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辰美文网

关闭

当前位置:首页 > 伤感文章 » 正文

何以诉辛苦,告情于文辞

何以诉辛苦,告情于文辞

这人生每一段云水相逢,想来也是早有注定。一些命定的情节,无需用尽心计去改变。世间万物,自有其存在的价值。无论是一草一木,还是一山一水,无不在努力扮好自己的角色。

——题记

他们说,风会记得一朵花的香。季节在时光中交替,寒暑在季节中流转。当春天远了之后,也许我们每个人,都想在心中种些什么。或许,有人想种姹紫,有人想种嫣红、而我只想种一色的绿。不作梨花飞作雪,不与桃李纷争艳。不为绽放华美,不为翘首弄姿。尽管不艳,但不懦弱;尽管无香,但不落魄。仅凭借着内心这一丛温润的绿意,行走在时光的色泽之中,掌控好人生的尺度,温护好生命中的半盏清欢。如此,这一程的山山水水;无论是一纸山河,还是半指流沙,都会从容面对。

女人如花花似梦,世事空花多梦幻。昨日折得杏花枝,今朝谢了桃花瓣。明天看取池中莲,后日冷了梅花面。唯有,那心怀绿韵的女子,她会以“心似荷间月,来去不染香。”的姿态。在沉寂中纯澈一汪心境,在烟尘处静守一方城池。于朝钟暮鼓中自守心,于红尘跌宕中自安然,于岁月缄默中自飘零。将人生,缘深缘浅,缘起缘灭的了悟,写在平平仄仄的文字上,直至写下最后一段烟火。不为惊艳,不为华美、更不为有谁会记得。只为,此生来过。

“左芬——字兰芝,齐国临淄(今山东省淄博市)人,是时任殿中侍御史“左雍”的女儿。西晋女文学家,自小颇通经史、善作诗、名亚于尤擅辞赋诗歌的兄长“左思。”泰始八年(272年),18岁的左芬奉命入宫,为晋武帝妃嫔。因为长相平庸,所以晋武帝只是把她当作吟诗作赋的摆设,炫耀的工具,从不宠幸。左芬只好把人生中的悲欢离合,寄情于诸多的诗作之中。原有《左九嫔集》四卷,已失佚。今存诗、赋、颂、赞、诔等20余篇,大都为应诏而作。《离思赋》最为著名,足令众多须眉汗下。”

后宫粉黛若似三千弱水,君王却不会只取一瓢。今夜,华灯初上,月色朦胧。而此夜的灯火却只能为一个人而辉煌。那个用竹叶插户,盐汁撒地、以引皇帝羊车的美人儿。正舞袖翩翩,眼波流转、欲幻欲仙。那粉红的唇畔浮起一抹柔媚的浅笑。这一笑,倾了国、倾了城、醉了君心、醉了王魂。

如果不是奉命入宫,左芬也许会嫁一个诗情画意的男子。今宵此夜,她和他应是,执手窗前弦箫度曲,吟诗论赋叠影双双。但是她知道,那只是个梦、一个遥不可及的梦。这样的梦只能是,一恍惚、一刹那、一转身。月光,清冷的月光让她明白,她能做的只能是衬托百花争艳的那丛绿,能守住的也只能是这座冷冷清清的城。

《离思赋;段章》

昔伯瑜之婉娈兮,每彩衣以娱亲。

悼今日之乖隔兮,奄与家为参辰。

岂相去之云远兮,曾不盈乎数寻。

何宫禁之清切兮,欲瞻睹而莫因。

仰行云以歔欷兮,涕流射而沾巾。

一日,晋武帝命左芬作一篇“愁思之文,”想一试她的文采。入宫多日的左芬,最割舍不下的就是那浓浓亲情。她深知,这一生若想离开这座围城,恐怕不能。正所谓“枝头秋叶,将落犹然恋树;檐前野鸟,除死方得离笼。”于是,当即写了这篇《离思赋》。此诗将人世间的愁思与离别之情,抒写得淋漓尽致。晋武帝看后大为赞赏,信口道:“左爱妃聪慧,外秀内敏,朕封你为修仪!”从此,宫中有什么红白喜事,或是皇上偶获方物异宝,左芬总是要奉命作诗作赋。“言及文义,辞对清华,左右侍听,莫不称美。”晋武帝高兴之余,给予奖赏。

