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辰美文网

当前位置:首页 > 伤感文章 » 正文

我和公gong在厨房:我是荡货,使劲

沈梦瑶早就知道了杨业没有手机,带着惊讶和怀疑的眼神将手机递了过去,杨业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名片,然后按照上面的号码拨了过去。不一会儿,他开口了:“小林子,是我。被你的员工堵在百味楼门口了,说是客满了不让进,进了也只给水喝。你就在附近是吗?好的,我等你!”夏晴晴瞪大了眼睛看向杨业:“你真这么牛?我听说百味楼可是南方集团旗下产业啊。本省第一超级集团啊!”不一会儿,一辆黑色奔驰极速驶来,方向一转直接停到了百味楼大门口,身穿商务装的徐世林从车内下来,面色沉重到了杨业跟前。看到杨业和两位美女,脸色更不好看了,低声自语道:“这些蠢货,居然让我兄弟在美女面前丢脸,今天非教训教训你们不可。”徐世林先冲沈梦瑶和夏晴晴笑了笑,然后对杨业道:“来兄弟,我们进去。”杨业对两位美女招了招手,大步走了进去,夏晴晴顿时眼冒金光,连忙崇拜的看着杨业,被沈梦瑶拉着进了百味楼。一到大厅,徐世林双手叉腰站在中间,大喊一声:“把陈大伟给我叫来,马上!”有资历老的服务员见到过徐世林,顿时两腿一颤,连忙喊道:“徐总过来了,快,快去叫经理过来。”不多时,一个年过四十的白皮肤胖子满头大汗跑了过来,见到徐世林的脸色,顿时嘴角一抽,差点当场就跪下去了:“徐,徐总您叫我。”“今天谁在大厅接待?叫过来。”徐世林像是一个土匪一样,凶巴巴的冲经理吼了起来。很快,那个旗袍女子满脸忐忑跑了过来。“徐,徐总好!”旗袍女子看到杨业三人站在徐世林身边,之感觉心跳都快停止了,后背上的冷汗不知觉的就冒了出来。徐世林一指杨业:“这位,是我兄弟,杨业。现在知道了吗?”“知,知道了,是我有眼无珠瞎了眼,怠慢了杨先生,我,我以后绝对会改过来,徐总,您给我一次机会把徐总!”旗袍女子都带着哭腔了,许多人都知道,南方集团的待遇高,福利好,很多人挤破了头都想进来。旗袍女子还是用尽了手段,才弄了个大堂接待的岗位。徐世林冷哼一声:“陈大伟,叫财务给她结账。今后一律不认识我兄弟的人,全部开除。我看南方集团不要的人,那一家企业还敢要。”此话一出,在场的所有员工都倒吸了一口凉气,所有员工的目光都偷偷的瞟向了不太起眼的杨业,将他的“尊容”深深的刻在了脑海里,有的甚至把女朋友的样子都挤出去了。事后,徐世林开了一个最豪华的包间,亲自陪同杨业三人共进午餐,看到杨业和徐世林有说有笑,夏晴晴和沈梦瑶更是惊讶了,这个连手机都没有的家伙居然和南方集团一把手关系这么好,到底是什么来头?午饭之后,徐世林说还要去谈一个合作提前走了,杨业也说下午要去上班,准备走的时候,沈梦瑶突然说道:“杨业,你要不要去买个手机,不然……找你的话也不太方便。”说这话的时候,她脸色有些微红。夏晴晴在一旁看的目瞪口呆,立即对杨业喊道:“喂,呆子,你还不快答应,咱们沈大美女可是从来没主动要帮陪一个男生买东西的哦。”杨业一愣,摸了摸口袋问道:“买个手机大概要多少钱?我只有一千多块了。”汗……两女直接无语。三人直接到了千花市最大的商业广场,进了苹果专柜,沈梦瑶看都没看就对柜员说道:“来一个苹果7给我身边的先生看看。”