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辰美文网

当前位置:首页 > 伤感文章 » 正文

阿姨退抬高就进去了:餐桌下宝贝我们在这里做一次

厉风行拧眉,但记忆中那个温柔如水的女子,是不可能使这些小伎俩的。应该只是习惯喷香水而已。“那什么,厉总,我女朋友紧经常用香水,那香水我知道,是Sisley家一款叫缪斯女神的香水,听说近两年很畅销,我女朋友也买了。”厉风行没有回话,低头忙事情。秦助理懵逼。厉总问什么他说什么,怎么最后厉总反倒没动作,啥意思?很快,车子到了市区。厉风行让秦助理开车去某某蛋糕店取蛋糕,然后才回了家。下车前,厉风行将笔记本递给秦助理:“人我约好了,你晚上去趟费城,跟Sisley在亚洲区的执行官把合同签了。”秦助理心领神会,笑眯眯道:“小说文学好的,厉总,那明天公司见。”厉风行拎着蛋糕下车。他很反感那款香水,粘性那么强,在哪个地区买都行,别出现在他眼皮子下!“先生,您回来了?”于妈没想到她跟闻璐才回来,后脚厉风行就回来了,接过了他手里的蛋糕,笑容有些勉强。厉风行皱眉,想问什么,于妈却进屋了。他也进屋换鞋子,隐隐听到谈话声,到客厅后,发现闻璐裹着一张薄毯子懒懒窝在沙发里,脸色很是苍白疲倦。几日不见,女人似乎更消瘦了,没几两肉似的,眼帘微垂,眼神光暗淡,浑身上下透着一股死气,没有之前的神采飞扬。厉风行眸中闪过一丝心疼。客厅除了闻璐外,还有一个男人,西装打扮,带着金丝边眼睛,四十多岁,拿着一份文件跟闻璐说着什么,闻璐时不时点头。厉风行让于妈去熬点粥,脱下外套往客厅走去,出声道。“来客人了吗?”“你回来了?”见男人过来,闻璐从沙发里坐起来,薄毯子从身上滑落,露出里面的长袖连衣裙,身材消瘦的厉害。厉风行眼神沉了沉,挨着她坐,将薄毯子给她披上,又倒了杯温水递过去,“怎么又瘦了?”“天气热,没胃口。”闻璐道,时隔那么久又听到他这关怀的语气,眼眶有些发酸,不过这一切都来的太晚了。定定神,她跟厉风行介绍那个西装男人:“这是张律师,擅长办理离婚纠纷。”“厉总,您好,久仰您的大名。”律师客气地打招呼,想和厉风行握手,却见男人脸色沉的厉害,很识趣的收回手。厉风行看向闻璐,声音冷的可怕。“闻璐,你要跟我离婚?”“嗯。”闻璐撇开头,不敢去看他的眼睛,生怕自己触及他的目光会动摇。厉风行眉头越拧越深:“理由。”她不是无理取闹的人,这么决定一定有她的理由。“大概是相处的久了,腻了吧。”闻璐低声道。她爱他才嫁给他,可她忍受不了他心里有别的女人,更无法释怀那个流产小说文学的孩子。她也有自己的倔强,与其让小三哪天登门跟她耀武扬威,她宁可先校花的贴身高手提出离婚,保留一份尊严。胃里绞痛着,让闻璐产生错觉,仿佛是那个未曾谋面的孩子,在踢踹着她的子宫。闻璐紧紧攥着薄毯子,极力忍着。一时间,客厅沉默的可怕。隔了一会,厉风行高大的身影走到她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闻璐,如果你没有正当理由,我是不会同意离婚的。”闻璐强忍着身体上的不适,抿了下苍白的唇瓣,低声道:“你不签字也行,分居两年,我去起诉也是一样的。”刚说完,她捂着嘴一阵咳嗽。厉风行离的最近,见她脸色苍白,不停地咳嗽,还有鼻血落在地毯上,立刻过去扶着她的头往后仰。“头仰起来。”厉风行道,抽了两张纸摁在她鼻子上,手触到闻璐的皮肤,他才发现她体温很凉,额头上全是汗,像生病了一样。“我只是上火了。”闻璐捂着鼻子,避开了他的接触,身体往沙发里缩,随后喊了声于妈,让她去楼上拿药。厉风行眼神微沉,往后退了一步。不一会,上楼拿药的于妈就下来了,手里拿着好几个瓶子,都是透明的,没有任何标签,她倒了几粒在手上。厉风行看闻璐背对着自己那些药吃掉,眼中闪过疑惑。上火需要吃好几种药?服了药物后,闻璐胃里没有那么难受了。她转过身子,重新和厉风行说话:“厉先生,我决定搬出去,于妈虽然是你家安排过来的,不过我习惯吃于妈做的饭,我把于妈也带走成吗?”突来的这声“厉先生”让厉风行听着很不舒服。他看了眼女人消瘦的身体,淡淡嗯了一声,“可以,其实你不用搬,我去市区别墅住就好。”不管是因为什么,让她冷静一下也是好的。“谢谢厉先生好意了,不过不用了。”闻璐压下心底的情绪。她和厉风行最美好的三年都在这栋房子里,所以这房子她不能住。夜里醒来看不到他,她会心里难受,离开是最好的。律师很快就走了,然后搬家公司的人来了。闻璐身体不舒服,不想上楼,就让他们打包好拿下来给自己看,哪些不要,哪些要带走,一时间,屋里忙碌的很。厉风行很忙,搬家工人在收拾东西时,他在客厅一角打电话,压低声音。而闻璐就抱着枕头,愣愣地看着他的背影,眼前逐渐模糊。会不会她走后,就有另一个女人搬到这栋房子里来?那女人会不会睡在她跟厉风行曾经睡过的床上,搂着她爱过的男人?闻璐越想,心里越不舒服。等于妈说都收拾好后,她逃一般离开这栋房子。厉风行讲了半天电话有些口干,回头想喝水,却发现沙发上已经没人了,客厅有些空荡荡的,他一时愣在那。她已经走了吗?电话那端的人见厉风行许久不说话,小心翼翼道:“厉总?”“就这几份,放到我办公桌上,我明早去公司看。”厉风行回道。他挂了电话去客厅。玻璃茶几边上放着一枚钻戒,U型戒托上镶嵌着一块硕大的钻石,璀璨夺目,是众多女人心中的心头宝。厉风行拿起戒指瞧了瞧,最后什么都没说,摘下无名指上的铂金戒指,将两枚戒指交给了佣人,让她拿去二楼卧室放着。聘律师拟离婚合同时,闻璐就给自己找好了另一个住处,是个高级小区,离市区不远,私密又安静。她没什么胃口,晚饭不吃就回卧室了。不过新搬家的这一天,闻璐睡的并不舒服,胃隐隐作痛,又认床,她咳了咳,手摸向旁边,想摇醒谁似的。“老公,我口渴……”手扑了一个空,闻璐也才反应过来,几个小时前,她已经从婚房里搬了出来,那男人不可能在。闻璐怔了怔,把脸捂在枕头里,暗骂自己不争气。明明说好断开一切,怎么现在变得这么矫情,还想着他?两天后,闻璐去医院检查。医生说,她才流产过,短时间不能手术,需要静养,也要保持好心情,有利于治疗。闻璐还不想死,听从了医生的话,不去想那么多,好好静养。据秦助理说,厉风行飞澳洲出差了。不用和那男人碰面,闻璐心里也松了一大截。在家休养大半个月后,闻璐气色恢复了不少,私家侦探也送来好消息,说有个捐献者的骨髓刚好和她匹配。对方在临海城市,过两天才能到。闻璐心里松了一口气。
>>>>本文全文在线阅读<<<<
上一篇:你弄在里面吧这样更舒服:受在寝室被多攻高H
下一篇:按着她的腰疯狂的撞击闷哼:他两个朋友做了我一晚