“姿陋无宠,以才德见礼;体羸多患,常居薄室。”从此左芬深居简出,以诗词为友,以笔墨为伴。如此这般,便避免了后宫诸多的争斗。左芬深知,后宫繁花似锦,粉黛三千、皇上每日为在哪个美人儿,寝宫夜宿都感到犯难。甚至很难记清哪一个风姿卓越,哪一个更妩媚多情。因此,后宫争宠是越演越激烈,甚至不断出现杀戮。那些梦幻般绚丽的千娇百媚,一笑倾城、或许仅是一季花开,便香消玉殒、魂归于土。所以左芬明白,很多时候命运由不得自己掌控。惟愿,守着一颗淡泊宁静之心,平平淡淡、清清白白地度过此生便好。摘自:星辰美文网www.bn83.com

《啄木诗》

南山有鸟。自名啄木。饥则啄树。

暮则巢宿。无干于人。唯志所欲。

此盖禽兽。性清者荣。性浊者辱。

人无千日好,花无百日红;绝世容颜,如花美眷、终抵不过岁月的摧残。日子久了,后宫那些千娇百媚的容颜,已然嵌上一抹浓重的沧桑,再厚的脂粉也挽不回那遗落的繁华。年轻貌美的秀女不断进宫,后宫依然是百花争艳,宫斗不断。情感上一直遭到冷遇的左芬,久而久之,人静了、心静了、诗词也更加静了。于是,写了这首题名为《啄木鸟》的四言诗。这一首直抒胸臆的小诗写得通俗直达,晓畅上口;既缠绵凄苦,又庄重含蓄。一句“无干于人”充分的表达了她清高不群的品格,和淡泊自律的心境。皇上听了拍着巴掌道:“贤妃,不愧是才华卓绝,聪慧过人,封左修仪为贵妃!”

红尘中,有多少人可以让爱,花开不谢?又有多少人于百花之中娉婷成最美?其实,有些事,如果太过于沉迷就会逐渐演变为一种执念,放弃执念便是一种灵魂的解脱。若是,能执一笔素念,温一页诗意、将心静静的安放在清清浅浅的文字上。写青山碧水,写云卷云舒;写檐牙挂月;写风烟俱净。如此,在这一程岁月的深卷里,才能找到心灵栖息的原乡;才能在百花凋谢的季节,依然微笑。

《感离诗》

自我去膝下。倐忽踰再期。邈邈浸弥远。拜奉将何时。

披省所赐告。寻玩悼离词。仿佛想容仪。欷歔不自持。

何时当奉面。娱目于书诗。何以诉辛苦。告情于文辞。

春花空绚烂,红叶谢斑斓。季节总是在趁人不备时,悄然轮转。那些指尖滑过的悲欢离合,笔下滑过的人情冷暖,带着成熟与感性,默然的伴着她走过了一程又一程。突然感觉,光阴旧了、春天远了、连日子也都倦了。哥哥来看她,写了一首词以安慰。自从进宫以来,虽是每天锦衣玉食,但是她再也未能与哥哥谈赋论诗,伤心之至,含泪和词。

记忆犹若流水,往事恍似云烟。光阴的无情,就是不会因为某个人而生怜惜、放慢它前进的脚步。曾经那些寄托在浮华词藻里的时光,那些因时光堆砌的风烟,因流年吞噬的往事。裹挟着多年的变迁,在无常的岁月里,亦都跟随着流水光阴漫成了隔岸沧桑,最后演变成一场恍惚迷离的古老传说。

人生如梦,梦如人生。我们每一次红尘深处的行走,每一场怦然心动的遇见,都会有一些难以掩饰的情愫,无端地在灵魂深处蔓延。那跌宕在笔尖,在纸上,在诗词韵律里所谓的物情。原来,终有一些人,你走不进他的风花雪月;亦有太多情,走不进你的红粉墙头。