杨业立马摆手:“不不,我们去隔壁看看吧,我不太喜欢这个。本人比较喜欢国产的东西。”两女又一次无言,跟着杨业到了隔壁的化为专柜,选好了一个手机,办了卡,沈梦瑶直接拿卡付了钱。三人互留号码准备离开的时候,一道轻笑的声音从后面响起:“这不是杨氏集团老总吗?怎么连个三千多的手机都要女人买单呐。”杨业转头一看,是个身材高大的帅哥,有些面熟,突然记起来了,就是上次帮沈梦瑶加装男友时对付的那个富二代,徐中翔。徐中翔直接走到沈梦瑶跟前,一脸哀伤道:“梦瑶,你为什么要骗我说这个人是你男朋友呢?我记得南省根本没有什么杨氏集团,你这是何苦。”沈梦瑶眉头暗皱,道:“那是我的事,和你有什么关系。而且你刚刚也看到了,女朋友给男朋友买手机有什么不对吗?”一句话问的徐中翔哑口无言,他顿了顿,转头看向杨业,瞬间变脸道:“小子,我不管你是哪里混的,如果你要敢继续缠着梦瑶,我保证你会死的很难看。”杨业把手机放进口袋里,拍了拍口袋,昂首道:“这位先生,请注意你的言辞,我和谁好那是我的的事儿。而且,我很讨厌别人威胁我。”“呵呵,口气挺狂,你叫什么?”徐中翔冷笑着说道。“你肾虚。”杨业也冷笑了一声。“什么?”徐中翔一时间没反应过来。杨业突然出手在徐中翔手腕上探了一把,说道:“你夜尿频繁,经常半夜盗汗,食欲不振却又吃了不少羊鞭驴鞭马鞭之类的大补之物。不过没用,纵欲过度伤了阳核,我不帮你,你以后连个正常男人也做不了。”徐中翔脸色一白,用余光看了一下沈梦瑶的脸色,像是被踩到尾巴的大猫,顿时火冒三丈,指着杨业怒道:“你再敢胡说八道,信不信老子今天就叫人废了你。”“呵呵,不信!”杨业依旧昂首,目不斜视盯着徐中翔,一副有本事你放马过来的样子。徐中翔憋红小说文学了脸,指着杨业:“好,小子你有种,你给我等着。”“你连说话都底气不足了,看样子肾虚的很严重,真的!”杨业又说了一句,依旧是那副表情。徐中翔恨不得立马就杀了眼前这个家伙,他狠狠的瞪了杨业一眼,转身气急败坏的离开了。“哈哈,沈总,真没看出来你居然找了个这么有个性的男朋友,杨神医,我今儿算是长了见识了。”夏晴晴突然捧腹大笑了起来。沈梦瑶脸色一红,冲夏晴晴娇嗔道:“还笑,信不信这个月减你工资。”
宝马车上,夏晴晴双手握着方向盘,时不时朝身边的沈梦瑶瞥一眼。虽然两人在公司里面是上下级的关系,但两人私底下关系很好,而且夏晴晴比沈梦瑶年长,许多事情,尤其是感情上的问题,偶尔也能提示她一下。“扑哧,沈总,你那个男朋友真有个性,看上去也不像有钱人,但徐中翔今天好像被气的不轻哦。”夏晴晴意犹未尽笑道。沈梦瑶皱了皱眉头,看着窗外轻声道:“这个杨业上次因为帮我演习就得罪了徐中翔,这次又在大庭广众之下说他肾虚,恐怕是彻底惹到这个徐少了。感觉他还是有点莽撞,有点傻里傻气。”夏晴晴摇头道:“没实力的装逼才是傻子,我看你家男朋友很厉害哦。你看看,连咱们都很少见到过的徐世林这样的人物都对他客客气气,而且,他那一手医术出神入化,估计是那种扮猪吃老虎的主儿。”“你这么看好他,你去追啊。”沈梦瑶坏笑一生,转头朝夏晴晴说道。下午三点,玉蓉正在诊室给人看病,王朝捧着手机不知道在玩什么,杨业磨好了药粉后起身成了个懒腰,看了看时间,今天应该去把父亲接回家了。他进去和玉蓉打了声招呼,然后就出门了。