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辰美文网

当前位置:首页 > 伤感文章 » 正文

粗大老头让我欲仙欲死:强行征服邻居人妻

张大海看了看那几名警察,然后看着周阳,笑得眼泪都出来了,“周阳,你真行,这演戏还带全套的,竟然连警察都给我弄出来了,你直接让人扮演市长,那不是更有轰动效果嘛,哈哈……”周阳看着张大海,一脸怜悯。这时候,一个戴着眼镜的警官掏出了拘捕证,在张大海面前晃了几晃,“张大海,天冠公司生产奶粉掺假,已经造成严重后果,现在带你回去,协助调查相关事宜。”两名警察过来,直接把张大海按倒在地,一副冰冷的手铐,直接砸在了他的手腕上。“你们,不是,怎么来真的啊,这,不是演戏……”张大海终于回过味来。“带走。”警官冷哼了一声,两名警察一人一边,挽住张大海的臂膀,直接把他朝外边推去。“不是,张总,今晚上这里的消费不都是你负担吗?你走了这钱怎么办?”冯晓很没眼色的喊了一句。张大海脸色苍白,一声不吭。林清雅看势不对,赶紧跑了过去,看着张大海急促的问道,“大海,发生什么事情了?”“说你马勒戈壁,”已经回过味来的张大海,转过头红着眼睛看着林清雅,“周阳说收拾天冠公司,这警察就来了,他根本就不是个废物,可是你却一直告诉我他就是个无能的家伙,这才让我肆意凌辱他,引来他的报复,给天冠公司带来了踏天大祸,我他么的弄死你这个扫把星。”张大海说完,猛的一脚踹在林清雅的小腹上,林清雅扑通一声倒在地上。“老实点。”两名警察死死扭住张大海,径直出了大厅。林清雅看着张大海的背影,脸色铁青。同学们看着周阳,都有些发愣,他们突然发觉,都看不懂周阳了。这时候周阳来到了林清雅面前,声音冰冷,“林清雅,人在做,天在看,自己要是做事没有底线,你永远不会有好结果的。”林清雅坐在那里,两眼发直。周阳冷哼一声,转身刚要离开,这个时候,酒店经理走进了大厅,“你们今天谁是负责人,麻烦把账单结一下。”冯晓过来接我账单一看,一下子惊呼了起来,“五十万啊,怎么这么多?”“这么多啊,这钱谁来付啊?”有人也喊了起来。冯晓咬了咬牙,跑到了林清雅身边,“林清雅,是你说这钱由你来付的,现在你说怎么办?”林清雅坐在那里一言不发。张大海已经把她扔了,这些钱她又有什么办法?这时候黄元站了起来,说了一句,“她已经是那样了,哪有能力负担这些钱,我们大家实行AA制吧!”“AA制?我们不到四十人,那不是每个人要带1万多吗?”“老天,吃顿饭1万多,我哪有那么多钱呀!”“都是林清雅,要不是她想要炫耀,在这蓝天酒店订餐,还包了整个大厅,哪里会花这么多钱?”“对,我觉得刚才张大海说的不错,这个女人就是个扫把星,谁沾到她谁倒霉。”听着周围扎心的话语,林清雅面如死灰。“算了吧,今天大家都认个倒霉,把自己的钱付了吧!”冯晓鄙夷的瞪了林清雅一眼,站了起来无奈的说道。“我不付,让这个贱人来付,谁让她打肿脸充胖子给我们带灾的。”“对,今天这钱就应该她来付。”林清雅双手捂住了脸,痛哭失声。正在林清雅悲愤难当的时候,后面响起了一个人声音,“这顿饭钱,我来付。”周围的人转过头一看,一下子都惊呆了。周阳。旁边一个男生看着周阳惊讶的问道,“周阳,你不是个医生吗?这可是,五十万啊!”“医生就该的没钱吗?”周阳瞪了那个男生一眼。“周阳已经答应替我付钱了,你还瞎逼逼什么。”