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辰美文网

当前位置:首页 > 伤感文章 » 正文

乱辈真实故事:肉体拍打撞击出黏腻水声

时间已经到了中午整点,宴会上早已经宾客满席。众人的目光已经不在罗天堑和顾伊人身上了。刚才的事情,最多对小说文学于大家来说是一个插曲。现在的话题,绝大部分都在蜀都的团队上。其次是这个工程的竞选标准,最后才是各个家族公司之间的关系走动。顾伊人忐忑又小心谨慎的表情,让罗天堑看的有点儿出神。这样的表情,这样的情绪,不应该出现在她的身上。她本应该做一个千金大小姐,本来是掌上明珠。却为了自己先等待了五年,摒弃了所有追求者。又因为自己苦等了后五年,整整十年,她都没有过一天的安稳日子。“伊人,我欠你一场婚礼。”罗天堑忽然说道。顾伊人抬起头,她眼眶却忽然红了“等这个工程交到你的手中,我就还给你一场西蜀最好的婚礼。”罗天堑的声音朴实无华。顾伊人泪流满面。她又一次觉得幸福来的太突然,突然到这一切都不真实,陌生。就在这时,一个磁性而又沉稳的声音响起。麦克风的声音让整个大厅都安静了下来。“没想到,临时举办的一场宴会,竟让能够请来雅都市这么多名门望族,商界巨擘。”钟奎站在后方的看台上,一身笔挺的西装,沉稳的表情,在上百家族面前,依旧镇定自若。同时,他的话语也给足了在场家族和公司的面子。名门望族?只是雅都市的家族而已,面对西蜀来讲,还远远称不上名门望族。商界巨擘,也还差了不止一个台阶。可并不是所有家族都会有这种心态。一些一流家族和雅都市名列前茅的上市公司,就是笑容满面。他们觉得钟奎的话,简直是中肯又中听到了极点。顾伊人迅速的抹了抹眼泪,抬头看向看台的方向。她没有回答罗天堑的话。罗天堑并没有逼着顾伊人马上答应。他也将视线移到了看台上。钟奎微笑着继续说道:“想必诸位家族,公司,大部分都已经知道这场宴会的目的。”“有一位功勋堪比开国将领的大将,将要回归故里,雅都市,就是他的故乡。”“此位将领为西蜀征战十年!甚至有誓言,血洒北疆外,忠骨埋阵前!”“为此他抛妻弃家!便是至亲去世,也未曾回的家乡看一眼。”“他舍家为国,终于为西蜀北疆,荡平外敌!保边关安宁!”钟奎脸上的微笑消失不见了,他眼眶微微泛红,说话之间脸上的皮肉都在颤动!句句话发自肺腑!字句铿锵!场间所有家族,全都寂静无声。“古有将军百战死,壮士十年归,如今边关平稳,无敌来袭,大将萌生退意。”“蜀都北疆百年战乱,今有他一人平定,他早已成边关将士儿郎心中的军魂!”“蜀都没有同意他的退伍请愿。”“对于西蜀来说,只要军魂存在,军心永远常胜!有此大将存在,边关更是不会有任何危急。”“可这对于那位大将,以及其家人来说战天大帝,这是不公平的。”“蜀都深知,此将已为了国,放弃了家,如今却不让将士回家,这很自私,也更是牺牲。”“古往今来,诸多名将都有宅院宗祠,以便后人瞻仰。”“所以蜀都要在大将故居修建园林行宫!大将每年会返乡休假,直至他真正的卸下戎装。”话至此处,钟奎的脸上竟然流下来了两道浑浊的泪水。
场间有不少人也落泪了。西蜀男儿多骁勇。不只是普通家庭,就连家族之中也喜欢将孩子小辈送去军中磨炼。不过他们去的都是战备军营,训练两年便会回家。也有人从戎之后,常年留在部队之中。像是罗家,将参军作为小辈必须遵守族规的家族很少。可蜀都大部分的家庭三代之中,都有人参军!他们能够切身体会到思念亲人在军中安危的那种日.日不安。三年两年,便是如此,一去十年,又该如何煎熬下来?顾伊人又流泪了,她望着看台,虽然一言不发,但是钟小说文学奎的话语,也说到了她内心的柔软之处。罗天堑表情没有丝毫变化。心中却微微暗叹,蜀都为了留下他,花费的心思不少,对于一个国来说,已经做的足够了。他没有恃宠而骄,也没有彻底退伍,若边关危急,他会回去,对于他来说,也做到了最大限度的保家卫国。钟奎大概沉默了几分钟没说话。场间也安静了几分钟,没有任何嘈杂的议论,只有一些人默默流泪。当然,不是全部人都感动。也有相当一部分人没什么感觉。不过他们却拿捏的住什么时候该说话,什么时候不说话。“蜀都有愧于他,这座园林行宫修建的的款项,已然是这位大将战胜敌寇,所得来的赔偿。”“一半用作边关军费,犒赏三军,一半用作园林修建,以供后人瞻仰。”“筛选施工的公司,蜀都会有几个要求。”“第一,来自于雅都市本土家族,未曾有任何违背法纪之事。”“其二,祖上无任何通敌叛国之罪人。”“其三,现今有将士,为西蜀做出巨大贡献。”“家族的实力,公司的实力,不再考量范围之内,蜀都会权利配合,也会调动相应资源。”“忠臣名将之居所,也将有忠烈之家去修建!”“当然,若是有蒙骗的行为,蜀都将会谴责,并且追究其相应责任!”钟奎话音落下,不知道是谁开始鼓掌。场间顿时爆发出来热烈的掌声。只不过,这自然是有人欢喜,有人心忧。很多家族自持实力强盛,可钟奎的话,却让他们望而却步……人群之中的罗天俊,双眼却陡然一亮:“忠烈之家!这不就是在说罗家么?”毕竟昨天,罗家才获得了忠肝义胆的牌匾!试问什么家族,能够获得蜀都赠送的牌匾?雅都市里面,也只有罗家每一代都有人从戎!一时之间又想到了罗天堑。罗天俊心里面更气恼,罗天堑这个废物,不只是十年在部队一事无成,害的家族丢脸。刚才更是连着得罪了两个家族!李贵胄的珠宝行业遍布雅都市,甚至蔓延去了别的城市,他黑白通吃。欧阳家族更为直观,雅都市的第一家族。他们要是对罗家下手,罗家绝对吃不了兜着走。思绪至此,罗天俊已经决定,无论如何都必须要老爷子将罗天堑逐出家族!这样才能够消他心头之恨,也能化解罗家的危机。
而顾老太此刻,却眉头微微皱起,随即她轻声说道:“怜儿,明天将你杨武都叔叔请到家里来,我要和他商议事情。”杨武都,并不是顾家的直系亲属,不过他却娶了顾家的旁亲,说到底能够和顾家拉上关系。顾家是商贾之家,顾家的家族信条就是商不从政,亦不从军。明显,这蜀都的要求他们达不到。可要是杨武都能够以顾家的身份去见一下蜀都的人,这一次的工程,非顾家莫属!就在这时,钟奎做了个安静压下的手势。场间的议论和掌声逐渐平静下来。“蜀都的考量颇多,也相信诸位家族之中,定然有忠烈之家,余下我们会花费一点时间,去调查各家族的履历,诸位家族若是担心我们调查的不够深入,可以将家族之中从戎族人的信息送到这雅女玉都酒店之中。”“我们会郑重对待。”钟奎笑容满面。“至此,我的话已经说完了,大家可以品尝一下宴会美酒,这有我私人珍藏的好酒,市面上可有价无市。”钟奎下了看台,又是一阵掌声欢送。顾伊人从出神之中终于清醒过来,她喃喃道:“忠烈之家,罗家昨天获得的牌匾,刚好吻合。”“罗家的机会很大。”罗天堑摇了摇头,微笑道:“谁都没有胜算,这个工程是咱们的。”顾伊人又愣住了,因为罗天堑的话语太笃定。她笑了笑,也没有继续多说什么。对于罗天堑的表现,她已经很满意了。不惧强权,不惧对方家族势力,在众人面前替她找回了颜面。同样这也会让他们遇到麻烦,可这证明了罗天堑对她的态度。“走吧。”罗天堑站起身。顾伊人也起身,两人正要离开,人群之中忽而分开了一条路。钟奎径直走来,他手中还捧着精致古朴的酒盒。众人的目光,顿时就落到了罗天堑和顾伊人的身上。他们本以为钟奎也要去教训罗天堑,毕竟之前欧阳家族被除名了,罗天堑还弄断了欧阳凌的手指头。可钟奎的态度,以及他拿着的酒盒,却完全不像是那么回事儿。“……我猜的没错的话……那是百年国茂……这一瓶,上百万,有价无市……”“岂止是有价无市,你没看到盒子上面的特供字样么……还有私印。这是国酒大师张醒酒出品的国宴酒……”“他……该不是要送给罗天堑和顾伊人这瓶酒?”“绝不可能……他们也搅乱了宴会,罗天堑还打了李贵胄,钟奎肯定是还要见别人,先来驱逐他们。”议论的声音戛然而止。钟奎已经停驻在了罗天堑和顾伊人面前。顾伊人脸色略有不自然。罗天堑则是表情平静。钟奎满脸微笑:“罗先生,顾小姐,我刚才得知在宴会上发生了不愉快的事情。”“对于闹事的人,我们已经将其从整个工程筛选除名了。”“这瓶酒是钟某珍藏,送给两位,还请两位原谅刚才宴会上的不周到。”顾伊人的表情变成了惊讶。罗天堑点了点头,轻声在顾伊人耳边说道:“收下吧。”顾伊人更是心中忐忑无比,始终曾经是顾家大小姐,心里面忐忑,脸上自然可以处乱不惊。收下来了钟奎的酒,钟奎更是笑容满面。“听闻顾小姐开了一家建筑公司,罗先生亦然是年轻有为,钟某改日定要来拜访参观。”“此刻钟某还有事物在身,不陪同两位了。”“谢谢钟理事。”顾伊人轻声道。钟奎干净利落的转身离开。>>>>完整版在线阅读<<<<
上一篇:儿子的几把好大:玩弄已婚人妇做爰小说
下一篇:我被强奷但很爽经历:撅着扒开肥白的屁股

猜你喜欢


乱辈真实故事:肉体拍打撞击出黏腻水声

乱辈真实故事:肉体拍打撞击出黏腻水声

时间已经到了中午整点,宴会上早已经宾客满席。众人的目光已经不在罗天堑和顾伊人身上了。刚才的事情,最多对于大家来说是一个插曲。现在的话题,绝大部分都在蜀都的团队上。其次...

儿子的几把好大:玩弄已婚人妇做爰小说

儿子的几把好大:玩弄已婚人妇做爰小说

陈大陆笑着道:“这是我的司机阿威,这是我的朋友黄光。”两名男子点了点头,来这里的都是有身份的人,带个把保镖也是可以的,接着一个人留下,一个人带着陈大陆三人往里走,边走边道:“陈...

车上他揉我奶好爽:岳的下面好紧好爽

车上他揉我奶好爽:岳的下面好紧好爽

虎哥伸手,抹了一把脸,招了招手。两个手下立刻走了过来。&ldquo;说,动手的有多少人?&rdquo;&ldquo;虎哥,就一个。&rdquo;&ldquo;一个?&rdquo;虎哥睁开了眼睛,好似一头猛虎,气势逼人,&l...

洗手间激烈大尺度:高冷受被弄哭高H

洗手间激烈大尺度:高冷受被弄哭高H

车内,乔桥强撑着坐起来,与车外的陆汴对视一眼。陆汴上前一把将她横抱起来,把乔桥抱进自己的车内,问她,&ldquo;你怎么样?&rdquo;眼见着车子就要开走,巴克扒开车门,自来熟跳上车,朝乔桥...

小喜这么多水还说不要:把她给老子扒了

小喜这么多水还说不要:把她给老子扒了

终于请到救兵了!李信激动不已,能请到陈家的人,他还怕救不下李家吗?呼吸急促,回到楼下,李志承一下就站了起来,手上拄着一根拐杖,&ldquo;怎么样?&rdquo;&ldquo;爷爷。&rdquo;李信激动,指...

励志文章

  • 微信公众号
  • QQ交流1群
  • 手机版访问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