到门口看到那辆电动小三轮儿,杨业才记起来今天还要给徐江海针灸。“罢了,那就晚点去接父亲吧。”杨业看着川流不息的车辆,又看着电动小三轮,他掏出车钥匙骑了上去。杨业凭着昨天记忆中的路线,跑了一个多小时终于到了徐江海的别墅门口,门口的佣人看到杨业骑着电动三轮来的,先是点头弯腰问好打招呼,然后迅速转身进里屋给杨业泡茶。今天徐江海的起色好了许多,杨业进房间的时候,这个南省曾今叱咤风云的商业超级大佬正半躺着看书。见到杨业进来,徐江海立即放下手里的书,笑道:“杨神医您来了,先休息一下吧?”“不了,我还有事要办,先给徐先生看看吧。”杨业摆手走了过去,把脉和查看一番后,杨业点头笑道:“杨先生的身体机能恢复的很快,看样子还不用一个星期你就可以恢复行动了。”杨业给徐江海施针之后,有用元气给他推拿四肢经络和肌肉按摩。做好治疗后,杨业心里急着去接父亲回家,和徐江海嘱咐了几句便转身离开了。下到别墅大厅的时候,正好看到一辆银灰色越野车开了进来。杨业瞥了一样那越野车的标志,气势恢宏的前脸,鲨鱼大嘴,中网中间一把倒叉,好家伙,玛莎拉蒂啊!徐世林急忙下车,见到杨业已经出来,他快步走上去:“真不好意思,刚才一点事情耽搁了,我父亲的治疗做完了?”“嗯,叔叔恢复的不错,看样子五天就能完全康复了!”杨业递过去一支烟,自己也点上了一直,一边说着掏出电动三轮儿的钥匙朝车上走去。“唉,急着走干嘛呀?吃晚饭了再去啊!”徐世林上前挽留。杨业摆手:“不了,我还得去天安养老院接我父亲,路程不近,我怕晚了就天黑了。”徐世林瞪着眼看着杨业骑上三轮儿,惊讶道:“你就开这个去接你爸?”“啊!这玩意儿挺好的,环保又不挤道,重要的是不怕交警。”杨业咧嘴一笑开始倒车。“不行,走,我和你一起去接咱爸!”徐世林抓住杨业的胳膊,将他拽了下来。杨业抓了抓脑袋:“这话咋听着味道怪怪的呢!”最后,杨业还是拗不过徐世林,上了他那辆玛莎拉蒂最新款的越野跑车,徐世林自己钻进了副驾驶,把钥匙扔给了杨业:“这是玛莎拉蒂百年来生产的第一辆越野车莱万特,华夏限量一万台,一朋友送我的,动力还行,你试试!”杨业笑了笑,启动之后看了一下内饰,四周全真皮包裹,三百六十度摄像头,周围还镶嵌了不少非洲桃木面板,低调中透着一股子奢华。全自动空调、大灯、雨刷,七种夜间氛围灯色,全景天窗等等。“配置还真高!”杨业说着,降下车窗,脚尖点了点油门。“轰轰……”车子如同被鞭子抽打的野马,嗖的一下窜出去十多米,杨业猛的一脚刹车踩住了。他把头伸出窗外往后面看了几眼。徐世林不解:“干嘛?”“那三轮儿怎么办?那是医馆的……”杨业有些担心道。徐世林满脸黑线:“等会儿叫人送过去,哎呀你就走吧!”有徐世林这个财大气粗的主儿陪同,多加了两千手续费,所以杨昭辉出院的手续办的很快。杨昭辉腿脚不便,坐在了后排,看着儿子开着小车,心里不禁稍稍安定了些。路上的时候,杨业跟父亲把他和姑姑杨梅一家之间的事情大概说了一遍,听说杨梅一家人搬出去了,杨昭辉也深深的叹了口气,但没说什么。车子慢慢的开到了楼下,杨业下车刚刚将杨昭辉扶出车门,几个年轻男子从周围冒了出来,阴测测的盯着杨业,将车子围了起来。杨业抬头一看,见到一熟人,不禁皱眉:“黄超,你还敢来这里?”“哼,你特码算老几?我找你干嘛?我问你,周柳呢?”黄超嘴里叼着烟,说话的时候从身后摸出了一把跳刀,恶狠狠的盯着杨业。