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辰美文网

当前位置:首页 > 伤感文章 » 正文

鬼头:雷珊

我记得,一串串金线,那是我家乡的阳光。去年,因为我太想念家乡的阳光了,我忍不住起身回到家乡。在那个老房子里,我现在看到的不再像以前那样美丽了。这房子变得更豪华了。屋前那条安静的河宽阔而人工。屋后的桃林,原来是我们自己种的,现在已经变成了一片对别人友善的森林。然而,每天从屋檐下游过的阳光,依然让我感觉到家的味道。什么时候开始品尝!我不禁回顾过去。家里,原来的风格是一座矮瓦房,它的门西面有一条笔直的河,河水是南北向流动的,清澈幽静;河向西,是夕阳脚下的田野,田与河之间隔着一条柏油路,为了装点它的美,人们特意种上了绿树,好看、漂亮日出或日落时,轻轻地抚摸它在河里,一群人感到安静。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我曾多次被它迷住,这让我想起了过去的深刻记忆。

我记得的,一串串金色的,那是我老家的阳光。

去年,由于太想老家的阳光了,我便不由的起了身,回了一趟老家。在那老家边,我所看到的,如今它已不再有了往昔的美了,房子变了,较豪华起来,房前那条清幽幽的小河流宽了,是人工的作美,房后的一片原属自家种的桃林,现也已成了蔼蔼的,那别人家的一片林了;可是,那每日从房檐边游过去的阳光,却仍有我,有我感觉得到的老家的味道。

这味道要从何时说起呀!我不禁的回首起了那段往事。

老家,原来的风貌是一窄矮矮的瓦房和它门朝西的一条直直的小河,那小河是南北流向,清清而幽幽;小河再向西,就是夕阳落脚的田,田与小河之间隔着一条柏油马路,为了装饰它的美,人们特意的种上了绿如因的树,好看,美美的朝阳或晚霞照过光来时,轻轻地将它抚摸闪在河里,一派的让人幽然之感。

我小时候就曾被它多次的而出神着迷过,着迷的让我,想起了,我记忆之深的往事了。

那时我还很小,才两个月大,由于父母为了创业,就把我不舍的丢给了爷爷奶奶抚养。含辛茹苦的爷爷奶奶把我养到五岁的时候,到了读书的年龄,便把我送进了我当时认为害怕而陌生的学校;可日子长了,慢慢地熟悉,同学之间也就不陌生了,更不至于感到以往的害怕。就这样,快乐的伴着每一天,每一天的阳光都在我上学的路上笑盈盈着,盈盈着甜进我小小的心窝间,还不时的流露在我小小的脸颊旁。那时还记得,有个穿破鞋买不起新衣的小姑娘,现在已记不起她的名儿了,只知她是我那时,比较喜欢来往的一个女同学。虽则她家是比较穷的(我曾被她邀请过,到她家做客,写作业。亲眼凝视过那可怜的景象),但我经常从她的眉间,汪汪的眼眸里,指甲缝儿边洗不去的油垢上,看出她是个满怀憧憬而勤快的人。她也曾傲岸的对我说起过,可就是不太记起那一丝点的痕迹了。真是太可惜!

有一次,她主动的带上了作业本,在晚云方来时,便来到了我家。我清楚的记得,那时我还把两张北房内的大的长凳拖到院中,等着她来。不一会儿的她便悄悄地来了,还大胆的躲在我的背后,给我来了一个“惊喜”,吓得我,直想有些畏她。但她在吓我之后,便溢出一个柔柔的笑,可爱的晚霞光正好就在这时,洒在了她的脸上,更显得柔而脱俗的美了。我看那美也有西墙的紫葡萄叶的美,印着而摇晃着,正巧与东风吹过她的白裙一样,轻盈抖出了一味的白裙与紫葡萄混起来的清香,随着风去,伴着金黄光,摇上了淡淡略有朱红的云天上。可爱的景象,让我们小小的梦也醉于那云天上了,一切应有了阳光而自然了。等到幽夜快来临时,她便羞了一下,道了别;而我只是在她离开的影儿下,看着她那影儿边的景,不自然的笑了一声,而与她道了别。当她稳重的步伐迈到西铁门边时,我再想与她别一声时,不舍的,只有那闪过的痕迹残于脑内了。紫葡萄的味儿也飘去了。

那晚,我的心抖抖地让我无法安睡。我只好起了身,瞥看去的,一轮圆月已升起在了我的窗台上了。外面有,窗外边的野草痕迹,长长着已漫溯到了窗栏前,婆娑的魅影好似挂在了圆月里似的,嬉嬉般印在了我的方台上,隐隐约约的瞧去,还能瞧见蟋蟀们的几片影儿浮在上面,伴着月光,时时的缓缓地前进。可是,我认为它们太局部化了,此景,没能吸引住我,目光的坚持。就这样,披了一件小小的薄衣出了房门,向东转了个弯,全身转至于北面,脚步踏去石苔阶,悠悠晃晃地上了屋顶。屋顶上是平平的,用老式的水泥儿曾刷过,四边也曾用厚而不粗的木梁围过,以便显得安全。但我望着那东面下一片蔽障的桃林,再看看月光照在林的一角,耀出的一派光辉,恬静而静谧的出奇,心间不由得将黄昏的事儿拿起来回忆了;便觉得小说文学像是悬在空中一般,也觉得安全多了。这时,星星像是很知晓我一样,闪闪的眨着微微的眼儿,逗着我,搂着我,在发笑;好让我一颗小小的心儿,随它飘去于灿烂的星空里,自由翱翔于它的世界一样。我想,那时的我,真是太快乐极了!

快乐的只是暂时的,儿时的记忆大部分都已模糊;可是,她的影儿,此后没有忘记,被沉于了这老家的阳光里。那美,她的笑,那自由舞动心,时时萦绕,她的家境窘,她的勤快,自然的流露,都不曾消失过,因为当时的我知道,她有那一颗憧憬未来的心时刻伴着她。

然而,小学时我们便分开了,此后再没有见过。直到今年,我才略微的听到一些关于她的消息,说是什么结了婚,嫁给了有钱的人家,过上了过去一直期盼的生活,而且,现在还很得意,装的很阔,在她宾朋面前时常耀眼,有一派贵妇人的傲气。哎!我还有什么可说的呢?我想,不管以往怎样的好,怎样的美丽,她都与我的距离,儿时的回忆,越显得远而模糊不清了。哎!

现在,老家的阳光还正如当年那般金小说文学黄,一串串的,时常让我想起当年的往事,当年的儿时记忆,那么深,那么的让人回味!
上一篇:出乎意料的结局:陶夭夭
下一篇:踏雪归来:乐乐侠全集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踏雪归来:乐乐侠全集

踏雪归来:乐乐侠全集

我记得,一串串金线,那是我家乡的阳光。去年,因为我太想念家乡的阳光了,我忍不住起身回到家乡。在那个老房子里,我现在看到的不再像以前那样美丽了。这房子变得更豪华了。屋前那条...

鬼头:雷珊

鬼头:雷珊

我记得,一串串金线,那是我家乡的阳光。去年,因为我太想念家乡的阳光了,我忍不住起身回到家乡。在那个老房子里,我现在看到的不再像以前那样美丽了。这房子变得更豪华了。屋前那条...

出乎意料的结局:陶夭夭

出乎意料的结局:陶夭夭

听着风呛人的声音,不经意间,记忆就会化作笔下的附着点。是的,总有一些人在不情愿的眼神中走进了隐藏的世界。想起你的笑容,快乐的陶醉,...

新旅行:逃出酒吧2

新旅行:逃出酒吧2

我记得,一串串金线,那是我家乡的阳光。去年,因为我太想念家乡的阳光了,我忍不住起身回到家乡。在那个老房子里,我现在看到的不再像以前那样美丽了。这房子变得更豪华了。屋前那条...

家长里短:去另一个世界

家长里短:去另一个世界

世人皆知,唐朝诗坛有“三大天王”:李白、杜甫、白居易。  却很少有人知道,还有三大天后:李冶、薛涛、鱼玄机。  特别是一句“易求无价宝,难得有心郎”,流传千余年,广为后人传诵...

王溯:香约

王溯:香约

世人皆知,唐朝诗坛有“三大天王”:李白、杜甫、白居易。  却很少有人知道,还有三大天后:李冶、薛涛、鱼玄机。  特别是一句“易求无价宝,难得有心郎”,流传千余年,广为后人传诵...

史上最蛮的使魔:失恋物语

史上最蛮的使魔:失恋物语

听着风呛人的声音,不经意间,记忆就会化作笔下的附着点。是的,总有一些人在不情愿的眼神中走进了隐藏的世界。想起你的笑容,快乐的陶醉,仿佛游...

仙剑三 剧情:带你去看星星

仙剑三 剧情:带你去看星星

树叶婆娑,绿黄混杂,一季的挽歌响起,附近鸟儿的和弦。透过阳光照耀在树上,一幅生动的图案在微风中展开:半高人的干草一串串地附着在枝干上,无数这样的枝干构成了眼睛能看到的秋景。...

神兵玄奇之问心无愧:魔武双修

神兵玄奇之问心无愧:魔武双修

世人皆知,唐朝诗坛有“三大天王”:李白、杜甫、白居易。  却很少有人知道,还有三大天后:李冶、薛涛、鱼玄机。  特别是一句“易求无价宝,难得有心郎”,流传千余年,广为后人传诵...

励志文章

  • 微信公众号
  • QQ交流1群
  • 手机版访问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