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辰美文网

当前位置:首页 > 伤感文章 » 正文

我被强奷但很爽经历:撅着扒开肥白的屁股


“如果老太太真的吃了药,或者说,顾怜儿没有在药上动什么手脚的话。”“来找你的,应该是你父亲。”罗天堑看着窗外,顾怜儿还在马路对面没走。“当然,话也不绝对,万一老太太爱怜她这个小孙女,让她来呢?”“总归我们先等上几天,不会有事,如果老太太,或者你父亲没来,我们就请来药回春去顾家。”罗天堑的话语笃定,顾伊人心中更是喜悦无比,脸上也终于有了笑容。她也很聪明,只要药回春能够来,能治好奶.奶.的病,她就一定能够回到顾家。而且现在罗天堑要她做的事情,如果真的成功了。顾家绝对不会觉得丢人。顾伊人内心开始忐忑了起来。罗天堑说的,真的不是天方夜谭吗?可怎么样的战友关系,才能够将这样的工程直接拍板给他们一个最快也要今下午才成立的空壳公司?罗天堑踩了油门,往前开车。“咱们去哪儿?”“去银行。”“去银行做什么?”顾伊人茫然。“刚才租房子刷光了你的卡,要将我的钱转存到你的卡里面,然后做一份资产证明,刚才签约小姐已经和我们说了,下午会需要用得上。”“不用把钱给我……”顾伊人微咬着唇。罗天堑却笑了笑:“你是我老婆,钱不交给你,交给谁?”况且你比我会经营公司,我是一个莽夫,我只能够尽我所能证明我不是一个废物,以后公司要靠你来管理,才能够让我们真的不被罗家,以及顾家看不起。”
顾伊人不说话了,看着窗外。她眼眶有些发红,罗天堑那句话:“你是我老婆。”让她心里面很触动。同样,她也更疑惑和不安。她怕失望,更怕罗天哲骗他,所以她还是不敢真的去相信。……天府商业办公楼下。站在路边的顾怜儿,眼看着顾伊人和罗天哲的车消失在视线之中。她狠狠的跺了跺脚,一脸气愤。昨天晚上,顾伊人被赶走之后,老太太根本没有想去吃那盒地上的药。她去捡了回来,仔细研究了之后,发现药盒之上的印章,真的是药回春的私印!并且她还连夜找了好几个相关的大夫询问。对于那些大夫来讲,药回春就是传说,就连他给人开药留下来的盒子,都是反复研究观摩的珍品!顾怜儿得到的回答,都是一个。盒子是真的!所以顾怜儿将药取了出来,换上了精美的包装,天不亮就哄着老太太吃了下去。老太太果然当时哮喘就有所好转,在顾家的私人医生替老太太检查身体之后,更是惊叹的说老太太吃下去的是神药!不过,老太太的病症太重,一枚药效不够,要是再有一枚,或是有制药的大夫亲自来,肯定会病痛全消!老太太更是喜悦,奖赏了顾怜儿不少东西,让她务必要将大夫请来。顾怜儿这才形喜于色的找到顾伊人。她本来认为,当她说出那番话之后,顾伊人应该感激涕零的拿出来药回春联系方式。却压根没有想到,顾伊人竟然不理她!而且罗天堑说的那些话,更是句句针锋相对,将她的那些小心思完全揭穿,没有任何一丝余地!顾怜儿觉得很丢人!更是气愤恼怒!“我就不相信,只有你们能找到药回春!我就找不到!”顾怜儿又跺了跺脚。不知道她想到了什么,嘴角带上了一丝笑容,走向了路旁的粉色玛莎拉蒂。……“天堑,你的银行卡,是这里的?”雅都市,大华银行门前。两座巨大的黄金狮子,坐落在大华银行大门外。金狮子外面有钢制的笼子,分别有四名保安站在两侧。大华银行,是西蜀最为尊贵的私人银行。在大华银行开卡的最低标准,是一千万存款!可罗天堑怎么可能有一千万?他从戎十年,回来更是善做主张,甚至还被上司特地打电话给了杨武都,在罗家面前将他狠狠痛骂了一顿。顾伊人现在还记得清楚,杨武都说的那些话。他说罗天堑十年只上过一次战场,受伤就要求退伍。他瞧不起罗天堑这样的兵。小说文学顾伊人一脸不自然,她甚至已经有些觉得,罗天堑是在说大话了。“卡不是大华银行的,那个银行,只有在蜀都有,我来这里,是因为大华银行可以办这个业务,我也要给你开一张大华银行的卡。”