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辰美文网

当前位置:首页 > 伤感文章 » 正文

办公室的秘密赵雪晴第11章:男友开车到没人的地方

楚静瑶以前看过极品飞车的电影,事后她总觉得电影里的车技都是经过后期特效加工出来的,世界上怎么可能会有那么炫丽、疯狂的车技。今天,她算是亲身见识到了。老捷达喷着浓烟,在早晨八点钟的马路上横冲飞驰,早晨八点钟的马路依旧是上班早高峰,但狭小拥挤的缝隙,丝毫遏制不住它的疯狂。楚静瑶紧紧的握着车扶手,心脏砰砰的跳乱起来,眼神里满是惊慌之色,但同时心里却也隐隐的感觉到一阵刺激,就好像是在坐过山车……老捷达疯狂的咆哮,顿时将整条死气沉沉且幽怨压抑的早高峰马路搅和的沸沸扬扬,惹来了一片片惊讶的目光,和一阵阵惊声的尖叫——哇!!!尾随的黑色吉普车和面包车也跟着加快了速度,但跟‘身姿轻盈飘逸’的老捷达根本不是一个档次的,它们跌跌撞撞、笨拙不堪,时不时的还剐蹭到别的私家车,顿时惹来了一片怨声载道的怒骂和报警声。楚静瑶一边心跳尤如鹿撞,一边忍不住的侧目看向林昆,真不敢想象这个流氓以前是干什么的,即便是在部队里服役过,开车也不应该这么霸道吧。她哪里想象的到,坐在她身旁的这个流氓,过去曾一边叼着雪茄吐烟圈,一边开着野马吉普车在恐怖分子的枪林弹雨种冲锋陷阵、来去自如。吱嘎一声急刹车,老捷达停在了楚静瑶上班的写字楼下。车子刚一停下,楚静瑶马上就推开车门,哇哇的吐了起来,随后掏出一张纸巾擦擦嘴,回过头来恨恨的瞪了林昆一眼,拎起香包转身向写字楼大门走去。林昆咧嘴笑笑……几乎楚静瑶前脚刚走进写字楼,后脚黑色的吉普车和面包车就追了过来,林昆透过后视镜看了看,嘴角轻描淡写的一笑,把手伸出窗外冲后头竖了一下中指,旋即脚下的油门一踩,老捷达咆哮一声又冲了出去。楚静瑶闻声回过头,正好看到了黑色吉普车和面包车紧追着老捷达而去,恍然间,她的心里似乎明白了什么,一阵说不出的感觉浮上心头。楚静瑶站在门口稍稍愣了一下,小声的自言自语:“算了,我才不管呢,让他自生自灭去吧!”拎着香包,踩着高跟鞋哒哒的向电梯走去。林昆不知道身后的那辆吉普车面包车到底什么来头,他刚才开着车一路狂奔,是为了送楚静瑶上班不迟到,现在开车狂奔则完全是玩心大起。他是起了玩心,可老捷达毕竟闲置的年头久了,哪能经得起这么折腾,狂奔到沿海大道上的时候,发动机‘嗡’的一声悲鸣,就地抛锚了。“我去!”林昆恨铁不成钢的在方向盘上拍了一把,看了一眼后视镜,后面的黑色吉普车和面包车快速的靠近,他嘴角邪意的一笑,掏出了个根烟叼上。吉普车停在了老捷达的车前,面包车停在了老捷达的旁边,两辆车的车门打开,一连串的下来了十多个人,但看这十多个人全都是一身戾气,脸上带着煞气,一看就是道上混的。为首的是一个平头,一米八左右的身高,身形魁梧相貌逼人,这人不是别人,正是疯彪手下的四大金刚之一,疯彪贴身的得力干将阿狗。林昆风云不惊的坐在车里抽烟,一只胳膊搭在车窗框上,另一只手捏着烟卷,浑然把阿狗和他的手下当成空气处理。阿狗阴沉着脸走过来,冷哼一声,道:“小子,你倒是特么的再跑啊!”林昆斜的瞥了阿狗一眼,轻佻的一笑,道:“哥们儿,你瞎啊,没看到我车坏了啊。”“呵……”阿狗冷笑一声,不动声色,站在他两边的小弟却是怒了,他们的狗哥岂是随便被人辱骂的,当即就吵着嚷着要揍林昆,被阿狗给拦下了。“小子,你特么的找死,谁都敢骂!”“信不信老子弄残你!”“麻痹的!”……一群小弟嚷嚷着。林昆根本不放在心上,嘴角一直挂着一抹轻佻的笑意,深吸一口气,吐出个大烟圈,淡淡的冲阿狗问道:“哥们儿,你追我这么远,目的?”阿狗冷笑着道:“你的车坏了,我们的车没坏,走吧,有人想见你。”