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辰美文网

当前位置:首页 > 伤感文章 » 正文

宝贝不大怎么让你舒服:妈妈在爷爷屋里一直叫

“怎么回事?!”庄子衿质问,似乎在一瞬间又想明白了什么,“难道那些钱不是肇事者赔偿的?”她出车祸受伤,儿子的安葬费,花了不少钱,回国前她还给了自己一点钱,说是肇事者赔偿花剩下的钱。林辛言不知道怎么开口说,太难以启齿。她的沉默分明就是默认,她一个女孩儿,怎么能筹到那些钱,庄子衿痛心,又不敢置信,“你,难道你出卖了自己——”她一把抓住林辛言的手腕,“这个孩子你不能生,现在就跟我去医院!”“为什么?”林辛言试图挣开她的手。“你生了,这辈子就毁了!”这个孩子她不能生,她已经嫁人了,让人知道,她就毁了。“妈,求你,让我生下来。”林辛言哭着哀求着。林辛言怎么哀求庄子衿都不松口,态度坚决。当天就把林辛言拉进了医院。林辛言不去,她就用死威胁。林辛言不得不去,人流是要做各项检查的,庄子衿去拿化验单时,她一个人坐在走廊的长椅上,双手捂着肚子。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掉。心酸又无奈。“啊灏,我没事的,别那么紧张,就是一点点烫伤。”白竹微浅笑着,身上穿着黑色的紧身裙,把身材包裹的凹凸有致,肩膀上披着一件西服外套,宗景灏穿着白色的衬衫,袖口的挽着,露出结实的手臂。神色担忧,“烫伤,处理不好会留下疤。”白竹微的身子往宗景灏的怀里依,“要是留下疤了,你会不会嫌弃我?”“尽胡说!”白竹微咯咯的笑了,知道宗景灏不是肤浅的人。这声音——林辛言慢慢的抬起头,便看见走廊里,白竹微依靠着宗景灏缓缓的而来。那般配的样子像是一对璧人。衬的她就像个小丑,年纪轻轻就失了清白,肚子里还弄了个父亲不明的孩子。她看的出神时,眸光里撞进一道惊讶之色。“下一位患者。”手术的门打开,护士站在门口,身后是一位年轻的女人,捂着腹部从里面走出来,嘴里还念叨着,“无痛人流,为什么还他妈的这么痛?”宗景灏的眉心褶皱丛生,目光定格在林辛言的脸上,在他面前时,还表现的多么在意肚子里的孩子,这转个脸,就来做人流?他心里冷笑!白竹微顺着宗景灏的目光看过来——看到林辛言的那一瞬间,有那么一丝的熟悉感,但是又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她看向宗景灏,“你认识她?”“不认识。”宗景灏冷冷的掀起唇角。对于林辛言,宗景灏在心里给她定了很多标签,她私生活混乱,才18肚子就被搞大,一面在他面前表现母爱,一面跑来堕胎。心机boy!“想清楚了吗?”护士再三确定。林辛言不想被人看见自己的狼狈,即使心里是不愿意的,是心痛的,无奈的,还是点了点头,“我想武炼巅峰清楚了。”“那跟我进来吧。”林辛言低着头,不去看任何人,跟着护士走进手术室,手术室里的门关上,隔绝了外面的一切。白竹微隐隐有些不安,她感觉到了宗景灏在生气,伸出手挽住他的手臂,柔声道,“啊灏。”宗景灏冷着脸,“走吧。”白竹微挽着他的手紧了一些,回头看了一眼已经关上门的手术室,再看宗景灏的反应,不像不认识,可是跟在他身边这么久,他身边又从来没有出现过女人。这一点她很清楚,刚刚那个女人是谁?他为何如此生气?!“啊灏,刚刚那个女孩……”宗景灏搂住她,并不想谈论这个话题,“无关紧要的人,不用放在心上。”白竹微只能闭口,即使心里好奇也没在说话。手术室里,看到那些冰冷的仪器林辛言退缩了,不,她不能舍弃这个孩子,不能!“躺上来。”医生示意。“我不做了。”林辛言摇头,转身就跑。她跑的快,太过慌张没注意前面的路,和迎面而来被人拥簇的男人撞了个满怀。她捂着额头,连连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林辛言?”何瑞泽看着像她,也不敢确定,试着问了句。林辛言缓缓的抬起头,看清男人的脸,惊讶道,“何医生。”他的身后站着一群人,林辛言更加诧异了,“你,你怎么在这里?”弟弟患有自闭症,都是何瑞泽给看的,一来二去两人就认识了。何瑞泽温和的笑笑,还没张口,这家医院的院长就开口了,“何医生是来我院做讲坛的。”何瑞泽是有名的心里医生,特别是对自闭症这方面的造诣更是深。“你呢,怎么会在这里,是不舒服吗?”何瑞泽问。想到妈妈坚决的态度,林辛言浑身一抖。“言言!”庄子衿手里拿着检查单子,匆匆从走廊的另一侧跑过来,回来,听护士说她跑,庄子衿吓了一跳,看见她激动地喊了一声。林辛言抿着唇,鼻腔酸涩的厉害,“妈——”何瑞泽对站在身旁的院长说道,“你们先回去,我有点事。”“何医生有事,我们就不打扰了,就是我是诚心邀请何医生来我院工作,有什么要求何医生尽管提,我一定尽力满足。”何瑞泽温和道,“我会考虑。”“伯母,有什么事情,我们到外面去说,这里不合适。”医院里来来往往的都是人,不适合说话。庄子衿也是认识何瑞泽的,给儿子看病时,有时候实在凑不出钱,都是何医生垫上的。