有人赶紧喊了一句。“对对,谢谢周哥了。”有几个人眼泪都出来了。人生四大喜事之一,久旱逢甘露啊!要不然今晚上回家,非跪搓衣板不可。酒店经理就来到周阳面前,周阳拿出银行卡递了过去。酒店经理刷完了卡,恭敬的又把银行卡又递给了梁辉。周围的女生看着周阳,眼里都是小星星。正在这时,杨亭林走了过来,看着梁辉,一脸欣慰的说道,“周阳呀,当时在学校我就看出来,你一定会有出息的,现在看来我果然没有看错呀!”周阳实在忍不下去了,他直接转身朝外面走去。他发誓,以后这种同学聚会,他再也不会参加了。他在外边等了一阵,梁辉来到了他的身边,“周阳,你现在真的有钱了?”周阳点了点头,“我是任安医院的董事,也算有点钱吧。”对自己的好朋友,他没有必要隐瞒。梁辉一听,一拳砸在周阳的肩膀上,“哈哈,我就知道你小子不简单,对了,刚才在酒店里面,你为什么要替林清雅付钱呢?”“我和她毕经在一起生活过,总不忍心看到她被大家侮辱。但是,她却是个见财忘义的小人,今天就算是我最后一次帮她吧。”“别感叹了,你去哪里?我送你回去。”梁辉搂着周阳的肩膀说道。“哎呀,我真的需要尽快去一个地方,梁辉,你快点把我送去医院。”周阳突然想起来,姜雪洁还在医院等着自己呢!梁辉答应了一声,和周阳一起上了出租车,朝医院疾驰而去。“梁辉,今天在同学会上谢谢你替我说话。”周阳看着梁辉,诚恳的说道。“我们兄弟还用客气嘛。”“对了梁辉,你学专业毕业,怎么开起出租了?”听了周阳的问话,梁辉的脸色一下子黯淡了下来,“周阳,你也知道我的条件,既没钱也没有关系,毕业后一直找不到愿意接受我的医院,没办法,只好开出租车晃荡呗。”“梁辉,你愿不愿意到仁安医院来?我是那里的董事说的上话的。”“任安医院?我太想进去了,那家私人医院,在京城都是数得上的好医院呀!你真的能让我进去?”梁辉惊喜的喊道。“明天你直接到医院来找我吧。”周阳笑着点了点头。仁安医院,他安排一个人还不是问题。“好的,谢谢你了。”梁辉激动的说道。周阳拍了拍他肩膀,笑了笑没有说话。车子到了市医院,周阳赶紧下车,朝重症监护室跑去。他刚到走廊,却看到姜雪洁站在那里,眼巴巴地朝门口看着。周阳心里一热赶紧跑了过去,“雪洁,我来晚了。”“没事,我也刚来一会儿呢!”姜雪洁笑盈盈的说着,那眼睛里充满了惊喜,“走吧,我们去问问医生。”姜雪洁很自然的牵着周阳的手,朝医生办公室走去。两个人来到医生办公室,询问了姜母的情况,得知姜母恢复的很好,并没有出现排斥反应的时候,两个人都松了口气。“大叔,我请你出去吃东西吧!”姜雪洁看着周阳甜甜的说道。“好啊!”周阳直接答应。刚才在同学会上,他只吃了一肚子气,现在肚子真的饿了。姜雪洁拉着周阳的手蹦蹦跳跳的来到医院外面,然后到了旁边一个胡同的小吃摊前。“大叔,我现在没有钱,只能请你吃小吃了。”姜雪洁看着周阳有些愧疚的说道。周阳微微一笑,“我和你一样,其实我真的很喜欢吃这小吃啊!”姜雪洁欣慰的点了点头,叫了两碗红薯面,然后和周阳坐到桌子旁边吃了起来。看着周阳吃得很香甜的样子,姜雪洁的俏脸上露出了开心的笑容,她把自己碗里的面条,又给周阳挑了一些。吃过了饭,两个人沿着河堤朝前面走着。姜雪洁双手背在身后,在前面蹦蹦跳跳的。看着姜雪洁那开心的样子,周阳的嘴角也微微翘了起来。这个干净的女孩,受的委屈,太多了啊!“大叔,明天晚上我们学校举办舞会,要让自己带舞伴,你去做我舞伴吧!”