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辰美文网

当前位置:首页 > 伤感文章 » 正文

灼热顶弄涨满哭泣:舌头在花缝来回滑

银色的链子,上面挂着一个纯色的宝石,宝石刻工十分的精致,形状也很特殊。这,这不是浅汐的项链吗?她最宝贝这条项链了,好像是她妈妈送给她的,所以一直戴着就没摘过,怎么现在摘下来放在这儿了??“你在干嘛?”南宫绝从浴室里走了出来,下身围着一条白色的毛巾。王珂儿转过身,看向了他,好帅,每一次看都这么的帅。一时慌神,手里的项链掉落到地上。蓝眸一冷,看到项链掉到地上,箭步就冲了过去,猛地推开王珂儿捡起地上的项链,仔细的检查项链完好无损这才放下心。“谁让你碰这东西的!”王珂儿吓得僵了:“不就是一条项链吗?没想到您这么在乎……”在乎浅汐的东西。这后话还没有说出口。“出去!”南宫绝冷冷说道。“南宫、先生……我们还没有……”“出去!”“只是一条项链而已,您为什么这么生气啊?”难道您其实心底里很喜欢风浅汐的吗?“滚!”南宫绝几乎到了冰点。他的身上燃起了一股可怕的气焰。王珂儿意识到气氛不对劲,立马点了点头,像是逃亡一样,抱着换洗的衣服赶紧走出了南宫绝的卧室。门外,她大喘了几口气,好可怕,刚刚南宫绝的样子真的太可怕了。他真的有那么在乎那条项链吗?就算是风浅汐,自己要是不小心弄到那条项链,她也不会发那么大的火。可南宫绝却……还以为南宫绝根本不喜欢风浅汐,看来……并没有那么简单。这晚上,王珂儿只有无奈睡在客房里。夜深了,风浅汐在床上翻滚了一个晚上没有睡着,总会想着,这个时候,南宫绝会不会和自己的好姐妹正在床上翻云覆雨呢?在窗帘后看到的画面还映在脑子里,让人烦恼难安。到了早上她才睡着,起来的时候,已经是被中午了。带着疲倦下楼,咦?王珂儿和南宫绝都不在?难道他们昨晚奋战了太久到现在都没起码?想着便有些难受。“他们呢?”“主人去公司了,王小姐也出去了。”女佣回答道。哦……原来如此,说起来嫁过来的这些日子里,南宫绝似乎并没有去过公司,她都快忘了这个人是个集团总裁。一个人吃完午饭,打算上楼再睡个回笼觉,刚躺下……‘铃铃铃……’手机响了。看了一眼,是王珂儿的来电。果断挂掉。这会儿,说不定珂儿正和南宫绝在一起了,她实在不想听到任关于这两个人的事情了。刚挂掉,电话又响了。继续挂掉,又响了。浅汐皱起了眉头,接通电话:“王珂儿,你到底……”“浅汐,救,救,救我……”电话里传来王珂儿狼狈的声音。她有些疑惑:“怎么了?”“我被人抓了,我爸爸赌钱输了,那些人就抓了我,说要杀了我还债。浅汐,现在只有你能够帮我了,呜呜呜呜……”“……”浅汐沉默了。“浅青春有你2在线观看、浅汐。我知道我对不起你,之前的事,都是我的错,我求你,求你,救救我……就算看在往日姐妹情分上,你帮我,帮我……”“姐妹?你不是说我们不是姐妹吗?”“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你知道我家里穷,我只是想找个有钱有权的男人依靠,才被蒙了心智。浅汐,我对不起,救救我,救救我……”电话里,王珂儿哭的撕心裂肺。这时,电话突然换了人说话,是个低沉的男性声音:“风浅汐是吗?你是这个女人的朋友?我告诉你,你要是再不拿钱过来,这个女人就死定了!”风浅汐皱起了眉头:“你们是谁?”“你管我们是谁,这女人爸爸欠了我们10万,你要是不拿个20万过来。我就把这女人的肾挖出来去卖了。内脏这些也值不少钱!”“等等……!”“哼,给你两个小时,拿钱过来,地址一会儿发给你。如果敢带别人过来的话,王珂儿就死定了!!”‘嘟、嘟、嘟、嘟’电话被挂断了。风浅汐放下了手机,她恨珂儿,但是还没有恨到要了她的命,没有厌恶到,要对她见死不见。就算是最后一次像曾经的情谊致敬吧。、从钱包里拿出银行卡,穿好衣服立马跑了出去……按照短信说的地址,她找到了那个地方,门虚掩着,她推门进去,眼前的画面让她立马愣住了。派对?男男女女都欢笑着,他们喝着酒,哼着歌,而且更加过分的是,每个人都穿着暴露,看着这种场面风浅汐有点搞不清状况,这到底是怎么了?风浅汐呆呆的站在门口,刚刚的那种焦心瞬间不见了,有没有搞错?是她地址弄错了?不可能啊!难道是……她被王珂儿耍了?!珂儿!你怎么可以这样,用这这种事来和她开玩笑。想着风浅汐转身就要走,前脚还没有跨出去,她一下被人拉了回来。“哎呦,小美女,没见过啊,是新人吗?来了这里就不要客气。来。”一个男人抱住了她,大手在她的身上来回乱摸。“你干嘛?放开我,我不是来做这个的!”“是不好意思吗?既然来了这种派对,还不好意思什么?来,让哥哥亲亲。”男人说着一口亲在了的她脸颊上。“你放开我!放开我!!”浅汐用力的挣扎着。男人抱得越近,她心一横,一脚往男人踹了过去。、“哎呦我的妈呦!”男人一下跳了起来。趁着这个机会,她立马快步的朝派对外面跑了出去,她本来就在门口的地方,想逃很容易。加快速度,很快就跑远了。而此时……派对二楼的地方,王珂儿靠在扶栏上,手里拿着相机。“人跑了?要追吗?”另一个男人问道。“不用了,我想要的东西已经到手了。”王珂儿边说,便翻看了一下刚刚照下的照片,嘴角露出了笑容。掏出钱递给了男人:“辛苦你们了,这次合作很愉快。”“小事一桩。”