罗天堑开口说道。顾伊人松了口气,原来罗天堑没有故意骗她。那肯定就是罗天堑不知道大华银行的标准。“我们换一家银行吧,转存的业务,什么银行都可以办理,大华银行的存款标准,是一千万。咱们拿不出来那么多钱。”顾伊人小声的说道,她伸手拉住了罗天堑的手腕。堂堂顾家的大小姐,若是在五年前,她怎么会拿不出一千万?曾经她使用的卡片,就是大华银行的卡。就在这个时候,忽而一阵刹车声响起。下一瞬,一辆大红色的跑车带起一阵劲风,停在了罗天堑和顾伊人身边。下车的是个约莫二十七八岁的男人。他穿着一身价值不菲的定制西装,更是一脸惊讶的表情:“伊人?”
“欧阳奕?”顾伊人面色不太自然了起来。欧阳奕笑容满面:“还真的是你,我隔着老远觉得很像,没想到能在这里看见你。”“雅都市很小,可对我们来说,还真的是很大啊,都五年了,这才是我们第一次见面吧?”
欧阳奕伸出手。顾伊人没有伸手,而是歉意的笑了笑:“不好意思,我和我老公还有事情要去银行。”她伸手挽住了罗天堑。欧阳奕面带微笑:“罗天堑?罗家三少爷,我昨天就听说你回来了,不过好像在罗家的情况不太乐观?”
欧阳奕的手移动到罗天堑面前。罗天堑伸出了手,握了一下。“看来你很关心我?”罗天堑当然认识欧阳奕。他曾经是顾伊人的追求者,甚至说服了顾家联姻,将顾伊人嫁给他。如果不是五年前他刚好回家,和顾依人结婚领证。恐怕顾伊人就会被.迫嫁给欧阳奕了。欧阳奕笑容满面:“你娶了伊人,却愧对了她那么多年,我当然很关心你,比如你在战场上是否遭遇不幸,或者发生什么其他变故。我都时时刻刻在关注。”“只不过一直没有得到你的消息,本来我也以为你没当兵,不过昨天知道你十年没上战场,打听不到你的消息,就很正常了。”
欧阳奕的言语之中没有丝毫锋芒,不过却狠狠的奚落了罗天堑一番。并且,他的手还用力的捏了罗天堑一下。“哦?那恐怕让你失望了。”罗天堑平静回答。欧阳奕却笑着收回了手,说道:“倒是没有什么失望,你现在回来了更好,我本来还打算去罗家一趟呢。”顾伊人脸色微微有些变化。罗天堑面色更平静如水:“欧阳家族和罗家向来没什么交集。”“呵呵,自然,罗家只是一个不入流的小家族,欧阳家是看不上的。”“不过我给你备了一份重礼。”“只要你离开伊人,我送你三千万,再给你一家公司,以后欧阳家族就是你的后台。你看我的礼,如何?”
顾伊人眉头紧皱了起来,她正要说话。欧阳奕却继续说道:“同为男人,我当然知道被无数人指着鼻子骂废物有多难受,如果我是你,恐怕去死的心都有了。你何必这样耽搁伊人?只要你答应离开伊人,刚好这就是大华银行,我立刻给你三千万,怎么样?”欧阳奕指了指大华银行的大门,更是表情微笑:“一千万才可以在这里开卡,三千万,凭你在罗家的身份地位,怎么都不可能拿得到。”“只要你答应我的条件,三千万唾手可得,你还是我欧阳家的座上宾,如何?”
“够了!欧阳奕!”顾伊人已经听不下去了。她从来没喜欢过欧阳奕,也瞧不上欧阳奕,他如此奚落罗天堑,不管罗天堑现在感受怎么样。她很不舒服,不舒服到了极点。甚至她还觉得慌张羞愤。因为罗天堑才回来两天,先是罗天俊的纠缠,现在又遇到了欧阳奕,罗天堑会不会多想?欧阳奕表情诚恳无比:“伊人,我不敢保证我比所有人好,可我一定强过罗天堑。”
“你在顾家的处境也因为罗天堑变得那么糟糕,只要你愿意,老太太会亲自来接你回家的。”“你为了这样一个男人,不值得啊!”欧阳奕重重的叹了口气。
