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关闭

星辰美文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好看小说 - 正文

什么家丁的小说好看忘记名字了 初婚有刺夏至不顾一切 居筱亦

作者:星辰美文网 时间:2022-01-02 浏览: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头部广告位(手机)

哈喽,小伙伴们,又到了小编为大家推荐什么家丁的小说好看忘记名字了的时间啦!今天小编要为大家安利的小说是初婚有刺夏至,希望能满足大家。

初婚有刺夏至

>>什么家丁的小说好看忘记名字了:初婚有刺夏至<<

这一下,又是一周的时间过去。吴笔终究是打算挥别了他的故乡云南,再次回到他的第一个起点,亦可称之为最完美的一个起点,上海。

而在临走前,其也是向他

的妈妈舅舅,外公外婆保证,以后不出意外,过年时分,他将会一年留在上海,一年回来云南看看。并且平时可能也会有着突然袭击的惊喜,还望他们做好准备。吴笔妈妈当然也是笑着,表示阿笔,这边是你的家,欢迎随时前来骚扰。

而他也是提出了想将他们待到上海一同过年的想法。吴笔妈妈道阿笔有这颗心就已经够了,

但来回几趟实在是太麻烦吴笔了。吴笔舅舅倒是与他的妹妹想法相左,认为一同去上海也不是不可以,顺便还可以领略下大城市的风光,不要一辈子把自己关在这个小山上的梯田之后。最终商议未定,也是只能日后再说。

不过现在双方既已是恢复了联系,那么这些问题的答案也就不会那么着急。出于节俭考虑,她和苏妈是买了两张起点相同,但终点不同的火车票,用于返回之途。吴笔也是最终和来到火车站来和他与苏妈送别的妈妈舅舅挥着手告别,但外公外婆最终因为腿脚问题和年龄太大,也只能留在老家中。这一别,下次见面不知要何时。但生活中,有着盼头,也是很幸福的事情。

吴笔的妈妈在离别时颇有不舍,依旧是红了眼眶。不过她也是位坚强的妇女,最终将这种情绪放回了肚中。因为,这些天所有的紧张,后悔,歉意,惊讶,已是化成了最好的结局。短暂的分别,自然也不需要长久的留念。

而此时坐在火车之上的吴笔,又何尝不是这么一番想法呢。

生活总是充满着变数。虽说这次想要的结果与他先前的决意大相径庭,但好在,这次上天的决定,是站在他这边的。

看着身边少年白皙的面庞,也是一笑。现在的她,已是可以喊吴笔一声“干儿子”了。而她,也是一路迎着窗外冬日的暖阳,目睹着吴笔,好好地在火车上睡了一觉。

待得吴笔第二天到达之时,已是中午时分。

吴笔再和苏妈告别了之后,也是独自下了车。因为他知道,后者还是要回到上海。因为那里,还是有着苏沁浔需要她的照顾。

待得下次再聚吧。吴笔如此一想,也是洒脱了许多。随手叫了一辆出租车,便是径直返回往了自己的出租屋当中。

路上,他给梁辞发了一条微信。因为苏妈还是未至北京,后者则是先前嘱咐过到了上海,先给他报个平安。而梁辞也是很快来了回话,顺便嘱咐了一句何清和徐筱墨这两天还是在月考,现在尽量不要发信息打扰她们。若不然,这二人在考试过程中,一不小心没有关机或是忘了开启静音,那直接是要酿成大祸了。

梁辞最后也是说,苏妈在到了北京之后会和吴笔说上一声,吴笔便也是放了心。而此时车也是正好到了家门口。在司机师傅有些奇异的目光之下,吴笔付过纸钞之后,也是头也不回地先是向南走去。但这一次,他竟是看到,那扇本是一直虚掩着的门,竟已是被贴上了春联,和一个“福”字。当下,吴笔的眼神也是有些黯然。

“刘叔的房子果然是有了新的租客了。”

不过他也是若无其事地朝着反方向的那条小巷的方向走去。毕竟,经历了这么多事之后,吴笔也是知道,那座出租屋,只是以往记忆的载体。而若是真的把一个人放在心上,那便不惧任何的变迁。

小巷的尽头,吴笔摸了摸腰间的钥匙,随后有些生疏地打开了出租屋的房门,也是笑着自语了一声:“还好这些天没忘记锁门啊。”随后,大门一开,一股气味便是散发出来,吴笔也是赶忙再次打开窗户通风,他则是站在门口,贪婪地吮吸着外方新鲜的空气。

“果然是很不一样的,两种熟悉的感觉呢。”

晚上等到何清下课,他也是打算二人出去吃一顿饭。毕竟这次离开的时间太长,彼此之间,也甚是想念呢。必须得好好地聚上一次。

而且,现在双方的家长已都是知道了二人在一起的事实,也都是并未反对。所以这一次吃饭,一定会是有史以来最高调的一次。

就这般,吴笔重新走进房门虚掩着的出租房里,在床上盘腿码着字,还是发现了好几个发霉了的馒头。顺手扔掉之后,工作便是继续。不出多时,黄昏便是降临。

因为月考非正式的考试,持续了一日半的时间便是草草结束。而试卷的批改也是飞快无比。据估计,在明天周五的课上,便是会陆续地一门门出成绩了。

“筱墨,感觉怎样。总觉得,你考试好像从来没有如此紧张过啊。”考试结束之后,身在不同考场的何徐二人也是光速汇合,随即何清便是笑着打趣道。

“哎,还好吧,每次也就那样。我警告你,别拿着你那常人触及不到的成绩在我面前炫耀,并且诉苦。这可是我俩之间闺蜜守则之一啊。”徐筱墨似是漫不经心地道,但最后一句话说得颇为认真。其实月考考完,对她来说也是一种莫大的放松。因为,这接下来的一段时间,终于可以是正大光明地玩了。

