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辰美文网

当前位置:首页 > 伤感文章 » 正文

强行征服丰满人妻:娇妻与老外欲乱小说

风浅汐一直没有说话,说实话,今天他让她太惊讶了,没想到他会选择护她。这个冰冷的男人,原本是那么万恶的……“南宫绝。”她小声喊道。“嗯?”冰冷的蓝眸看向她。“谢谢。”他依旧冰冷如霜:“嘴上的谢谢不需要,你可以用你的身体来付出行动。”“你……”这个下半身思考的男人。当两个人快争执起来的时候,刷………整个宴会场所的灯突然暗了下去。只有一束灯光打在宴会最中心的一个舞台上。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到了舞台上。一个老者拄着拐杖走上了台:“咳咳咳,欢迎,大家,来才参加,我们炎家的晚宴。”老者一边说一边咳嗽:“咳,今天,邀请大家过来,也不为了别的,就是为了向大家介绍一下,我们炎家的继承人!”炎氏家族,一个有些年代的老家族了,在商业和黑道上,都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像炎家这样庞大的家族,一直以继承制度。浅汐只是好奇的看着舞台,一直就觉得这个宴会不一般,原来是一个介绍继承人的晚宴呀。炎家?她虽然没听过,不过看这架势就知道一定是一个极其庞大,有权势的家族了。也没有多想。随着介绍,另一个人朝台上走去,应该就是老者口中的炎家继承人。浅汐的视线也看了过去,她的角度只能够看到一个背影,那背影看起来十分的笔挺,看身形应该是一个二十多岁的男人吧。当继承人走上台,转过身:“欢迎大家来参加我的这个晚宴,今晚大家玩的尽兴些。”简单的致辞,傲人的话,大方而又利落。他的声音十分富有磁性,一头亚麻色的头发,在灯光下更加的引人注目。不羁的眼神,直直的盯着会让人心头一颤。他的身上有一种浑然天成的狂傲之气!!炎诺天……!!!风浅汐心里嘀咕出这个名字,瞳孔发颤,她不断的眨眼睛去确认自己有没有看错,可事实一遍遍向她证明,她没有看错,站在上面的人,确实是那个她曾经熟悉的男人!!!记得那年和炎诺天认识的时候,她才15岁,巧合的相识,巧合的相知,即使炎诺天比她大好几岁,可彼此却聊的很投机。这个男人,如同守护神一样陪伴在他的身边。而她所认识的炎诺天,也是一个整日游走的流浪人,以天为被,以地为床。可为什么突然之间会变成什么炎氏家族的继承人呢?!!这一瞬间,她只觉得心跳加速,血液也在快速的循环,那一天公园,她以为再也不会再见到他了,可是没有想到,会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再和他见面。浅汐忍不住双手颤抖,呼吸也变得有些急促。台上,炎诺天那尖锐的眸光扫着晚宴上的人,寻找着,他的眸光落在了南宫绝身边的风浅汐身上!四目在空中相对!‘嘭嘭嘭!’她的心脏都快跳出喉咙口了,刚刚好像诺天看到她了?这,这怎么可能呢?诺天怎么知道她也在这儿呢?明明下面这么暗,应该是错觉吧。“大家尽情玩。”炎诺天的目光很快从浅汐的身上转移开,他从容而又淡定的说完结束语。晚宴的灯光恢复,炎诺天和老者也从台上下来,被人群给埋没。“你怎么了?”南宫绝扭头看向身边的女人。“啊?没,没什么。”她紧张的摇头,并不知道,此时她的脸蛋一点血色都没有,苍白的吓人。“没什么?”蓝眸里带着几分疑虑。“嗯。”坚定的点了点头,努力的保持镇定,却也克制不住内心的狂躁,她不能够在这儿继续待下去了,得想个办法走才行。迟疑了一会儿:“我,去补个妆。”说罢,她离开南宫绝的身边,朝化妆间走去……刚刚没走出几步。那恍惚的身子猛地和一个端酒的侍从撞上了,红酒哗啦啦的洒了她一身……“小姐,对不起,对不起!”侍从吓得不停的道歉,只差没有直接跪到地上去了。浅汐赶紧摇了摇头:“没关系,是我不小心撞到你的。”侍从这才松了一口气:“小姐,我带您去换身衣服吧。”“哦,好。好。”她点了点头。南宫绝站在一边,冷冷的看着那边出的事情,这个女人突然之小说文学间怎么变得这么精神恍惚?走路也能够撞到人?这不像是平常的她。眼看着风浅汐和侍从,从侧门走出晚宴的大厅,他的眼神便越来越疑惑。白色的礼服被红酒熏染出一朵朵紫色的花儿,让她浑身都带着一股子红酒的香气,跟随侍从走出大厅,是一条长长的走廊。走廊一旁则是一个很大的庭院,夜风吹拂着她瘦弱的身子,她不禁的打了一个寒颤,真凉啊,特别是她红酒泼过的地方,风一吹更加凉的刺骨了。“少主!”突然侍从停住了脚,恭敬的弯下腰身。跟在身后的浅汐也当然一下停住脚,少主?抬起头朝前面望去。只见走廊的柱子旁,依靠着一个男人,他西装笔挺,亚麻色的头发被风微微吹起。“下去!”炎诺天命令道。“可是,我还要带这位小姐去换衣服……”“我会处理,下去!”他的语气加厉了一分。“是!”侍从吓得发抖,赶紧掉头往宴会那边跑。空空的走廊,只剩下风浅汐和炎诺天两个人了,她双脚有些微颤,是有些紧张了,脑子里有一种冲动,那便是赶紧离开。回头是宴会,往前走,是炎诺天,下意识的,她扭过身子,朝走廊外面的大庭院跑了出去。“浅汐,你要去哪里?你觉得你逃的撩吗?”后面传来炎诺天的声音。她依旧没有停下脚步,快步的跑在庭院里,寻求一个出口。