罗天堑却拉过顾伊人的手,直接朝着大华银行的楼梯上走去。他没有和欧阳奕说话。因为和欧阳奕没有什么好说的。三千万算什么?欧阳家也只是一只蚂蚁而已。即便是西蜀最大的家族在他面前,也绝不敢那样说话。欧阳奕没资格在他面前蹦跶,更没资格让他出手一下。顾伊人也是松了一大口气,她还真的还怕罗天堑直接动手,这样的话肯定会让欧阳奕有所把柄。欧阳家权势大,生意广,但凡有机会,肯定会整罗天堑。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两人已经走上了台阶,进入了大华银行的正门了。“欢迎光临大华银行。”顾伊人赶紧停了下来。“天堑,我们走错地方了……”她低声说道。曾几何时,顾家的大小姐进大华银行也需要这么慌乱?只是她的卡,早已被老太太收回去了五年。“没走错,就在大华银行办理吧,雅都市只有这里可以办。”“顾小姐,您要办理什么业务吗?”清脆悦耳的声音响起。这声音让顾依人更心慌了,抬起头就看见一个身穿西服的女经理走近,她一副标准的空姐笑容。“顾小姐很长时间没有来大华银行了,不知道有什么能够帮到您?”顾依人正要说没事。罗天堑将那张白色的卡片递给了女经理。“我要新开设一个账户,将这张卡里面的所有钱,全部转入到账户中。”女经理眼前一亮。可她看到银行卡的时候,脸色却微微变化了一下。七位数的银行卡?即便是大华银行和其他银行二十位的卡号不同,普通卡也是十三位数。不同的等级的vip,卡号也有不同程度的缩减。最高等级的卡片,账号位数也有九位。这张卡不但只有七位,甚至卡片通体白色,没有银行标记,甚至连芯片都没有……这肯定不是大华银行的卡片。甚至……这不是一张银行卡……女经理自信自己从事银行工作近十年,所有银行的卡片都认识,直接肯定,这绝不是银行卡。“先生,您可能拿错了,这不是银行卡。”
女经理脸上笑容不减。这男人身边的是顾家小姐,不存在会戏耍她。罗天堑眉头却微皱了一下,说道:“你不认识这张卡?叫你们这个银行最高级别的经理过来吧。”女经理的笑容变得勉强了很多:“先生,您再看一眼,确定一下,您是不是拿错了。这张卡片上没有银行标记,也没有芯片,的确不是银行卡。就算我叫来区域经理也无法替您办理。”就在这时,一个讽刺的声音响起:“呵呵,罗天堑,你躲得倒是很快,不过你知道在大华银行办理业务,要多少钱才能开卡么?”“你一个普通的战士,在家族之中被排挤的少爷,拿得出来一千万?”“是我的话说的太重,刺痛了你可怜的自尊心,才让你昏了头,进了大华银行?”这声音不但讽刺,还带着一股阴阳怪气。说话的正是刚才没有被罗天堑搭理的欧阳奕。他语气也不再客气,直接奚落嘲讽了起来。女经理本能的笑容满面,喊了一声:“欧阳少爷。”同时她也愣了一下,面前这男人,只是一个普通人么?可他身边还跟着顾家大小姐,又怎么会太普通?顾伊人咬着下唇,拉了拉罗天堑的胳膊。罗天堑深吸了一口气说道:“我们走。”顾伊人松了一大口气,她也顾不得丢人了,拉着罗天堑就走出了大华银行。身后却传来欧阳奕爽朗的笑声。“罗天堑,我的承诺依旧有效,要是你后悔了,就来欧阳家族找我。”
罗天堑眉头微皱,的确,欧阳奕就是一只蚂蚁,可蚂蚁不停的往腿上爬,也会恶心和脏。尤其是这欧阳奕还有一双翅膀,嗡嗡的在耳边不停的煽动。往楼梯下走去,顾伊人安慰的说道:“没什么,咱们去一家小银行就能办理了,欧阳奕这个人仗着家族,狂妄自大。”转眼间,两人上了车,不过罗天堑却没有发动油门,而是轻声说道:“我们不走,等会儿会有人出来给我们办理业务的。”顾伊人面色不自然了起来,她正要说话,罗天堑却笑了笑,说道:“我有个朋友,刚好认识大华银行的高层。”
说话之间,罗天堑就拨通了贺子龙的电话号码。当然,他没有让顾伊人看到拨号界面。顾伊人欲言又止。这会儿她觉得罗天堑说的话,越来越不真实了。之前说他认识蜀都团队的人,里面有他的战友,可以拍板工程。现在带她来大华银行,说只有这里可以办理他银行卡的业务。可大华银行的经理,却说他的卡并不是银行卡……顾伊人并不怀疑大华银行经理的水平,在金融界,大华银行已经算得上是行业之中的标杆了。顾伊人不说话了,她咬着下唇,强忍着心头的失望。她已经决定,等罗天堑打完这个电话,就直接戳穿他。她不想看到罗天堑这样装下去。她只是个女人,罗天堑一件事情说多了,她总会相信。她不想再失望。至少她现在能确定,罗天堑真的求得到药回春的药,即便他没有其他的本事,只要能够将药回春请到顾家,治好老太太的病,也可以改变他们两个现在的境地。罗天堑的电话,也在滴的一声之后被接通。“喂,血龙。”罗天堑的声音平静。电话那边的贺子龙,声音都凝重了很多:“王座,您有什么事情?”
