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辰美文网

当前位置:首页 > 伤感文章 » 正文

受整晚含着攻不放:他会议室在桌下含着B

“哥,你说那个黄光怎么会和陈家拉上关系的,陈三少爷竟然找我们老爸,让他告诉我们不要去找黄光的麻烦,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沈武的脸上满是不爽。沈家的天河集团在望城算是数一数二的集团,可和陈氏集团这种庞然大物一比的话那可就不算什么了。所以,陈大陆的话,沈家是不会不听的。沈文也是阴沉着脸,本来他以为黄光就是一个普通人,可是现在却出现了一个陈三少爷,把他的一切想法都给打乱了,这让他很愤怒,却又有些无可奈何。“哥,你说我们现在怎么办?”看到沈文没有说话,沈武再问了一句。沈文想了一会,阴着脸道:“别的计划取消,韩钰那里继续进行,到时只要我们把黄光和韩钰独处的视频拿到手,还怕黄光不乖乖就犯吗?只要我们不伤害到他,那个陈大陆也拿我们没办法。”沈武的脸上也露出一个阴笑,有些兴奋地道:“行,那我现在就联系韩钰。”……看到韩钰的短信后,黄光考虑了好几分钟,在回复和不回复之间犹豫不定,最后黄光还下定了决心,给她回了一条信息。“有事吗?”此时发了短信的韩钰心里也是很矛盾,一是她不希望黄光回短信,因为她不希望自己再骗他一次,再伤害他一次。二是她希望黄光回短信,一来可以满足自己小小的虚荣心,二来也可以得到吴经理说的十万块的奖励。在看到黄光回了短信后,韩钰考虑了一下,终于把之前想到的话,编辑了一下,发了出去。“有些话我想亲口跟你说,我们能够见一面吗?”黄光还没有没有办法狠下心来,于是回了一条信息。“我现在没有在望城,等我回来后,我们再见一面吧。”“好的,谢谢你。”发完信息后,韩钰的心里一阵忐忑。“他同意了吗?”看到韩钰发完了信息,吴经理连忙问着。韩钰点了点头,没有说话。“太好了,小钰你干得好,只要事成了,我说过的话一定会算话的。”吴经理一脸惊喜地拿出电话准备给沈武汇报了,突然他转过头再问了一句。“他说什么时候和你见面吗?”“他说他现在没有在望城,回来后再联系我。”韩钰低声说着。“好的,没事。”吴经理点了点头就拿起电话给沈武打了一个电话。“哥,你算得真准,那个黄光真的同意与韩钰见面了。”沈武接到吴经理的电话后,兴奋地对着沈文说着。沈文点了点头,低声说着:“这件事情一定不能够让黄光发觉,要不然我们就前功尽弃了。”“放心吧哥,只要那个韩钰老实配合,事情绝对不会出意外的。”沈武说着。“那就让那个光头吴让那个女人知道利害关系。”沈文说完,就喝了一口红酒。……从王鸿那里离开后,陈大陆发现黄光的表情有些不对,就问了一句,“兄弟,你怎么了,看起来不太高兴啊。”“没有啊。”黄光非常敷衍地回了一句。陈大陆也没有再追问这个,而是把话题转移到黄光得到那个檀木盒上面,“对了,你不是还有一个檀木盒吗,里面有什么好东西没?”檀木盒里的那张天蚕纸,黄光都还没有弄清是什么东西,暂时还是不告诉陈大陆了,“陈哥,能够弄到一把‘鱼肠剑’,都已经是我的运气爆棚了,你真以为我是幸运星啊。”“也对。”陈大陆想了想,就又开始抚摸着手里的‘鱼肠剑’了。这把剑自从被陈大陆拿到后,就没有离开过陈大陆的手里。黄光迟疑了一下后,才开口问道:“陈哥,我们什么时候回望城?”“你想什么时候回去?”陈大陆头也不抬地说着。“越快越好吧。”黄光这么说,一个是因为韩钰给自己发信息,另一青春有你2在线观看个是老妈现在还在医院,他有些不放心。“行,那咱们明天就回望城吧。阿威,等一下帮我们安排一下。”“是,三少爷。”回到酒店,黄成、吴娟两人也回来了,看他们脸上的表情,今天玩得一定很开心。听到黄光说明天回望城,黄成倒是有些激动起来,毕竟他也有好几个月没有回家了。而吴娟的脸上则是一片娇羞,她这次也算是第一次去男方家,心里自然不会平静。黄成就陪着吴娟去房间里说话了。陈大陆则是给‘鱼肠剑’找一个安全的地方去了。黄光一下子成了一个人,正好回到自己的房间里研究起那张天蚕纸上面的内容了。把天蚕纸拿出来后,黄光并没有研究上面的内容,而是仔细地看起这天蚕纸的材质。这天蚕纸极其的薄,透过这天蚕纸,能够看清纸后面的东西。而且,黄光试着用力去撕扯这张天蚕纸,却根本无法弄出一点破损出来。、“天蚕纸,难道就是传说中用水火不侵的天蚕纸制造出来的纸张吗?”黄光的脑海里冒出一个想法。可是他看了老半天,还是没有什么证据能够证明自己的这个想法,于是只是把这个放到一边,研究起纸上的那些文字了。只不过,在黄光把纸上面的字都看了遍,而且全都记下后,他却没办法认识上面的任何一个字。因这,这种字体和那把‘鱼肠剑’剑上的鱼肠两字是一样的字体。虽然,黄光不认识上面的字,但他有一种感觉,上面记载的一定是了不起的东西。想到这里,黄光把天蚕纸重新收好,就上网查起这些文字。黄光已经记住了纸上那些字的样子,也就不需要纸了,省得让别人发现。黄光记得陈大陆说过,那种字体叫做大篆。在网上查了一下,竟然还有在线转换的,这可省事了,省得自己去像陈大陆那样去专门学习。当黄光把天蚕纸最开篇的四个字转换成正楷字体后,眼睛顿时瞪大了。“回天九针。”“秘籍,这绝对是秘籍。”