“风浅汐,你逃,你又能够逃到哪里去呢?!!”听着炎诺天的呼喊,她一点点停下了脚步,缓缓的扭过头,黑夜之下,看到他一点点的凑近她,果然,逃避是没有用的。浅汐转过身,月光下,他的不羁的容颜映入她的眼中:“我们认识这么久,我一直不知道,原来你的身份,竟然会是炎家的继承人。”“我也没有想到,你嫁的人,会是南宫集团的总裁,南宫绝!”炎诺天的眼里明显多了几分戾气。“你查过我?”上次见面的时候,王珂儿虽然告诉诺天她嫁人的事情,但似乎并没有告诉诺他,她嫁的是谁,而这一次,他却已经了如指掌了。“我只是更了解了你而已。”“更了解我?这并不需要!”她显得有些慌张。炎诺天却十分淡然,一点点的逼近她:“我认为需要就够了。不过浅汐,你好像很害怕的样子。你在害怕什么?是害怕我吗?”浅汐只有一步步的往后面退:“我现在已经结婚了,炎先生,我们还是保持点距离的好!”伸出手,张开五指挡在他的面前,制止他继续往她靠近。“炎先生?!!你竟然这样称呼我?!”他的话里带着怒气。她垂下了脑袋,这样生疏的称呼,她也不想,可是此时此刻,她已经不再是曾经的风浅汐,眼前的人,也不再是曾经的流浪人,大家都变了,所以很多东西,也不得不也因此改变:“我现在是南宫绝的妻子,而你是炎家的继承人。我们都有了新的身份。已经不再是以前的我们了。”当她想要收回手时,炎诺天霸道的抓紧了她的手腕,一把将她扯到了自己的跟前:“风浅汐,不是有钱,有权,你就可以委身下嫁了吗?我现在要你,嫁给我!”“你疯了!”她被这句话惊住了。“怎么了?当初可是你自己说出那句话的!”“这怎么可能!我已经嫁人了,又怎么再可能嫁给你?你是糊涂了吗?!”不可思议的望着炎诺天。“这确实很为难呢!这样吧,你可以做我的情人。”心头一颤?情人?竟然让她这个已婚之妇当他的情人,这几乎是在硬生生的侮辱,浅汐完全不相信眼前的人,还是当初那个温柔的大哥哥:“放开我,诺天你放开我!你根本不是我以前认识的炎诺天!”“那你又是我以前认识的风浅汐吗?说好的承诺,你却为了钱,为了权,嫁给别人?!”“就算我违背了承诺,你就要这样侮辱我吗?”她无法释怀,他说出情人这句话。“侮辱你?你不是有钱有权就可以了吗?既然你可以为了钱嫁给南宫绝?为什么不可以做我的情人呢?能够双份得到东西,你应该更加满足才对呀!”风浅汐从没有想过,那日偏激的做法,会导致这样的结果,以为只小说文学要当初狠一点就可以斩断一切各自的烦恼,却没有想到,迎来的是新的烦恼。月光映射在两个人的侧影上,对视的目光,两个人的眼里都带着怒气,谁也不让着谁,矛盾继续激化着。而此时,宴会上,南宫绝不停的看手表,那个女人去了这么久,怎么还没有回来?她今天的状态太不对了,几乎有些神情恍惚了?到底怎么了?“南宫总裁,怎么了吗?想什么这么出神呢?”一旁的人问道。“没,你们先聊,我离开一下。”他平冷的说着,走出人群,他朝宴会的侧门走去,那个该死的女人,到底搞什么呢?一出侧门,是一条长长的走廊,走廊旁是庭院,他笔直的朝走廊的另一头走去,并没有去看那黑夜下的庭院。这时,从不远处传来声音。“既然我们都不是当初认识的你我,你又何必这样纠缠着我,放过我吧。”“不可能,我可以重新认识!!你嫁人也好,单身也罢,我都会出现在你的生命里!永远不会放开你。你休息逃脱!”“你非要这女性小说样不可吗?”“因为我非你不娶!”嘈杂的争吵声,在黑夜之中显得格外的刺耳,即使夜风让这争吵稍微懵懂了一些,让人听不清楚到底在争吵什么,可走廊上的南宫绝还是因这争吵声而停下脚步。是谁在说话?两个人,而且是一男一女?他顺着声音的源头,望向了庭院,尖锐的蓝眸在庭院里扫了一眼,黑夜之下,落在了庭院的两个人身上。男的背对着他,但女的确是正对着他的。眯了眯眼眸,即使有月光映射,他还是用了好一会儿才看清楚那个女人的样貌,风浅汐……!她在做什么?那个男人是谁?不是去换衣服吗?怎么突然和人在那儿争吵起来?南宫绝站在走廊上,盯着庭院里的两个,眉头越皱越深,只见黑夜下的两人又有了新的动静!“唔……”炎诺天双手一把扣住了她的身体,狂傲的唇,猛然压到了她的唇上,带着山洪般强势,吞噬她的唇齿。风浅汐睁大了眼睛,瞳孔颤抖,再一次被吓出,短短几秒,她疯狂的用手推着他:“唔唔唔……”在他的强吻中拼命挣扎,怎么办?她该怎么办呀?即使曾经的承诺是青涩的,可却有付出过一段青涩的情谊。面对这样的炎诺天,她几乎不知所措。越是挣扎,他的吻便越发肆掠。走廊上,南宫绝冷冷的看着庭院里的这一慕,从他眼里迸射出寒冷的戾气:“呵……”她还真是一点都不寂寞呢!冷笑一声,眼角的余光瞥了一眼相吻的两人,带着一缕冷屑,他像冰一样,冷的刺骨!他转身往回走去。昏暗的走廊,灯光迷离,而他的背影显得越发幽深,带着一股骇人的可怕气势。带着一股冷势的黑色气焰,他渐渐消失在走廊的尽头。深吻在月的映射下,是那么的唯美。她被吻到窒息,被啃咬到嘴唇疼痛,就算是挣扎也一点效果都没有。想起了曾经和炎诺天相处的时间,那些欢笑的记忆,纯纯而又懵懂的情感,她一点都不像一个名门闺秀,丢弃所有仪态,在他的面前哈哈大笑,满地打滚。可那些回忆,如今也如同烟花烂漫一般,绚丽的绽开,然后……消失殆尽!
>>>>本文全文在线阅读<<<<
上一篇:我和公gong在厨房:我是荡货,使劲
下一篇:男生喜欢被口还是啪:小东西真湿这才一根手指