平时他接到罗天堑的电话,除非什么重大任务,他都不会叫军中代号。“我在雅都市的大华银行,遇到一些麻烦,你给我的那张卡,他们不认识。”
“我马上去联系紫星银行,让他们联系大华银行,王座,您稍等一下!”“五分钟之内……不!三分钟,我马上处理好!”电话挂断了。罗天堑对顾伊人笑了笑:“等三分钟,马上会有人出来的。”顾伊人没接话,她看着窗外大华银行的两座金狮子。心里面却在喃喃自语:“再等他三分钟吧,然后再和他说破。”与此同时,大华银行的大厅之中。“欧阳少爷,您需要办理什么业务,我替您服务。”
之前的女经理,满脸笑容的对欧阳奕做了个请的手势。欧阳奕正要说话。忽而,左侧的行长办公室,猛然冲出来了一个四十多岁,西装革履的男人。他面色有一丝慌乱,快步的走到了大厅中间,左右张望了一下。接着,他声音就难听到了极点:“刚才是谁接待了一位客人,说不认得他的银行卡?”
“人呢?赶紧给我滚过来!”
女经理脸色微变了一下。欧阳奕也眉头紧皱了起来。那中年男人,赫然是这雅都市大华银行的行长朱振华,凭借他的身份,即便是一些一流家族的家主,都要平等对待,此刻他竟然冲出来……要找罗天堑?“欧阳少爷……您稍等我片刻……”女经理脸色不安。她迅速走到了朱振华面前。“行长……我刚才接待了一位客人,他给了我一张七位数,没有芯片的卡……”女经理的声音不安。朱振华瞪了她一眼:“我等会儿在处理你!客人呢?”女经理心里咯噔一下,指了指大门的位置:“他们走了……可行长,那张卡不是银行卡啊……”朱振华根本就没有搭理她,急匆匆的朝着大门之外走去。女经理身体晃动了一下,脸色顿时煞白。刚才虽然她没有多说什么不好听的话,可是她将客人拒之门外……现在行长都跑出来了,刚才那张卡,肯定是一张规格极高的银行卡。忽然,女经理噗通一下跌坐在了地上,她声音都哆嗦了起来:“紫……紫星银行?”她忽然想起来,西蜀有一个极为特殊的银行,他们的卡片就是特殊的七位,那银行只有在蜀都有,其他城市,大华银行是唯一的门户。十余年前,她进入大华银行的时候,第一堂培训课讲解的就是紫星银行的特殊卡片…&综艺巴士hellip;时间过得太久,她已经将这些忘得七七八八。她本来有机会接待这样的客人,结果却将其拒之门外……三分钟过得很快。不过对于顾伊人来说,却有些煎熬。她正在想着什么样的措辞,既能够保证了罗天堑的自尊心,同样也能够让他清醒过来。就在她准备说话的时候,车窗上忽而传来一阵轻微敲击的声音。顾伊人打开了车窗。看到了一张赔笑而且恭敬的脸。“朱小说文学……朱行长?”顾伊人是认识朱振华的,因为朱振华到顾家做客了好几次。朱振华也愣了一下,因为他不知道,顾家小姐竟然也在场。此刻他心里面恨不得马上开除了那个经理。都有顾家小姐在场了,为什么还要去质疑一张银行卡的真伪?难道就不会找更高级的管理来看?“顾小姐,好久不见。”朱振华脸上的笑容更谦恭了,接着他做了个请的动作:“贵客,刚才使我们前台经理弄错了,您请移步,我帮您办理您想办理的业务。”顾伊人呆住了。她以为自己听错了。朱振华可是雅都市大华银行的行长,他的身份地位不低,竟然因为罗天堑的一张银行卡而跑出来?罗天堑……难道真的认识大华银行蜀都的高层?罗天堑表情没什么变化,伸手将卡片递给了朱振华。“开一张你们大华银行的卡,将这张卡里面所有的钱,都转入进去,户头是顾小姐,你们银行应该有她的资料,我们就不下车了。”朱振华眼中一喜,这客人不但没有为难他,甚至还要继续办卡!这让他心里松了一大口气,想着刚才那个电话的内容。差一点儿……他这个行长就没了……“贵客,稍等我几分钟,我马上给您将卡送下来!”朱振华掉头离开。顾伊人愣了半晌才反应过来。她咬着下唇,眼中都是震惊,呆呆的说道:“你的战友,是什么人?刚才那张卡……”罗天堑笑了笑,说道:“他和我关系很好,我救过他的命,那张卡是他给我办的。”