姜雪洁转过身后退着,看着周阳,俏脸微微发红。“我?不行,我年龄太大了。”周阳赶紧摇头。“我十九,你二十五,仅仅比我大六岁而已,以前林清雅非让我叫你大叔,现在你和她分开了,我不叫你大叔了,我要叫你周哥哥。”姜雪洁歪着脑袋认真的说道。“叫什么都是小事,不过让我去给你做舞伴,真的不合适呀!”“周哥哥,连你也不帮我吗?”姜雪洁的眼圈一下子红了。“好好,我帮你,到时候你别觉得给你丢人就是了。”周阳就看不得女人流眼泪。姜雪洁展颜一笑,“嘻嘻,有这么帅的大哥哥,我高兴还来不及呢!说定了,明天下午六点钟,你到我们学校门口等我。”“好吧。”周阳无奈的答应。“拉勾。”姜雪洁俏皮的伸出了小手指。周阳伸手拉住了她的小指头。姜雪洁的手指一勾,再也不松开了。就在这时,前面胡同里,窜出来两个人,手里拎着钢管拦住了他们。周阳一看,竟然是刀疤脸和一个黄毛。周阳直接把姜雪洁拉到了身后,死死盯着刀疤脸。
刀疤脸来到周阳面前,一脸狞狰,“本来想把这个美妞抓走享受一下,没想到你也在,杂碎,因为你和那个女人,弄的我们兄弟反目,帮派也彻底完蛋,今天我要先废了你。”刀疤脸说完,朝四周看了一眼,狞笑着说了一句,“哼,没有了那个女人,你也就是个废物,今天我非把你留下不可。”刀疤脸说着,举起钢管,朝着周阳就窜了过来。周阳冷冷一笑喊了一句,“还躲着干什么,出来吧。”就这一嗓子,吓得刀疤脸赶紧朝后面缩了回去,惊慌的朝四周看着。“小子,你诈我。”刀疤脸死死盯着周阳。“呵呵,你可以来动我一下试试。”周阳站在那里一点自信。刀疤脸到底还是胆怯了,他咬了咬牙吼了一句,“小子,总有一天你会落到我手里的。”刀疤脸说完,转身窜进一辆车子,朝着远处驶去。周阳悄悄松了一口气,曲婉儿还真是避邪呀!不过曲婉儿不可能总跟在姜雪洁身边,这些混混,要是不收拾服帖了,他们以后还会找姜雪洁的麻烦。想到了这里,他拿出电话,给曲婉儿打了过去,“婉儿,你跟我来一趟,有些账,需要算一算了。”挂了电话,他直接上了车子,载着姜雪洁,驱车跟上了刀疤脸的车子。半个小时后,刀疤脸的车子,停在了梦巴黎夜总会前面。周阳让姜雪洁在车上等着,他悄悄跟了过去。夜总会里灯光扑朔迷离,音响震耳欲聋,一个衣着暴漏的女人,正在中间的舞台上搔首弄姿。周阳无心观看这些风景,悄悄跟着刀疤脸,来到了夜总会里面。刀疤脸径直来到了几个人面前,坐了下来。周阳一看,正中一个人,竟然是张大海的老爸,张长山。这个张长山,周阳在调查天冠集团的时候了解到,他明面上是一个企业老总,暗地里却是一个流氓老大。周阳的眉头一下子皱了起来。难道张长山和这个刀疤脸还有勾结?“刀疤,我让你去把姜雪洁那个贱人带过来,人呢?”张长山靠在沙发上,看着刀疤脸,声音冰冷。刀疤脸一脸惶恐,“老大,今天都堵住姜雪洁那娘们了,可是周阳那个杂碎却和她在一起,周阳我们不怕,但是他身边的彪悍女人,我们两个人对上她,那绝对是送菜啊!不过以后我会再找机会的,我就不信那个小妞没有落单的时候。”张长山冷哼一声,“害我儿子进了局子,让我和儿子骨肉分离,我岂能放过这个杂碎,我会让他付出血的代价的。”“对对,老大,周阳很喜欢姜雪洁,我们要是要毁了她,那周阳失去自己挚爱,那他一定也会体味到这种撕心裂肺的感受的。”刀疤脸赶紧说道。“嗯,事情只要办的漂亮,好处绝对少不了你们的。”张长山面目狞狰。