上次他就吃了憋,这次是做足了准备来的。说起周柳,杨业的眉头皱的跟紧了,虽然他和这个表妹并没多少感情,甚至还有点讨厌她,但血浓于水,亲戚终究是亲戚。哪怕是被自己欺负,也不能被别人欺负。“你差点把她害死了,现在还敢舔着脸来找她?”杨业将杨昭辉又送回了车内,猛地一步跨到了黄超面前。“你,你要干什么?”黄超被杨业的气势震的后退了一步,有些慌乱的看着对方。“滚!”杨业沉着脸,低喝一声,这一声夹着元气的力量,让黄超一时间蒙住了。这时候旁边一个混子跑上前,在黄超耳边道:“超哥,咱公鸡帮还能怕了一个年轻小子不成?你说句话,咱剁了他!”黄超浑身一颤,看向杨业的目光中突然迸射出一道凶光,低吼一声,举刀朝杨业的脑袋砍了过去。站在车旁的徐世林心头一跳,这一刀下去那还有人?来不及多想,他迈出步子朝黄超背后冲了过去。可是下一秒徐世林就停下了脚步,情况反转了。杨业一手夺刀,右脚直接将黄超踹飞了出去。他将跳刀扔到远处,赤手空拳朝另外几个混子快步走了过去。杨业每一拳出去,徐世林都能听到骨头折断的声音。他是见过大世面的人,特种部队的高手也见过几个,可从没见过像杨业这种打法的。只见杨业一只手伸出去,五指锁住一个混子的肩胛,左手抓住这名混子的手臂朝后面猛地一掰,咔擦一声,这名混子当场昏死了过去。黄超见几个小伙伴全部倒下只剩自己了,才意识到杨业的厉害之处,他坐在地上不住的往后退,嘴里喊道:“你放了我,哥,求求你……”“哼,今天不让你知道老虎的屁股摸不得,你是不会长记性的。这也是替周柳讨点利息!”杨业走过去,一把抓住了黄超的右手臂。他冷哼一声,右手抓着黄超的手腕猛地往后面掰开,那角度已经弯曲到了让人看着惊悚的程度。一旁的徐世林也倒吸了一口凉气。只是这一下,黄超就发出了杀猪般的惨叫,周围有不少路人朝这边看了过来。杨业冷笑一声:“刚才是让你记住教训,现在才是讨利息。”右手抓住黄超的手肘,左手成掌刀,直接劈了下去。咔擦!徐世林亲眼看到黄超小手臂中间的骨头被杨业这一下,硬生生的将骨头打的往外面凸了出来,森森白骨,血液四溅。见黄超昏死过去,蹲下去在黄超的盆骨处快速击打了一下,然后转身朝这边走来。徐世林一脸震惊随着杨业和杨昭辉上了楼梯,将杨昭辉安顿好了之后,杨业才和徐世林出来。“你就不怕别人报警?”“我那是正当防卫。”“你不怕他们报复你?”“除非他们想死。”“卧槽,你到底是医生还是杀手?”“念经超度终生是为佛,佛拿刀屠戮终生是为魔,有何区别?”徐世林后背一凉,喃昵道:“幸好咱两是兄弟,不然就亏大了。”“对了,你刚才蹲下去在他下身击打了一下干嘛?”徐世林不解道。“他用那玩意儿害我表妹染上了梅毒,我就让他一辈子也不能用那玩意儿再去害别的女人。”杨业点燃一支烟,看向路灯,眼神里闪烁着精光。“嘶……”
杨业和徐世林出去吃了点东西后,徐世林也没告别,自己拦了一辆的士就离开了,留下杨业一脸懵逼。他掏出手机拨出了徐世林的电话:“喂,小林子,你的车不要了吗?”“哎呀,这车太破了,不喜欢,给你玩吧!”徐世林说完就挂了电话。杨业看着手中这把叉叉标志的车钥匙,哭笑不得,能说百多万的豪车是破车的,估计也就徐世林这种人了。准备回去,杨业突然想起什么,跳脚道:“我去,这车的油耗伤不起啊。”到家里之后已经十一点了,杨业让杨昭辉躺在床上,给他针灸,杨昭辉因为常年风湿骨痛,没有积极治疗和护理,导致现在双腿瘫痪,要治好,还需要费一番功夫。