林昆淡漠轻佻的笑道:“你这是要硬请我呢,我要是不跟你去呢?”阿狗冷笑了两声,不再言语,冲身旁的小弟们递了个眼色,十多个小弟马上一窝蜂的拥了过来,强行的拽开了车门,把林昆从车里拖了出来。林昆没有反抗,就这么被拖到了面包车门口,他想法很简单,既然有人要见自己,那自己就去见见,没什么大不了的,也省的自己在明处,别人在暗处,怪被动的,可哪知竟然有人不开眼,把他往面包车里推的时候,抬起脚在他的屁股上踢了一脚,好嘛,这一下可有好戏看了。都说老虎的屁股摸不得,他堂堂漠北军区狼牙兵团兵王的屁股就踢得了?林昆嘴角那抹轻佻的笑意陡然一冷,整张脸唰的一下就阴冷了下来,他嚯的一下转过身,抡圆了巴掌冲着那个踢他的小弟就掌掴了过去……啪!!!凛冽的一声巨响,仿佛肥肉摔在了铁板上发出的声响,周围的人都没反映过来怎么回事,只觉得一阵劲风刮过脸颊,紧接着就听‘啊’的一声惨叫,被打的那名小弟的脸跟身子一起扭向一旁,旋转着向后倒去,同时嘴里飞出两颗新鲜的牙齿,带着一连串的血花星星洒落……紧跟着又是砰的一声响,被打的这名小弟旋转着翻了个圈,撞在了老捷达的车门上,整个人贴着车门就瘫软了下来,最终躺在地上昏了过去。所有人顿时倒吸一口凉气……不等这些个小弟们完全反应过来,阿狗陡然暴吼一声,挥着一拳碗钵大小的拳头,就向林昆砸了过来,空气中顿时呼啸起了一阵凛冽的拳风。小弟们赶紧回过神,纷纷让到两侧。林昆眯起眼睛微微动容,他早就看出来阿狗应该是有两把刷子的,只是没想到这两把刷子还挺硬呵,比起漠北军区的普通特种兵也不逊色多少。疯彪手下的四大金刚绝非等闲之辈,先不说虎、豹、狼那三个狠角,单说现在这个阿狗,五年前那可是中港市混混界里的一哥,打败混混界无敌手。林小说文学昆半眯着眼睛气定神闲,迎面阿狗气势汹汹的扑过来,那一双碗钵大小的拳头也是越来越近,呼啸起的拳风卷动着无尽的杀气奔腾而来,这两拳凝聚了多大的力道难说,但若真要是被砸中,骨头断裂是必然的。这两拳的速度在常人的眼里那真是快如闪电,可在林昆的眼里却像是在放慢镜头一样。两侧的小弟们屏气凝神,眼神充满了高昂的战意与崇拜之意,就等着看他们的狗哥狠K眼前这个小子。嗖!!!拳头瞬间便开到了林昆的面前,距离林昆的面门不足五厘米远,这要是真给砸中了,林昆这张英俊的脸从此肯定就毁容了,脑袋怕是也要跟着受到重创。这时……林昆半眯着的眼睛突然睁开,瞳孔里两道精光射出,脸上依旧是一副气定神闲的表情,上半身未动,脚底下却是咻的一记闪电脚踢出……阿狗拳头的快如闪电,是肉眼能看得见的快,林昆脚下的快如闪电,则是肉眼完全看不清楚的快。就听‘砰’的一声闷响,声音不是很大,但声势铿锵有力,就好像是专业的足球运动员,一脚踢在了足球上的声音,阿狗立时应声闷哼,喉咙里一阵干咸,胸腔里一阵憋闷,同时整个身体踉跄的就向后倒退。铿铿铿……一连倒退了五步才堪堪的停下。阿狗抬手捂着胸口,嘴角紧紧的抿着,胸腔剧烈的起伏了一下,才压下了嗓子直欲喷涌而出的血腥,他抬起头再看向林昆,眼神里充满了恐惧。两侧的小弟一时间纷纷惊呆了,这怎么可能,他们威武的狗哥怎么会被那小子一脚踹的……在场所有的人,也包括阿狗在内,他们都不知道的是,林昆刚才那一脚只用了三成的力道,要是再稍微的加上两成的力道,阿狗现在肯定不会是站着的了。林昆嘴角淡漠的一笑,眼神在周围小弟们的脸上一扫而过,道:“别怪老子没提醒你们,要是再跟老子动手动脚的,保证你们都得躺着回去。”说完,不顾周围所有的人脸色铁青,林昆猫腰钻进了面包车里。小弟们都将目光看向了阿狗,阿狗站直了腰板,强撑出一副没有受伤的架势,冲小弟们摆摆手,“走吧,都上车。”林昆上车后就坐在了最后一排闭目养神,车里的小弟们都不敢拿眼神正面看他,一个个脸上神情严峻如临大敌,生怕这哥们突然就暴走了。阿狗坐在吉普车上,上车后他点了一根烟,抽一口之后肺里便火辣辣的,刚才那一脚伤及内脏了。他拿出手机,悄然的给疯彪发了条短信……