逃出派对很远后,风浅汐回望后面,没有人追过来,这才大喘着气停下脚步,心跳迅猛。放慢了脚步,她立马打电话给王珂儿。电话关机?呵……珂儿啊珂儿,你玩这种游戏,真的有意思吗?拿我们曾经的友情来这样践踏,将这仅有的一点情谊都消耗殆尽。伤心到走不动路,她一个人坐在路边的椅子上,一坐就是很久很久,回忆了以前姐妹一起的画面,伤心了,都忘记吧。一切都忘记吧。直到天快黑了,浅汐才一个人狼狈的回了家。她疲倦到连去质问王珂儿的心情都没有了。当对一个人死心的时候,竟小说文学然会是这样的一副心情。刚进客厅。“啊……浅汐,你怎么才回来!我,我先上楼了,你们聊。”王珂儿紧张的说着,像是在躲避什么一样立马跑上楼去。而南宫绝还坐在客厅里。浅汐看了一眼南宫绝,她和他还有什么好聊的。“过来!”南宫绝冷声命令道。缓步走了过去:“干嘛?”“刚刚有一份快递寄了过来,你看看。”南宫绝冰冷的把一个公文袋递给了她。快递?难道是她的?浅汐接过了公文袋,拿出了里面的东西,照片?当她去看了一眼照片时,脸色瞬间变青。照片是在那个男欢女爱的派对上,而她正被男人抱着亲吻。为什么?会有照片?!!小手颤抖。刷拉拉……公文袋掉到了地上,十几张照片散落一地。每一张都是她和男人抱在一起,被亲吻的画面,而且画面背景,也十分的淫秽。一眼就能够看出是那种男女乱搞的淫交派对!“这,这个照片……”风浅汐脑子一下都是懵的,不知道如何去思考了。南宫绝站了起身,如同垃圾一样俯视她:“我一去公司,你就出门!只要一踏出这个家门就立马去这种派对和男人玩!风浅汐,你真是比我想象中的还要荡。”“不,不是这样的,南宫绝,根本不是……”‘啪’还没有说完,一个巴掌落在她的脸上。打断了她接下来要说的话。脸蛋滚烫的痛,她捂着脸,是王珂儿,是她干的!原来今天策划这一些竟然是为了这个!!“风浅汐,你还要解释什么?!事实都已经摆明了,看来你以前就经常去这种派对啊,哼!你简直是烂到骨子里了!”这个女人,果然和她妈妈一模一样!!南宫绝的眼里燃起了憎恨和怒火。“我没有!!是王……”她没有说完,自己停顿了,说出来又有什么用了?他那么的厌恶她,根本不会相信:“呵……哈哈哈哈。”“笑?你还有脸笑吗?恬不知耻!”南宫绝讽刺道。笑容停在嘴畔:“呵呵,南宫绝,我没有脸笑,难道你就有脸责备我吗?我去找男人又如何呢?你不是更过分?在我眼前就和别人做那种事!我是你老婆又如何?你还是我老公呢!”她心如死灰,还解释什么?不如豁出去了,你要讽刺,那么她就陪着你一起讽刺!南宫绝一把掐住了她的脖子:“想死吗?你这个肮脏的女人!”他的力气好大,掐的她疼痛的眼泪都快掉下来,强忍着泪水,握着拳头,强忍着喉咙来的窒息疼痛:“南、南宫绝、你,你说我,不干净?你又何曾光明磊落?我脏……你又有多光鲜?!!”他死死的掐着她,几乎要把她的脖子拧断一样。眼里迸射出的杀气,是真的刺骨。猛地一甩,南宫绝把她到沙发上去。“咳咳咳咳咳咳咳……”浅汐用力的咳嗽,此时的喉咙,呼吸一口都会疼痛钻心。冷眼看着他:“我说过,我不会杀了你,要留着你这一条命,好好折磨!让你每天都活在地狱里!”风浅汐利眸瞥向南宫绝,不甘示弱的看着他:“哼!”轻哼了一声。看着她那锐利的眼眸,南宫绝眉头皱的更深,冷语对周围的女佣命令到:“把她眼珠子给我挖出来!”她心脏似乎在那一秒停止跳动,血液狂躁,南宫绝说什么?要挖了她的眼睛?“南宫绝!你是人!你是魔鬼,魔鬼!!”她嘶哑的叫着,南宫绝根本就不为所动,依旧用那种厌恶的眼神看着她。“是,主人!”几个女佣朝她走了过来。风浅汐无路可躲,她想要跳下沙发逃离这个魔窟,却刚想爬走,就被女佣抓起了起来,扣住了她的双手双脚。一个女佣的手指做出鹰爪状态,朝她的双眼一点点的逼近。心里如同养了小鹿一样乱撞,不,不会吧……他是说真的?怎么可以这样?他怎么能够这样!!“南宫绝,你不可以这样!!”。“呵……”却换来了他的一声冷笑。双手拧动,双脚蹭动,却怎么也无法挣脱开这束缚,眼看着那手指一点点凑近她的双眼,她瞳孔颤抖,不……!指尖逼近,女佣的那尖长的指尖看的她心头颤抖,就在手指快要戳到她眼睛里的时候……“等等!!”浅心大叫的制止道。女佣停止了动作,疑惑的看向了南宫绝:“主人?”“别管她,继续挖!”南宫绝冷情的说道。手指再一次要用力戳过去……“不!等等,南宫绝,我可以证明,这件事,我是被陷害的!我可以证明给你看……”她快语的说道。她并不想要输,也不想要服软,可为了这么个陷阱,失去了双眼,只是亲者痛,仇者快。珂儿估计会高兴疯了吧?她不能够就这样输掉眼睛,毁了人生。南宫绝用眼神示意女佣停手,冷趣的看着她:“证明给我看?你要怎么证明?”“我没有做过,我问心无愧,我会证明给你看!”“好,我给你三天时间,如果三天后你证明不了的话……”他后话还没有说完,只是眼神闪过厉光。“证明不了,我就自己挖掉双眼!”她的话,大气而又洒爽,从她的眼中能够看出坚定。这让人……不禁的会刮目相看,连周围的女佣都被浅汐此时的气势给震撼到。“呵,好。放开她。”南宫绝笑了,虽然他的笑容里带着残忍和冷酷。身体得到了自由,她心里松了一口气,吸了吸鼻子,忍住内心的伤痛:“我累了,去睡了……”
>>>>本文全文在线阅读<<<<
上一篇:女人哪种下面最受欢迎:放荡女纯肉辣文
下一篇:娜娜的yin荡生涯h:好湿啊,小东西