针灸完了之后,杨业转身进厨房烧了一壶热水,切上几片生姜泡进去,端着脸盆到了杨昭辉床边。杨业捧着父亲那双不满厚茧的脚掌放进脸盆,认真的搓洗。这么多年了,他从没孝顺过父亲,今天难得有这样的机会,他不觉得丢脸。杨业从小就是有娘生,没娘养。虽说杨昭辉年轻时长得帅气,也是个颇受人尊敬的教书先生,但一个大男人把一小孩拉扯大,其中的艰辛可想而知。父子两享受着短暂的温馨与宁静。这时候杨昭辉忽然问道:“小业啊,你现在是在医馆工作吗?”“嗯,包吃包住,待遇还可以。”杨业回答道。杨昭辉点点头:“那就好,我看到好多当兵的退伍以后都找不到工作,开始还有些担心,现在好了,医生不错。”“爸,那我明天就搬回来,和你一起生活。”杨业笑着说道。不料杨昭辉脸一横,冷声道:“搬回来干嘛?我一个老头子,做事儿又不方便,你要是谈女朋友什么的就更不方便了。不用回来,有事我打你电话就行。”杨业无语,想来也是,自己老大不小,还没正儿八经谈个恋爱,是得考虑考虑这个问题了。想到这儿,脑子里莫名浮现出两道身影,一个是玉蓉,那成熟妙曼的身姿。一个是沈梦瑶,含苞待放清纯水灵。收针之后,杨业站起来吐了口气:“好了,明天给你送饭回来,晚上顺便熬些中药。&r小说文学dquo;杨业出门的时候忽然想起什么,扭头问道:“爸,要不你再找一个伴儿吧?以后生活也方便些。”杨昭辉躺在床上,用手拿起拐杖在地上跺了两下,神色坚定道:“不找,死也不找。”回到医馆的时候已经快到凌晨了,杨业蹑手蹑脚进了三楼屋子,然后进了自己房间,一开灯,居然发现停电了。好家伙,这么大的省会城市居然也停电。他只好抹黑洗漱一翻,然后躺在床上捣鼓自己新买的手机。正在迷迷糊糊想睡的时候,突然听到外面客厅传来“嘭”的一声闷响,然后是玉蓉唉哟的声音。杨业一个激灵,亮着手机灯光开门出去了,寻声望去,玉蓉半坐在地上,一手捂着右腿膝盖满脸痛楚。“姐,怎么了?”杨业蹲下身问道。玉蓉抬头看到杨业,揉着膝盖委屈道:“口渴想出来喝水,没想到停电了,刚才磕在茶几上。你,你先扶我起来。”杨业点点头,将手机放到一边,抓着玉蓉的手臂,一只手穿过她腋下抬着另一个手臂,将玉蓉扶了起来,送到了沙发上。“我下去拿红花油。”杨业嘀咕一声,拿着手机就下去了。杨业拿着红花油上来了,玉蓉还是半躺在沙发上,他拿手机灯放在旁边照着,拧开药瓶盖,倒了一些红花油到掌心窝子里。此时玉蓉只是穿着一条宽松的紫色薄纱睡裙,身上散发出淡淡的芳香,洁白如玉的双臂和膝盖以下的小腿,都是暴露在空气中的。“姐,裙子还要拉上去一点。”杨业提醒了一声。玉蓉忍着痛,红着脸,将裙子一点一点的提上了一些。刚刚露出膝盖,杨业那手掌就覆盖在了膝盖骨上,轻轻搓揉起来。“嘶,疼,轻点……”玉蓉忍不住提醒道。只是话一说完她就后悔了。两人都是成年人,此时封闭而漆黑的客厅里,只有一男一女,手机暗淡灯光的照射下,气氛越是有些火热。玉蓉这几个字一出口,杨业的手掌一顿,他想歪了。因为玉蓉的双腿是弓起的,裙子随着杨业的动作带来的颤动,不知不觉间慢慢往下滑了一段,空隙中杨业抬头瞥了一眼,这一瞥不要紧,只感觉鼻腔一热。“姐,你皮肤真白。像是羊脂美玉一样。”杨业忍不住赞道。玉蓉脸颊更红了,咬咬唇,娇嗔道:“别贫嘴,好好揉。再看那不该看的地方,我就把你的眼睛挖掉。”