猜你喜欢


扒醉酒体育老师的裤裆:快穿女配逆袭记高H

扒醉酒体育老师的裤裆:快穿女配逆袭记高H

现在才刚刚开始,以后生下来,没有爸爸,万一再是个黄发碧眼的孩子,别人得怎么看待她们?林辛言知道庄子衿受了刺激,但是却没想到,她又老话重提。“妈——”庄子衿松开她,灵魂如出窍了一...

粗大老头让我欲仙欲死:强行征服邻居人妻

粗大老头让我欲仙欲死:强行征服邻居人妻

张大海看了看那几名警察,然后看着周阳,笑得眼泪都出来了,&ldquo;周阳,你真行,这演戏还带全套的,竟然连警察都给我弄出来了,你直接让人扮演市长,那不是更有轰动效果嘛,哈哈&hellip;&he...

扒开双腿猛进入:爷爷抱着妈妈到了卧室

扒开双腿猛进入:爷爷抱着妈妈到了卧室

王田军随后和王小天商量一下,就准备了一些礼物向着村长家而去。村长家住在村尾,从王小天家的方向去还要穿过村子中央。他走在村子里面,却是发现周围的村民看向自己的时候,眼神里...

美女被爆菊花:父母儿子一家狂欢

美女被爆菊花:父母儿子一家狂欢

秦明月急得眼泪都要出来了,她有种感觉,自己的爷爷恨不得把自己推向萧云龙,如果按照他老人家的意思,只怕巴不得自己今天就跟这个萧云龙登记结婚,明天就开始造人计划吧?天呐!这叫什么...

励志文章

  • 微信公众号
  • QQ交流1群
  • 手机版访问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