猜你喜欢


娜娜的yin荡生涯h:好湿啊,小东西

娜娜的yin荡生涯h:好湿啊,小东西

陈玉婷闻言,愣在了当场,喃喃道:&ldquo;对呀,到时候岳风肯定会以为我给如嫣透露了他的身份。岳风现在可是岳家大少爷,他要是责怪下来,我怎么&hellip;&hellip;&rdquo;&ldquo;而且他...

灼热顶弄涨满哭泣:舌头在花缝来回滑

灼热顶弄涨满哭泣:舌头在花缝来回滑

银色的链子,上面挂着一个纯色的宝石,宝石刻工十分的精致,形状也很特殊。这,这不是浅汐的项链吗?她最宝贝这条项链了,好像是她妈妈送给她的,所以一直戴着就没摘过,怎么现在摘下来放在...

女人哪种下面最受欢迎:放荡女纯肉辣文

女人哪种下面最受欢迎:放荡女纯肉辣文

她几乎全身无力的软在那儿。南宫绝笑着,把外套拿了起来,重新盖在了她的身上:“先忍忍。”再度将她抱了起来,下了车。此时浅汐脑子里已经是一滩迷雾,完全忘了去思考什么,他的话回荡...

紫黑肉囊拍打:兄弟结婚喝多了干了新娘

紫黑肉囊拍打:兄弟结婚喝多了干了新娘

这时候所有人都出去了,只留下张青山和杨业。&ldquo;我警告你,等下不要打扰我。&rdquo;杨业将已经消毒的银针摆放规整。张青山冷哼一声,双手抱胸站在了一旁,下一秒,他眼珠子都快瞪...

励志文章

  • 微信公众号
  • QQ交流1群
  • 手机版访问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