“老大,你就放心吧,我尽快把姜雪洁那个小妞妞弄到我的床上,哦不,弄到你的面前。”刀疤脸谄媚的说道。周阳在旁边听着,脸色一下子变得铁青。张大海毁了林清雅,这个张长山又跳了出来,竟然还敢打姜雅洁的主意。龙之逆鳞,触之必亡。姜雪洁,就是周阳的逆鳞。周阳冷冷的瞪了张长山,暗自咬牙,这一次,是你自己找倒霉。曲婉儿驱车赶到。周阳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曲婉儿俏脸骤然变冷,“这个张长山,看来是找死啊!”周阳咬着牙说道,“婉儿,今天张长山,我要亲手收拾。”曲婉儿想了想,点了点头。周阳把姜雪洁叫出来,把自己的计划,给她说了一遍。姜雪洁点了点头,和周阳一起,站在夜总会门前。曲婉儿转身隐入了暗处。一个小时后,张长山和刀疤脸几个人,从夜总会出来,朝着一辆车子走去。“老板,你看,那不是姜雪洁那个小妞吗?”刀疤脸指着姜雪洁,兴奋地喊了起来。张长山转过头一看,眼睛里闪过了一丝狞狰:“上,给我抓住她。”“老板,周阳也在呢!会不会那个彪悍妞也来了?”刀疤脸谨慎的问道。张长山赶紧朝四周看了看,然后冷笑着说道,“根本看不见那个彪悍女人, 不管了,都给我上,抓住姜雪洁,我重重有赏。”张长山说完,直接朝周阳和姜雪洁冲了过来。看到张长山冲过来,周阳拉着姜雪洁,转身朝旁边一个胡同里跑去。“今天你们就算是跑到天边,我也要把你抓住。”张长山眼睛血红的吼了一句,直接追进了胡同。刀疤脸几个人刚准备跟进去,却被旁边一个人一手一个,给扔到了远处。周阳和姜雪洁跑了一阵,却站住了。这是个死胡同,前面,根本没有路。张长山追到了两个人跟前,狞笑不止,“周阳,姜雪洁,你们倒是跑啊,怎么不跑了?阴了我儿子,你还想潇洒?我告诉你,老子黑白道通吃,别以为仗着一个小妞,就想耀武扬威,那在我眼里,毛都不算。周阳,今天我不但要弄死你,并且还有要你面前,玩了你这个女人,我要让你再尝尝,女人被人抢走的滋味。”周阳转过身,死死盯着张大海,眼睛喷火,“张长山,你都到了这步田地,你竟然还不知死活,你没有看出来,我是故意引你来这里的吗?”张长山眉头一皱,赶紧朝后面看了看。“别看了,那几个杂碎,一个也过不来。”周阳冷冷的说道。张长山的冷汗,唰的就下来了。“张长山,你儿子欺负林清雅,他蹲了大狱,罪有应得,可是你这个人渣,竟然又跳出来打姜雅洁的主意,你真以为我好欺负是吧。”周阳目光冰冷。看到四周没有曲婉儿的影子,张长山胆子又壮了起来,他狞狰的说道 ,“周阳,我儿子睡了你的女人,那是你没本事,怨不得别人,你一个穷屌丝,有什么资格拥有林清雅和姜雪洁,我儿子弄了林清雅,我今天再帮你弄了姜雪洁,你心里是不是很酸爽啊,哈哈……”周阳的脸色变得铁青无比,他死死盯着张长山,一字一句的说道,“张长山,我本来可以让曲婉儿扭断你的脖子,但是,我觉得那样,不能解除我心头之很,我今天要亲自动手,毁了你这个杂碎。”周阳说着,一步一步的朝张长山逼了过去。