——疯皇高级会所。偌大的牌匾,挂在南城区一栋六层高的独楼的门梁上,这里是疯彪势力的根据地,这家会所是疯彪他自己的产业,其中实行多元化的经营理念,集酒吧、KTV、舞厅、桑拿洗浴、桌球室等为一体的休闲娱乐场所。黑色的吉普车和面包车先后开进了会所后院的停车场,车上的小弟们渐次下来,再没人敢去招惹林昆,林昆自己从车上下来,对着明媚的阳光伸了个懒腰。一行人从会所的后门进入,进门后先是一段昏暗的长廊,走了一会儿后来到了前厅,光线一下子明亮了起来,十多个人分两拨坐电梯到三楼,到了三楼后,阿狗吩咐几个小弟带林昆去旁边的一间会议室,他自己则向走廊的另一个方向走去。疯彪正坐在办公室的沙发上,右手捏着一根拇指粗下的雪茄,左手握着一杯颜色精纯的红酒,办公室的门被敲响了,他淡淡的说了一句:“进来吧。”阿狗推门进来,刚一进门脚底下就突然一虚,整个人踉跄的就向前栽倒,好在他扶住了门把手才没摔倒,但此时他却再也忍不住了,捂着胸口就剧烈的咳嗽起来,随着每次咳嗽,都有新鲜的血液从嘴里喷出来。疯彪微微一皱眉,放下了红酒跟雪茄,起身向阿狗走了过来,“那小子下的手?”阿狗抬起头,面色惨白的点点头。疯彪皱眉道:“看到你的短信,还以为你言重了,没想到……他几招把你打成这样的?”阿狗面有羞愧,竖起一根手指道:“一脚。”疯彪的眉头皱的更深了,喃喃道:“还真是个高手呢……”阿狗道:“绝对不比阿豹差。”“嗯……”疯彪沉吟一声,扶着阿狗坐下,道:“看来,之前调查这小子还不够彻底,要就是一个普通当兵的,绝对不会有这身手的。”阿狗惭愧道:“都是我的错,没有调查清楚。”“这个不怨你,要真是大有来头的人物,又怎会轻易的被调查出来。中港市最近这两年太平静了,也没来过什么狠角色,这小子怕是个过江龙啊。”疯彪站了起来,道:“阿狗,你先在这休息,我去会会这条过江龙。”“彪哥,千万小心。”“嗯。”疯彪转身出门。这是一间相当宽敞的会议室,除了宽敞之外,别的可以说是一无是处,不管是布置、装修还是其中的桌椅板凳,都像是从二手市场里淘来的。林昆仰躺着坐在一张椅子上,两只脚抬起来放在办公桌上,兀自的点了根烟叼上。门口一字排开站着那十多个小弟,但看这十多个小弟的脸上,全都是一副如临大敌的表情,看向林昆的眼神就像是在看凶兽。吱……办公室的门被从外面推开了,门口站着的小弟们,马上齐刷刷的喊了声彪哥。看着迎面走过来坐下的疤脸男,林昆知道主要人物出现了,嘴角露出一抹笑意。见到林昆第一眼,疯彪不由的暗皱眉头,要不是事先知道这小子很有两下子,就他现在这一副吊儿郎当的表情,非把他当成了市井小混混不可。不等疯彪靠口,林昆先说话了,他笑了一声问道:“就是你要见我?”疯彪淡淡一笑,道:“不错。”林昆直接问道:“什么事?”疯彪也不拐弯抹角,直言道:“你打了我的人,请你来是让你给我一个说法。”林昆眉头轻轻一蹙,旋即微笑了起来,也不问哪个被打的是疯彪的人,直接道:“你想要什么说法?”疯彪冷冷一笑,道:“按照我的规矩,先废了你的手脚,再丢到海里喂鱼。”“呵呵……”林昆不冷不热的笑了两声,道:“听起来挺吓人的呵。哥们,咱们要不要打个赌?就赌你能不能从我这讨到个说法,你要是讨到了说法,我认命去海里喂鱼,你要是讨不到说法,我就一把火烧了你这里,如何?”疯彪脸上的表情一冷,眼睛微微的眯起,目光陡然间变的异常阴冷盯着林昆。林昆丝毫不畏惧,依旧是一副吊儿郎当的表情和疯彪对视。接下来的几秒钟里,宽敞的大会议室里一片死寂,门口一字排开的小弟们全都屏气凝神,空气中的温度仿佛一瞬间降到了零点以下,令人骨头生寒。