顾伊人紧紧的捏着衣服。五分钟不到的时间,朱振华就跑了下来,将银行卡递给罗天堑之后,又给了顾伊人一个很精致的封装袋。“顾小姐,密码是您原来那张卡的,大华银行24小时无休有管家客服,您有什么需要,也可以随时联系。”罗天堑踩了油门,车子朝着前方行驶而去。朱振华则是恭敬的站在原地,一直等两人的车消失在视线中,这才急匆匆的转身上了楼梯。一旁的红色法拉利跑车里,欧阳奕脸色很不好看。不只是因为,他全程几乎都被罗天堑无视。而且罗天堑,竟然真的在大华银行办理了业务。甚至还是行长朱振华亲自追出来的……这令他毫无心情再留在这里。顾伊人拆开了封装袋,更是惊呼了一声,那模样,像极了一个拆开意想不到礼物的小女孩儿。静静躺在封装袋里面的银行卡,赫然是大华银行最高规格的紫金卡。就在这时,罗天堑的电话响了。“王座,蜀都方面的团队,说您还没有去拿印章文书,他们先行做主,今天晚上要设宴请雅都市所有高级公司总裁和家族的掌权人,公布这个工程,然后宣布投标需要内定。”“这样就会方便您将工程交给夫人。”贺子龙的话语格外恭敬,尤其是对顾伊人,已然直接称呼夫人了。“您要以普通身份出席,还是说,以工程项目总监的身份?”“我会和伊人去的,不用太张扬。”罗天堑说道“那我将地址发给您,您不需要邀请函,直接进入即可。”“我战友打电话了,今下午他们要宴请各个家族,并且公布这次工程投标内定,咱们将公司注册完成,就去参加宴会。”罗天堑笑容柔和。顾伊人已经不觉得罗天堑说的话是天方夜谭了。只是她还是感觉在做梦,做梦到没有清醒过来。同时,她脑子里面已经全是疑问,想要问罗天堑,他真的是一个普通的战士?一个普通的战士,怎么会有这么大的人脉?而且她还是不敢相信,那么重要的一个工程,真的会交给她?……晚上六点半。雅女玉阁国际酒店楼下。八十八层的摩天大楼,格外的气势磅礴。酒店的停车场,豪车无数!下车的人,身份更是非富即贵,他们全都自信满满,极有腔调的走入了酒店大门。罗天堑和顾伊人的车,只是一辆国产品牌,最多不超过二十万的价格。在这一堆车辆之中,已经不简单是普通来形容。场间的车,最廉价的一辆,零头都比这辆国产三厢车价值高数倍。罗天堑挽着顾伊人下了车。走向酒店大门的时候,顾伊人明显很慌乱。因为她害怕被拦下来。经历过在罗家门前,保安拦住罗天堑,顾家门前她自己被拦下来之后,这已经给她了一种心理压力。罗天堑倒是面色一如既往的平静如水。在酒店大门之前,保安并没有检查请柬,只是象征性的站在那里。进电梯的时候,顾伊人手心都是汗水。与此同时,在停车场之中。罗天俊手上挂着绷带,脸上阴云一片。他刚才亲眼看到罗天堑和顾伊人走进了酒店大门。他没有料到,顾伊人竟然真的辞职了。那么果断的就离开了罗家的公司,他之前所有想要得到顾伊人的计划,全部都付诸东流。胳膊还在隐隐作痛,罗天堑在他车上狠狠动手的一幕还历历在目。今天早上他本以为胜券在握,却落得一场空。本来他也收起来了心思,准备先着手面对这个二十亿的大工程!却没想到,在这里竟然还能看到罗天堑和顾伊人!“呵呵,你们以为今天这宴会,谁都能参加?”“罗家就一份请柬而已,丢人现眼。”自言自语之中,罗天俊微笑着走下了车。他故意落后了一些,走在罗天堑和顾伊人后面,就是想看到这两个人被拦在顶层的宴会入口时候,有多丢人!甚至他都想好了,等会儿怎么在众人面前奚落罗天堑,出一口恶气!>>>>完整版在线阅读<<<<
上一篇:乱辈真实故事:肉体拍打撞击出黏腻水声
下一篇:办公室撅着调教羞辱:你就可尽的弄我们娘俩