张长山一听,哈哈大笑起来,“周阳,我说过,没有那个彪悍妞,你狗屁都不是,就凭你,也想和我单挑?别以为我年龄大了,你就可以欺负我,老子功夫,从来就没放下过,我今天就让你看看我的身手。”张长山狂笑着,朝着周阳就扑了过来。周阳朝着张长山就迎了过去。张长山也是个混混,打架斗殴的事情,也没少干,所以那身手要是十分利索。周阳刚冲到他的面前,一拳砸到了张长山的心口,可是张长山却一记冲天炮,砸在了周阳的鼻子上。周阳的鼻血,一下子窜了出来。经常打架的人,下手就是稳准狠。看着周阳鼻血横流的样子,张长山得意的狂笑起来,“哈哈,废物,我今天非把你揍得你爸妈都认不出来,你接拳吧。”周阳擦了擦鼻血,又朝张长山迎了过去。“周哥哥,他明显是练过拳脚,不要和他打了,你打不过他的。”姜雪洁在后面紧张地喊着。“哈哈,小妞说得对,你根本就不是我的对手,你给我在这儿吧……”张长山得意的狂笑着,挥拳又朝周阳的面门砸了过来。可是这一下,他砸空了,周阳躲开了他的拳头,一指头按在了张长山的腋窝处。张长山身一麻,身体呆滞了一下,周阳猛地提膝,顶在了张长山的小腹上,顺势把他压在了地上,抡起拳头,朝着张长山的面门砸去。“你个杂碎,给我滚开,不然我弄死你。”张长山挣扎着,咆哮着,却无论如何也挣不脱周阳的控制。周阳仍然一拳一拳的砸着,让他心里怒火,顺着拳头,倾泻到了张长山的身上。到了最后,张长山被周阳揍成了一个血人,周阳这才放过了他。“周阳,只要你不把老子打死,反手我就把你弄死,还有,你身边这个妞,我还会替你照顾的,哈哈……”张长山挣扎着坐起来,嚣张着喊道。周阳目光骤然变冷,他转过身,死死盯着张长山,他抬起了腿,一脚朝张长山的裆部踩了下去。“噗噗……”两声闷响,紧接着就是张长山凄厉的惨叫,他捂着裆部,在地上不停地翻滚。“哼,这是你自找的。”周阳看都不再看张长山一眼,拉着姜雪洁,朝胡同外边走去,身后飘来他冰冷的话语,“有几个钱,就想胡作非为,你会付出惨重代价的!”周阳和姜雪洁一起,小说文学来到了车子旁,曲婉儿已经气定神闲的坐在了车上。“少爷,气已经出了?”曲婉儿看着周阳,笑眯眯的说道。“嗯,”周阳长长出了口气。“唐叔已经在筹划收购天冠公司事宜,这个张长山,马上就会变得一无所有的。&rdqu小说文学o;曲婉儿又说了一句。“我知道了,这种杂碎,就该受到这种惩罚。”“对了,少爷,一个张长山,你就费了那么大的功夫,这身手差远了,今晚上和我回家吧,我帮你提升一下身手。”曲婉儿认真的说道。“回见了您呐。”周阳拉着姜雪洁,转身跑到自己车子旁上了车子,狼狈而去。他算是真怕了曲婉儿了。“周哥哥,其实婉儿姐姐蛮漂亮的。”姜雪洁看着周阳,意味深长的说道。“没你漂亮。”“她对你蛮好的。”“没你对我好。”姜雪洁无语了。回到了家里周阳躺在沙发上,很快睡了过去。姜雪洁深美女图片情的看了周阳一眼,俏脸微微一红,转身进了卧室。第二天早上,迷迷糊糊的周阳闻到饭菜的香味。他睁开眼睛一看,在旁边的餐桌上摆满了东西。“周哥哥,起来吃饭了。”姜雪洁在旁边甜甜的喊了一句。“这都是你做的?”周阳看着一桌子饭菜,惊讶的问道。“是啊,我妈身体不好,我在家经常做饭的。”姜雪洁说着过来拉着周阳的手,“快起来吧,一会儿都凉了呢!”“嗯,味道真好。”周阳尽情的享受着和姜雪洁的温馨和浪漫。看着周阳那吃的香甜的样子,姜雪洁的俏脸上露出了开心的笑容。吃过了饭,姜雪洁去上学,周阳直接赶到了仁安医院。当他来到医院门口的时候,梁辉已经等在了那里。周阳搂着梁辉,直接朝自己科室走去。昨天晚上他已经打电话给唐德说了这件事情。唐德只有一句话,在仁安医院,周阳说了算。“冯雪,这是我们的新同事,也是我的同学兼好朋友梁辉,以后你多带他一下。”周阳看着冯雪笑着说道。冯雪很快做好了安排。一天时间,冯雪和周阳做了四台手术,两个人都累得够呛。