疯彪先开口了,他盯着林昆,语气阴森的道:“兄弟,即便你是条过江龙,也得敬一下我这个坐山虎吧,做人太猖狂——不好!”后面两个字语气咬的格外重。林昆呵呵一笑,表情戏谑,语气里却是无形中透露出一股威压,道:“哥们,别说那些用不着的了,你就直说吧——赌还是不赌。”疯彪脸上的表情彻底阴冷了下来,十分的不好看,眼前这小子摆明了是不买他的帐,虽然他也没打算卖帐给这小子,但在他的地盘还这么猖狂,实在让他心里窝火的很。砰!疯彪怒然的拍了一把桌子就要发作,门前站着的那一排小弟们马上个个打起了精神,即便心中对林昆极为的畏惧,此时也都是满脸煞气腾腾的,只要疯彪一声令下,这十多个小弟马上就会一窝蜂的扑上去。大会议室里又是短暂的死寂,死寂的连呼吸声都没有,只有一片砰乱的心跳在作祟。疯彪凶戾的眼神慢慢的松散了下来,语气的淡薄的道:“兄弟你走吧,咱们来日方长。”林昆呵呵一笑,把脚从桌子上拿了下来,起身向门外走去,路过疯彪身边的时候,他淡淡的回了句:“要真来日方长,你一定会后悔的。”言罢,向着门口走去,门前站着的小弟们立马本能的为他让开了一条路。林昆把手放在门把手上,刚要推门出去,动作突然停住了,同时眉头一皱……就听‘砰’的一声巨响,会议室的门突然被人从外面踢开了,林昆及时的向后一跳,堪堪躲过了门扇的撞击,他脚底下还不等站稳,就见一道人影箭一般的射进了来,挥着一双铁拳直奔他的心窝捣来……林昆赶紧双拳 交叉到胸前护胸,空气中马上又是砰的一声响,那一双铁拳正中林昆,林昆顿时感觉胸口一阵的憋闷,同时脚下没有站稳,受到大力的撞击后,整个人连连倒退,轰的一声撞翻了身后的一张桌子。不给林昆留任何的喘 息机会,那人紧跟着就抬脚向林昆踩了下来,林昆继续以双拳防护,硬接下了这一脚,两条胳膊隐隐被踩的发麻。那人一脚踩罢,紧跟着凌空飞起,反身一脚向林昆的脑袋劈了下来。这绝对是必杀的招式,倘若真的被劈中,非死即残。林昆趁机翻身向一旁躲去,紧跟着一个鲤鱼打挺跃了起来,这时就听旁边他刚刚撞翻的那张桌子喀嚓一阵碎响,被那人一脚给劈的稀巴烂。林昆站了起来,那人暂且停止了攻击,目光阴鸷的瞪着林昆,满脸萧杀之气。疯彪稳稳的坐着,天塌不惊的点了根烟,刚才林昆撞翻的那张桌子,就在他身边。会议室里的小弟们,有两个刚才被撞开的门扇撞的晕了过去,余下的几人一脸紧张的看着跟林昆对峙的这个人,这人身材瘦削,一张干瘪的脸上棱角分明,目光像豹子一样锐利——他就是疯彪手下的阿豹,四大金刚中排名第二。林昆擦了擦嘴角,一丝腥红的血迹溢了出来,他咳嗽了一声说:“哎……不好办了,流血了。”言罢,他猛然握起了拳头,空气中顿时响起了一阵嘎巴嘎巴的骨节声响,他整个人嗖的一下就向阿豹冲了过去。如果说刚小说文学才阿豹从门外冲进来的一刹那像箭,那此时的林昆就是子弹。阿豹脸上的表情一动,也握紧了拳头冲了上去,两人先是拳头对拳头,硬碰硬的对了三拳,等到第四拳的时候,阿豹被迫向一旁躲闪去,他的两只拳头的骨节处传来一阵碎裂般的疼痛,同时两条胳膊也被震的发麻。林昆根本不给阿豹躲闪的机会,直接一记闪电要懒腰的扫向阿豹,阿豹脸上表情一紧,赶紧向后倒退,这时林昆又紧跟着一脚踏了过来。砰!!!铿锵有力的一声闷响,阿豹的胸口被踏中,顿时一阵断裂的疼痛蔓延开来,同时整个人应声闷哼,像一张纸片一样,凌空向后倒飞出去。呼通……撞翻了一片桌椅。林昆原地站着,面无表情;阿豹挣扎了两下,想从地上爬起来,结果一口气热血喷了出来;疯彪脸上的表情僵住,手里夹着的烟灰吧嗒的断了一截;那些门口站着的小弟们,则彻底惊呆了,像丢了魂儿一样。太猛了……