玉蓉绝非十七八岁之碧玉年华,早已过了稍有肌肤触碰就会脸红的跟猴儿屁股一样的年纪,可就是她越成熟,此时的娇媚嗔怒模样,更是让杨业心潮澎湃。“姐,你为什么还没结婚呢?”杨业突然张口问了一句本该属于玉蓉隐私的问题。不料玉蓉突然脸色一僵,伸手夺过杨业手中的红花油,气呼呼的站起身,自己一瘸一拐的进了房间。杨业愣了半响,估摸着是问到了不该问的地方。一连过去几天,杨业每天早中晚都会回一趟家里,除了给老爹针灸治病,还得照顾他起居饮食。几天过去,杨昭辉的双腿已经好了很多,基本上可以自己照顾自己了。这期间,徐江海的“中风”也痊愈了,所以杨业又少了一件事。杨业在医馆对面找了个停车位,将玛莎拉蒂那辆凶悍的越野车停过去之后就再也没动了。出门进药,还是那往后余生唯有你辆小三轮儿。没办法,杨业找修车行师傅问了一下,这玛莎拉蒂跑一公里差不多要两块钱油,随便动一下车就是好几十,对于现在的他来说,太贵。日落时分,杨业从隔壁二手店捣腾了一把睡椅,旁边放着一台老旧录音机,里面放着字正腔圆的京剧戏曲,正闭目养神。门口突然响起一阵急刹车,伴随着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和疾呼:“卧槽,杨业……”躺在睡椅上的杨业嘴角一抽,睁开眼睛,看到徐世林捂着脑袋气喘吁吁跑了进来。他坐直了身子,咧嘴道:“我是哪儿得罪你了?大白天就要操人。”徐世林也没坐,进门拉着杨业就往外走:“你看看我的车,来。”两人走到门外车旁,徐世林一直前面的挡风玻璃,指着上面副驾驶前方一个拳头大小的空洞,大声道:“就在刚才,老子差点被插死了!”徐世林扬起右手拳头,心有余悸道:“刚才过一个红绿灯的时候,前面一辆拉钢板的货车,老子刚准备超车,没想到那货车轰隆一声爆胎了,上面的钢板像是雪崩一样垮下来了。看到这儿没?要是反应慢点,今天你老哥我就进殡仪馆了。”“哦,没事就好。”杨业瞅了半天,来了句让徐世林郁闷到吐血的话。徐世林激动的抓着杨业的手臂,急声道:“哥,咱上次吃完宵夜出来,你不是叫我注意点吗?你说我脸上有黑气缠绕,你告诉我,你是不是会看相算命?”杨业耸耸肩,淡淡道:“算命……不会,看相倒是懂一点皮毛,我主要是会医术。”“那你看看,我脸上的黑气还有吗?”徐世林紧张的抓住杨业,有句俗话说得好,越是达官显贵越怕死,你看,徐世林就这样。杨业盯着他的额头足足看了三分钟,牙缝里蹦出来一个让徐世林差点崩溃的字:“有!”“啊?那怎么办?有没有什么破解的法子?是不是要请人来开坛做法?白马寺,白马寺的主持大师行不行?”徐世林一下就想到了电视里经常出现的法事。杨业一脸黑线,苦笑道:“没那么严重,我问你,最近十天你是不是去过殡仪馆或者墓地之类的地方?”“没有!”徐世林摇头。“那有没有和重病的人亲近过?”杨业又问。“没有!”徐世林依旧摇头,不到一秒钟之后,他瞪大了眼睛,举起手掌说道:“我记起来了,但那也不是重病啊。”杨业递过去一支烟,自己点上一支:“那你说说。”徐世林皱起眉头,吸了一口烟,回忆道:“上周一,我去了表叔家,当时说她女儿感冒了,不太爱吃饭也不出门,我就抱着他女儿在客厅里玩了一会儿。”“那问题就在女孩身上。”杨业一锤定音,根源就是那儿。>>>>完整版在线阅读<<<<
上一篇:欲洁其身而乱大伦:好爽好深太涨了很舒服
下一篇:强行征服丰满人妻:娇妻与老外欲乱小说