“周阳,今天辛苦了,晚上我请你吃饭。”冯雪看着周阳笑着说道。周阳无奈的摇了摇头,“冯雪,今天我约了人真的不行,改天我请你吧!”“是约了女孩子吗?”冯雪勉强笑着问了一句。“嗯。”冯雪的脸色微微一黯,很快又恢复了过来,“也是,你和林清雅已经分开了,你也该找自己的另一半了。祝你马到成功。”冯雪说完转身就走。“不是。”周阳刚想解释什么,可是冯雪已经离开。周阳叹息了一声,转身离开了办公室。虽然拒绝冯雪不合适,但是他已经答应去做姜雪洁的舞伴,自己不能失约呀!周阳打车来到了金城大学,径直朝学校门口走去。他没有开车,来参加姜雪洁的舞会,也没必要那么张扬。“周哥哥。”周阳刚走到学校门口,姜雪洁就欢快的朝他跑了过来。“走吧,舞会已经开始了呢!”姜雪洁拉着周阳的手朝学校里面走。校园里满是充满朝气的学生,旁边的路灯下面还有学生,在那里读书。周阳突然觉得自己好像又回到了学生时代。姜雪洁拉着周阳,来到了学校的礼堂。礼堂里面,射灯把里面照的扑朔迷离,劲爆的音乐震耳欲聋。虽然条件简陋,但是气氛渲染的不错。周围站着不少年轻的男男女女,都在那里热烈的交谈着,舞池中央,有几对男女正在翩然起舞。姜雪洁握着周阳的手,看了他一眼,欲言又止。周阳微微一笑,来到了姜雪洁面前,一只手背在身后,一只手弓在身前,微微弯腰,摆出来很绅士的邀请姿势。“姜雪洁小姐,能邀请你跳支舞吗?”“当然行了!”姜雪洁甜甜的笑着,把自己的手搭在了周阳的手心,另一只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周阳握住姜雪洁的手,另一只手揽住她纤细的腰肢,朝后面一退,已经滑进了舞池。周阳在学校的时候,没少带林清雅跳舞,所以也是武林高手。姜雪洁步履轻盈,舞姿优美,就像一个小仙女。两个人在舞池中间,很快就成了焦点,周围的人慢慢退了过去,舞池中间只剩下了他们两个人。一曲结束,周围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姜雪洁俏脸红扑扑的,微微喘息着,拉着周阳来到了旁边。“周哥哥,你舞跳的真好!”姜雪洁看着周阳,甜甜的说道。“你也跳的很好呢!”周阳由衷的夸了一句,“你跳舞的时候,我觉得整个世界都为你静止了。”“哥哥,没想到你也会油嘴滑舌呢!”姜雪洁开心的笑了起来。正在这个时候,一个很帅气的男生来到了姜雪洁面前,做了个邀请的姿势,“雪洁,能请你跳支舞吗?”“孙伟,我已经有舞伴了。”姜雪洁想也没想直接拒绝。“雪洁,都是同学,给一个面子嘛!”孙伟笑着说道。姜雅洁转过头看了一眼周阳,周阳微笑着点了点头。姜雪洁,这才跟着孙伟,进了舞场。一曲过后孙伟还想邀请姜雪洁,可是姜雪洁却再也没有答应他。姜雪洁和周阳又跳了几支舞,“周哥哥,我渴了,我们出去吧!”周阳点了点头,和姜雪洁手挽着手,走出了礼堂。“周哥哥,今晚上是我最开心的一晚上。”姜雪洁一脸开心的说道。“我也是,能和你在一起,我觉得自己又年轻了几岁!”“你呀,本来就不老嘛。”两个人说说笑笑的来到了学校门口。这时候一个女生叫住姜雪洁,周阳直接朝超市走去。周阳刚走进超市,两个女生又围住了姜雪洁。>>>>完整版在线阅读<<<<
上一篇:扒开双腿猛进入:爷爷抱着妈妈到了卧室
下一篇:他说晚上蹭蹭我什么意思啊:民女好爽下面痒快进来