阳光明媚,小风中带着一阵海水味道的清凉,林昆大大咧咧的从会所里出来,嘴里歪嗒嗒的叼着根烟,回过头看一眼这栋六层高的独楼,可比老胡的红砖小二楼气派多了,琢磨着要是一把火给点着了,肯定是一场盛景啊。这想法要是被坐在会议室里面色铁青的疯彪知道了,非得直接从三楼上跳下来跟他拼命不可。在会所的门口拦了辆出租车,林昆直奔老捷达抛锚的地方。老捷达无恙的停在路边,车窗大开,车门虚掩着,庆幸是车里的东西没丢,其实也没啥可丢的,除非遇到了丧心病狂的小偷来卸方向盘。车的前窗上贴了个违停的罚单,林昆直接撕下来揉揉搓搓扔进了路边的杂草堆里,老捷达挂名在天楚公司的名下,也就说不管违章还是贴罚单,都不用他林昆操心,自然会有人解决的。眼下面临的问题是车抛锚在路边了,得找个拖车来给拉到修理厂去,林昆初来乍到的,怎么会有拖车的电话,于是只好打给楚相国求助。楚相国刚和课间休息的小楚澄通完电话,得知小外孙最近这两天和‘爸爸’相处的融洽开心,心情顿时大好,同时对他雇来的&ls8090电影网quo;女婿’也是相当的满意。这不,刚心情愉悦的挂了小外孙的电话,‘女婿’的电话就打了进来。林昆在电话里把情况简单的说了一下,楚相国直接建议给他换辆新车,宝马、奔驰、凯迪拉克随便他挑,就当是他‘工作’出色的奖励了。哪知林昆一口拒绝了,说这老捷达修一修还能开,楚相国笑着答应,心里头暗暗道:“这孩子好啊,不光能让我的小外孙开心,还知道节俭。”楚相国笑着道:“行,小林,你在那稍等一会,我马上安排人去帮你。”林昆站在路边,握着手机咧嘴笑道:“楚叔,那这修车的费用用我掏么?”楚相国笑着道:“当然不用了,修个车能花几个钱,你这么说是笑话你楚叔啊。”林昆连忙说不是,两人又寒暄了几句,才挂了电话。林昆也没在路边干等着,他掀开了老捷达的机关盖检查抛锚的故障,他这可不是闲的没事瞎捣鼓,以前在部队的时候,坦克装甲车他都会修,现在只不过是没有工具罢了,否则这老捷达还用拖到修理厂去?这辆老捷达是纯进口的,车龄至少十七年,车身大架和地盘都没问题,只是发动机和变速箱以及车身其他的一些零部件由于闲置的时间太久,被生锈腐蚀了,否则它也不会如此的脆弱,被林昆几脚油门就踩抛锚了。一通检查完后,林昆站在路边摸索着下巴,这老捷达以后要是想开的舒服,免不了一顿大修了,除了车身大架和地盘之外,其余的零部件都得换,大到发动机变速箱,小到螺丝钉,这么一来这老捷达也算是涅槃重生了,不过得需要一笔不小的修理费,反正也是楚相国出钱,林昆不在乎。等了不到二十分钟,一辆红色的凯迪拉克开了过来,停在了林昆的面前,车门打开,一身职业装戴着个大墨镜的秦雪从车上下来,一双至少十厘米的高跟鞋落地,女王范十足。林昆心里不由的一阵惊艳,咧嘴笑道:“秦秘书,是你啊。”秦雪摘下墨镜,露出一个职业的笑容,道:“楚董让我来帮林先生的。”林昆客气道:“那麻烦秦秘书了。”秦雪点头微笑,道:“应该的。我已经打电话给汽修公司,他们应该很快就到。”林昆笑着说好,心里却暗暗道:“晚点来才好呢,多给老子留些时间给美女秘书搭讪,虽然这秦秘书和老楚的关系貌似非同寻常,但搭讪两句总不碍事的。”可惜林昆心里刚冒出这个龌龊的想法,远处一辆拖车就出现在了视野里,秦雪站在路边上冲那拖车招招了手,那拖车直奔这边开了过来。老捷达上了拖车,林昆坐着秦雪的凯迪拉克先去汽修厂,路上秦雪忍开玩笑的问了句:“林先生,地下车库里那么多好车,你为什么偏偏选了这辆老捷达?这辆车至少也快有二十岁了,难道林先生喜欢收藏?”“哈哈……”林昆笑了两声,从兜里摸出根烟叼在了嘴里,道:“我哪懂什么收藏啊。”“哦?”“我是看它够低调。”林昆咧嘴笑道,说完掏出打火机把烟点着了。“呵呵……咳咳……”秦雪笑了两声,被林昆吐出的烟呛的咳嗽了两声。“不好意思啊,秦秘书,呛到你了。”林昆连忙说道,就准备把烟掐灭。“没事。”秦雪笑着道,同时向林昆伸出了手,“给我一根。”