对他,庄子衿十分尊重。于是紧紧的攥着林辛言的手腕,生怕她又跑了。刚出了医院的大门,林辛言就跪在了庄子衿跟前,“妈,求你了,辛祁已经没了,让我留下他好吗?”何瑞泽眉头一皱,什么意思?很快他又反应过来,目光停留在她的腹部。看清庄子衿手里的检查单,几乎很清楚的知道,她怀孕了。震惊,不可思议。他很想知道怎么回事,但是现在却不是问的时候。林辛言很少在庄子衿跟前哭,就算是弟弟死的时候,她哭也是偷偷的,不曾在庄子衿面前掉过泪。庄子衿不是逼她,只是,她生下这个孩子,还有未来吗?都说为母则强,看她的样子,想要让她放弃很难,庄子衿长长的叹了口气,“随你吧。”说完转着就走了,心里难受,不知道怎么面对女儿。林辛言缓缓蹲下,人在逞强,泪却在投降,她不想哭,可是却忍不住,积压在内心的伤与痛,侵蚀她的心肺。回国之前他找过她们,才知道她们回国了,她弟弟也在车祸中去世了。这期间发生了什么,他不得而知。何瑞泽蹲下来,给她顺着背,这个女孩认识她时,她才是个十几岁的孩子,却已经很懂事,照顾弟弟,照顾妈妈。有一次,他亲眼看见她的钱只够买两份饭,她把饭给妈妈和弟弟吃,自己明明没吃,却告诉庄子衿自己已经吃过了。懂事的惹人心疼。何瑞泽伸手想要摸摸她的头,安慰安慰她,可是手还没落下来,林辛言忽然抬起头,看着他,“谢谢你以前的帮助,以后我有钱,一定会还给你。”何瑞泽的手停顿在她的头发上方,手掌慢慢握住,收回,笑着说,“傻瓜,那些是我自愿帮助的,不需要还。”林辛言摇摇头,“你是善良,但是我记得。”有能力以后一定会奉还。何瑞泽扶起她,“你住哪里,我送你。”这个时候林辛言担心庄子衿,便点了点头说了住址。到地方林辛言推开车门下车,何瑞泽问她,“以后还回去吗?”林辛言转身看着他,摇摇头,“不回了。”好不容易才回来的。林辛言回到住处,就看见庄子衿坐在椅子上,擦眼泪,她的心像是被什么撕扯着。庄子衿擦了眼泪,没看她,“我没事,你回去吧。”“妈——”“是妈没照顾好你。”庄子衿擦着眼泪,可是擦过之后还有,止不住。林辛言扑过来搂住她,母女二人,抱在一起痛哭,发泄彼此心中的伤痛。很久之后,她们才平复心情,林辛言和庄子衿,说了自己和宗景灏的交易,让她不要为自己担心。庄子衿震惊无比,婚姻怎么可以儿戏?虽然她不赞成,什么交易婚姻,但是女儿怀孕了,身子不洁了,想必宗家的那个男人也接受不了,这样也好。以后她来照顾女儿。晚上林辛言回到别墅,宗景灏没在,吃了晚饭她在别墅的院子里走一圈,散步消化食,顺便看清别墅周围的环境。后来时间晚了,她回了房间,但是感觉到口渴,到厨房倒了一杯水。喝了半杯水,林辛言准备去回房间睡觉的时候,房门响起扭动把手的声音,紧接的房门被推开。随即,一抹高大的身影迈进来,紧接着是一道亮丽的身影,从他身后走出来。林辛言愣了一下。怎么也没想到,宗景灏这么晚了还把他喜欢的女人带回来。白竹微见到是她同样一愣,这不是那天在医院的女人嘛?她抬起头看着宗景灏,他轮廓分明的侧脸,线条冷硬。那天他生气什么?和这个女人有关?女人的心思总是敏感是,宗景灏的反常,让白竹微对林辛言,心生戒备。“那个,我先回房间了。”林辛言并不想做电灯泡,惹人烦。“等等。”宗景灏目光沉沉的看着她,她穿着很保守的睡衣,白色的裙摆延伸到脚踝,露着两条白细的胳膊,看着倒是有几分清纯的味道。只是想到她的所作所为,心里多了几分厌恶,“竹微,是这里除了我以外的主人,懂我的意思?”林辛言觉得他小说文学多此一举,她从来也没把自己当成这里的主人,何必强调?“我知道,那我去睡觉。”林辛言转身,朝着房间走去。“林小姐。”白竹微望着她,“对不起。”林辛言一头雾水,惊讶的看着她。她脸上是深深的歉意,“虽然你和啊灏有着婚约,可是,我和啊灏相识的比你久,如果不是你,今天嫁进来的就是我,我们是相爱的,所以——”“所以什么?”林辛言觉得这个女人很奇怪。她很明白自己的身份,也没有妨碍他们。她说这些是为何?“只是觉得你嫁给了啊灏,但啊灏不爱你,是因为我的关系,所以我对你感到愧疚。”“不用了。”按照正常的人的思维,这种尴尬关系,不应该互不干扰嘛?搞这一出,为了在宗景灏面前,刷她的善良?莫名,林辛言对她没什么好感。宗景灏眯着眼睛盯着她的脸,“你是什么态度?”林辛言抿了抿唇,她什么态度,她只想安稳过完这个月,拿到属于她的东西,就离开。是这个女人,很奇怪,上来说这些的。她应该怎么回答?“你想让我怎么回答?”白竹微这话,她根本没法往下接。难道要说,对不起,我不该和宗景灏有婚约,拆散了你们?那样多虚伪。而且婚事是两位母亲定下的,叫她怎么办?宗景灏眯眼凝视着她,脚下迈起步子,不徐不缓,无形中一股压抑的气氛弥漫,林辛言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一步,“我没招惹你吧?”
>>>>本文全文在线阅读<<<<
上一篇:他说晚上蹭蹭我什么意思啊:民女好爽下面痒快进来
下一篇:扒醉酒体育老师的裤裆:快穿女配逆袭记高H