黄光差一点兴奋地叫了出来。一套针法写在水火不侵的天蚕纸上面,绝对证明了这套针法的不凡。接下来,黄光开始一个字一个字的转换起来。两个小时后,黄光终于把整篇‘回天九针’的内容给转译了出来。‘回天九针’的确是一套古代的针灸之法,这套针灸之法一共有九种针法,每一种针法都有下针见效之功,尤其是第九种针法,堪称起死回生,任何的疑难杂症都可以针到病除,就算是现代的癌症,也能够针到病愈。只不过,这套‘回天九针’需要配合着它的功法‘回天九法’才能够达到最佳效果。可惜的是,这张天蚕纸上并没有记载‘回天九法’。当然了,黄光也有别的收获,那就是他知道了,这张记载着‘回天九针’的天蚕纸,应该是某本书里的一页,上面那些线条是一副人体的经脉穴位图和一副地图,地图上标注着一些地名,只是黄光一个也不认识,最后勉强看到了一个自己熟悉的地名,流波山。不过,虽然看到这么一个自己熟悉的地名,黄光还是一头雾水,因为流波山这可是传说里的仙山。要在现实里找,根本不太可能。正当黄光准备好好的研究一下人体经脉穴位图的时候,黄成敲门叫自己出去吃饭了。没办法,黄光只能停止研究了。至于黄光为什么不研究地图,那是因为,根本无从着手啊。……第二天,黄光、陈大陆四人就乘飞机飞回了望城。第一次坐飞机的黄成和吴娟和第一次坐飞机的黄光很像,很是兴奋。而坐过一次飞机的黄光,已经算是习惯了,没有第一次那种心情。回到望城后,陈大陆就和黄光三人分开了,他回自己店里,给老爷子准备礼物了。黄光知道父母都在医院,就直接带着黄成和吴娟去了医院。看到自己的大儿子回来了,还带了一个女朋友,吴梅珍那叫一个高兴,拉着吴娟的手就在那里说着亲热话。黄光也趁机看了看她的情况,发现她的肝部情况比前两天又要好上一些了。“爸,妈的情况怎么样了?”黄成这时在一边问道。“我觉得你妈这几天好像变得比之前好了一些。”黄建荣说着,脸上露出一些喜色。“爸,要不我们回去吧。”黄光突然开口道。“我之前遇到了一个老中医,他教了我一些针灸之法,说是对癌症有治疗效果,要不我们试试吧。”黄光的话说完,黄建荣和黄成都一副奇怪表情看着他。“弟,妈这病可不是感冒、发烧,不是用几根针就能够治得好的。我觉得,还是尽快给妈安排手术吧。”黄成第一个反对,明显是不相信什么针灸之术。“是啊小光,这可是关系着你妈的命啊,可不是能开玩笑的。”黄建荣也不敢拿妻子的命,让儿子来做实验。“爸,哥,我是不会拿妈的生命开玩笑的。你们应该清楚,妈如果做手术的话,一切顺利也只能够让妈多活十来年。如果用针灸之法再配合中医从根本上治好妈的肝,那么妈的身体就能够恢复正常,长命百岁不是问题。既然有这样的办法,为什么不试一试呢?”黄光看着自己的父亲和哥哥,非常认真地说着。“小光,你有多少把握?”黄建荣看着黄光。“百分之八十。”黄光怕说百分之百太骄傲了,于是就说了个百分之八十。“重要的一点,就算是针灸之术没用,也不会对母亲的病情造成影响。到时我们再做手术,我现在有钱,可以给妈找更好的医院,所以你们不用担心了。”黄建荣看了看黄成,黄成点了点头:“小光,希望你说得都是真的。”“那也是我妈好吧,我怎么可能会害她。”黄光道。三人达成一致后,就由黄建荣去告诉吴梅珍。“太好了,我在医院里都快待发霉了,能回家真是太好了。而且,我相信我儿子,一定会治好我的。”吴梅珍看着黄光眼里满是鼓励。“妈,我一定会治好你的。”黄光无比认真地道。接着,给吴梅珍办理了出院手续,一家人就回到了家。回到家后,黄光就出去买银针了。虽然,‘回天九针’中需要配合着‘回天九法’才能够达到最佳效果,但黄光想到了自己眼里的金芒,如果用金芒来代替‘回天九法’呢。在路上,黄光给韩钰发了一条信息。“我回望城了。”一直在等着黄光短信的韩钰看到后,没有马上回短信,而是等了几分钟才给黄光回了一条短信。“今天晚上八点,我们在王光头夜宵店见一面,希望你会来。”“八点见。”再回一条信息后,黄光就来到一家大药店,买了一套银针。现在时间有些急,暂时先用这种制式银针,以后一定要弄一套有年头的名针,随身携带,做一个无照医生。买到银针后,黄光就开车回家了。“小光,我这几天有些感冒,鼻子有些不通,你能不能帮我扎两针?”回到家,黄成看到拿着银针的黄光,开口说着。说真的,黄光说的那些太匪小说文学夷所思了,虽然自己选择相信他,但黄成还是不放心,想试试他的能力。“不用两针,一针就好。”黄光拿出一根针,快速地刺到了黄成鼻梁左边,再用一种奇怪的手法轻轻的触碰着银针。这一针,黄光并没有使用金芒,只是使用自己的力量。回天之法也是让修炼者身体产生力量,来使用出那些手法。而现在黄光的身体,因为眼里金芒的关系,变得强悍起来,也能够使用自身的力量去使用,‘回天九针’里比较简单的手法。一分钟后,黄光把插在他脸上的一根银针给取了出来。“小光,你干了什么?”黄成惊讶地看着黄光,刚才那一针,他是清楚地看着针刺到自己的脸上,但却没有感觉到一丝有针刺到自己脸上的感觉。所以,他才很是惊讶。“哥,你不是让我给你扎针吗,我已经扎好了。”黄光笑着道。小说文学“扎好了?!为什么我一点都没有感觉到自己被针扎啊。”黄光还是有些懵懵的。
>>>>本文全文在线阅读<<<<
上一篇:下面都已经湿成这样:男女主超污巨细小说
下一篇:四个人一起换着做刺激:抵住她的腰释放精华

猜你喜欢


受整晚含着攻不放:他会议室在桌下含着B

受整晚含着攻不放:他会议室在桌下含着B

“哥,你说那个黄光怎么会和陈家拉上关系的,陈三少爷竟然找我们老爸,让他告诉我们不要去找黄光的麻烦,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沈武的脸上满是不爽。沈家的天河集团在望城算是数一数...

下面都已经湿成这样:男女主超污巨细小说

下面都已经湿成这样:男女主超污巨细小说

“一千万?”一时间,黄成觉得自己手里的卡变得无比的重。“老哥,只是一千万,不用这么惊讶吧,以后我们还会有十个十千万,百个一千万的。”已经有了两个亿的黄光,对一千万有些不看在眼...

离婚前夜我使劲要她:小妖精舒服吗 肉 高H

离婚前夜我使劲要她:小妖精舒服吗 肉 高H

陆汴似笑非笑地睨着他,乔桥有些不自在地冲他讨好地笑了笑。梅婷婷看着这两人眉来眼去的,都快要气死了,她一向被人吹捧惯了,在这个圈子里,勾心斗角的戏码听得也多,但在她面前这样单...

如狼似虎的熟妇好爽:他两个朋友做了我一晚

如狼似虎的熟妇好爽:他两个朋友做了我一晚

听到林青峰的声音,陆叶的脑袋一嗡!风雪,没有回来吃饭,是跟林青峰吃饭去了!想到这,他心里的一股怒火,忽然直接就窜了起来!难怪,刚才临走的时候,风雪眼神躲躲闪闪,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呵呵...

爹的轻一点儿小说:公和我做好爽

爹的轻一点儿小说:公和我做好爽

“你……你是龙氏集团的总裁?”沈念初根本就不敢相信自己刚才所听见的。龙洐澈眸光微凉,似是在看智障一般看着沈念初,然后走到了一个身穿白衬衫,举止端庄的女人身边说道,“带她去...

励志文章

  • 微信公众号
  • QQ交流1群
  • 手机版访问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