戏码听得也多,但在她面前这样单...

如狼似虎的熟妇好爽:他两个朋友做了我一晚

如狼似虎的熟妇好爽:他两个朋友做了我一晚

听到林青峰的声音,陆叶的脑袋一嗡!风雪,没有回来吃饭,是跟林青峰吃饭去了!想到这,他心里的一股怒火,忽然直接就窜了起来!难怪,刚才临走的时候,风雪眼神躲躲闪闪,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呵呵...

爹的轻一点儿小说:公和我做好爽

爹的轻一点儿小说:公和我做好爽

“你……你是龙氏集团的总裁?”沈念初根本就不敢相信自己刚才所听见的。龙洐澈眸光微凉,似是在看智障一般看着沈念初,然后走到了一个身穿白衬衫,举止端庄的女人身边说道,“带她去...

污小短文故事100字左右:别再往里塞了好涨

污小短文故事100字左右:别再往里塞了好涨

“开门!求求都市言情小说你给我开开门!”富丽堂皇的酒店楼道,一名身材娇小,脸色发红的少女对着一扇VIP房用力拍打着大门。“那女人就是往这边跑的,只要今晚干死她,咱们这辈子可就...

励志文章

  • 微信公众号
  • QQ交流1群
  • 手机版访问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