猜你喜欢


扒醉酒体育老师的裤裆:快穿女配逆袭记高H

扒醉酒体育老师的裤裆:快穿女配逆袭记高H

现在才刚刚开始,以后生下来,没有爸爸,万一再是个黄发碧眼的孩子,别人得怎么看待她们?林辛言知道庄子衿受了刺激,但是却没想到,她又老话重提。“妈——”庄子衿松开她,灵魂如出窍了一...

粗大老头让我欲仙欲死:强行征服邻居人妻

粗大老头让我欲仙欲死:强行征服邻居人妻

张大海看了看那几名警察,然后看着周阳,笑得眼泪都出来了,&ldquo;周阳,你真行,这演戏还带全套的,竟然连警察都给我弄出来了,你直接让人扮演市长,那不是更有轰动效果嘛,哈哈&hellip;&he...

扒开双腿猛进入:爷爷抱着妈妈到了卧室

扒开双腿猛进入:爷爷抱着妈妈到了卧室

王田军随后和王小天商量一下,就准备了一些礼物向着村长家而去。村长家住在村尾,从王小天家的方向去还要穿过村子中央。他走在村子里面,却是发现周围的村民看向自己的时候,眼神里...

美女被爆菊花:父母儿子一家狂欢

美女被爆菊花:父母儿子一家狂欢

秦明月急得眼泪都要出来了,她有种感觉,自己的爷爷恨不得把自己推向萧云龙,如果按照他老人家的意思,只怕巴不得自己今天就跟这个萧云龙登记结婚,明天就开始造人计划吧?天呐!这叫什么...

高肉失禁尿出来abo:主人不要塞东西我错了

高肉失禁尿出来abo:主人不要塞东西我错了

半个月前,众人都知道他是龙脉境第三重,半个月连破两重,这样的天赋,在白杨县城自始以来都没有过,而如果这样,杨家老祖还不费劲心思保住他龙辰的命,那才真是怪了!龙辰绝对相信,他今天的...

励志文章

  • 微信公众号
  • QQ交流1群
  • 手机版访问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