“哈哈,哪会啊,我可不是那种凡尔赛的人。行了,考也考完了,还是不提为好。一提到考试我也烦。那你,还是要加油哦。”何清也是笑着鼓励了一句,随即道,“对了,吴笔已经回来了。”

“他从云南回来了?”徐筱墨之后显然也是知道了吴笔并不是在上海,而是一人前往云南的消息。只是不知道他去干什么罢了。

“对呀,应该是一点多这样到的。他现在在出租房里,怎么说,晚上要不要一起去吃个饭?”何清在此时露出一个坏笑,道。

“哼,别以为梁辞不在,你就可以刺激我了。”徐筱墨却是在此时别过脸去,背起墙边的书包,佯装生气地道,“你二人呀,晚上就好好去搓一顿吧。姑奶奶我呀,还是一个人,在家里独守空房吧。”

“哈哈哈……”随后二人也是同时笑了起来,随即并肩走出了校门。真希望,在高中最后一年多的时间里,她们还是有着这么多的机会,用微笑来浇灌生活吧。

……

“走了,拜拜。”走出校门之后,二女并未马上分开,而是走到一个路口再挥手而别。听闻何清此言,徐筱墨也是点了点头,随后果然是在道路的另一边看到了一位灰色长发的少年。

不过既然吴笔回来了,那也就不差打这一次的招呼了。徐筱墨也是转过身,对着自己家所在的小区方向走去。

不过,一向对成绩不是特别关注的徐筱墨今天似一直是心事重重。她最终还是打开了手机上的QQ,一番寻找之后,便是给一位备注叫“王楠”的联系人发送过去了一条信息,上面写着:

你感觉这次月考怎么样,出了成绩别忘第一时间告诉我。

随后她也是关掉了手机,双手放在胸前轻轻一叹,便是继续踏上回家的路途。

……

此时的一家平价饭店之内。

“我觉得这家店真的不错我跟你讲,主要优惠券实在太给力了。要不是那啥,营造点氛围感,我早就叫你点个外卖,我们回出租房吃了。那样我跟你讲,更便宜。”

吴笔此时滔滔不绝地对何清讲述着这家店怎样怎样好,虽说离开上海那么久,但还是记得清晰无比。这般姿态,差点让人以为他就是这家店的代言人了。

“你停停停……”何清终是忍不住地打断道,“怎么还是那么小家子气啊?”

“那叫勤俭持家,你懂不懂。”吴笔在此时是反驳道,随即也是撇了撇嘴道,“再说了……今天是我请客。我……再省也省不了多少,那还省个锤子啊。”

何清听得吴笔这一言,也是忍俊不禁。随后没有询问他在云南所度过的这段时间,反而是先行关切地开口问道:“怎么样,身体好点了吗?”

“……身体好了很多。”吴笔此时夸张的姿势也是收敛了很多。显然,关切地语句不用太多。若是真心,一句便可戳中心窝。

“那就好。”何清笑着点了点头,随后也是拿出两个盘子,里面竟是装满了两道菜肴。一道是醋溜带鱼,一道是红糖馒头。吴笔还是比较喜欢吃海鲜的,而且这红糖馒头他以前吃过之后,何清也是发觉他对其念念不忘。在吴笔有些惊讶的眼神中,何清也是笑着解释道:

“怎么样?这是我妈妈给咱俩做的,我爸下午在家休息,也是直接捎到学校去了,我放学了便是可以直接带出来。瞧,还是热的呢。也算是加菜了嘛。喜欢吗?”

吴笔刚要说些什么,何清却是先行打断道:“菜点都点了,退掉两道不现实。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怎么……怎么可能,我格局……贼大。”吴笔也是在此时尴尬地道。

不过,他也是发自内心的感到高兴。为得到何清父母的认同感到由衷的高兴。

……

简单,而又不普通的一顿饭就这么结束了。吴笔何清回到了小区之后,便是各自分别。因为刚刚经历了一天多的长途跋涉,吴笔也是感到很是疲惫。于是便是早早回到了出租房,倒头就睡。

还好还是没有失了智,门倒是记得锁了。

而何清在回到家后,也是和父母聊了几句月考的情况,随后也是自己看了会儿书,听了一会儿网课,便也是回屋休息了去。

第二天醒来,生活照旧。

星期五一般是最令学生党感到开心的日子。不过,因为今天就要公布月考的成绩。所以也是几家欢喜几家愁。

果不其然,何清拿到了班级第二的好成绩,徐筱墨则依旧是倒数,和平时并没有太多的差距。所以各科老师也是并未借题发挥,因为上学期期末二人未来参加期末考试而来找何清和徐筱墨的麻烦,而所要求纪录的成绩,也是让二人有时间来随意补考一下罢。就这样,一个普通而又充实的周五转瞬而过。但徐筱墨这个双休日的心情,却是因为“王楠”的一条QQ回话而变得不是那么愉快了。

“我这次总分XXX,班级排名中游,是第XX,年级排名XXX。”

这是一个,对于王楠来说,超常发挥的成绩。

……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底部广告位(手机)
标签: