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辰美文网

当前位置:首页 > 伤感文章 » 正文

洗手间激烈大尺度:高冷受被弄哭高H

车内,乔桥强撑着坐起来,与车外的陆汴对视一眼。陆汴上前一把将她横抱起来,把乔桥抱进自己的车内,问她,“你怎么样?”眼见着车子就要开走,巴克扒开车门,自来熟跳上车,朝乔桥呜呜叫了几声,拿着舌头舔了一下她的脸,下颌搁在她柔软的瞎弄口,哼哼唧唧。这狗收起了刚才对付歹徒的狠厉,一双眼睛水汪汪,似卖萌撒娇舔着乔桥的脸。乔桥想要伸手去摸巴克的脑袋,但身体刚一动,便疼了起来,陆汴赶紧喝住她,“别乱动。”乔桥朝他嘟嘟嘴。车子很快就到了医院,宋澜清看到被送过来的是乔桥,讶异地挑了挑眉。朝陆汴投去一个疑惑的表情,这不刚出院不到三个小时,怎么又进来了。陆汴娶的这个老婆可真能折腾。好在伤得不重,只是胳膊被砸出淤伤,医生给她拿了瓶药让她回去擦,活血化瘀。拿着药从医院出来,陆汴看着三天两头就能招来灾祸的老婆,忍不住有些火冒三丈。他眼里衣橱凛冽的寒光,忍不住想要说她两句,乔桥泪眼汪汪地先哽咽着开口,“对不起,我只是想出来买个菜,没想到这样也能出事,是不是耽误你开会了?”她抽噎着,大眼睛里蓄满了泪水,因为刚才跟歹徒搏斗时鼻子被摔到,有些红通通的。这副小媳妇受委屈的样子,任何人看了都心疼,路过的一位老太太看到忍不住开口劝道:“这位先生,夫妻两个有什么事好好坐下来商量,可千万不能打老婆啊,你老婆长怎么漂亮,疼都来不及呢,你怎么忍心下手。”老太太露出一锦绣农门副你要是打骂老婆你就实在不是个男人的表情。陆汴头疼地压了压眉心,只能将自己随身带着手绢递了过去,“行了,别装了,也不知道你做人是不是太失败,三天两头有人找你麻烦。”乔桥接过手绢,闻言假意擦眼角的动作一顿,她不乐意了,“你错了,应该是我太优秀了,总有人加不得我好。”陆汴懒得理她,拉开车门上了车,朝还傻站在医院门口的乔桥没好气道:“还不上来。”乔桥撅了噘嘴,乖乖爬上了车,挨着陆汴坐下,“你怎么出现得那么及时,不会是巧合吧。”陆汴深吸口气,说道:“你被绑架之前给我打过电话,这次绑架你的是谁?”乔桥摇摇头,“我也不清楚,住院的时候跟宋晓星发生过不愉快,这事你知道,还有就是今天早上出院的时候,在医院门口得罪了夏青。”还有程倩倩她没说,要是说,后面免不了牵扯出一大堆破事。乔桥说着把药膏拆开来,抬起自己的右胳膊,那左手沾了一点药膏,一点点地涂在胳膊上。她疼得撕了一声,小眉头一簇,鼓着腮帮子吹自己受伤的地方。她白嫩的脸颊鼓起来,像一只小仓鼠,可能是真的疼,一双大眼睛里泪光闪闪。陆汴斜眼看着她委屈巴巴的样子,明明跟大大家的时候那么英勇无畏,舔伤口的时候,又显得那么楚楚可怜,看得他这颗铁石心肠也忍不住心疼起来。他抓过女孩纤细的手腕,沾了一点药膏,涂抹在乔桥的伤口处。男人力道重,疼得乔桥嗷一声,把手缩回来。陆汴看着她那双可怜兮兮的眼睛,想被雨打湿的小奶猫,看得他心都软了几分。男人最受不了女人撒娇,虽然乔桥不认为自己在撒娇。陆汴虽然心软,但还是佯装冷酷无情,沉声道:“忍着点,这样的重力才能将淤青揉散。”“哦……”这道理乔桥懂,就是自己下不去手。陆汴瞄了眼她楚楚可怜的眼神,问她,“你刚才打架的时候挺爷们的,也没见你喊疼,这会怎么就开始喊疼了?”他说着,下手力道大了点。乔桥觉得他是故意的,忍不住疼得嗷一声,下意识拿手打在那人手背上,“疼疼疼,轻点儿!”从没被女人打过的社会名流陆总:“……”他看了眼瞬间留下几道红印的手背,感慨这女人下手真狠,还真是只会抓人的小猫。但他的动作还是下意识放轻了些,乔桥解释说:“你懂什么?人命关头的时刻,注意力都在保命之上,哪儿有时间和精力管身体疼不疼啊,你见过一边打架一边舔伤口的豹子吗?受了伤的猛兽,都是事后安静舔伤口的。“豹子?猛兽?”陆汴忍不住笑了起来。他上下打量着乔桥,眼里是笑非笑的笑容。乔桥觉得自己被小瞧了,声音染上了几分恶气,“你笑什么?”陆汴敛睫垂眸,看她气得鼓起腮帮子,两只眼睛瞪得又大又圆,像一只发怒的小兽。可,莫名的让人觉得可爱。陆汴弯唇笑道:“很形象的形容。”乔桥看着他嘴边欠扁的笑容,总觉得这话哪里不对,她撅起嘴就要呛他,就在这时一阵悠扬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乔桥看到来电显示,扬起的眉毛,瞬间沉了下来,直接挂断。电话那端的陈云倩看着被挂断的电话皱眉,不接电话?难道……乔桥跟陆汴在一起?他的脸上浮现了一抹烦躁,为什么这个前妻生的女儿要给他惹麻烦?天底下这么多男人,为什么要跟程倩倩抢同一个,喜欢不该喜欢的男人?这时手机响了起来,是程高云打过来的。沈运谦看了一眼没有接,手机响了一会自动挂断了,没一会又响了起来,沈运谦扯了扯领带,接起来,声音温和道:“喂,老婆……嗯,你放心吧,解决完这件事情我就回去。”“……好,晚上酒会上少喝点酒,我晚点就去接你。”电话挂断后,再次给乔桥打了过去,乔桥握着一直响个不停的手机,在陆汴囧囧的眼神下,不情不愿接了起来,“喂,什么事?”沈运谦舒了口气,声音温和道,“乔桥,是我,你在哪,我有点事想跟你说。”乔桥的声音冷了下来,“我们六年前就没有关系了,我没有什么好跟你说的,就这样。”乔桥说着就要挂断电话,沈运谦急切道:“等等……乔桥,你看看你,常年不在国内,好不容易回来一趟,也不来看爸爸,上次见你还是一年前,哎!你妈也是狠心,你一个女孩子也忍心让你出国,孤零零的,我要去找你妈说道说道……”乔桥想到前几天还在医院躺着的乔母,咬牙道:“你在哪?我现在过去。”乔桥挂断电话,对开车的宋松说道:“宋助理,在前面的路口停一下。”车子在路口停了下来,乔桥打了一辆车,陆汴从车上下来问她要去哪里小说文学。乔桥看了他一眼,垂下头:“临时有个约会。”陆汴若有所思地看了她一眼,送她上车。……午后咖啡馆。乔桥一进门,沈运谦就看到了,他知道这个女儿有脸盲症,连忙站起来朝她挥手。乔桥看到后走了过去,在他对面坐了下来,开门见山冷声道:“我警告你,不要去找我妈,有什么事快说。”沈运谦端起咖啡,缓缓喝了一口,一脸温和说道:“……乔桥我怎么说都是你爸,你没必要这样防备我,其实,这么多年来,爸心里一直过意不去……”“废话少说!”乔桥冷声打断他,“有什么事快说,我没空听你在这里假惺惺表演!”“……”沈运谦放下咖啡,叹了口气,似乎很无奈开口道:“就是……那天在电话里跟你说的事情,乔桥,就算是为了你好,你跟那个陆汴分手吧,不然,程家的手段,我相信你已经见识到了。”乔桥讥诮出声,“你这么为程倩倩着想,在她眼里你不过程家养的一条狗罢了。”沈运谦脸色一白,“乔桥,你这么能说怎么刻薄的话呢?倩倩不是你想的那种坏女孩。”“呵呵,既然这样,那你让她自己去追啊,只要追得上就是她的本事,在本后耍一些见不得光的手段算怎么回事?”沈运谦被她直白的话语说得面色狼狈,“乔桥,倩倩……倩倩她其实也不想伤害你,还有你身边的人。”乔桥听得一股气涌了上来,看着沈运谦的眼神冷了几分。沈运谦在她发飙之前,赶紧道:“那个陆汴虽然有钱有势,但是这种人家最讲究门当户对,你一个普通女孩,跟他在一起是没有好结果的,他跟你在一起只不过是玩玩而已,这就是有钱男人的劣根性,最后受伤的是你,你知道吗?”“程倩倩就不怕受伤?”乔桥冷笑,“她就这么自信不会被陆汴甩掉?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她今年已经二十八岁了吧,女人的青春可是很宝贵的……”“这个你就不用操心了,总之你快点跟陆汴分手,你姐姐自然有办法把这个男人追到手。”沈运谦以为乔桥想通了,自负说道。乔桥冷笑了一声,心寒地看着他。四十八岁的沈运谦,似乎格外受岁月的眷顾,身材高大挺拔,细白的皮肤看不出一点褶皱,整个人容光焕发,气色极好,说他三十岁都有人相信。这就是为她来到这个世上贡献了一颗精子的父亲,可是却从来都没有给过她一分父爱,更是为了他的一己私利,枉顾她的幸福。十几年前为了更好的前程,把她跟母亲丢在了老家青山镇,六年前为了攀上程家,抛弃了她跟母亲,把身无分文的她们赶出家门。今天……又为了所谓的继女来求她离开陆汴。这个男人自私到了极点,这些话他是怎么好意思说出口的?别说自己跟陆汴不是那种关系,就算是,乔桥为了争一口气,也不会让这些人得偿所愿!她看着生于去年,一字一句说道:“你就死了这条心吧,我是不会跟陆汴分手的,有本事,你就叫程倩倩来抢啊!我奉陪到底!”沈运谦的儒雅的脸上冷了下来,虽然多年前就已经领教了这个女儿的绝情,却没有想到她这样刀枪不入,几乎到了六亲不认的地步。他眉头紧紧皱了起来,脸上温和的表情被冷漠取代,“乔桥,难道你就不怕我把这件事捅到陆家那边?陆家在南城扎根百年,这种世家最注重门第,这样一来,陆汴没有得到,还得罪了程家,你自己想想吧。”乔桥心里一震,虽然脸上依然一片漠然,心里的寒气却一股股涌了上来。她之所以震惊,是没有想到沈运谦为了达到目的,对亲生女儿也能做到耍这么无耻的手段。她冷冷一笑,沈运谦这个算盘打错了,陆家对她这个长媳不说疼到骨子里,起码还是有几分喜欢的。沈运谦却以为自己戳到了乔桥的痛处,忍不住笑了起来,轻声细语说道,“乔桥,爸爸知道,你是一个聪明的孩子,既然最后的结果无非是分手,那么早分晚分又有什么分别呢?免得闹到最后,还连累身边的人,你说对不对?”乔桥冷冷地看着沈运谦。见乔桥沈默不语,沈运谦又开始动之以情,“我听说你在国外的学业已经修完了,现在还没有找工作,你虽然在国外镀了一层金,但想要找到一份好工作也不容易,你虽然姓乔,但在乔家始终是外人,乔家能给你的东西有限,爸爸有实在不忍心看你到处碰壁找工作,爸爸认识几上市公司的老总,你看看……”“对了,我几年攒了一点钱……”沈运谦说着,从钱包里掏出一张卡,往乔桥手里塞。乔桥两指夹着那张卡,漠然的脸上突然露出一丝苦笑。她还记得六年前,沈运谦冷漠无情地将她们母女赶出家门,净身出户!别管她们的死活,从来没有来看过她这个女儿,没想到时隔六年,第一次主动掏钱给她竟然是为了程家……沈运谦见乔桥收下了卡,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乔桥,你程阿姨前几天还问起你呢,你毕竟是我的女儿,她还是挺关心你的,有空的话,来家里坐坐,那儿是爸爸的家,也是你的家啊,这些年,你这孩子就是太倔了……我有事,先走了。”事情得到了圆满解决,剩余亲爱呢心情愉快,伸手推了推眼镜,拿起手提包就要走。“等等!”乔桥突然开口叫住他。“还有事?”沈运谦转头疑惑地看着她,难道这丫头要跟他讨价还价?“你的卡忘了拿。”乔桥两指高高夹起那张银行卡,眼中渐进泛起猩红,“既然六年前我们断绝了关系,你小说文学让我们净身出户,我们母女流落街头,那么现在……我就不会要你一分钱!”沈运谦一愣,那张卡已经在乔桥手中断裂,狠狠砸在他身上。卡片锋利的裂口擦过沈运谦的脸颊,留下一抹红痕。沈运谦被砸了个措手不及,乔桥的声音冷冷响起,“至于陆汴的事情,你告诉她,我会亲自找她谈。>>>>完整版在线阅读<<<<
上一篇:为了高考答应了儿子:能让你湿到不行的小说
下一篇:他疯狂地在她体内冲撞:和男友开了无数次房

猜你喜欢


车上他揉我奶好爽:岳的下面好紧好爽

车上他揉我奶好爽:岳的下面好紧好爽

虎哥伸手,抹了一把脸,招了招手。两个手下立刻走了过来。&ldquo;说,动手的有多少人?&rdquo;&ldquo;虎哥,就一个。&rdquo;&ldquo;一个?&rdquo;虎哥睁开了眼睛,好似一头猛虎,气势逼人,&l...

洗手间激烈大尺度:高冷受被弄哭高H

洗手间激烈大尺度:高冷受被弄哭高H

车内,乔桥强撑着坐起来,与车外的陆汴对视一眼。陆汴上前一把将她横抱起来,把乔桥抱进自己的车内,问她,&ldquo;你怎么样?&rdquo;眼见着车子就要开走,巴克扒开车门,自来熟跳上车,朝乔桥...

小喜这么多水还说不要:把她给老子扒了

小喜这么多水还说不要:把她给老子扒了

终于请到救兵了!李信激动不已,能请到陈家的人,他还怕救不下李家吗?呼吸急促,回到楼下,李志承一下就站了起来,手上拄着一根拐杖,&ldquo;怎么样?&rdquo;&ldquo;爷爷。&rdquo;李信激动,指...

受整晚含着攻不放:他会议室在桌下含着B

受整晚含着攻不放:他会议室在桌下含着B

“哥,你说那个黄光怎么会和陈家拉上关系的,陈三少爷竟然找我们老爸,让他告诉我们不要去找黄光的麻烦,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沈武的脸上满是不爽。沈家的天河集团在望城算是数一数...

下面都已经湿成这样:男女主超污巨细小说

下面都已经湿成这样:男女主超污巨细小说

“一千万?”一时间,黄成觉得自己手里的卡变得无比的重。“老哥,只是一千万,不用这么惊讶吧,以后我们还会有十个十千万,百个一千万的。”已经有了两个亿的黄光,对一千万有些不看在眼...

离婚前夜我使劲要她:小妖精舒服吗 肉 高H

离婚前夜我使劲要她:小妖精舒服吗 肉 高H

陆汴似笑非笑地睨着他,乔桥有些不自在地冲他讨好地笑了笑。梅婷婷看着这两人眉来眼去的,都快要气死了,她一向被人吹捧惯了,在这个圈子里,勾心斗角的戏码听得也多,但在她面前这样单...

励志文章

  • 微信公众号
  • QQ交流1群
  • 手机版访问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