猜你喜欢


乱辈真实故事:肉体拍打撞击出黏腻水声

乱辈真实故事:肉体拍打撞击出黏腻水声

时间已经到了中午整点,宴会上早已经宾客满席。众人的目光已经不在罗天堑和顾伊人身上了。刚才的事情,最多对于大家来说是一个插曲。现在的话题,绝大部分都在蜀都的团队上。其次...

儿子的几把好大:玩弄已婚人妇做爰小说

儿子的几把好大:玩弄已婚人妇做爰小说

陈大陆笑着道:“这是我的司机阿威,这是我的朋友黄光。”两名男子点了点头,来这里的都是有身份的人,带个把保镖也是可以的,接着一个人留下,一个人带着陈大陆三人往里走,边走边道:“陈...

车上他揉我奶好爽:岳的下面好紧好爽

车上他揉我奶好爽:岳的下面好紧好爽

虎哥伸手,抹了一把脸,招了招手。两个手下立刻走了过来。&ldquo;说,动手的有多少人?&rdquo;&ldquo;虎哥,就一个。&rdquo;&ldquo;一个?&rdquo;虎哥睁开了眼睛,好似一头猛虎,气势逼人,&l...

洗手间激烈大尺度:高冷受被弄哭高H

洗手间激烈大尺度:高冷受被弄哭高H

车内,乔桥强撑着坐起来,与车外的陆汴对视一眼。陆汴上前一把将她横抱起来,把乔桥抱进自己的车内,问她,&ldquo;你怎么样?&rdquo;眼见着车子就要开走,巴克扒开车门,自来熟跳上车,朝乔桥...

励志文章

  • 微信公众号
  • QQ交流1群
  • 手机版访问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