或许,这人生每一段云水相逢,想来也是早有注定。一些命定的情节,无需用尽心计去改变。世间万物,自有其存在的价值。无论是一草一木、还是一山一水,无不在努力扮好自己的角色。心怀一丛清明的绿韵,不羡百花,不争百媚。微风徐来,水波不兴;凭窗把盏,叠字捻香。独享一份宁静,独守一份安然,生活依旧很美……

文/黄叶舞秋风,QQ号/1452082797 

上一篇:雪向梅花枝上堆,春从何处回?
下一篇:别让自证清白成为扶人者的梦魇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何以诉辛苦,告情于文辞

何以诉辛苦,告情于文辞

这人生每一段云水相逢,想来也是早有注定。一些命定的情节,无需用尽心计去改变。世间万物,自有其存在的价值。无论是一草一木,还是一山一水,无不在努力扮好自己的角色。 ——题记...

雪向梅花枝上堆,春从何处回?

雪向梅花枝上堆,春从何处回?

【长相思】 烟霏霏,雪霏霏。雪向梅花枝上堆。春从何处回? 醉眼开,睡眼开。疏影横斜安在哉?从教塞管催。 ——吴淑姬 不知是梅开的太早,还是雪来的太迟,期待已久的那一场初雪,时至...

北戴河风韵悠然

北戴河风韵悠然

《浪淘沙·北戴河》大雨落幽燕,白浪滔天,秦皇岛外打鱼船。一片汪洋都不见,知向谁边?往事越千年,魏武挥鞭,东临碣石有遗篇。萧瑟秋风今又是,换了人间。——毛泽东;有人说;所谓的爬山涉...

如莲的女子

如莲的女子

女人如花花似梦,每个女人都是四季盛开的花朵;或高洁傲岸如梅,或幽雅空灵如兰,或虚心有节如竹,或冷艳清贞如菊。有玫瑰般柔情似水者,也有牡丹般雍容华贵者,更有山茶般纯真简朴者,然,我...

守一窗夜雨,念一场缠绵

守一窗夜雨,念一场缠绵

【夜雨令.聆雨】重重帘外雨纷纷,惊了梦中人。夜锁凄清几许,往事萦绕于心。三千翰墨赋诗文,一笔一思君。暮暮朝朝相约,为何总是离分?——题记夜,雾浓云重,瓢泼而倾斜的雨,噼噼啪啪敲...

邂逅六月,美在心间

邂逅六月,美在心间

如若可能,与你,在最美的六月里重逢,赴一场最美的邂逅,掬一抹最美的绿意。于竹影兰亭之中,书一卷婉约的文字,记一段缠绵的过往,倾注在流年的平平仄仄里,任思绪,幻化成比翼飞蝶,散落在尘...

【初恋的故事】月沁繁枝香

【初恋的故事】月沁繁枝香

《鹧鸪天》媚柳扬鞭翠带长,梨花似雪靓新妆。春泥暖衬三分绿,涓露娇舒满院芳。灯晕墨,月明窗,云笺著彩醉娇娘。纤腰揽过柔姿软,乌发拈来袖底香。沈妙云,冲了一杯咖啡,凭窗而伫;一轮明...

眼缘

眼缘

人生旅途深邃幽长,在起点和终点无数次叠合中。曾几何时,我们变成了那喜欢怀旧的人儿。为一首诗捻香,为一段情回首,为一帘梦驻足。曾经,我们不期而遇的,入了缘的瓮,一头扎进馥郁醇厚...

回首不一样的你-----西湖

回首不一样的你-----西湖

西湖美,微雨皱波澜。莲藕初开窥柳岸,鱼龙闲隐绕汀湾。烟雾满江天。兰亭处,相约话当年。月下共斟三盏酒,花前同抚一弧弦。景胜且疏闲。——题记宁静拓展了生命的广度,加深了生命的...

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

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

井底点灯深烛伊,共郎长行莫围棋。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温庭筠不知是世上相聚太少,还是人生离别太多。异地相思的痛苦会把一个痴情的人儿,折磨得骨感清瘦。是才下...

励志文章

  • 微信公众号
  • QQ交流1群
  • 手机版访问
二维码
关闭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