林昆微微一愣,笑着又从兜里摸出了根烟,秦雪接过之后直接噙在了嘴里,林昆拿出打火机给她点着,她先是用力的深吸一口,然后缓缓的吐出。车里马上安静了下来,林昆看着秦雪抽烟的模样,她的脸上表情淡漠,似乎有什么心事,清秀娟丽的眉宇间,又似有一抹淡淡的忧伤环绕。烟是林昆从漠北带来的大青蛤蟆烟,这烟比普通的烟要烈上数倍,能抽着这么烈的烟,还一脸淡漠自若的女人,肯定是个有故事的女人。凯迪拉克开进了汽修厂,林昆和秦雪刚从车上下来,就有一个胖乎乎的中年男人从里面迎了出来,经秦雪介绍林昆知道,这胖子叫徐广元,是这家广元汽修厂的老板。天楚集团百分之七十的车辆的维修保养都是在这做的,是广元汽修厂的最大客户,没有之一。所以秦雪来了,他徐广元是万万不敢怠慢的。至于秦雪向徐广元介绍林昆的时候,只简单的说了句:“林先生,楚董重要的人。”徐广元听了之后,马上对林昆肃然起敬,溜须拍马的话说了一大堆。林昆脸上笑着,心里却对徐广元的印象大打折扣,这一看就是个奸商。知道了林昆是楚董重要的人后,徐广元一直暗暗猜想待会儿拖来的会是辆什么豪车,结果当拖车拉着老捷达回来后,他整个人彻底呆住了,要不是林昆亲口说老捷达怎么怎么坏了,徐广元都想上去问问拖车司机是不是拖错车了。林昆说完了老捷达是怎么坏了,徐广元马上喊来了一个高级修理师傅,这高级师傅看上去也是三十多岁,人很清瘦,一双眼睛精光闪闪的。徐广元把林昆的话向这位杨师傅转述了一遍,这杨师傅摸着下巴琢磨了一会儿,然后走到老捷达的跟前,掀开了机关盖鼓捣了一会,直起身说道:“发动机的毛病,换上个件马上就能好。”“嗯,知道了,抓紧时间修。”徐广元应了一声,回过头笑着对林昆和秦雪道:“二位贵宾,车放着让他们修,咱们到楼上去喝点东西?”“嗯。”秦雪应了一声,就准备上二楼,林昆却摆手道:“等等……”秦雪和徐广元同时看向林昆。林昆冲那位杨师傅道:“哥们,你看这车就发动机有毛病?”这位杨师傅抬起头,道:“对啊,就发动机有毛病。”脸色却隐隐有些不快,他是这家汽修厂的高级汽修工程师,竟然会被顾客怀疑。林昆笑着道:“恐怕不光发动机点毛病吧。”这位杨师傅直接反诘道:“你会修车?”林昆笑着点点头,道:“还真懂那么一点点。”说着,他就向老捷达走了过去,站在机关盖前,指着里面的零部件一一的说了起来,说的这位杨师傅脸色发红却插不上半句话,秦雪和徐广元全都露出了惊讶的目光。“……这车修发动机只是暂时性的应付,不出半个月肯定还得再修。”林昆转过头笑着对徐广元道:“徐老板,我想给这车大修一下,麻烦你找张纸和笔来,我写下要换的零部件,让你的人按照我的要求去修。”徐广元还没从惊讶中回过神来,他也是汽修出身的,听了林昆刚才的那一番头头是道的剖析后,当真是佩服的五体投地,马上回过神道:“好,没问题!”同时他的心里也隐隐的担心,秦雪今天突然带了这么一个高手来,该不会是故意来探他的底吧,以后再要是想在天楚集团的汽修维护上做手脚,怕是要小心点了。徐广元亲自找来了纸和笔,林昆就地写了起来,一张A4纸反正面都写满了,徐广元和秦雪在一旁看着,秦雪只是看热闹,徐广元就不同了,他是汽修出身,林昆写的那些零部件在他的脑海里迅速勾勒出了整体的画面,徐广元的心里顿时震惊不已,按照A4纸上写下的那些部件大修出的捷达,已经不能再称之为捷达了,而是一辆穿着捷达外套的顶级悍马。看着徐广元脸上的表情变化,秦雪还纳闷呢,等她和林昆、徐广元坐在二楼喝咖啡,汽修厂的会计拿着捷达大修的报价单给她看的时候,她才彻底露出了震惊的表情,随后她没有马上在报价单上签字,而是打电话向楚相国请示……>>>>完整版在线阅读<<<<
上一篇:紫黑肉囊拍打:兄弟结婚喝多了干了新娘
下一篇:女人哪种下面最受欢迎:放荡女纯肉辣文