猜你喜欢


粗大老头让我欲仙欲死:强行征服邻居人妻

粗大老头让我欲仙欲死:强行征服邻居人妻

张大海看了看那几名警察,然后看着周阳,笑得眼泪都出来了,&ldquo;周阳,你真行,这演戏还带全套的,竟然连警察都给我弄出来了,你直接让人扮演市长,那不是更有轰动效果嘛,哈哈&hellip;&he...

扒开双腿猛进入:爷爷抱着妈妈到了卧室

扒开双腿猛进入:爷爷抱着妈妈到了卧室

王田军随后和王小天商量一下,就准备了一些礼物向着村长家而去。村长家住在村尾,从王小天家的方向去还要穿过村子中央。他走在村子里面,却是发现周围的村民看向自己的时候,眼神里...

美女被爆菊花:父母儿子一家狂欢

美女被爆菊花:父母儿子一家狂欢

秦明月急得眼泪都要出来了,她有种感觉,自己的爷爷恨不得把自己推向萧云龙,如果按照他老人家的意思,只怕巴不得自己今天就跟这个萧云龙登记结婚,明天就开始造人计划吧?天呐!这叫什么...

高肉失禁尿出来abo:主人不要塞东西我错了

高肉失禁尿出来abo:主人不要塞东西我错了

半个月前,众人都知道他是龙脉境第三重,半个月连破两重,这样的天赋,在白杨县城自始以来都没有过,而如果这样,杨家老祖还不费劲心思保住他龙辰的命,那才真是怪了!龙辰绝对相信,他今天的...

强行征服丰满人妻:娇妻与老外欲乱小说

强行征服丰满人妻:娇妻与老外欲乱小说

风浅汐一直没有说话,说实话,今天他让她太惊讶了,没想到他会选择护她。这个冰冷的男人,原本是那么万恶的……“南宫绝。”她小声喊道。“嗯?”冰冷的蓝眸看向她。“谢谢。”他依旧...

我和公gong在厨房:我是荡货,使劲

我和公gong在厨房:我是荡货,使劲

沈梦瑶早就知道了杨业没有手机,带着惊讶和怀疑的眼神将手机递了过去,杨业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名片,然后按照上面的号码拨了过去。不一会儿,他开口了:&ldquo;小林子,是我。被你的员工...

励志文章

  • 微信公众号
  • QQ交流1群
  • 手机版访问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