猜你喜欢


强行征服丰满人妻:娇妻与老外欲乱小说

强行征服丰满人妻:娇妻与老外欲乱小说

风浅汐一直没有说话,说实话,今天他让她太惊讶了,没想到他会选择护她。这个冰冷的男人,原本是那么万恶的……“南宫绝。”她小声喊道。“嗯?”冰冷的蓝眸看向她。“谢谢。”他依旧...

我和公gong在厨房:我是荡货,使劲

我和公gong在厨房:我是荡货,使劲

沈梦瑶早就知道了杨业没有手机,带着惊讶和怀疑的眼神将手机递了过去,杨业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名片,然后按照上面的号码拨了过去。不一会儿,他开口了:&ldquo;小林子,是我。被你的员工...

欲洁其身而乱大伦:好爽好深太涨了很舒服

欲洁其身而乱大伦:好爽好深太涨了很舒服

之前这人是背对着宾客,朝向典礼台的,这时候转过身来看着不远处的陈东阳。这个看起来浑身精致穿着奢牌的男人,跟陈东阳年纪相差不多,正是孙家二少爷孙超。明华豪门望族,孙家肯定稳...

娜娜的yin荡生涯h:好湿啊,小东西

娜娜的yin荡生涯h:好湿啊,小东西

陈玉婷闻言,愣在了当场,喃喃道:&ldquo;对呀,到时候岳风肯定会以为我给如嫣透露了他的身份。岳风现在可是岳家大少爷,他要是责怪下来,我怎么&hellip;&hellip;&rdquo;&ldquo;而且他...

灼热顶弄涨满哭泣:舌头在花缝来回滑

灼热顶弄涨满哭泣:舌头在花缝来回滑

银色的链子,上面挂着一个纯色的宝石,宝石刻工十分的精致,形状也很特殊。这,这不是浅汐的项链吗?她最宝贝这条项链了,好像是她妈妈送给她的,所以一直戴着就没摘过,怎么现在摘下来放在...

女人哪种下面最受欢迎:放荡女纯肉辣文

女人哪种下面最受欢迎:放荡女纯肉辣文

她几乎全身无力的软在那儿。南宫绝笑着,把外套拿了起来,重新盖在了她的身上:“先忍忍。”再度将她抱了起来,下了车。此时浅汐脑子里已经是一滩迷雾,完全忘了去思考什么,他的话回荡...

紫黑肉囊拍打:兄弟结婚喝多了干了新娘

紫黑肉囊拍打:兄弟结婚喝多了干了新娘

这时候所有人都出去了,只留下张青山和杨业。&ldquo;我警告你,等下不要打扰我。&rdquo;杨业将已经消毒的银针摆放规整。张青山冷哼一声,双手抱胸站在了一旁,下一秒,他眼珠子都快瞪...

励志文章

  • 微信公众号
  • QQ交流1群
  • 手机版访问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