猜你喜欢


强行征服丰满人妻:娇妻与老外欲乱小说

强行征服丰满人妻:娇妻与老外欲乱小说

风浅汐一直没有说话,说实话,今天他让她太惊讶了,没想到他会选择护她。这个冰冷的男人,原本是那么万恶的……“南宫绝。”她小声喊道。“嗯?”冰冷的蓝眸看向她。“谢谢。”他依旧...

我和公gong在厨房:我是荡货,使劲

我和公gong在厨房:我是荡货,使劲

沈梦瑶早就知道了杨业没有手机,带着惊讶和怀疑的眼神将手机递了过去,杨业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名片,然后按照上面的号码拨了过去。不一会儿,他开口了:&ldquo;小林子,是我。被你的员工...

欲洁其身而乱大伦:好爽好深太涨了很舒服

欲洁其身而乱大伦:好爽好深太涨了很舒服

之前这人是背对着宾客,朝向典礼台的,这时候转过身来看着不远处的陈东阳。这个看起来浑身精致穿着奢牌的男人,跟陈东阳年纪相差不多,正是孙家二少爷孙超。明华豪门望族,孙家肯定稳...

娜娜的yin荡生涯h:好湿啊,小东西

娜娜的yin荡生涯h:好湿啊,小东西

陈玉婷闻言,愣在了当场,喃喃道:&ldquo;对呀,到时候岳风肯定会以为我给如嫣透露了他的身份。岳风现在可是岳家大少爷,他要是责怪下来,我怎么&hellip;&hellip;&rdquo;&ldquo;而且他...

灼热顶弄涨满哭泣:舌头在花缝来回滑

灼热顶弄涨满哭泣:舌头在花缝来回滑

银色的链子,上面挂着一个纯色的宝石,宝石刻工十分的精致,形状也很特殊。这,这不是浅汐的项链吗?她最宝贝这条项链了,好像是她妈妈送给她的,所以一直戴着就没摘过,怎么现在摘下来放在...

女人哪种下面最受欢迎:放荡女纯肉辣文

女人哪种下面最受欢迎:放荡女纯肉辣文

她几乎全身无力的软在那儿。南宫绝笑着,把外套拿了起来,重新盖在了她的身上:“先忍忍。”再度将她抱了起来,下了车。此时浅汐脑子里已经是一滩迷雾,完全忘了去思考什么,他的话回荡...

紫黑肉囊拍打:兄弟结婚喝多了干了新娘

紫黑肉囊拍打:兄弟结婚喝多了干了新娘

这时候所有人都出去了,只留下张青山和杨业。&ldquo;我警告你,等下不要打扰我。&rdquo;杨业将已经消毒的银针摆放规整。张青山冷哼一声,双手抱胸站在了一旁,下一秒,他眼珠子都快瞪...

励志文章

  • 微信公众号
  • QQ交流1群
  • 手机版访问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