猜你喜欢


娜娜的yin荡生涯h:好湿啊,小东西

娜娜的yin荡生涯h:好湿啊,小东西

陈玉婷闻言,愣在了当场,喃喃道:&ldquo;对呀,到时候岳风肯定会以为我给如嫣透露了他的身份。岳风现在可是岳家大少爷,他要是责怪下来,我怎么&hellip;&hellip;&rdquo;&ldquo;而且他...

灼热顶弄涨满哭泣:舌头在花缝来回滑

灼热顶弄涨满哭泣:舌头在花缝来回滑

银色的链子,上面挂着一个纯色的宝石,宝石刻工十分的精致,形状也很特殊。这,这不是浅汐的项链吗?她最宝贝这条项链了,好像是她妈妈送给她的,所以一直戴着就没摘过,怎么现在摘下来放在...

女人哪种下面最受欢迎:放荡女纯肉辣文

女人哪种下面最受欢迎:放荡女纯肉辣文

她几乎全身无力的软在那儿。南宫绝笑着,把外套拿了起来,重新盖在了她的身上:“先忍忍。”再度将她抱了起来,下了车。此时浅汐脑子里已经是一滩迷雾,完全忘了去思考什么,他的话回荡...

紫黑肉囊拍打:兄弟结婚喝多了干了新娘

紫黑肉囊拍打:兄弟结婚喝多了干了新娘

这时候所有人都出去了,只留下张青山和杨业。&ldquo;我警告你,等下不要打扰我。&rdquo;杨业将已经消毒的银针摆放规整。张青山冷哼一声,双手抱胸站在了一旁,下一秒,他眼珠子都快瞪...

励志文章

  • 微信公众号
  • QQ交流1群
  • 手机版访问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