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关闭

星辰美文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好看小说 - 正文

老婆大人别 不要,这是马背上

作者:星辰美文网 时间:2021-10-24 浏览: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头部广告位(手机)

依旧是那条古老的巷子,巷子中的那间当铺今日的门是关着的,而里面,则是雷电和仙气交加的状态,噼里啪啦的紫色雷电和缥缈的仙气在当铺中斗的不相上下。

当铺中的很多东西已经被打碎,绾绾镇守在那柜台边上守住了后面的那些玻璃瓶,而小渣子则是躲在某个角落中瑟瑟发抖,呜呜呜呜,这样的宿主好可怕啊。

要问沐书的状态吗,其实还不错,两股风暴的中心,沐书站立其中,不同的力量在她身边肆掠,却没有伤到首领的小猫她分毫,这是仙界得到的力量和那末世中的力量在彼此争斗。

不过他们争斗的再凶残,也不敢伤害她这个主人,情况有愈演愈烈的趋势,沐书却是来去自如,甚至有闲心的对着小渣子招了招手。

“宿主!”拖着长长的尾音祈求着,小渣子的大眼睛泛着水光,他不敢过去啊,可是在沐书那威胁的眼神中,只能颤巍巍的飞了过去。

咔嚓一声,一个雷电在他即将到达沐书的身边的时候劈到了他的身上,而另外一边的仙气不肯认输,哗啦啦的冲了过来。

最终,一边的毛被烤焦了,一边的毛被削断的小渣子终于越过了那风险地抵达沐书的身边,身体却是在打着转,不会死,可也疼的慌啊,而且他这完美的形象啊,没了。

“乖!”似是疼惜的抚摸着小渣子的身体,沐书的眼中却是流露出恶趣味,这小渣子她欺负起来一直都很有趣,明明怕的要死,却不敢违抗自己的命令,令她愉悦的很。

手掌拂过小渣子的身体,所有的毛发恢复了原本的色泽,顺滑洁白,小渣子很满意的将头埋伏了沐书的怀抱中,啊啊啊,果然宿主还是心疼自己哒,好开心哦。

对身后的力量继续视而不见,打累了自然也就消停了,只要注意分寸不要毁了不该毁的东西,她就当做看不见好了。

那肆掠的雷电和仙力剧烈的波动似乎有片刻的停滞,随后在绾绾按好笑的眼神中,都乖乖的钻到了沐书的身体中不敢乱动了,嗯,和平相处万岁。

只是有些时候,悠闲的时光总是短暂的,在沐书享受着午后悠闲的日光浴的时候,头上有什么东西遮住了自己的光线,一睁眼,便看到一个红眼睛的人,龇着牙齿看着自己。

“有病?”沐书问着。

“你才有病,这是高贵血族的象征好吧!”那人牙齿咧的更大了,什么叫做有病,她的眼睛只有最高等的血族才能拥有的好吧,不知道多少吸血鬼想要她的眼睛呢。

“哦!没病就闪开。”挡住她的阳光了,温暖的午后可是睡懒觉的好时机啊。

“我也想走,可是走不掉啊。”奇怪的很,主人身上没有血族的味道,却是不害怕自己,甚至还敢拐弯抹角的骂自己。

就如同她说的,她也想走来着,结果不知道为何进入了这里之后就再也出不去了,怎么走最终都是回到了这个躺在椅子上睡觉的女子身边。

“关我屁事!”难得俗气了一回,沐书手掌一挥,那人便不受控制的后退了好几步,然后便不能动了,脸上做出的威胁的动作也凝固住了。

全身上下只有眼睛能够转悠着,女子看了看头顶的炙热的日光,再看看那躺在阳光下翻着身体的女子,有些泄气,幸好她已经不怕日光了,不然那这会儿自己估计已经烤焦了连尸体都没有了。

躺在沐书怀中的小渣子发出呼噜噜的声音,睡得死沉的他压根没有感受到下一个怨主的到来,至于去招待去侍奉,嗯,那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直至日头偏西,睡了半下午的沐书才打着哈欠睁开了眼睛,那被沐书控制住的女子也再一次的得到了自由,随后便冲了过来,獠牙龇开对着沐书的脖子咬了过去。

从来没有人胆敢如此对待自己,那些刚给自己屈辱受的,都被她一个个送下了地狱中,日光虽然无法消灭她,却让她足够的难受,她已经好久没有感受到如此的痛苦了。

只是那女子的尖牙还没靠近沐书,她的嘴中就被塞了一个什么毛绒绒的东西,不由自主的咬了下去,然后就是一嘴毛,呸的一声吐了出去。

而那睡得迷迷糊糊的小渣子还没完全苏醒,自己的屁股就被人咬了一口,可疼了,委屈的巴拉着自己的小短手努力够到自己的金贵的臀部,愤恨的盯着那来人,她竟然敢咬自己。

“我呸!”女子又呸呸呸了几声,才揉了揉自己有些脱臼的下巴瞪着小渣子,她已经好久没有喝过动物的血液了,关键这什么物种的,皮这么厚,咬都咬不动。

这件事情的元凶却是已经一脸悠哉的进入了屋子里面,留下后面的两位彼此对视着,随后,各自傲娇的哼了一声跟了进去。

“喂,什么时候放我出去。”在店铺中随意的乱逛着,时不时碰触什么东西瞅着,小渣子的眼神却一直跟在那女子的身后,防贼一样看着她,甚至将自己的臀部藏入了墙壁中。

“只要你想!”这个地方,只要真心想出去的人自然可以出去,可是出去之后,也不过是一个魂飞魄散的结局而已。

“是吗?”回到了沐书的身边,女子猩红的瞳孔中泛着嗜血的意味,她觉得她面前这个人身上的气味好诱人啊,好想咬一口,可是貌似自己打不过她。

“我记得我应该还能活很久,怎么就死了呢!”印象中,她只是躺在棺材中沉睡了过去,一睁眼,便是在这个地方了,她是死了吧,也许吧,作为血族,就如此莫名其妙的死去了。

“这个问题得问你自己。”她身上发生的事情,便只有她自己能够知道了。

“也对,该问我自己。”那时的她,不过是做了自己该做的事情,将那些有异心的吸血鬼全部杀了而已,这不是作为血族第一长老应该的事情,也是那些人求着自己做的事情。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底部广告位(手机)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